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杀机

青珂浮屠 胖哈 404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貌美的人不自知, 有时候远不如自知貌美而用之的人可怕, 但许青珂介于两者之间。她知美貌, 却未必会用美貌, 只是别人的眼不瞎, 姜信更是视力极好, 所以能看到她抬头来的脸, 也看到那勾人心的眼。

  

他像是受了蛊惑,垂下头,靠近那唇, 可他又放弃了,只挨着许青珂的优美颈项,轻轻说:

  

“看来你很想让我留下来陪你做坏事, 我该不该顺了你的心呢.....”

  

“姜大人自己看着办吧。”许青珂声音淡淡的, 还有些微沙哑,毕竟她体弱, 刚刚被禁锢在怀里可好生欺负了一番, 这种羸弱就带了些微性感。

  

但.....姜信听到了外面乌篷船中的惨叫声。

  

那言士郎显然没有被她直接弄死, 是要活活烧死吗?还是故意留着性命逼他不得不前去救!

  

还真是艰难啊。

  

姜信忽抱紧了许青珂, “许青珂”

  

许青珂皱眉, 转头的时候, 下巴却被捏住,被狠狠吻了个彻底,但转瞬姜信放开了她, 低低一笑, “这茶不错。”

  

他说....这茶不错。

  

就在两度强吻她之后。

  

许青珂觉得自己必须杀此人也不是没道理的。

  

低低笑了下,他转身,抓起那茶壶,人掠出窗去,许青珂站在窗前看着那人在月光下如孤鸿掠影,鞋尖平踏水面浮萍,竟然很快就靠近了那乌篷船。

  

许青珂看着,深觉得此人的武功果然深不可测,但她也看到对方提了茶壶喝下那些茶水.....

  

茶中有解药,他显然知道了。

  

武功超绝,心思诡谲,她的对手果然很棘手。

  

哗!

  

姜信落在那乌篷船之前,靴子往下入水面,一划,水面被他划出一条水浪,扑溅在乌篷船上,熄灭了不少火,被牢牢捆在船内跟船一体的言士郎已经奄奄一息了,他根本看不清是谁来,只知道有人来了。

  

“救.....救我...”言士郎求救,姜信看了他一眼,忽拔剑!铿!剑出窍的声音被言士郎隐约听到,以为这人要杀死自己,但.....

  

水声起,水下冒出的黑影人突刺,那剑极快,姜信并不认得这人,但能看出对方身形精瘦,爆发力也很恐怖,从水中出到拔剑刺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剑到身前,姜信手腕一抬。

  

锵!剑尖刺在了横手格挡的剑刃上,力道当然是很可怕的,刺中的地方都起了剑星,姜信脚下一侧.....身体也侧开,对方的剑就从剑刃上切划过,船头能站的地方并不多,水中突袭出的刺客脚下一点船头在身体随剑侧过的时候,手腕一转,朝姜信脖颈斜切。

  

武林人之武功,最厉害的不外乎两点,一是快到极致,杀人于瞬间。二是厉到极致,破甲于四野。

  

但剑客两者集中才是极致,这个刺客的剑快狠准,为江湖上也是极其罕见的,至少姜信这些年都没遇上这么厉害的剑客,连那个阿青都比不上此人。

  

这般厉害,也可见许青珂深藏秘密之深,也足可见她杀他心之甚。

  

哗!姜信身体后跃出,跳过已经焚烧狼狈的船身乌篷,刺客却并不急着追上,因为.....

  

湖岸两边林子各出十个黑衣人,手中握弩~箭,箭出,尖端飞射过空气的时候发出呼啸声,二十根高强度的弩~箭足以将一头大青牛都洞穿彻底,半空的姜信听到弩~箭破空的声音,脸色微微一变,目光直锁定那岸边小屋,屋中已点燃烛火,那微妙起的火光跟乌篷船上的火是没法比的,可他就是能从那微妙火光中看到逐渐清晰的人。

  

许青珂站在窗口,点燃了烛火,就那么冷冷得看着他。

  

刷!手中剑起,剑花飘转,竟快到联袂的扇形剑光,所有横扫,二十根弩~箭全部断!

  

好快的剑,好厉害的剑。

  

但.....刺客突袭而来,剑刺心!

  

太凶狠太准的刺杀,姜信在半空无力躲闪,但竟还能剑刃格挡!

  

铿声深沉,他被一剑往后顶,下落.....轰!乌篷船尾部被他一踩,船身都翘起了一头,姜信手中剑掠刺,刺客手中剑转花,他往后撤,姜信的剑距离脖颈不过咫尺。

  

姜信杀机盛烈,毕竟这个人又不是许青珂,所以.....突然,姜信听到水声,太近,就在他身后。

  

阿青突袭而出,拔剑刺!

  

刺空了,他看到了姜信诡异的眼神,一剑劈来,阿青感觉到了手腕的颤动,剑也在颤动,被劈飞出去的时候,他从怀里甩出暗器飞镖。

  

姜信手中剑转流,将飞镖一一打落,但刺客从后挑刺!侧步移开,刺客的剑从他胸膛擦过,另一边落下的阿青脚尖点浮萍,轻功飞射,再次刺来!

