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谈心

青珂浮屠 胖哈 4448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都怪月光跟烛火。

  

秦笙有些不自在得偏头, 但她一偏头, 柔软的发丝撩过彧掠的脖颈, 有些微撩过了胸膛, 痒痒的。

  

且因为紧挨着在一张床上, 这几日近距离接触总能目测到她的身段, 真接触了才算确定。

  

妖娆尤物。

  

彧掠喉结猛然动了动, 握了握拳头,忽下了床,背着秦笙重新把地铺打好, 然后躺好。

  

“睡吧。”

  

很古板严肃,比那些官差来了还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惹他不喜。

  

秦笙愣了下, 但不知为何忽想起这人刚刚下床猫腰的姿势, 顿时明白过来,一时红霞布满雪肤, 细长的手指捏紧了被褥, 轻轻嗯了一声, 也躺下了。

  

但能不能睡着, 就看他们两个人的造化了。

  

————————

  

进屋后, 赵娘子来收拾伺候了下, 离去之后,许青珂摸了下金元宝的大头,“夜深了, 莫要乱跑, 以后也是,省得那个人暗害你。”

  

顿了下,许青珂也郑重说:“切莫吃他人的食物,那人喜欢下毒。”

  

金元宝就是一成精的,闻言忙点点大头,许青珂这才放心,走到屏风后面脱下外袍,外袍才刚脱下。

  

外面有人爬墙了。

  

一翻一跃一闪入屋子又拉上了落地门船,再殷勤得拿了许青珂手里的外袍替她放在屏风上。

  

但看到许青珂冷冷淡淡得看着他。

  

他就怕她这种眼神儿~~

  

“你这眼神,我看起来有点怕,特别像要跟我割席断交。”

  

许青珂淡凉,走出去坐在案前,姿态闲散,“你我哪有什么席可割的,非同窗非同僚。”

  

师宁远认真想了下,走过去,要坐在她对面,问:“床席算吗?”

  

许青珂正倒茶,闻言手指顿了下,眉眼一扫。

  

“起来。”

  

师宁远只能悻悻站起来,低头用手指扯了扯袖口,“我那时是气坏了.....好吧,名不正言不顺,是我胡闹了,占你便宜了,你想怎么样都行,只要你别生气。”

  

他倒是一副坦然的样子。

  

却更让许青珂想起自己被压在墙上任他欺负的一幕幕。

  

指尖捏紧了茶杯,许青珂问:“饿不饿?”

  

咦?师宁远惊讶,但看到了案上有一碗肉羹。

  

他欢喜了,“诶,小许许,这是你特意给我带的?”

  

“不是,给元宝的。”

  

师宁远猛然转头看向旁边趴在地上摇尾巴的金元宝。

  

黄灿灿的一坨,怎么看怎么碍眼。

  

“但元宝嫌它有点辣,不吃,给你吃吧。”

  

这话听着,师宁远俊美非凡的脸上五官绷了绷,“它不吃才给我啊~~小许许,你知道我在外面有多凶险吗?晋王那老家伙心思可毒了,我差点没让他弄死....”

  

“你吃不吃?”许青珂轻飘飘一个眼神。

  

“吃!”

  

师宁远摆正姿态,虚心接受,正拿起快起,看到旁边的金元宝笑得一脸猥琐。

  

这死狗!

  

师宁远吃了一筷子,咦,味道不错。

  

其实他是真的饿了。

  

吃了一口就觉得胃口大开,而且这可是小许许特地让他吃的。(忽略一只狗吧,他当是小许许娇羞。)

  

正要继续吃第二口,他忽然顿了动作,想了好一会,才看向许青珂,有些弱弱得问:“小许许,你刚刚说甚来着?说这是给元宝吃的?元宝嫌它太辣?”

  

许青珂优雅喝茶,“嗯,你觉得不辣?”

  

“问题倒不是这个,而是.....元宝吃过了?”

  

“吃了两口,是吧元宝。”

  

许青珂摸了摸元宝的头,元宝点点头:汪汪,汪汪。

  

对的对的。

  

师宁远看看鱼羹,又看看元宝,再看看许青珂,瘪了瘪嘴,“小许,你这也太....”

  

太坏了。

  

许青珂:“怎的,吃不下么?刚刚是谁说怎么样都行?”

  

师宁远知道许青珂是真生气了,否则也不至于这么整人。

  

“吃吃,我一定吃,你给的便是一碗□□我也肯定吃。”师宁远看着眼前一碗鱼羹,仿佛看到了金元宝一口一口吃它的模样。

  

他捂了下脸,“咦,忽然觉得今夜有点饱,不如明日早上....”

  

许青珂没说话,师宁远马上补:“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好吃的当然要趁热吃。”

  

然后他就吃了。

  

许青珂看着他吃,看着看着,她略微皱眉。

  

但没有阻止。

  

师宁远吃完后放下快走,擦完嘴便又是那个风雅明朗的上师。

  

“其实狗粮,我是吃过的,小时候流浪的时候,跟狗抢吃的....”

  

许青珂一怔,小时候?对了,此人是东山王义子。

  

“你没查我过去么?”师宁远看她惊讶却又不问的样子,他也有些惊讶。

  

也有些不开心。

  

她一点都不好奇吗?

  

“查过你在晋国的背景,没查其他,不愿浪费精力。”

  

浪费精力?

