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悬崖下,悬崖上

青珂浮屠 胖哈 3965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明明待在温水里, 却仿佛在寒潭中, 这大概是许青珂每次身体入水后的一种魔障, 反反复复, 无法解脱。

  

王朴说这是心病。

  

人的药石罔顾, 有时候指的就是心病。

  

许青珂听见了厮杀声, 从四周传来的厮杀声, 当时她母亲十分惊慌,从她偷偷去寒山寺去找她的时候,她那位素来淡定从容的母亲就慌了。

  

从慌的时候就已经绝望。

  

“珂珂, 你不该来,不该来的....”

  

许青珂猛然睁开眼,眼中有血丝, 但已经从那恍惚梦境中脱离, 她听到了后面庄子下面传来的打斗声。

  

她脸色都没变一下,因这两年来杀她的人太多了。

  

她不以为然, 不放在心上, 却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好像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来自于那悬崖。

  

悬崖之外, 雪纷飞, 明月却皎然, 然后悬崖跟明月交接的画面之中....

  

忽然多了一只手。

  

这只手是铁爪,铁爪抓着悬崖边上的时候,在许青珂看到且脸色一变的时候, 一颗人头冒出来了。

  

许青珂已经抓起了旁边的的衣袍, 正要起身披上。

  

“别费劲了,又不是没看过。”

  

那脑袋开口说话,许青珂仔细一看,那张脸很熟悉。

  

一张熟悉的假脸。

  

气喘吁吁得用铁爪勾着悬崖峭壁爬上来了。

  

爬....上....来!这人真的是....

  

许青珂当时是真的没有话说了,但仍旧起身用衣袍环遮了身体。

  

她盯着姜信,眉头紧锁,仿佛任何质问吐槽都无力。

  

姜信正累呢,也没去看起身的许青珂如何春光乍泄,他就是跟狗一样爬上了悬崖,然后趴在地上喘气。

  

那模样跟金元宝很像。

  

许青珂坐在池子中,不动,也不说话,好像无视了他。

  

死狗一样持续了大概十几个呼吸,姜信爬起来了,盘腿坐在悬崖边上,那姿势有点像老僧定座。

  

“小许许,我好累啊。”

  

他说他很累。

  

许青珂面无表情:“姜信,不要乱给人取外号。”

  

“那你还给我取名姜蠢蠢!”

  

“那是给元宝取的,你不重要。”

  

“......”

  

尴尬吗?不会的,姜信全当没听到,只幽幽吐出一口气,说:“那我叫你许许好了,不,这样也不好,许许像是嘘嘘,给小孩儿把尿的,要么我叫你珂珂吧~”

  

月色之下,悬崖之上,温泉袅袅,是嘘嘘还是珂珂呢?

  

“爬悬崖有意思?”许青珂神色寡淡。

  

姜信表情微妙,轻飘飘:“有啊”

  

顺便目光上下打量神色只裹着一件外袍的许青珂。

  

不怀好意。

  

许青珂皱眉:“下面有人?这铁爪是他的吧。”

  

“是啊,这两年你招惹的人可真不少,暗地里我都帮你打发了好几拨,武林的,朝堂的,烨国的,可多了.....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我一直在默默帮你,你懂我意思?”

  

许青珂不是没被人喜欢过,像谢临云那种还是办公日常都见到的,还有景萱那种.....多数走默默奉献路线。

  

像这么没皮没脸生怕自己无功而返的算是独一份。

  

“你在晋国都无所事事?”

  

“哪能啊,那妖婆可生厉害了,我两只手对付她,但一颗心在你这里....”

  

情话绵绵,远超两年前。

  

“看来你看了不少无聊的话本。”许青珂不太习惯被人这么直接说情话。

  

很奇怪。

  

这人不觉得别扭吗?

  

“起初看着是有些无聊,但想着若是说给你听,倒也蛮好的。”

  

姜信笑着看许青珂,那眼神能把人腻出水来,许青珂偏过脸,淡淡道:“你是晋国的,所谋第一该是评定晋后带来的权势不稳,莫说你游刃有余,就说需要援手,也不至于找我,除非是.....”

  

她抬眼看向姜信,“她跟蜀国有关?”

  

“嗯,她来自蜀国,且是一个蜀国人。”姜信说这话的时候,尤在意许青珂的表情。

  

“你早就知道?”他有些惊讶。

  

许青珂不置可否,“也是近些时日她派人入了蜀才查到一点踪迹,渊晋烨都对蜀国下了手,我既在朝堂,总得多上点心,否则焉知自己将来会死在谁的手里。”

  

“晋你就无需担心了,既有我在,就没人能对你出手。”姜信这话算明示了,许青珂看了他一眼。

  

“我也没担心过晋,毕竟晋自己王权旁落自身难保,最大的问题是渊。”

  

姜信神色也凝重了几分,“秦川那厮跟你接触了吧,他想拉拢你?秦夜?”

