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疯魔!

青珂浮屠 胖哈 4565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秦笙何等聪明, 早在看到那寺庙背景跟那女角出现的时候就察觉到了, 聪明如她也失去了冷静, 因她从不知道当年那一切....

  

是这样的。

  

她的手指颤抖, 甚至不敢去碰旁边那个人。

  

她怕, 怕这一场戏只是幕后的人逼许青珂露出身份, 于是她不能动。

  

于是....她都痛彻心扉, 此时的青珂该是何等痛苦苍凉的心境?

  

小人儿落地,因为是枕头,所以无声, 但人的想象力无限,仿佛都看到了一个被活生生剖开取出的胎儿是如何被摔在地上的。

  

周阙脸色煞白,一口热血吐在茶杯中, 猛然起身, 却身体摇晃,几乎倒下。

  

“啊!!!停下, 都给我停下!杀!都给我杀!”蜀王忽然暴怒, 扫掉了桌子上所有的菜肴酒杯, 怒喝。

  

全场震惊。

  

——他的病最终还是完全发作了。

  

残忍的君王还有一张伪善的脸, 也有一颗胆怯的心。

  

所以愤怒。

  

明森低头喝茶, 暗暗道:原来是这样的。

  

假如这一场戏是真的, 且又是演给许青珂看的。

  

那么这个许青珂的身份就值得人商榷了。

  

他抬头看向许青珂。

  

他的“同僚”秦夜也在此时看去。

  

师宁远低头看自己被按住的手腕,他要阻拦这一场戏。

  

可许青珂不许。

  

于是从来不肯主动接近他的她用那弱质芊芊玉白的手掌按住了她。

  

稍稍用力,手指几乎发白透明。

  

她默认了它的发生。

  

是她一手炮制?

  

是要把自己逼到绝境吗?

  

她怎么能....这么狠。

  

冷静是很双面性的能力, 可以是让人赞赏的, 也可以是让人恐惧的。

  

唯独没有让人可怜的。

  

因为不脆弱。

  

此时此刻的许青珂仿佛是迄今以来最强大的姿态。

  

因为强大而冷漠,因为冷漠而强大。

  

假如她肯露出半点脆弱,半点痛苦,或许在场许多人都心甘情愿给予同情或者帮主。

  

但她没有。

  

师宁远只能反手去握那冰凉的手掌,但....她抽回了手。

  

冷淡又自然。

  

师宁远一时无言,还有些微恐慌,他觉得自己离这个人更远了。

  

秦笙却觉得自己从未接近过她——在她们相逢之后,那种差距一直都在。

  

桌子上的杯碗尽数落地,碎了一地又一地,酒水横流,蜀王摇摇晃晃,双目猩红,看到了底下人的脸,这些人的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憎恶,惊恐等诸多表情。

  

——仿佛他这位君王是这世上最丑陋的妖怪。

  

这种眼神,他在那个女人的脸上看过。

  

厌恶。

  

蜀王本就发狂,此时越发难以忍受,于是剧烈咳嗽了起来,咳嗽中,他却看到在下面一片惊惶躁动的人里面,有一个人独独安静漠然无比。

  

是她!

  

皇后一脸担忧去搀扶蜀王,他却蛮横将她推开,只踉踉跄跄跑下来,群臣躁动不安,也是惊恐,女眷们而是战战兢兢。

  

君上已经疯了!

  

蜀王的确有了疯魔之态,踉跄跑来,摇摇晃晃,但无人敢去搀扶,因他刚刚对皇后的蛮横浑然是没有理智,焉知过去会不会被赐死。

  

但....蜀王冲向了许青珂。

  

谢临云几乎难以忍受,直接起身,却又被旁边的谢夫人死死拉住。

  

蜀王一步步走向许青珂,摇摇晃晃,在他视线里,猩红似血,许青珂的样貌也恍恍惚惚。

  

太像了,太像了。

  

“星河,星河....寡人知道你回来了.....”

  

“寡人是天子,是君王!许致远算什么东西,寡人要他死,他就得死!!”

  

老侯爷只一脸木然,许念胥指尖掐入掌心,血流,他看着许青珂。

  

为什么,为什么蜀王会把许青珂喊做白星河?

  

蜀王到了许青珂的席案前面,许青珂左右的师宁远跟秦笙都被他无视了,他只是痴狂得盯着她。

  

君王者,甚至弯腰了。

  

师宁远指尖摩挲了下,他好想一掌拍死这个老王八,可许青珂不许。

  

她的局,没人能动摇。

  

“你为什么不理我,你总是这样,从不肯正眼看我,寡人说过,只要你允,这蜀国都可送到你手里....”

  

蜀王提了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酒杯落在桌子上,他的痴狂又变成了凶狠。

  

“寡人只能杀了他,杀了你们的孽种!”

  

“可你宁愿死也不肯....”

  

“为什么,为什么....!!”

  

皇后不是没见过蜀王好色成性,男男女女都玩过,甚至太子玩弄幼女的脾性也跟他父亲大有关系,可真当一个歹毒凉薄的人显出痴情的一面。

  

感动?

  

不,只觉得恶心恐怖。

  

公主姣盯着戏台上那些因为蜀王喝骂而惊疑不定的戏子,其中倒在地上的女角已经站起,神色凄惶。

  

真正的白星河不是这样的,她永远淡定自如,一颦一笑皆是风雅。

  

但他们的孩子....她也只知有个孩子,但不知什么缘故,两夫妻对那个孩子看护得十分严密,甚至许家的人都没见过。

  

族谱上也没上名字。

  

可仍旧被人盯上了不是吗?如若他们两人都死了,那么那个孩子....

