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上告!

青珂浮屠 胖哈 3801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下棋的人不可知, 但现在肯定是许青珂临驾了薛邵之上, 她递上去的案宗到底是什么?难道是薛邵此人身后的家人也有人犯案了?或者是他自己不检点?

  

许青珂是个聪明绝顶的人, 这件事在朝堂之上并不是秘密, 只是聪明跟老道是两回事, 官场有官场的规矩, 便是规则, 规则没抓好,纵她聪明绝顶也是投路无门,现在就看她如何去反击, 若是法子不对,她的下场恐怕会比违背规矩的薛邵要惨。

  

根基什么的,还是很重要的。

  

已经有人准备好了替薛邵求情, 但若是许青珂犯错的话.......

  

“这是什么?薛邵也犯案了?”蜀王从宦官手中拿到案宗, 并不急着看,而是先看向许青珂, 他是有些探究的, 他并不喜欢许青珂珂如此冒进, 也拿着薛邵的错处不依不饶, 这不是一个君王想看到的小家子气行为。

  

所以, 许青珂, 你莫不是要让寡人失望?

  

“启禀君上,这并非卷宗,在微臣主管此案以来, 其实在通州拿到账本的时候便察觉这账本上的数值不对, 其中有两百万两是不登记其中的,显然是隐藏的资金流向,受守者也完全不在被抓的罪官之中,于是微臣突袭审查逼问了这些官员,大部分人也无所知,但有一人终究愿意袒露秘密,跟微臣袒露这笔资金乃是过了江东路子。”

  

江东路子?众人震惊!甚至有人下意识想到了以现在的许令奇,暗想许青珂果然真的胆大包天,真的要将几乎已经远离朝堂的许家拉进来?

  

但钟元等人却是看向薛邵。

  

恐怕许青珂是要单刀直入吧。

  

“是谁!是谁拿走了这两百万两?是薛邵?”蜀国是古王国,根基最深,经济底蕴还是有的,但这几年天灾人祸导致国库空虚,蜀王的烦恼也多跟这个有关,毕竟什么都需要钱,尤是打战,而两百万两足够边疆打上好大一场战了,至少能撑好几个月,可再看单单通州贪污案扯出来的钱财就涉及如此巨大,若不是许青珂算了,谁会知道还有那么多钱没有找回来!

  

蜀王阴冷看下薛邵。

  

薛邵忙告冤枉:“君上,绝对不是微臣,这许青珂是故意报复冤枉我。”

  

许青珂不紧不慢:“的确不是薛大人。”

  

不是?众人一愣,薛邵也是脸色变了变,有些不太敢相信。

  

“是一个死人,这个死人还是薛大人的女婿,如果不是他早死,恐怕现在该轮到薛大人大义灭亲了,但现在也为时不晚,不如查一查徐家好了。”

  

许青珂轻描淡写,众人却是神色各异——徐世德那厮娶的好像是薛邵的独女,如果真是徐世德有问题,那么薛邵的女儿绝对要被拉进大狱好好查一查,所以,这是轮到薛邵大义灭亲了吗?

  

风水轮流转,不用明年,就现在!

  

薛邵脸色顿时惨白,或许也无需多考虑,他当机立断磕头:“君上,若是徐世德那狗贼对不起朝廷,微臣绝对认为徐家得彻查,犯法者严惩,不能对不起君上跟朝廷。”

  

许青珂这次没说话,只是看向蜀王,蜀王看到许青珂的眼,一时有些狐疑,只因他察觉到他这位探花郎的目光似乎别有暗示,暗示点就在——案宗?

  

他翻开那案宗,其实不是案宗,只是以案宗的样式,但内容是......

  

上面除却关于账本的详细计算结果跟那些官员的大概供词,并没有其他,简单得很,但最后提到——徐世德,薛邵两个人名,还有一个枫阳侯府。

  

枫阳侯府!!!蜀王目光一沉,只是下面的人都看不到而已,毕竟所处位置高度不一样,他们也不能时刻抬头盯着蜀王,于是蜀王眼神变化他们也察觉不到。

  

蜀王的确从这两个人名跟一个府名上感觉到了许青珂的暗示——徐世德是薛邵的狗,替他接收巨额钱财,但最后钱财肯定主属薛邵,只是薛邵一个御史大夫不可能享用如此庞大钱财,至少明面上不能留着,所以最大可能就是薛邵将这部分钱财用在了他的后台上。

  

枫阳侯府足以保他在官场上畅通无阻,这点并不奇怪,但蜀王心塞的是——这狗东西之前的罪还是三皇子保下来的,枫阳侯府却是太子那边...这意味着什么?

  

脚踏两条船吗?

  

竟是在通敌卖国也逼的他这个君上无法处置他后还对他的两个儿子脚踏两条船?!!!

