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你死定了。

青珂浮屠 胖哈 4401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中计么?许青珂寻常对人用计, 若是心计, 交锋中波澜不起, 若是杀机, 也都是死人才能体会的冰冷跟活人感知的颤栗。

  

她素来不会对自己人用计的。

  

除了一个人。

  

她总需要跟他斗智斗勇——一开始是彼此试探, 后来是抗拒, 到如今.....

  

她也只是在把玩一团光火而已。

  

很危险么?

  

师宁远刚下定决心, 也有心转身,可嘴巴太快了,“还开着窗, 身子本就不好,也不怕自己又受了风寒。”

  

他一边说,一边从塌上拿了毛毯披在纤长单薄的身子上。

  

许青珂也没起身, 只如倦怠的猫儿, 阖了眼,看了他, “今夜比往日早些回来, 事儿办妥当了?”

  

她这般似睡非睡的慵懒模样, 只稍眉眼尖儿都是清寡, 可眉梢勾勒的颜色又总有淡妩。

  

瞧他一眼, 都把他刚刚奠定下的坚心摧毁了一半。

  

妖精啊~~贫僧不会上当的!

  

师宁远在心中默默诵念了平日里嗤之以鼻的道德经, 勉强维持了正经,说:“差不离了,还多亏了你跟那小子的周旋一二。”

  

是道谢?总带着几分酸味。

  

眸色婉转, 纤细葱白的手指落在他脸颊上, 她一向不喜留长指甲,总修剪得圆润干净,可手指太细长俊秀,形有骨,却又柔而无骨似的。

  

这样好看的手,指尖落在他脸颊上,且轻轻抚摸的时候,本就带着几分暧色。

  

果然有计。

  

师宁远把小心脏提了提,绷了脸皮跟心脏,冷漠得很:“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当我什么人。”

  

如此冷漠,仿佛是真的油盐不进了,该多让人黯然神伤啊。

  

许青珂收回手,毫无停留,一时让师宁远脸颊抽了抽,心头滴血,他这是错过了什么?

  

收手就不会留恋半分,她俨然再无半点旖旎,只倚着软垫侧卧着,指尖闲散翻了几页书卷,看了些会,抬眸看他。

  

“还有事儿?夜深了,你该回去了。”

  

这就赶人了?难道就没有其他“诱惑”。

  

一门心思想坚定自己抗拒美色的上师阁下心头一时难满原来设想,不知有多空虚。

  

“如今还早,平日也不见你这么早睡。”

  

他今日才早归,不知多想念她,怎肯离去。

  

“今日我便想早睡,你怎反而不喜了~~”许青珂露了笑,手指捻着含墨香的书页,反问语调上卷了些许婉约,却勾魅。

  

“不是怕我这儿有陷阱,让你这英明睿智的上师阁下犯了错么?”

  

“如此矛盾.....莫不是还要怪我?”

  

她这一问,携了一个眼神儿,真真嗔意与冷感相融,让人把握不住她的冷热。

  

心痒难耐,心惊肉跳。

  

师宁远倒了一杯茶含了一口,借茶的苦涩味定了定心神,“的确矛盾,但任何事权衡利弊,总没有什么利比失去你这个弊更厉害了吧。”

  

她大概是心软了,于是眼里多了几分柔色,放下书卷。

  

“看来是不能对你好,否则都觉得我要迷惑你犯错。”

  

她离了那君王,竟还被当做祸国的妖姬了?

  

似笑非笑,她起身要走,似要入睡了。

  

师宁远这才半信半疑,是他多心了?还是说她这么早睡本就不正常,莫不是....

  

眯起眼,师宁远长臂一伸,拉住了她的袖子。

  

“许久没乘夜好好聊天了,今夜这般好时机....”

  

“一般入夜后你找我,也不曾想跟我好好聊天吧。”

  

她已经起身,居高临下瞧了他一眼,褪了外袍随手搭放在屏风上,顾自进了内屋,师宁远却也跟着溜进去了,还顺手替她整了下有些乱的外袍。

  

“跟进来了?岂不是更矛盾了?”许青珂也不是第一次被这厮跟着进卧室了,倒也不怕。

  

“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放心,今夜的我保管比这世上任何一个君子都要君子。”

  

“太~监?”

  

“......”

  

他这是送上门给她气坏身子的?不对,他身子好得很!

  

师宁远压着一口气,努力不看前头那人嘲讽之下的婀娜清妩身姿,却瞥到桌子上有一瓶上等的女儿红佳酿。

  

“这酒是?”

  

“昨日有人送的。”

  

“谁?素兮姑娘。”许青珂也不在意她是师宁远谁谁谁,因此没提,她本就待其他同龄女子多几分宽容。

  

但上师可惜如今对她身边所有男人都很严苛,甚至对妙龄女子也严防死守,哪怕知道素兮从前喜欢他,如今也只剩下了一个感觉——不好!他的情敌又多了一个!

  

“你喝了?”这人除非必要场合,不是一般不喝酒么?

