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酷吏

青珂浮屠 胖哈 4168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这大黑夜的, 谁家门外熄了灯火不怕啊, 何况还无声来人, 半夜潜入贼?

  

若是山中刚出了可怕的奸杀埋尸案呢?

  

景萱没有吓得瘫软在地已经是十分难得咯, 可如今要叫唤?

  

此地在山中偏僻, 叫喊声得是极大才行, 景萱天生声音小, 叫了也是没用,可嬷嬷可以啊。

  

嬷嬷正要开口叫唤,忽见窗子破入一人, 这人手中有刀刃,剑锋直抵着景萱的喉咙。

  

嬷嬷脸色大变。

  

借着月光看清了窗子进来的人乃是一公子,便是面容猥琐了些。

  

且正门还有一人呢?!两人?

  

不, 是三人!

  

门后相继进了三人, 皆是公子模样,其实景萱也是见过这四人的, 都是邯炀城里的公子哥儿, 不学无术, 整日流连青楼等腌臜之地, 以往她随景家人出席一些宴会, 也曾于这一两人照面过。

  

想来她这是来了佛山被人惦记上了。

  

也是, 如今她还能有什么身份能吓住对方,她也就跟那芭蕉树下的可怜平民女子一般没有倚仗而已。

  

“寺中刚出了那等案子,几位不怕热火上身吗?”

  

景萱不管这四人是不是那案子案犯, 也只能先威吓一番。

  

四人倒有人眉梢瑟缩几分, 可却并不会退却。

  

一个说:“桀~我们可没打算杀你,左右玩过之后撤了就是,难道你还想去告我们?”

  

另一个说:“我爹便是在御史台当值的,还有他,他爹是刑部的,你想告我们?不如我们说你在山中饥渴难耐,主动勾引我等啊...”

  

还有一个说:“对极,对极,似这等被家族驱逐的卑贱女子,自是想得一好夫婿,便是盯上我们四人,还一一勾引过,勾引不成便反咬我们一口。”

  

最后一个勾着唇笑:“可她还跟许大人有些牵扯呢?万一去找许大人诉苦呢?”

  

“哪能啊,一个已经被玩烂了的破烂户也好意思去找许大人?许大人何等人物,将来尚公主也是可以的。”

  

“不能吧,公主们都得养面首了,还能选了一个体虚不行的?”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放肆无比,嬷嬷气得不行,却苦于景萱已经被剑刃抵住了喉咙.....

  

然,景萱却十分镇定,只盯着他们,“许大人是何等人物你们心知肚明,越提起她,越证明你们心中恐惧,但今日你们若是敢造次什么....”

  

她将喉咙往剑上送了一送,那人恐是惊骇,下意识移开了剑,可仍旧有血迹划出。

  

“我若是死了,便是一庄人命案子,许大人自有缘由插手,我倒要看看是我这个死人更自在一些,还是你们这些活着的人更殚精竭虑一些。”

  

四人顿时脸色齐齐大变。

  

他们谋算很好,却独独没想到景萱是一个甚有胆略跟魄力的女子。

  

的确,她拢总是什么都没有了,独有这一身清白跟性命,可他们却还有优越的日子去享受,来日有多少美人可以玩弄,何须要为她一人去冒这么大的险。

  

那个许青珂可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变~态。

  

他们犹豫了,景萱跟嬷嬷心里都是一松。

  

算躲过一劫?

  

但总有一个色胆包天的人拖后腿,就是那第一个从门进来的人,面容颇为阴鸷蜡黄,眯起眼的时候便有几分猥琐。

  

“若是我们这次撤手,你去找了那许青珂,编排上几句,对我等影响甚大,而且你若是敢自杀,我便把这老妇给杀了,你瞧我敢不敢?”

  

就怕对方比你更恶更狠。

  

景萱眉头紧锁,指尖掐入肉中,嬷嬷暗恨就要一头撞死在墙壁。

  

“嬷嬷.....”景萱惊呼的时候,门忽然被撞开,护卫们都身经百战,许念胥先入,剑刃拔出的时候,那些人都吓得脸色煞白,而阿青只用一颗石子就打落了其中一人的剑。

  

四人被按跪在地上,眼看着门外有一个人踱步进来。

  

这种心情大概就如景萱两人之前的恐惧。

  

他们看到许念胥的时候还不是特别怕,因为都是官宦权贵人家,自有规则在,后头找父亲运转一下就可以了,何况许念胥并无官职在身。

  

可是许青珂.....

  

这人可是他们父辈的顶头上司。

  

“许....许大人....”