  

他是猜测秦夜会秉承秦川的用意,去接触许青珂,表露善意。

  

“还未动手,但若是我不坏他的事儿,一附属国一文一武两相配合压制傀儡君王,这是最完美的状态。”

  

以秦川跟那位国师的手段魄力,有这等谋划也不奇怪。

  

“你也没打算坏他的事儿?哪怕他要吞并蜀国?”

  

许青珂看向姜信,“这就是你来的真正目的吧,想联合我对付渊?”

  

不等姜信回答,她皱着眉,“国者为家,舍生忘死,这是你,可蜀国于我不是。”

  

若是蜀国人知道掌握半边朝堂的权臣说蜀国于她不国不家,大概要愤怒的。

  

可她这话无比冷漠凉薄。

  

姜信却咧嘴笑了,一口大白牙十分明显。

  

“那我就放心了,就怕你掺和太多,有危险。”

  

许青珂顿时有些疑惑,“那你来到底....”

  

她才刚张口,对方忽解下后面背负着的背囊,取下里面的东西,朝许青珂这边直接扔过来。

  

许青珂伸手接住了,一只手。

  

姜信表情垮了垮,有些遗憾:“诶,为什么不用两只手呢。”

  

为什么要用两只手呢?因为这样那裹身的毛巾就会滑落下去啊。

  

姜信很遗憾。

  

许青珂不理他。

  

“这是什么?药?”

  

“你有病,得吃药,我耗费两年才研究出来的新药,在三个体寒极致的人身上试验过好几回,效果稳妥,药性也温和,最适宜你用,不过我得声明一点,你必须坚持用,而且不得太劳累,像今天这样脱了衣服泡温泉这种事儿得经常来几回......”

  

姜信一扯起许青珂的病,话特别多,但前头听着还比较符合医者父母心,但越往后就越....

  

许青珂:“你若继续胡扯,我将它扔下悬崖。”

  

姜信:“你扔好了,扔了我就有理由留在你身边重新弄一份,对了,里面还有制药单子,但一张单子绝对比不上我这个大活人来得有用,你觉得呢?”

  

她这是招惹上了什么人啊。

  

许青珂垂眸,将背囊放在了边上,“不管如何,还是多谢你。”

  

然而这种感谢却没能得到对方的回应,许青珂转头看去,看到姜信依旧盘坐着,只是一只手撑着下巴,正静静看着她。

  

那目光不热烈,很温和。

  

许青珂:“这就是你想要的报酬?”

  

姜信:“我什么都不想要,就想静静看着你洗澡。”

  

这不是洗澡,是泡温泉....

  

虽然也没什么差别。

  

“你若不走,我叫喊一声,自有人会进来。”许青珂轻描淡写,却没说谁会进来。

  

是阿青?还是下面暗杀对付那些刺客的原狼?

  

哪怕是赵娘子,姜信都一百个不乐意,“好吧,我现在就走,但我不回晋国,就是不出现你面前,行吗?”

  

姜信有些无奈,“我好不容易才有空过来,这一回去不知道又要多久....”

  

这种无奈,是委屈的,可怜兮兮的,纵然许青珂知道此人是在做戏。

  

但就跟纵容金元宝一样,她说:“腿长在你身上,去哪儿,我并没有权利限制。”

  

姜信一时表情复杂,“你这样真让我悲喜交加,我多希望我去哪儿,你都能管着....”

  

许青珂觉得此人可能手头有三本剧本,其一是廷狱恶狼,冷酷无情狡诈杀人如麻。其二是地痞流氓,怎么无赖怎么无耻怎么来。

  

第三大概就是两年后的今天。

  

拿到的是那些无聊话本的男主角色台词儿,一言一行都充满了让她毛骨悚然无言以对的油腻之味。

  

矫情。

  

是的,此时的姜信相当之矫情。

  

许青珂觉得自己脑袋有点晕,也不知是泡久了还是其他。

  

但她知道如果现在不赶走此人,这人就能登堂入室赖着不走。

  

“你.....”

  

许青珂刚要说话,外面忽传来赵娘子的声音,“公子,景侯来了!”

  

刺客是不重要的,所谓武林人也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景霄来了。

  

许青珂直接看向姜信。

  

后者:“你房间在后面是吧?我进去躲一躲。”

  

许青珂:“你可以跳下去吗?”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话。

  

这便是有点尴尬了,姜信瞪她:狼心狗肺啊你!

  

许青珂不理他,起身,也顾不得浑身湿透的身体如何曲线毕露春光难掩,只到了屏风后面扯下外袍。

  

姜信忽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就这么去见景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