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再被刺杀

青珂浮屠 胖哈 3867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邯炀是千年古城, 城池巨大, 店铺林立, 茶楼酒楼更是数不胜数, 但论第一酒楼绝对要数千年醉。

  

“千年得一醉, 一醉枕千年。”许青珂站在千年醉酒楼前面, 出入的都是佩玉珏或者悬剑穗的文人雅客或者贵族武士, 来往很有规矩跟风仪,在门口见到钟元跟许青珂的时候固然惊讶敬慕,却也很有退让礼仪, 皆是隔着三步远作揖。

  

钟元是当朝阁老,位高权重,邯炀官场跟儒生群里谁不认得他, 他只是朝这些人略颔首就行了。而许青珂已经是四品御史中丞, 按理说也是可以受这些白衣儒生们的礼的,不过她刚入朝, 又没有根基, 便不能太高傲, 所以她也作揖回礼。

  

“都说学百家而达天下, 但多数读书人还是想入朝当官的, 为民谋福利, 许大人年不到二十便位列四品大员,且为君上倚重,主掌大案, 实在为我等楷模。”

  

“谁说不是呢, 都说大人年轻,可谁年纪轻轻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办下通州贪污案这么大一案子,听说通州那边的老百姓如今可歌颂您了。”

  

“直接拿下那么多贪官污吏,硬抗言士郎,这等魄力的确无人能力。”

  

众儒生对许青珂仰慕之情难以言喻,虽是白身,但一个个都出身清贵,来日都是要科举入朝的,如今敬慕许青珂,将来便能入朝帮她。

  

这就是读书人的圈子,无疑,许青珂已经被他们默认为领袖了。

  

等许青珂进去后,不少儒生羡慕又敬畏得看着两人离去。

  

——————

  

“感觉如何?”钟元问许青珂,许青珂闻言也只是一笑:“非我所图,但别有风情。”

  

别有风情?天下儒生对她的敬慕在她眼里便只是风情吗?用存在于女子身上的风情来形容这天下人都想得到的名利?

  

“随岁月长,风情可唯美,随岁月长,风情可蛊惑。越唯美的风情越蛊惑人心,他人的敬重,敬慕,惧怕,都会成为一种莫大的力量蛊惑人堕落,从而变得自大,贪婪,懒惰。”

  

钟元点了三小盅酒,酒香四逸,他的言辞也平缓温润,如这醇厚而蕴了数十年的老酒酒香。

  

“所以这就是为官久,为官朽的说法由来?”许青珂抿了一口小酒,唇齿流香,可她不会告诉别人自己一开始并不喜欢饮酒,一点也不喜欢。

  

“是啊,为官久了,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所以钟大人是在告诫下官,千万不要放纵自己,堕落成昏官吗?”

  

钟元摇头,“我自己都非身正行端的圣人,哪有资格去告诫别人,无非共勉而已,而你才入朝,虽聪明绝顶,但也太过外露锋芒,难免为人忌惮,就说这次你入御史台,主掌三司会审,纵然我不会为难你,但其他人.....”

  

钟元本来被君上提醒要多带带许青珂,但谁也料到这个人真的会提携她——便是给她普及朝堂中各个部门的规则跟忌讳。

  

哪个圈子跟部门都有他的规则,不会玩规则的人死得很快。

  

在钟元等老臣看来,以许青珂的年纪跟刚入朝的阅历,当官后至少需要四五年才能习惯这些规则,但要论掌握也需要四五年,这还是她资质绝顶的缘故。

  

不过他后来又觉得这个许青珂其实并不需要他的指点,这个人是有备而来。

  

当然,他现在并不知道,只跟许青珂畅谈国事。

  

小酒一盅一盅得喝,老油条酒量好,许青珂是年轻儿郎,本是不匹配的,但她愣是奉陪到最后,钟元对她便是多了几分欣赏,分别的时候,随从扶着钟元,后者已经有些醉醺醺了,但还是问许青珂:“许青珂,你可有人接?不如随我回府,否则你一人回去可不太安全。”

  

许青珂摇头,“不必了,我的人等下会来接我,钟大人回吧。”

  

钟元也不坚持,毕竟许青珂是很谨慎的人,不会放着自身安危而不顾,何况这里是千年醉,权贵云集,她只在门口等,也不会有胆大包天的来行事。

  

于是钟元走了,马车的马蹄声哒哒作响,在这宽敞的街道上缓缓而行。

  

待它走后,许青珂才贴靠着柱子,似乎安静等待,其实不近看便不知她眼里的疲倦,她并不是能多饮酒的人,可她今日在千年醉饮酒,此时没多久便有不少人知道她跟钟元喝了多少酒。

  

若是她不多饮,便容易暴露她酒兴不佳,日后便多的是人会喂她酒,故意将她灌醉,若是得知她酒力不错,反而会顾忌自己的酒力,便会少劝酒。

  

这就是酒桌上的心机。

  

她也只能忍一忍了。

  

许青珂靠着柱子休憩的时候,来往的人也不少,有人认出她,上前来作揖。

  

“可是许青珂,许大人?”

