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促膝长谈

青珂浮屠 胖哈 393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朝中大事又告一段落, 许青珂在御史台的地位真正被认可, 也就那位置名头正悬早脑袋之上还未落下来, 但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她是真的成了香饽饽, 起码名列邯炀贵女婚姻的第一人选。

  

这年头能自己打拼起来的寒门子弟虽弱在根基, 但成婚之后对于家族的助力也是极大的——所谓雪中送炭不是, 她是寒门出身, 那我就送一个贵族女儿给她,她还不得对我感激涕零?

  

于是城中氏族们真正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开始准备收纳许青珂.....

  

但真正至强的氏族却是想着——入赘!

  

——————

  

“这是第几个了?”

  

“早上第五个了, 好像是青海那边的第一氏族.....”

  

“刚刚走的那个是邯炀的五世清贵。”

  

“都想着让公子入赘呢。”

  

赵娘子跟阿青感觉好生复杂,不是因为许青珂是女的,而是因为这些人是多大脸啊。

  

赵娘子:“自己女儿又没公子长得好看!”

  

顿了下, 她又吐槽, “公子凭自己就主掌了一个御史台,他们自家还怕御史台查老底呢, 那口气, 还大得跟能帮公子当上丞相似的, 也不知道自己脸大到外面的池子都装不下了, 你说是吧, 阿青。”

  

旁边的阿青点点头。

  

许青珂正在喝茶, 却又见旁边趴着的金元宝也点点头。

  

这家伙也真的成精了,也不知姜信那厮是怎么□□的。

  

莫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不过......

  

赵娘子吐槽完,就对阿青横了眼:“你没事老待着这干嘛, 去看看马车, 安排那些人好生跟着....咱们要走了。”

  

阿青看赵娘子要进许青珂卧室,顿时有些不自在,转身出去了。

  

“这傻小子....”赵娘子撇嘴,进了内屋子,替许青珂整理衣物,却忽然感觉到衣柜里所有的衣物都是男子长袍长衫,她一时感觉有些复杂,说:“公子,来日您要是有机会能随你心意穿着女装,那就好了。”

  

许青珂本在思虑其他,听她的话不由怔了怔,失笑:“我也没想过穿女装。”

  

也是,从小到大都在忙于复仇的人,哪有女儿家的小心思。

  

赵娘子却觉得许青珂理应有复仇之外的事情。

  

这样的人物若是不快乐,身边的人也会觉得很痛苦,因为心疼。

  

“公子若是穿女装,那肯定极好看,能把天上的月儿都给羞回去了。”

  

她自顾自臆想,一边想一边笑,仿佛真看到了许青珂着女装倾国倾城的一幕。

  

许青珂瞥了瞥她,暗暗道为什么是“羞”回去了?这人怕是也被那些氏族来“卖女儿”给影响了。

  

不过相看夫婿的热潮一直持续了很久,没有冷淡的倾向,许青珂要出去避避风头,而秦笙却在秦府中面临同样的麻烦。

  

“既你觉得云上不妥,想来他就是不妥的,已经让你父亲的人去查了......但你如此在意那许青珂,莫非是....”

  

秦夫人想要问些什么,却见自家女儿笑了笑,“母亲,我于那许大人也是萍水相逢,但觉得此人的确是温润如玉,可结交。而且她几番救我,品性可见。”

  

秦夫人:“那倒是,她的确帮了你挺多,可她既然帮你,若是无心,为何要帮你啊!也是我女儿好看,有才气,她心里喜欢才帮你,否则论她一向作风,哪里会~~”

  

秦笙知道自己最大的麻烦终于来了。

  

——亲娘总觉得她跟闺蜜有一腿。

  

不过用不着秦笙解释,秦夫人又皱眉了,“不过许青珂虽极好,论样貌才情皆是极致,但那身体.....”

  

身体不好,秦笙自然知道,她心疼,又不能明说,只能轻轻道:“身体不好可以养,就算养不好也无碍,这世上多的是虚活一世的人,也总有那么一个人是能将岁月过得让人羡慕嫉妒望尘莫及的。”

  

秦夫人错愕,又仿佛明白了些什么——女儿果然是情根深重,掉进了一个体恤多病美男子的坑。

  

怎么办呢,作为亲娘表示很无奈啊。

  

————————

  

“那许青珂今日要去青海等城巡查案狱.....已经动身了。”

  

有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不必跟我汇报,按照原本的计划行事就是了.....”

