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杀之?江川河图!

青珂浮屠 胖哈 3841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赵娘子想了下, “廷狱那位恶狼头子?这人很奇怪, 寒门人, 本来是进士出身, 后来被几个上官陷害后被隔离官职, 后来他就混了绿林, 却是不到三年就练就了一身恐怖的武艺考了武状元, 后在一次刺驾中救了君上一命,后来才被重用,且不记名声功利成为蜀王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利刃。”

  

顿了下, 赵娘子说:“他私底下帮蜀王处理了不少皇室宗亲,不排除一些诬陷,而且在这方面无所不用其极。”

  

蜀王的爪牙, 这是民间跟朝廷对严松这个人最多的代名词。

  

“钱权女色, 欲也,他不纵女色, 不拢钱资, 也不交涉党争, 只杀人, 为君上杀人, 若不是愚忠, 就是为他自己杀人。”

  

咦?难道这严松跟那些人有仇不成?或者说跟现在的言士郎也有仇。

  

“这个人的确很奇怪,如果他真的跟言士郎那一挂人有仇怨,在背后耍手段, 逼得言士郎没了退路, 狗急跳墙也不奇怪,那么那个姜信.....”阿青还是忍不住提及了姜信。

  

他们都知道许青珂被姜信带走。

  

第二天才回来,毫发无损,也解毒包扎了,他们本该是感谢姜信的,可作为一个男人,或者作为一个年级不小的女人,阿青跟赵娘子实在不能把这事儿看淡。

  

只是阿青年轻,忍耐力不足,赵娘子却更懂得内敛。

  

还好,许青珂不恼,只是看了阿青一眼。

  

“这个人不是跟严松一挂的,他有他的目的。”

  

他的目的?赵娘子对姜信接触不多,了解多在于他办过的案子——一个狠人,一个狠起来没有底线的人。

  

可这个人似乎对她的主子有不同的态度。

  

“他对公子您有所图。”阿青这次没有遮掩,只是皱着眉,“虽然他救了你,但我觉得他很可怕。”

  

“可怕?什么意思”赵娘子问。

  

“我在他手下过不了一招——我的意思是如果他暴露真实实力的话。”

  

赵娘子错愕,“不能吧,你在我们这边,实力已经算是前列的,也就那几个.....你若是在他手底下过不了一招,那他的实力若非能纵横武林?”

  

“我不确定,只隐隐有这样一种感觉,他比我聪明的多,我不能洞察他的其他伪装,但作为一个剑客,我能感觉到自己远不是他对手。”

  

“那就值得戒备了,可需要安排人去探一探他?让原狼出手。”赵娘子提议。

  

许青珂倒是颇为平静,似乎并不意外,但摇摇头。

  

“言士郎能短时间埋伏人突袭我,其他人都没能察觉,唯独他刚好在附近,而且他还知道你遭了伏击,不是他早已洞察到,就是他刚好在你那边...按照距离,他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赶到我那儿,但是轻功就已经冠绝武林,原狼重在攻杀,论身法并不及他,探不出他深浅的,还容易暴露他跟我们自己。”

  

她手底下的人是不能轻易暴露的,至少在目前不能暴露,否则她的寒门出身就禁不起推敲。

  

许青珂手指敲着书桌,“他跟严松不是一路的,相处这么久,两人相安无事,也只有两个原因,一,严松并不能察觉他的厉害,只将他当二把手培养。二,严松察觉到了,但仍旧将他留在身边,而他也没有拉严松下马自己上位,只能说明两人之间有默契或者协议,要么目的不冲突就是目的一致,前者不对付他,后者也不想太冒进,只借着严松在前头挡着培养自己的势力。”

  

许青珂说着,眼底深沉,“别忘了,他入廷狱已经很多年了,以他的心智足够培养起一个庞大的势力,而且完全隐于地下。”

  

“而且这个人应该还懂药理之术!”

  

许青珂这句话吓坏了两个人。

  

“他对公子用药了?”阿青脸色难看,赵娘子也紧张,恨不得现在就检查许青珂身体。

  

“倒不是,他给我解毒的丹药伏云丹是渊国贡品,他改了药效,有后劲昏睡的效用,但解毒效用更甚于之前,他的医药能力可想而知,而且他会针灸。”

  

针灸?两人皆是一愣,而且许青珂后面还意外昏睡了。

  

阿青忍不住想起姜信平日看许青珂的眼神,他忍不住握拳。

  

但许青珂并未多解释,只淡淡道:“他的针灸很厉害,解了我的梦魇,让我昏睡很沉,但也因此可能在无意中吐露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赵娘子两人心惊肉跳的,却又不敢问。

  

“但我也能知道他是晋国人,在晋国拥有非凡身份,跟晋国皇族关系密切,可以得到伏云丹这等丹药。这般年轻,这般武功,这般心机狡诈,绝非人下属,有独立权势,但又不是需要时常露面的人,晋国能满足这个条件的人不多,去查下他入廷狱之前活动在哪个区域,中间过了谁的手.....”