  

何等人才啊,简直把他蜀国霍家王朝都玩弄掌心了。

  

但蜀王也狐疑许青珂是怎么得出这点的,不过他再往下看,便看到下面有三个官员的名字备注,他仔细想了下,眼睛眯起,没错,这些官员都是太子党那边的人,也是太子跟枫阳侯府提携起来的。

  

想来是许青珂查到他们身上才察觉出薛邵搭上了枫阳侯府,只是她没有直接上报,而是掩到现在......

  

“许青珂,这件事你之前为什么不上报?”蜀王发问。

  

“涉及上官,按照规矩,微臣是需要向三司中的另外两司上官通报,再经由他们上告君上的,若是不按规矩,君上想必也会很为难”三公级别的才有能力去办薛邵,许青珂的言外之意是她守着规矩没有故意拉薛邵下马,也没有私报薛邵,算是完全恪守了一个御史台官员的准则,可她现在却被人家贼喊抓贼了,于是她也有脾气了,然后就当堂告了呗。

  

这是众人的理解,但钟元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这个许青珂肯定还有后手。

  

当然,在蜀王的理解看来就是许青珂回答了他真正的问题——薛邵狗贼脚踏两条船的事情为什么不直接上报,反而拖到现在?

  

她的潜在回答是——名不正言不顺,她的官位不够,而且外戚权大,会比民告官更让君上头疼。

  

蜀王当时就觉得这臣子真心体贴啊,还知道体谅君王为难,但蜀王内心也越发痛恨为难他的薛邵,更感觉到枫阳侯府这些存在对朝廷跟蜀国的把持太大太大了。

  

几百万几百万得贪,那些钱到底要拿去做什么?

  

要造反吗?

  

蜀王可以倚重言士郎,也可以倚重军侯景霄,但这些人绝不能威胁到他的统治。

  

许青珂这简简单单的九个字无疑触动了蜀王的神经,萌发了一个念头,或许这个念头很早以前就存在了,只是压得很深,但现在被激活的话,便是如星星燎原之火,一下子压不住了。

  

但表面上什么也不显露,蜀王手指点了点案宗,“你这样做是对的,但也有不对的地方,便是时间托久了,这些贼人抹平了痕迹呢?你身为御史台任职的御史中丞竟不知道?”

  

许青珂低头,只是不等她认错,蜀王就说了:“你这般为难不过是因为下官不告上官的规矩,不过你既被寡人给予全权察查大案的职权,便是便宜行事,无需顾虑太多。”

  

这话无疑是一个信号,百官皆是脸色动容,包括三公。

  

这是否是暗示若是他们三公级别的高官被查到,许青珂一样有便宜行事的权利?

  

这是君王锋芒的转移吗?给予在许青珂这个文官身上,一如廷狱那边的爪牙之凶猛,一文一武,彻底中央集权?

  

百官们心思浮动,暗觉得许青珂这次怕是真的要权势惊人了,耳朵里也听到蜀王下令查徐府,更暂停薛邵目前职权,让他在家闲赋。

  

这也意味着右御史梁平死后还未选出的当口,薛邵又被“禁”在家中,那许青珂等同主管整个御史台!

  

这也太.....说到底是薛邵自己作的吧。

  

百官再次遭受了一次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正确演绎,且看君上走后,薛邵是怎么阴冷盯着许青珂的,恨不得吞其血肉......

  

许青珂上前,俯视着他,平心静气得问他:“大人是在怨我吗?”

  

薛邵咬牙,冷笑:“许青珂,你如今得意了,可这世间许多事不是都事事如你掌握,总有意外....”意思是许青珂现在不用太得意,他还没输。

  

但薛邵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是真的不太愿意屈膝在许青珂眼前,所以猛然站起。

  

真正的意外来了,他忘了自己跪太久,腿麻了,于是腿一软,踉跄了下往前扑跪,要扑向许青珂?

  

许青珂仿佛已经预料到了,往后淡定退了两步。

  

砰!薛邵稳稳当当跪在了许青珂前面,而且还扑在了地上。

  

脸着地。

  

还未完全退出朝堂的百官被这一幕惊呆了,就是三皇子跟太子也是错愕。

  

却听到了许青珂很清雅悦耳的声音。

  

“大人说得对,此刻我才是真的得意了。”

  

众人:“.....”

  

好任性又讥诮的反应。

  

“薛邵吐血了。”有人小声嘀咕。

  

三皇子霍允彻转头,刚好看到了薛邵气的吐血的狼狈样子。

  

他的感觉很复杂,估计他怎么也没想到当日那个在谢家庄园里没有任何依仗只有一副倾城样貌跟极端聪明的脑袋,还有那让人心痒痒的动人气质,她像是游在偌大海中的鱼儿,虽然姿态美丽,动人心神,可她藏在深海里。

  

如今,她自己跳上了岸,入了最深的官场,可以靠近了?可以击杀了?她有毒。

  

碰不得,摸不得。

  

忽然让人有一种后悔的情绪——早知有此时,之前就该下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