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聚会,比!

青珂浮屠 胖哈 2678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会元, 竟又让她得了会元!”章启风那头无比恼怒跟羞耻, 毕竟以前他还自诩自己才学远高于许青珂, 结果转头丢了解元。

  

他在江东的脸面也一并丢了。

  

来了邯炀, 大家都算是差不多的起跑线, 解元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可这人转头又拿了会元。

  

才学不显, 声明不露,却一鸣惊人,让人端是气愤又忌惮。

  

他没蠢到怀疑这科举的公平性, 只能认为许青珂这人以前是扮猪吃老虎——何等奸诈!

  

“会元,会元...先解元后会元,若是顺利, 难道她还能是状元?三元及第?”方子恒对此难以置信又颇为不甘, 但他更怕他攀上的大腿三皇子会看重许青珂。

  

幕僚有强弱尊卑,譬如许青珂入了三皇子麾下, 那他作为同科考生, 是必然要被舍弃的。

  

于此, 他希望许青珂被提早解决, 但总得做些什么.....

  

——————

  

解元是江东的, 会元却是在整个蜀国才子们齐聚邯炀之后考出来的, 基本上除却在殿试上不讨君上喜欢之外,不会落出三甲之外。

  

历届科举三甲都是才学的象征,这会元是何等的才学惊人, 将来必入翰林院, 而且传闻这会元容貌惊人,实在非寻常角色。

  

“容貌?第一就是第一,哪分什么容貌,那许青珂实在不是简单角色,竟能抢了言士郎亲弟言敬棋的会元。”

  

言敬棋是言士郎的亲弟,出自言氏本家嫡系,本就是邯炀名少之一。

  

“莫说言士郎如今入了内阁,原本他也是这次考核的主考官,他竟也没有动什么手脚....”

  

“怕是避讳吧,本该是言敬棋第一的,只是亲哥是主考,若是他拿了第一,这.....”

  

许青珂受了晋伯府请帖,一到府中就听到一些人窃窃私语,估摸着是看他寒门出身,纵然拿了这会元第一,前途也远不如亲哥是内阁大臣的言敬棋,所以就拿她开刷?

  

“你可会生气?”谢临云低声问,也算是闲散一问。

  

“不会”许青珂依旧淡定,谢临云挑眉,“这倒像你......”

  

还未说完,许青珂就慢条斯理得说:“但我已经记住他们的,将来总归要收拾的。”

  

谢临云:“......”

  

分分钟看不透这个人。

  

晋伯府帖子请来的人不少,才子佳人都是,这其实就是变相名义上的相亲。

  

世家也懂得看单子下菜的,这些才子们就是极好的女婿,所谓榜下捉婿嘛,尤其是高官们,是极喜欢在这些才子里面挑选佳婿的。

  

按有些才子对此没兴趣,心中清高,有些人当这个是天梯,可扶摇直上,巴不得自己被阁老或者一品大员看上当了女婿,从此官运亨通。

  

但不管看得上看不上,他们都得因为这次是晋阳府主持的聚会而来。

  

“言士郎的妻子出自晋阳府。”谢临云给许青珂露了底儿,似乎在告诉她今日她在劫难逃。

  

所以言士郎今天回来吗?

  

“但言士郎今日不会来,这样规格的聚会轮不到他出面,于你,他也并不在意。”

  

谢临云一前一后两个态度,许青珂却是淡淡一笑:“那我跟你赌,他会来,若是我赢了.....”

  

“你要我做什么?”

  

“替我引荐一个人。”

  

引荐一个人?什么人?谢临云心中走过诸多心思,嘴里问:“那若是你输了呢?”

  

“我便入你那一派,听你差遣。”

  

谢临云看她踱步而去,一派闲散,这里是花园,花团锦簇,她走在花中,随风飘的衣袍跟发丝被花迷乱,他的脑子里流过一个念头。

  

——或许他有更想要得的。

  

——————

  

才子们很快共聚一堂了,许青珂自然是焦点,无需怀疑,哪怕论前景是那些名门出身背后有大臣庇护的言敬棋等人更好,但谁能否认在场所有人对第一这个名头的渴望。

  

可这个第一现在就在这个人掌心。

  

言敬棋看到许青珂跟谢临云慢腾腾走过来的时候,眼眸稍稍一阖。

  

之前考试的时候他们不在一个考场,因此无缘得见,但听人说这个许青珂是难得的嵇康之貌,他当时还不以为然,觉得不过是世人浮夸,但真正看到人......

  

其实嵇康之貌又如何,才学才是最主要的。

  

于是他上前,对许青珂说:“许青珂?”

  

许青珂也看到有一个人从簇拥他的人群中走出来,瘦高,五官很挺,但并不俊美,有点儿皮包骨头的轮廓,眉目锐利。

  

听说他的哥哥言士郎就是一个容貌很有威严的人,所谓威严,便是让人畏惧。

  

阴刻吗?

  

“言公子”许青珂淡淡一笑。

  

“虽然考试已经过了,结果也出来了,但我并不服你,想与你一比,你觉得如何?”

  

如此开门见山,是处于对自身的自信,也是对自己背景的依仗。

  

旁人却是先惊讶,惊讶于言敬棋如此直接,又惊讶于许青珂的回应。

  

“比什么?”她这话不亚于已经接受,否则莫不是言敬棋说了比什么,她考虑下又拒绝?

  

那就太丢分了。

  

“就比策论!论疆城一战我蜀国命运!”

  

好大的题,好大的气魄,好大的野心!

  

全场寂静。

  

而花园正台之外的小道上,有一群人正要过去,闻言,为首一人摆了手,所有人都顿足。

  

他们也没等多久,便听到一道清凉温润的声音。

  

“那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你先来吧,毕竟我年长你几岁。”

  

“若是我先说了,我怕你之后就无话可说了。”

  

谢临云都是一惊,看向淡然开口的许青珂。

  

她这般气魄,可是要把言敬棋一击击溃不成?

  

全场哗然。

  

假山后面的一群人也是倒抽一口凉气,齐齐看向前头那人。

  

这许青珂也太猖狂了。

  

而这假山对面放置了十片巨大屏风,屏风后面是各家官家小姐们,在争奇斗艳的背后,她们其实也在探听隔壁那边才子们的才学争斗,却没想等到会试第一第二之争。

  

第一许青珂,第二言敬棋,今日莫不是要换个位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