  

为什么能判断出身晋国呢?因为那个人炖鱼的时候,加了一味湖底捞出的水草.....这种习惯只有晋国的水乡地居民才有,而且不外传。

  

以前,她被教授许多知识,其中就包括各国各地秘辛风俗,她过目不忘,记忆力惊人,这件事她并没漏过。

  

“晋国?晋国竟也牵扯进来了?”赵娘子两人心惊不定。

  

但隐约听到许青珂轻声说。

  

“是啊,晋国,本不在计划之内的晋国。”

  

“可没办法了。”

  

“我不能留他。”

  

哪怕她隐隐感觉到那个人炖鱼的时候暴露的那么大哥破绽是不合理的。

  

依旧只有两个原因。

  

一,他故意的,故意将她引往晋国,但他不一定能猜到她知道这个秘辛,不确定性太大,那样聪明的人绝对可以采取其他更好的手段引导她。

  

二,他无意的,无意中在她面前暴露这个习惯,只是想炖一锅他的家乡菜给她吃?

  

若是第二种.....

  

许青珂捏住自己的手腕,袖子往上的手臂上有细微不可见的针灸痕迹。

  

解了她的噩梦,让她安然沉睡,或许还能救她的命,她本该与之合作的。

  

可是不能,在没有对方巨大把柄相平衡之前,她不能信任他。

  

那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

  

蜀国的朝堂不稳在于言士郎下狱、许青珂遭刺,于是加快了案子的审讯,每次都有猩红血水从三司牢狱中洗出,更别说廷狱。

  

一边察查大案,那边从疆城远调回来的秦夜却在传言要被蜀王加官进爵之前查出个人私吞军饷,被蜀王苛责,罚跪在宫门外一日后暂时留用,不做调派。

  

值得注意的是,秦夜的这个贪污案子是不过三司,也不入廷狱的。

  

只因呈递上去的证据直接过了蜀王的眼,太子跟三皇子合作会审,判定了,只因秦夜守城有功才不判罪。

  

君上恩德!

  

“天啊,这就不怕疆城那边...作乱?”

  

“不知道,消息才刚出来,似乎蜀王并未责罚秦将军,只是不调派,似乎冷遇了。”

  

“这也.....”

  

不杀,但不用,疆城那边的将士哪怕不满也不到那个限度,这也是蜀国王朝常用的手段,只是内在寒了多少将领的心就不为人所知的了,只有一些明白人忧心这恐怕是蜀国最大的隐患。

  

终有一日会爆发!

  

但这消息其实还未传到疆城......

  

诸国已经乱了!

  

“三百年让蜀国立世治国差点一统山河的《江川河图》!!!在蜀国!”

  

“本就在蜀国!真的在蜀国!”

  

“莫不是那蜀王霍万得知藏匿了?”

  

“不是霍万,凭蜀国这些年这般昏乱,若是他得到了,蜀国又怎会如此!”

  

“到底是谁?!”

  

这个消息是从哪里传来的人?谁也不知道,但只知道它在短短半个月内传遍诸国,引得王侯将相乃至于江湖都尽数疯狂!

  

所有人的目光多云集蜀国,甚至已有国家隐隐调配军力威逼蜀国边境。

  

大难!灭国大难!

  

但蜀国内部已经起伏,起码从江湖上看来是如是的。

  

“《江川河图》是绝世治国法策,也是杀伐天下的军法,更有无敌于天下的神功秘籍,更可怕的是.....”

  

一个在茶馆说书的说书人停了声音,吊了众人的胃口,最后才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说:“有活死人之绝世秘法。”

  

满堂皆惊!

  

唯独一桌两人视若罔闻。

  

“治国平天下,岂是一人可以为之的?何况是一本书,更别说活死人这样的无稽之谈。”谢临云表情冷漠,对这说书人的浮夸表现并不以为然。

  

他对面的人却是饮茶淡然,“你不信是不重要的,重要的很多人信,这天下人信。”

  

“毕竟这天下一直都是天下人说了算的。”

  

竟是无关君王的事儿?谢临云想起今日在朝堂上蜀王阴沉的脸色跟苍老了些的面容。

  

“君上的确忧心此事,且有些阴沉到让人恐惧。”

  

一个君王若是喜怒不形于色且阴沉极致,那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宁愿他脾气暴躁。

  

“因为一本书而惹得诸国屯兵驻扎边疆威胁王朝,作为一个君王不该忧心吗?”许青珂淡淡一笑。

  

“君上忧心,说明他恰恰是一个好皇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