  

许青珂看向他,“是我”

  

“果然是许大人,学生对您仰慕已久,十分....”

  

他激动上前,许青珂却是侧开一步,于是这一步让她避开了对方猛然拔出刺来的匕首。

  

匕首刺进柱子,拔出,再一横切.....许青珂本就有些微醉,避开这一刺后,挡这一切就显得有几分狼狈了,袖摆翻腾,匕首划切而过,她的袖子便是被划开了一条口子。

  

“有刺客!”千年醉本就是权贵云集,门口突发刺客暗杀,虽震惊,但不乏护卫,便是纷纷跃出。

  

早已有人认出许青珂,有些权贵本就想着要拉拢许青珂这位超级新秀,便是让护卫们出手,但不等这些人出手,那刺客就再次扑向许青珂,眼看着她就要命丧此人手下.....

  

不远处阿青在屋顶之上飞掠而来,隔着十几米看到这一幕,大骇,甩出手中长剑。

  

铿!剑刺破那人胸膛,匕首止于许青珂前方,许青珂看到它落地,可她心神还是抽紧,只因莫名逼来的杀机。

  

还有刺客!只见一根箭矢从对街茶楼二楼窗子中爆射而出,直朝着许青珂的脑袋。

  

这次是真的生死危机了。

  

千钧一发......一个人从酒楼二楼走廊飞掠而下,径直到了许青珂身边,拉住她手腕一扯,替身站在她的位置,手中一个茶杯甩出,铿!它打中了射来的箭矢,自身也碎裂了。

  

铿锵中,那射手震惊,第一反应就是撤退,抛出茶杯的人本要追赶,却感觉到手中一片湿润,转头便看到许青珂左手手臂一片血红,俨然是刚刚那匕首一划划开了不小的伤口。

  

他瞧到许青珂秀美微蹙,唇有些苍白,显然是刚刚被他抓痛了,但一声不吭。

  

这许青珂.....

  

男子一失神,忽听到那头突起惨叫声,他转头一看,只见那射手已经被人折断了手臂,直接从二楼扔到地上。

  

是谁?他跳下来,一脚踩在那人的腿上,又硬生生把人的腿给踩断了,然后走过来。

  

“姜信”许青珂听到旁边这个高大男子喊出姜信的名字,她瞥过对方的靴子跟腰上长刀,暗道——军中将领?

  

不过哪怕被唤出了名字,姜信也对这个人没什么好脸色,“可以放手了。”

  

许青珂不看姜信,只是朝这个人致谢:“多谢秦将军出手援救。”

  

“你认得我?”高大仿若姜信,但少了几分孤狼戾气,多了几抹稳重刚强的英俊男子看向许青珂。

  

“军部将军如您这样下着军靴,上着便衣的应该不多,何况这般年纪这般武艺不是镇守四方就是刚被调回邯炀。”

  

显然,最近刚被调回邯炀的也就一个疆城守将秦夜。

  

秦夜早听说许青珂聪明且洞察力恐怖,如此一见倒也信了几分,但却没料到姜信会跟许青珂这么熟。

  

“姜大人既然已经来了,那在下就不逗留了,许大人也早回去养伤吧,恐怕这匕上还有毒。”

  

秦夜转身便走,丝毫不愿跟两人牵扯什么似的,孤独冷漠得很。

  

许青珂扶着自己的伤臂若有所思。“真可惜。”

  

可惜什么?许青珂转头看向姜信,“可惜不是我英雄救美啊,可惜了一个让你对我以身相许的机会。”

  

许青珂一看到这张脸就会想到这厮冒犯自己的事情,实在不愿跟他多接触,何况这般没皮没脸的,若是真性情也罢,偏偏知道此人神秘莫测,身份远非表面这般,所以他这样调戏自己恐怕也很有可能是别有所图。

  

既然如此,她何必在意。

  

许青珂转身欲走。

  

“诶,不打算听那个天天跟着你的阿青此刻如何了?”

  

许青珂皱眉,“无非被诸多刺客阻拦了。”

  

“若是他重伤了呢,你不担心?”

  

“你是想威胁我?”许青珂冷笑,“重伤又如何,我非高手,不能救,也来不及救。”

  

“阿,看来你对这个随身高手也不是很在意嘛,那我就放心了。”姜信忽然笑得诡谲。

  

许青珂忽皱眉:“你在拖延时间....”她刚说完,便感觉到身体眩晕。

  

匕首上果然有毒。

  

许青珂昏厥过去,被姜信带走。

  

阿青一身负血前来,却是慢了一步,当时便是脸色铁青。

  

正要回去联络人救许青珂,却忽然看到地上有血的地方还留着一样东西。

  

他走过去,捡起地上的一枚铜板,那铜板上的字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上面有一个数字。

  

三。

  

第三数字的命令是——不妄动。

  

所以公子是故意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