  

下属低头退下,里面传出女儿家娇弱清脆的哭泣声。

  

似乎还是两个不同的声儿,而且很是稚嫩。

  

——————

  

马车带着卫队幽幽出了邯炀,前往青海等城池巡查案宗,也是御史台三司历年都有的传统。当然了,往年御史台远不如刑部,都是刑部两司轮着来的,没有御史台什么事儿,而且一过去就是吃喝拿贪,对于被巡查之地的当地州府来说就是拿钱了事的买卖,可今年来了一个许青珂,这路数就得好生琢磨琢磨了。

  

幸好都离得不远,才一日半就到了东郡,东郡有些荒凉,入城池的时候,城门口排了长长的对,进出者都衣衫褴褛,城外还有难民。

  

但出入收费不低。

  

许青珂看着,神色寡淡得很。

  

但卫队护送,城门口的人怎会不知,有队长见着仪仗就吓得赶紧差人回禀州府,又赶紧上前来。

  

“可是御史台许大人莅临东郡?”

  

得到回应后,放人进城,马车过那些百姓跟前的时候,他们看着马车,眼里有恐惧,都纷纷往后退。

  

仿佛怕极了似的。

  

人群中,有人拉了拉斗笠,问旁边的人:“此人是谁?“

  

“御史台那位。”

  

那位......意味深长。

  

斗笠下的人抬了抬头,看着那马车,帘子现在是垂放的,但刚刚还未放下的时候,他隐约能看到里面那人淡漠的眉眼。

  

一瞬而过而已。

  

——————

  

州府早已安排妥当,最好的厢房,好吃好酒伺候,当然,还有美人相陪。

  

许青珂指尖握了酒杯,瞧着东郡的知州道:“美人娇色,奈何本官身体不好,无福消受。”

  

她并未直接拒绝,那娇柔的美人心中稍缓,她虽然自持美貌,认定任何男子都会过不了她的绕指柔,可这位大人长得忒好看,她一看到人就整个心慌了。

  

觉得自己好丑怎么办。

  

东郡知州闻言有些谄媚,凑近说:“大人,这可不是一般的美人,男女之间也不是一定要行那事儿才能得到欢愉,她啊,可是会其他很多玩意儿的......”

  

阿青就站在许青珂身后,瞧着知州脸上的笑意,再看那浓艳美人的媚笑.....

  

玩意儿?他只能冷眼相看。

  

“想来知州大人擅长此道,既然如此,本官就却之不恭。 ”

  

许青珂没有拒绝,东郡知州既惊讶,却也欢喜。

  

谁说这许青珂油盐不进的?只不过是还未站稳脚跟,如今站稳了,哪有不吃鱼儿的猫啊。

  

夜深人静,娇媚的美人随着许青珂回屋。

  

门一关,美人儿就到了许青珂跟前,娇滴滴得说:“大人,妾身替您宽衣吧,还是您要先沐浴.....”

  

“不必了,今夜要跟你促膝长谈。”

  

啥玩意?促膝长谈?这一路都在绞尽脑汁想着要让许青珂死在她绕指柔上的美人儿懵了。

  

却见许青珂转身,清雅眸子锁了她,波光粼粼,又深不见底。

  

“你的身上有药味,虽有香粉掩盖,但皮肉之苦疼不疼,你自己最清楚,而这香粉有催情之效,于你自己身体也有莫大的害处。最重要的是,被人豢养着轮流伺候这些粗鄙不堪的虚伪之人,心中不快吧。”

  

许青珂轻描淡写一番话让美人儿一时掩不住脸上的表情,但她很快讪笑,“大人说笑了,妾身也就一勾栏里面的下贱玩意儿,哪有什么快不快的,不过是生活所迫。”

  

“那你可能又要受我所迫了。”许青珂坐下,美人儿被她刚刚一番话吓住,还以为这人要杀自己,忙上前倒茶。

  

递过茶,刚要下跪求饶,却见这位大人抬眸看她。

  

“你应该也是玲珑剔透之人,本官来这里也不是玩儿的,而是来查案的,但在此之前,需要知道这东郡知州平日里交好的都是谁.....”

  

仅仅是查案?美人儿心肝颤动,眼中目光闪烁,刚要准备一番说辞搪塞。

  

“拒了我是死,漏了他们的底儿也是死,这是你的顾虑。但论道理,是他们更怕我,智者择良木而栖,选择最有利的,又能报复到那些视你为玩物工具的人....”许青珂喝了茶,微微一笑:“很为难吗?”

  

美人儿腿软了。

  

腿都软了,那就该促膝长谈了。

  

阿青站在门口守夜,对于屋里的事情一概不想,只知道这府中是有人窥伺这里的。

  

是谁?

  

是知州,他感觉到那些仆役蹑手蹑脚探头探脑的样子。

  

阿青闭上眼。

  

————————

  

邯炀之外,一荒野郊外,水流哗哗作响,一竹筏从上而下,很快竹竿插入水底,竹筏停在河中央,竹筏上有一个人,他遥遥看着河边荒草空地中孤零零站着的人。

  

两人对望,竹筏上的人忽抛掷出一物,是一竹简。

  

“关于那月灵宫的秘密,已经都在这里面了,你答应给我的,也要做到。”

  

竹筏上的人声音及其沙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