  

双剑刺!双人格杀!姜信只有一把剑,格挡了两把剑,脚下的乌篷船剧烈摇晃。

  

但也是那一瞬,刺客的左手从腰上一抹,一把匕首突送向姜信的胸膛,姜信身体往旁边一侧.....

  

最后的破风声来。

  

一根箭刺入胸膛。

  

姜信低下头看着破胸而出的精致箭,抬头就看到了湖岸边木屋走廊上,许青珂不知何时已经走出,正站在栏杆前,她的手中还有最强悍精致的弩~箭,她瞄准的他。

  

那样准。

  

那样狠。

  

姜信忽然就服气了,这个女人啊,这个女人。

  

她怎么就能是个女人呢。

  

箭在胸膛,他的剑起,剑力狂飙,阿青跟刺客吃不消,却也默契后退了,强弩之末不强杀?

  

姜信眯起眼,站在乌篷船这一头,言士郎趴在他脚下,阿青跟刺客站在那一头。

  

他盯着许青珂,直勾勾盯着。

  

许青珂也看着他,已经深夜,纵然有月光,他们其实也看不清彼此眼底的一切。

  

是恨意,还是决然?

  

许青珂面无表情得往弩~箭上放了第二根箭矢。

  

姜信阖眸,嗡,箭来!

  

穿透脑袋,瞬间毙命。

  

是谁?

  

姜信看到了脑袋上插着一根弩~箭的言士郎,他垂眸。

  

她那样羸弱的人是用不得弓箭的,但机关控制的弩~箭只要瞄准准头就行了。

  

还会有第三根箭吗?

  

没有,许青珂放下了弩~箭,递给旁边的赵娘子,放过他了?

  

姜信却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油味,乌篷船里面有一桶油,因为船身烧到极致,姜木桶烧裂开了,于是大火烈烈而起。

  

这就是许青珂最后的狠辣——毁尸灭迹。

  

阿青跟刺客已经踏着浮萍回到岸上,转身看,姜信在大火覆盖中黑影绰绰,最终消失不见。

  

那火太大太大了,加上那么多的油,能把骨头都烧不见,就算没烧干净也沉入水中。

  

真正的毁尸灭迹。

  

火光照映在许青珂眼中,是一团浓烈的火,赵娘子下意识看着,却感觉这个人身上有种难言语的沉默。

  

认识这么多年,她知道这个人不是那种会将痛苦发泄的人,她无言沉默的时候,就是她一个人难受的时候。

  

赵娘子低声,“这个姜信的人已经找到了许家村您的养父母身边,甚至也到了通州那边,他定然已经察觉到了一些,公子不出手,将来就是任人鱼肉,也没什么可愧疚的。”

  

许青珂回神,默了下,轻声说:“我父母便是被最亲近的人一一出卖,死得那般凄惨,这世上,我如何还能信别人。愧疚?既出手,就不后悔,又谈何愧疚。”

  

不过是有些恍惚罢了。

  

这样烈的火,当年烧毁的那座寺阁不也如此吗。

  

姜信....姜信.....

  

“公子,可需要属下等火过后去看尸体,确定生死。”

  

阿青回来的时候,在许青珂后面询问。

  

“不需要,等一会血牙的人找到这里,把痕迹扫干净了。”

  

赵娘子神色凝重,幽幽道:“蜀国最强的兵~器今夜会出动?”

  

“主力不会冒头,但隐藏的斥候会追着过来......不能小看这世上任何一个非帝王所爱却能登上皇位的人,蜀王也如此。”许青珂这段话轻飘飘的,随手一拨,将烛台拨进了水中,咕噜一声落水,烛火熄灭。

  

一个君王若是有心,他就有源源不绝的资源去建立一个强大无比的死士团体。

  

这就是蜀国最强的兵~器——血牙。

  

“原狼你带人善后,走吧。”许青可转身走过,阿青跟原狼却瞳孔一缩,接着纷纷低下头。

  

只因许青珂的衣着明显有些痕迹在,但他们都不敢问,也不敢多想在她跟姜信独处在小屋里的时候,那厮到底吃了多少便宜。

  

阿青眼中深沉,看着那焚火的水面,若不是许青珂有令,他真想下水去找那人尸骨挫骨扬灰。

  

原狼沉默无比,只看着许青珂上了马车,他待人默默无声得将车辙印弄掉,又处理善后,手脚十分熟练,仿佛已经做过无数遍。

  

其实并不需要清理多少,毕竟他们留下的痕迹并不多,加上有一大部分是故意留下的,于是他们很快也撤走了。

  

用不了多久,血牙的斥候就会找到这里,进而发现两个人在水下的尸骸。

  

但月光依旧,马车前行,阿青跟赵娘子却不知道许青珂坐在马车里面,手中把玩着那个小暖炉,眼睛稍稍眯起。

  

之前那一箭....那个人好像侧开了一些。

  

也许没有命中心脏。

  

还有他为何孤身而来?

  

她微微皱眉,目光闪了几闪,但终究淡了。

  

也许还有日后。

  

月下,火还在烧着,在原狼等人带人离开,身影潜入林中之后,水面上露出了一个头,身体半身浮在水面上,他撕裂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新的、陌生的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