  

“你们的父辈是谁本官也不知,但回去后大概可以让他们来求本官了。”许青珂沐浴着旁边护卫提着的灯盏明火,缓缓走进。

  

这些人忙求饶,说自己是鬼迷心窍,以后不敢了云云。

  

“你们过虑,我并没打算深究你们今夜对景姑娘的冒犯。”

  

四人大喜,正要道谢。

  

许念胥挑眉。

  

“寺里死了这么多人,好巧不巧抓到四个携利器私入人居的色狼,十有八九便是作案的歹人,本官拘了你们严刑拷打几番也不为过吧。”

  

许青珂这话一说,身后的护卫就上前了,当着许念胥等人的面凶残殴打四人,尤其盯着四肢关节用力。

  

四人惨叫如杀猪。

  

许念胥眉头微皱,但没有出声。

  

他早知刑狱之中动刑是常有的事儿,眼前这些不过是小儿科,而许青珂是御史大夫,从过那么多刑事大案,她可以是酷吏,也可以是仁官,全看她心情。

  

显然,这几个人让许大人心情很不好。

  

这般顺理成章的殴打,她拿捏得十分随意。

  

“刚刚你们说的话我也听到了,体虚不行,虽也是实话,可被人嘲笑了总不是一件心情愉悦的事情。”

  

“你们的爹爹还得有一两日才能来求我,我就把你们打上一两日,等一两日后,你们的名声出去了,四肢畸形又破相,加上不学无术不入科举,将来无缘仕途,如何能担祖业,左右家中也有其他儿子,少一个也不少,于是你们会被放逐,知道权贵官家的放逐是什么样的么?”

  

什么样的呢?就如他们之前嘲笑轻蔑景萱那样的。

  

如狗一样卑贱。

  

也许连平民还不如。

  

这种法子在云中身上用过,在这些废材身上更是适用。

  

豪门弃子不要太多了。

  

“许.....”有一人惊恐又怨恨。

  

阿青一巴掌扇过去,把一个人的门牙打掉大半。

  

许青珂:“说我便是罢了,还编排公主,当世子是死人吗?”

  

许念胥的确听到了所谓公主豢养面首的事情,虽知许青珂是故意提起的,可他心中本就有怒意。

  

这四人是什么样的垃圾人物,他心知肚明,许青珂此举虽不光明,却也十分解气。

  

但她既然说了.....许念胥目光一闪,她是要自己也插一手,让这四人无翻身之地?

  

他转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但已经十分镇定的景萱,又看看四个鬼哭狼嚎求饶的权贵公子,心中郁卒。

  

这样的东西留着也是丢人现眼,来日是祸害。

  

“本世子会修书一封给诸位当官的阿爹,告诉他们本世子十分不喜尔等对皇家公主的辱骂。”

  

四人闻言顿时绝望。

  

山中本就刚挖出不少尸体,结果当夜就有鬼哭狼嚎,可把人吓得不轻,既起来却又不敢出门,只能抓住几个匆忙跑去的僧人询问。

  

一问,丫,疑犯抓到了?

  

四人被拖出屋子的时候已经血肉模糊了,许青珂看向景萱,“这里的动静少不得出去,我跟许世子洞察到歹人心思,埋伏于你居所之外抓住歹人,你是配合者,如此说就是了。”

  

埋伏好跟后来赶到是两回事,后者会有人编排景萱已被玷污,名声有碍,前者却是不会有损伤,还有功劳。

  

拉上许念胥也是为了避免有人编排许青珂跟景萱之间有个什么私情。

  

她思虑如此周全,全然不让景萱有什么损伤,饶是那嬷嬷都甚为感激。

  

景萱领情,眸光在许青珂身上逗留,却也垂眸,“多谢许大人相救。”

  

“无妨,谢谢你的炉子,甚好。”许青珂并没有对景萱拒绝或者暗示什么,因她知道这个姑娘不需要她拒绝。

  

本就不打算与许青珂有个什么。

  

许青珂于她或许是一念想。

  

一个人若是没有念想,会活得很痛苦。

  

许青珂看到这姑娘居所清幽雅致,处处花香药草香,便知此女哪怕无所得,也能过的很好。

  

两人也只能如此了,但气氛也颇温和从容,旁边的许念胥被景萱道谢的时候,态度很平淡,但他心中在想。

  

这两人真的没有什么吗?还有许青珂的言外之意似乎是这四人并不是凶手?

  

次日消息传递回邯炀,且不说城里的那四个阿爹如何暴怒惊恐恨铁不成钢,就说这天气也总算开明了,就说路上塌方淤泥,马车还不能过,山中的人也只能再耐心等路面被打理好了再走——总不能让姑娘妇人骑马过吧。

  

许青珂说一两日,那就真的是一两日,四个人被单独关押在一柴房中,每日被下手颇黑的护卫们练手,过得很是痛苦。

  

而许青珂也拿到了那本典事簿,翻阅到底......

  

“只有这十年的?十年前的没有?”许青珂问寺里主持,后者叹气说十年前寒雪封山,却是不小心起了大火,将寺里不少佛殿都烧毁了,也包括典事簿、库存档案等书册。

  

许青珂仿佛不置可否,左右查的也不是十年前的事儿。

  

至于这凶手是谁,她只看了几页心里就有数了,恰好此时谢临云带人来了。

  

一路想来是挺着急的,浑身都有泥点。

  

许青珂看了他一眼,交代了案子的一些细节跟处理之后,不经意问:“朝中可有什么事儿?”

  

谢临云提到云妃所出的那位皇子夭折,蜀王情绪十分低落暴躁,已经连连发作了好些太医跟宫人,而云妃也一病不起.....

  

三皇子请求出紧闭看望云妃。

  

许青珂闻言抬头,“允了?”

  

谢临云颔首。

  

许青珂默了下,幽幽感慨:“君上还是有慈父之心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