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亮剑

青珂浮屠 胖哈 4571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许青珂在街的这边看到了原齐, 秦川却并不知道原齐在店中, 因他想进那家店的时候, 还没过去, 却又朝许青珂走回去, 说:“你去那家店等我, 我去买点东西, 不要管自己回去,否则我今夜便赖在你那儿。”

  

同样是耍赖,这人却仗着身份更霸道一些, 且不给许青珂说话的机会,就管自己往边上走去。

  

他是笃定了原狼等人在附近监看,许青珂不会有碍, 可这宵夜他是吃定了。

  

许青珂也没管他去哪, 左右今夜这位铁血的君王有些不符寻常。

  

她只瞧了那家店,似是做羹汤的, 生意极好, 连店外街道上都摆了不少桌椅供人吃食。

  

许青珂只在原地顿足了下, 也惹得不少人为她顿足, 她无意成为耽误他人时间的源头, 便走了过去。

  

进店, 店内通明,原本热闹的气氛却岿然静了一静。

  

容颜太盛,气质太凉。

  

许青珂是一个很闲凉的人, 眸光似竹下夜雨, 点点滴滴都是凉意。

  

原齐跟桌上坐着的旁边另外三个人都看向她。

  

表情各不相同,但都没说话。

  

小二也窒了窒,暗道这是哪儿来的绝世儿郎,该叫其他的姑娘情何以堪。

  

不过或许许青珂气度太盛,端看着就觉得是一个十分有修养文化的人,惹得这小二不得不搜肠刮肚凑了听起来不是那么土气的话。

  

“这位公子,欢迎光临小店,蓬荜生辉,您可有什么吃食要点的?”

  

说完,他又觉得不太好,可也没机会改,因许青珂看了一眼挂牌上写的吃食,诸多羹汤,还有包子跟一些菜肴,能吃饱也能当消遣。

  

“先来一碗羹汤吧。”许青珂也只点了一碗。

  

点完菜,小二有些为难了,因店里已经没有空闲位置了,外面倒是有,可也不好意思让这样明显清贵的人物坐在大街上啊。

  

他为难,许青珂却知道这种为难会很快被解决。

  

“这里有空位,许公子不妨过来坐。”原齐开口,那小二惊讶,空位?刚刚这几位看起来气度很厉害的人不是坐满了吗?

  

但他一转头,却看到原齐目光一扫,桌上另外坐的三个人其中之一起身了,朝许青珂作揖后相携离开。

  

许青珂入渊前已得手了一叠画像,其中覆及渊朝中各司职官员,虽画像未必完全相似,但只凭一些特征,她便能看一眼就辨出对方身份,

  

所以她知晓这这个被原齐一个眼神就乖乖起身让位的人乃是渊国二品大员,外放出去便是一个个封疆大吏。

  

这小二不晓得,店家不晓得,店里其余吃宵夜的老百姓也不晓得。

  

这就是原齐在渊的权势。

  

当然,若是在蜀,许青珂的权势比他还厉害,所以她也不以为怪,只走了过去。

  

“多谢原相慷慨。”

  

她坐下,原齐边上坐着的两个人却是起身朝许青珂作揖。

  

其中一个很显眼,年轻人

  

“蔺明堂见过许公子。”

  

蔺明堂是卓越如玉的相爷公子,家学渊源,且有贵气,论皮囊气质出身,倒像是另一个谢临云,只是出身比谢临云更好,却晚了谢临云一步入仕。

  

权势对比也差了几分。

  

但....时间差别而已。

  

在君王心里,若无许青珂,这个人便会被培养起来当左相。

  

可见他的资质。

  

另一人也是二品大员,兵部侍郎张启。

  

许青珂略颔首,见到三人桌子上都有一碗羹汤,但都没怎么动,倒是几碟小菜用了一点。

  

“没想到许公子也临夜出来逛街,能遇到,也是缘分。”

  

原齐似从容,许青珂神色淡淡的,“是挺巧的,这家店生意不错。”

  

“是不错,不少人都来这里吃食,不过像许公子这样一个人的很少。”原齐跟许青珂你来我往也才简单两三句,但蔺明堂察觉到其中有些机锋暗藏,只是他看不透。

  

或许跟许青珂是不是一个人有关。

  

“三位也是一起的?。”

  

一句话,让蔺明堂抬起了头,看向许青珂。

  

她神色平静,眼底清明,倒映光火,仿佛并无他意。

  

左右相不和,自古有之,左相公子跟右相一同吃宵夜,传出去怕有人编排。

  

“明堂跟我也是刚刚偶然遇上。”原齐淡然解释。

  

许青珂:“看出来了。”

  

原齐眯起眼。

  

“蔺公子袖下还沾有些微艾草染汁,怕是过琅琊桥头的时候随孩童玩了一会画灯,后才遇上你。”

  

蔺明堂低头曳起袖子看,果看到有一点点染色,但很浅淡,寻常人根本不可能留意到。

  

她才刚坐下就洞察到了?

  

而且直接破开原齐刚刚故意为之的虚虚实实。

  

“早就听闻许公子擅长刑狱,果然厉害。”蔺明堂并不会奉承,这话倒是真心实意的。

  

“过誉”许青珂并非炫耀,蔺明堂隐约觉得——她是在跟原齐交锋。

  

其中定然牵扯到了他的父亲。

  

以他的父亲为局吗?好大的野心跟魄力。

  

蔺明堂垂眼,眉头微微蹙,现在只是开始。

  

他经验不足,恐不该入棋局,他想脱身,

  

却有三个人进门来,都是年轻人样貌,一男一女衣着华贵,女的明艳不可方物,男的略俊俏富贵,另一青年却更重气度。

  

三人一进来,那一男一女先观察了下这小店,表情并不甚好看,似乎想走,但那青年忽顿足,直直朝这边看来,且上前走来....

