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碧海潮生阁

青珂浮屠 胖哈 258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蜀国是蜀王的天下, 可也是蜀王之子们想要争夺的天下。

  

这上江是蜀国港口, 承商业脉络之枢纽, 现在被海盗作乱占了海运, 这上江知州是当到头了, 可一个萝卜一个坑, 到底谁能安排自己的人占了这个坑?

  

邯炀朝中为此互相攻讦谋划的时候, 远在上江的许青珂也在喝着参汤,一边说道:“当朝太子霍允霄虽然嫡出,但才学平庸, 远不如下面几个弟弟,最重要的是他急功近利,脾气又大, 不修德行, 很让百官诟病,也让民间不喜。但蜀王自己本身是嫡出, 当年为太子的时候险些被夺嫡, 因此除非太子有大过或者不可逆转的局势, 他不会轻易放弃太子, 不过近些年三皇子霍允彻在朝中表现越来越优秀, 又是仅次于皇后的玉贵妃所出, 玉贵妃是当朝太傅之女,母族强大,仅次于皇后那族, 两族相斗, 蜀王为了平衡,也不能在这次巨大疏漏上依旧偏袒太子。”

  

阿青是江湖人,不懂朝政,但听许青珂这样分析,便是疑惑:“那上江本是太子地盘,如今是要被三皇子的人顶上了?”

  

“不是顶上,而是要先解了这海盗之难,解不了还有罪,解了才有功劳。”许青珂喝完了参汤,将碗递给阿青,“这世上总没有白吃的午餐,纵然出身帝王家已是占尽了好处。”

  

她这话里有多少薄冷,阿青不敢深思,只细想了,“所以这次会是三皇子的人出面去攻海盗。”

  

“不是他的人。”许青珂阖了眼,神情有些漫不经心。

  

“是他自己会亲自来。”

  

————————

  

“三皇子亲自领兵去对付海盗?堂堂皇子不可能纡尊降贵吧,毕竟只是海盗而已。”

  

“谁知道,反正近些年三皇子在朝中势力日渐强大,且已入朝当值,屡屡优秀于太子,玉贵妃也甚得君上宠爱,因此我等马虎不得。”

  

霍允彻为何亲自来上江,谁也不知,但让上江的官僚十分恐惧。毕竟本身粮船被劫已经是大罪,他们现在一个个都是戴罪之身,若不是如今还需他们合力去对付海盗,恐怕朝廷的罪早就降下来了。

  

怀着这样的惶恐,大官小官纷纷战战兢兢等着霍允彻前来。

  

而对于许青珂他们这些学子来说,海盗距离他们还是有些遥远的,虽然因此他们也都被困在上江城中。

  

“为什么要禁止出城!”

  

“我们要回乡!”

  

学子们刚从贡院三日阴影中养回身子,且想着先回乡告慰下父老乡亲,结果直接禁出城了,一时间人心惶惶起来。

  

老百姓不敢质问官府,但他们一个个都是秀才,也算是功名之身,便是递了帖子询问。很快便得知是官府怀疑城中有奸细,通敌海盗,否则海盗如何得知靠了上江码头补给的粮船何时出海!

  

竟是内奸作祟?学子们还得知这命令是还在路上的三皇子下达给上江知府的,全城戒备,不得放过一个奸细出城。

  

阵势很大,也让人越发恐慌。

  

因为不能出城,就算是近在致定府也是一样的,谢临云待在谢家在上江置办的庄园里,并不受多大影响,但他可以感觉到上江风云诡谲的气氛,也看着手中爷爷差人送来的一样东西,是一个器皿——青铜樽。

  

青铜樽,这是什么意思?谢临云沉思良久,终于神色凝重。

  

“三皇子此行的目的不是海盗,而是为了一个人.....”

  

————————

  

江河之上,水师于海上航行,军士站岗,甲板上有武将陪同,但也有一个斯文模样的男子站在霍允彻的身后。

  

“太子这次虽在上江失了颜面,但也让君上下令让殿下监军追击海盗,若是能成倒也好,但就怕太子一党会从中作梗,谋害殿下。”

  

这斯文男子低声说道,霍允彻把玩着手中一块上好的玉玦,却是面上含笑,“二哥那样的性子能主动认错,以退为进主动推我上位,必是他那位厉害幕僚的手笔,不过他却也不知这正中我吓坏,不过......”

  

他垂眸,神色淡淡的,“那易敬林毕竟是个人才,让二哥得去了,还真是给我带了不少麻烦。”

  

太子手中有一幕僚,用的十分称手,让本来诸多犯错的太子近半年屡屡有进益,眼看着蜀王重新对他有了信心,这让三皇子一党十分不安。

  

斯文男子也是幕僚,听到自己的主上赞赏对手的幕僚,却也不恼,只低头道:“是我等无能,让殿下受累了。”

  

他们虽不如那易敬林,可三皇子却远胜于太子。

  

只是一人难分两用,有一个高级幕僚,对于一个想要争夺天下的皇子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所以,这次三皇子才借着这东风亲赴上江,只因那个人在上江。

  

“碧海潮生阁的浮屠,魁生,妖灵,伏尸四人,是天下间最擅谋略心机的人,朝政军事皆有巅峰才学,都说咱们蜀晋渊烨靖五国历届所谓的状元之才也远不如这四人厉害。”斯文男子低声说着,面上有深深的忌惮跟恭敬。

  

“如今也只有殿下得知妖灵就在上江,这天下间的鼎盛人才也只有殿下才能收服。”

  

这话甚为好听,可霍允彻也只是挑了眉,并不语。

  

————————

  

许青珂接到谢临云帖子的时候笑了下,“论底蕴,这江东再无人能跟谢家抗衡了,可惜三皇子要来了。”

  

她按了帖子在桌子上,窗外的湖泊清潋,她眼中不起波澜。

  

谢家庄园名字叫青樽,很奇怪的名字,但谢家有钱有势,各地置办房产并不奇怪,在上江也是如此,也只有谢家才有资本将章启风跟方子衡这两个江东顶级公子一同邀来。

  

对了,还要算上传闻跟章启风很不对付的青珂公子许青珂。

  

不过在见到许青珂之前,谢临云心中并无把握这人会来,且他不确定的时候,先被章启风给怼了。

  

只见这人恃才傲物,对他十分冷淡不屑的模样,惹得方子衡等人又尴尬又无语。

  

谢临云早从自己长辈那儿得知朝中最惹人讨厌也最不好对付的就是这些文官清流,比茅坑里的石头还硬。

  

显然,章启风就是一块正在成型的茅坑石头。

  

许青珂还没来,庄园主子就先被臭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