  

师宁远梗了下,心里有些黯淡,但又听到许青珂缓缓说:“每个人都有他的故事,既人不知,多数都不愿给人知,我又何必去强求。”

  

她不去查,无关她的情感,只是准则。

  

“于朋友,我不愿强求。”

  

师宁远看她转着茶杯,低眉温柔的模样,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她依旧不知道自己有多好。

  

“那是我错了,以前我查了你许多,因总想知道你更多。”师宁远手掌抵着桌子,撑着脸颊,看着她,像是夜下谈心。

  

“那我若是告诉你,你可愿听?”

  

如今的他才像是上师,可上师又是强大冷静的,私底下手段阴狠,此时.....他的眉宇间有些微怅然,也有一些脆弱。

  

他缺一个听的人。

  

就如她这么多年来也缺一个可分享内心痛苦的人。

  

或许骨子里他们一样孤独。

  

“嗯。”许青珂应了。

  

师宁远便娓娓道来,“我本姓宁...宁姓你知道的吧,当年长生岛的事情,除白氏之外,还有我宁氏,只是我宁氏灭族更早于白氏三年。”

  

许青珂眉梢动了动,她知道师宁远为什么忽然跟她提及这些过去了。

  

她不愿将自己的过去跟他诉说,是不想暴露伤口,他又何尝会如此。

  

除非....

  

“你是想告诉我,幕后的人对宁氏白氏动手,跟长生岛有关?”

  

师宁远没承认,只是倒杯茶,喝了喝,“你聪明更甚于我,其实我想提醒你的,未必是你不知道的,但你依旧不愿跟我联手.....为什么?”

  

为什么呢?

  

许青珂垂眸,烛火微微,落不到她的眼里。

  

“一根绳子若是栓着两个人,一人落难,另一人必忌惮几分,也会在劫难逃,师宁远,你我两人分则对方必分精力,若是合....他杀我们如屠狗。”

  

师宁远沉默良久,才轻轻说:“可哪怕你不愿跟我栓在一起,不管你于哪里落难,我都在劫难逃。”

  

她低眉嗯一声的温柔,可敌过千军万马,而他发自肺腑喃喃的一句温柔,又抚平了满目疮痍。

  

金元宝有些犯困,打盹了。

  

许青珂静默了下,说:“你早知道羹里干净的吧。”

  

她还不至于那么下作。

  

可这人越发了解她了。

  

是好是坏,她疲于去猜度,对这个人,她疲于猜度。

  

师宁远笑了笑,“起初不知道,后来你没阻止,我就知道了,小许,你终究比我善良。”

  

善良?

  

许青珂不置可否,起身,“早些睡吧,不许胡闹。”

  

她撩开帘子,帘子珠翠摇动,身形在烛火中恍恍惚惚。

  

师宁远却起不了半点占便宜的心思,他知道一个度。

  

她对他已经甚好了。

  

欲速则不达。

  

摸摸金元宝的头,师宁远嘀咕:“傻狗,我的好运让你占了一半,不过咱们一人一狗前生狼狈,后生可算找到寄托了,你高兴不?”

  

打盹的金元宝朝他放了个屁。

  

师宁远:“.....”

  

许青珂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一头青丝披肩,睡袍雪白,却敌不过雪肤的白。

  

她擦拭发丝的时候,侧头往外看去,正看到一人一狗抱在一起躺在木板上,睡的正香。

  

她顿了顿足,随手拿起一件厚毯子,盖在两人身上的时候,发丝从肩头落下。

  

落在师宁远脸侧,他动了动,或许做梦了,喃喃声。

  

“小许.....”

  

许青珂一时静默,手指落在他脸颊,却不触碰,只是勾回自己的发丝。

  

她不与他联手,是不想纠缠彻底。

  

真正的谋,定要给自己留后路。

  

也要给他留后路。

  

那个人已经将她的一生都算死了,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过这劫难。

  

如今,每走一步其实都是破局,下一步若是破不过.....

  

这个予她光明的男子,她要他安好。

  

许青珂起身。

  

转身走进屋中。

  

————————

  

灯火朦胧,烟火璀璨。

  

似人似仙的人在走廊上侧着光火似笑非笑,光影交错,身影绰绰,让人看得失神。

  

直到一个人....那个人不知何来,忽然出现,将她按在了墙上,似用力□□,扯了衣袍,后不耐,将她推入了屋中。

  

屋中一床榻,她落下,还未起身,就被人解了衣带,隐约露了雪白的肌肤,娇嫩似奶乳,长腿细腰....

  

随着覆上她的身体起伏,脸上虚弱,却喘息,粉红的唇瓣似张未张。

  

她似看到了有人偷窥,侧头看来,露出一张脸来。

  

但朦朦胧胧,像是有迷雾。

  

覆在她身上的人忽消失,她扯过被子,遮盖身体,却朝他一笑。

  

俊丽如仙,眼却似妖,勾唇一笑的时候,是魅。

  

他被蛊惑了,走过去,心急火燎得按着她。

  

他想要不顾一切得占了她。

  

可脱了她的衣服才发现无从下手......

  

再看她的脸。

  

煌煌灯火,秦川猛然起身,全身大汗淋漓,身下一片狼藉。

  

“许....”他抓了被子,脸色有些恍惚,回想着刚刚梦里的一切。

  

“许青珂....”

  

他的脸色终究铁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