  

“学生见过先生。”

  

牧子隐作揖,后面的男女才愣了下,也是反应过来了,顿时就要行礼。

  

原齐摆手,止住了两人行礼。

  

“你们是白家的?”

  

那女子明显更聪明一些,顿露出适度娇羞又算明朗的姿态,“小女白梓星,家父乃白贤。”

  

旁边男子这才反应过来,忙行礼:“晚辈白麒林,乃白贤长子,见过....见过先生。”

  

他见原齐和睦友好,以为自己入了相爷大人的眼,顿时想借一步搭上关系。

  

只可惜相爷却没说话,倒是边上兵部侍郎张启开口。

  

“早听说白贤有女容颜姣姣,冠盖满堰都,跟颜姝并称双姝,许公子以为如何?”

  

蔺明堂听到这话的时候,看了白梓星一眼,再看向许青珂。

  

他这个方向看得到白梓星,许青珂却是背对他们的。

  

但白梓星这个名字。

  

白、星。

  

原齐跟许青珂四目相对,都不见半点蛛丝马迹。

  

牧子隐三人看不到许青珂的脸,但听到她说:“你们渊的美人如何,我又能如何?”

  

她这话散淡秋凉,对于白梓星兄妹而言不是那么中听,毕竟这渊少有能觉得白梓星不如何的——且她还是背对他们的。

  

对了,不是他们渊的人?

  

此人是什么来头,这般冷淡。

  

但在蔺明堂看来,许青珂算是给白梓星全了颜面的。

  

因为......

  

“她自己就比别人都长得好看,非要让她去评价别人皮囊如何,倒是为难了。”

  

声音磁性深沉,众人转头看去。

  

秦川踱步进来,那体格那气质,把人都看傻了。

  

乖乖,这一夜怎么了,来了这么些了不得的人物。

  

白家兄妹没见过君王,自不知道这人是谁,但他们也不是蠢的,看到原齐三人都齐刷刷站起来行礼......

  

许青珂本要站起,秦川已经大步走来,将一袋热腾腾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按了她肩膀。

  

“这个算我赔礼,坐。”

  

张启跟蔺明堂都不敢坐,要让位,最后还是张启快了一步,先退了,秦川也不咸不淡允了。

  

蔺明堂只能坐下。

  

他一个下官,“逼”走了一个二品大员?

  

只因他父亲是明森。

  

君王在这里,相爷也在这里,牧子隐三人一时也不好离开,只能在外选了一桌。

  

不过相比这些,可能秦川放许青珂面前的一袋零食更引人注意。

  

许青珂看着它,又看向秦川,眸色微转, 说:“多谢君上慷慨。”

  

然后就没了。

  

也没去动它。

  

秦川略皱眉,但也没说什么,小二恰好端了羹汤上来。

  

原齐看了一眼,眸色暗沉不见底,说:“许公子喜欢吃鱼羹?”

  

许青珂刚刚才说不吃宵夜,她说到做到,那么这一碗就肯定不是她吃的。

  

恰好,秦川知道一个人喜欢吃鱼羹——他自己。

  

于是他笑了笑,刚要说话。

  

许青珂将手指点了下桌面,道:“给原相点的,自是原相喜欢吃的。”

  

这一句,炸了蔺明堂的心,他去看原齐前面的一碗羹,分明是菜羹。

  

怎会说他喜欢鱼羹。

  

要么是原齐遮掩喜好,而许青珂看透了,要么是许青珂故意这么说....

  

不过蔺明堂还未想透,却看到对面君王不太好的表情。

  

似阴沉。

  

他顿时吃了一惊,但以为是君王恼怒许青珂对他不够敬重,毕竟君王在侧,难道不该先给他吗起码也要问一问。

  

“许相说笑了,我面前这一碗可都吃不完。”

  

原齐说着还用调羹去搅动了下,但他的心也被许青珂用另一句话搅动了下。

  

“是吗?年少时才胃口好些,我母亲给你下的一锅鱼羹,可都被你吃完了。”

  

“如今是年纪大了?”

  

原齐冷了微妙神色的时候,秦川看向许青珂。

  

后者毫无搅动风云的自觉,只淡然看着原齐。

  

“出动自己的好学生带来姓白又带星,容颜不俗的娇娇少女还不足以让我想起我的母亲进而失态,但你若想暗示明森去查我的母族,假如查清我清河白氏,明森于我必有一斗,你作壁上观而得渔翁之利.....姿态如此高,也不怕自己摔死?”

  

许青珂忽然亮剑,并不能让原齐失态,他甚至觉得许青珂此举是弊大于利——君王不会轻贱自己右相而偏爱敌国丞相,若是如此,那这人也就不是秦川了。

  

可他没料到许青珂会在秦川还没给出反应前就亮了第二把剑。

  

“还是你觉得会有一个人拉着你,而那个人....高高在上。”

  

高高在上。

  

这个字眼用得真好。

  

在渊,在他们这个群体里面能用得上这个字眼的,有几个人?

  

秦川忽明了今夜非他一个人有图谋,原齐有,许青珂也有,只是他跟原齐在自己的地盘都选了隐晦的方式,反是初来乍到的许青珂选了最锋芒毕露的剑。

  

剑芒直指。

  

她笃定了他会生起疑心。

  

胆大如斯,肆意妄为,选了最冒险的方式,可她赢了。

  

他的确起疑。

  

这个原齐有问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