  

“素兮姑娘任何不错,陪她喝了几杯,这酒也不错。”

  

师宁远脸色顿时沉了沉,但很快又泛上笑意,提了酒瓶摇晃了下。

  

“呵,还算满,看来你也没喝多少....比如晚上我们也喝两杯,小酒酌情。”

  

小酒酌情,酌什么情?不还是怕她用美色勾他么。

  

许青珂回头睨了她一眼,瞳色深邃,言语清冽。

  

“好”

  

——————————

  

一壶女儿红,酒盖一开就泛了酒香,香入袅烟,缠了人的身子,染了人的眉眼。

  

许青珂的确只小酌,但小酌多几杯,也自有了醉意。

  

师宁远要灌醉她。

  

心怀不轨?倒不是,也许是反过来了,巴不得她今夜乖乖整整的吧。

  

许青珂指尖转着酒杯,看着被子里的酒被烛光浸融,暖得很,热了身子,有一股起伏的念头如丝线缠绕,一寸寸吊着热血。

  

就是不知道吊了谁的血?

  

她挑眉看了对面的师宁远,他的酒量自然比她好的,要灌醉她不难,只是.....

  

“今日那白头翁,你不问我么?”

  

“不就是一只鸟吗?你愿意跟我说,我便听,你不愿意说....其实我还是想听的。”

  

贱性!许青珂失笑,笑颜却如海棠,不浓不淡,恰恰勾人。

  

“那若是我不说呢?”

  

“不说啊,那就再喝两杯,早些睡觉了可好。”

  

“若我不想睡觉呢?”

  

她俨然醉了,可哪怕醉着,也终究挂着那似笑非笑的模样,手指尖儿也似有似无得挠着酒杯边。

  

像是猫的爪子,一下一下的。

  

师宁远提了一口内力,憋着!保持理智冷静的笑:“不睡觉,你还想做什么?乖~~再来一杯,好好睡吧”

  

他再倒了一杯酒,酒杯递给她,很满的一杯,她伸手接过,许是醉了,指尖抖颤,酒便出了杯边洒出,沿着指尖滑落,到皓腕然后滑入不见。

  

她也不在意,只一饮而尽,但唇也触了自己的手背,沿着刚刚酒滑过的地方轻轻抿了一下。

  

也就那么一下,浅浅的,淡淡的,师宁远整个脸色都变了,差点没绷住内力。

  

幸好,他绷住了,就是额头有冷汗,手指都在抖。

  

还好,许青珂也不管他,仿佛真正困了,于是起身。

  

“我困了,你自便吧。”

  

她起身走了两步,却踉跄,师宁远哪里放心,从后面过去拦腰抱起她。

  

这一抱,手摸到了如蛇的细腰,她在怀里,含着酒香的呼吸就在他胸口....

  

师宁远瞳孔缩了好几下才深吸一口气,大步将人送进屋内,放在塌上,抖着手褪下她的白袜。

  

大概此人真的天上钟灵,给了她美好的颜貌,这种美貌还精致到她的手脚,那小脚丫白玉般剔透似的,纤细柔嫩,脚踝曲线纤细性感,上塌后,似察觉到了冷意,脚趾头稍稍蜷缩了下。

  

师宁远觉得自己眼睛要瞎了,不然怎么抵御这样的诱惑!

  

道德经不知默念了几遍,他飞快扯了被子盖在她身上。

  

终于结束了。

  

可以结束了?这般酷刑。

  

师宁远整个人疲惫无力,几乎要软在床边,但....

  

她躺在那儿,似睁了眼,瞧着他,似笑非笑的。

  

师宁远:“.....”

  

醉了么?没醉。

  

没醉么?醉了。

  

否则一向清冷的许青珂怎会有这样勾人的眼神。

  

既勾着他,又似在嘲他不敢。

  

一个男人若可以抵住她的美色跟对她的爱跟占有,有怎么可以抵住她对他的嘲弄。

  

这似笑非笑啊。

  

只需一个眼神而已,就让他所有防线都全部坍塌。

  

他咬牙切齿,低下头,“许青珂,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许青珂略眨眼,醉眸中那眼神儿似春水上泛着一层冰冽,不知是冰化成了春水,还是冰与水成了泪意。

  

“我做什么了么?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师家小远,你总不能什么都怪....”

  

这话还没说完,她的唇舌就被占了,比往日来得猛烈得多,仿佛要将她的舌头都一并吞了似的。

  

且那宽大细长的两只手....往上扯下了腰带,不等扯开衣服,手掌就钻了进去,从腰肢到胸口柔软,大手滚烫,许青珂身体下意识往后缩的时候,师宁远的另一只手已经摸到了她的小腿上,从小腿曲线往上直接到大腿,一拉一勾,将她双腿紧紧勾抵着他的跨。

  

他就那么站在床边,她却....

  

这姿态太过邪肆,让在床上的许青珂心胸震动,仿佛有一个念头叫嚣着——今夜是真的躲不过了。

  

“许青珂......”他松开了她的唇舌,让她喘息,却对她耳语。

  

“本来你的师家小远只想让你今天睡上一夜的,奈何你非要如此,那就让你今夜都别睡了。”

  

“但你明日也别想给我从这张床上起来。”

  

这话委实威胁得厉害,许青珂心中有一两分不信,因她本就觉得男女之事不就是他人说的那般....欢愉?寻常的话,欢好后还可自如行动的。

  

哪有厉害到他说的这样的。

  

又不是上刑。

  

还起不来床?这人莫不是会打她不成。

  

还是这人话本看多了,口头尽没几句真话。

  

或许是她眼神跟表情有一瞬变化,被师宁远看穿了,他一窒,然后炸了。

  

很好,甚好!

  

果是瞧他软脚虾好欺负么?

  

许青珂啊许青珂,你真的死定了。

  

师宁远微笑着,然后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