  

她看向许青珂。

  

她的预感果然没有错。

  

——————

  

许青珂从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目光幽幽得看着蜀王自言自语,也看着他神态痴狂得欲伸手来要摸她的脸。

  

师宁远想拔菜刀了。

  

可许青珂用手背格挡了蜀王的手。

  

值得让人在意的是,她的指尖夹着一块手帕,手帕覆了手背,手背跟蜀王的手之间隔着手帕。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的厌恶,意味着一个臣子对君王的厌恶!

  

还有轻蔑。

  

蜀王双目顿时赤红,恶狠狠就要去拽许青珂的衣领。

  

这惑人的妖娆,蛊惑了他,让他发狂,这一切都是她害的。

  

白星河!

  

“父王!你喝醉了!”霍允延猛然起身。

  

旁边坐着的三王子彧掠眉梢动了动。

  

出面了?

  

他身后的几个人有些躁动,想让他出面插手蜀国内政?

  

彧掠只抬眼看向对面师宁远,目光相对,后者手指动了动。

  

他便是懂了。

  

不动。

  

他目光稍稍一转,落在许青珂身边那女子身上,她的注意力从未留给别人。

  

哪怕明知他在看她。

  

秦笙......

  

春情暖,笙歌阙,岁岁朝朝满轮月。

  

人比名字冷。

  

——————

  

“醉?寡人没醉!老五,别以为寡人不知道你跟她早已勾结!来人!将这两个乱臣贼子给寡人拿下!”

  

刷!在场护卫齐刷刷跨出一步,齐声低喝,齐齐拔剑。

  

剑出鞘,剑芒吞吐寒冷。

  

女眷们惊惧颤抖......

  

五皇子脸色也略有苍白,但瞥过许青珂淡漠的眉眼,瞬时想起不久前许青珂对他说的一句话。

  

“殿下,我许青珂不需要联盟,时局到的时候,你也只能走那一步。”

  

是,只有这一步。

  

下棋的是她,他要么当蜀王的棋子,要么当她的棋子。

  

蜀王已经不行了。

  

五皇子看到皇后的脸,再想想公主姣那一夜对他说的,忽然冷笑,“父王,您真的醉了,来人,替父王把脉,看看父王身体是否有碍,若是神智不明,可得及早医治,切莫影响我蜀国朝纲。”

  

君臣还未完全撕破脸,父子先撕破了。

  

众人不敢言语,蜀王却是大怒,“大胆,寡人没病!来人,还不动手!”

  

于此时,皇后忽开口:“老五,你糊涂了!君上毕竟是你君王,你这等偏帮臣子,是想造反不成?”

  

宗室那边也有躁动,纷纷指责五皇子。

  

于他们而言,许青珂毕竟是臣子,是外姓人!

  

帝后一个态度,宗室又如此,再看拔剑的宫将们,禁卫军统领杀气凛然。

  

听说这位统领跟许青珂也不是很凑合,还因为景家的事情有些间隙。

  

朝臣们觉得这局势恐怕分明了,他们内心也动摇了。

  

忽然,许青珂拿了酒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酒水声几乎于无,但酒壶放下。

  

清脆得让蜀王顿然惊醒。

  

他转头,看到了许青珂摇晃了下那酒杯,抿了一口,清冽如寒川的眼,不染半点醉,倒像是明镜。

  

倒映了他自己的狼狈跟疯狂。

  

如疯子,如乞丐。

  

皇后也下意识看向坐着的许青珂。

  

这个人太镇定了,镇定得让她有些不安,明明已经胜券在握了啊。

  

难道她还能翻盘?

  

许青珂喝完酒才说:“君上,太子跟青海王的联军从青海出发,如今大概已经到邯炀城外,您觉得皇后会偏着您,还是太子?一张椅子只能坐一个人,父子两人恐怕坐不下,何况还要算上青海王,会很挤。”

  

这番话轻描淡写,却犹如晴天霹雳,群臣哗然,明森等人都愣了下。

  

兵临城下了?

  

竟是一点消息都没听说?

  

王后脸色大变,起身怒斥,“许青珂,你大胆,竟如此.....”

  

蜀王猛然抓起桌子上的酒壶朝她扔过去,“你闭嘴!贱妇!别以为寡人不知道你什么心思,太子那孽障分明是要来夺寡人王位的!来人,把她拿下!”

  

护卫们登时上前把王后包围,剑落在她脖子上。

  

王后脸色煞白,目光不禁往下.....

  

她在找自己的盟友。

  

蜀王已经疯了,如疯狗,谁都想咬。

  

“君上,王后居心不良,陷害许大人,还请君上息怒,还许大人清白,毕竟我蜀国朝纲不能少许大人.....”

  

傅太何出面讲话,算是朝臣们的一个态度,但此人一向和稀泥,怎的今日会帮许青珂....

  

不对,这是故意的。

  

蜀王果然越发恼怒,“她这般姿态,分明是大不敬于寡人,跟那景贼一丘之貉,都想压制寡人,寡人是君王,何人不敬,必杀之!来人!快动手!!!杀!”

  

他这幅姿态,倒是跟戏台上演出的那一幕颇为类似。

  

傅太何心中冷笑,蜀王性格他心知肚明,对许青珂已起杀心,再提起她的权势,也只会让蜀王更不肯放过她。

  

什么白星河,真人都舍得,何况一个相似的。

  

许青珂死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