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九九签,帝王燕(双更)

青珂浮屠 胖哈 4281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师宁远双手负背, 垂眸看许青珂案上的笔墨纸砚。

  

没有问题。

  

刚刚那女人看着的似乎是墨水。

  

墨水么?都已经写完字了, 墨水又有什么可设计的。

  

师宁远指尖点了下墨水, 摩挲了下....北琛赶忙跑过来, “你不会想吃吧!!!”

  

他吓坏了。

  

“不是, 我打算让你尝一下。”

  

然后就往北琛脸上随手抹了一把。

  

“......”

  

——————

  

许青珂管自己进了大雄宝殿, 殿内佛祖佛像威严, 她将抄好的签文放在了桌子上,负责登记的小沙弥看到许青珂就脸红了。

  

红着脸记下她的名字。

  

“相爷您可要参加晚点举行的法会辩论?”

  

“我不擅此道,但想一观贵寺。”

  

她是想让这小沙弥带路, 但没想到惠仁出现了。

  

“贫僧可以给相爷带路,这边请。”

  

惠仁这个人有点问题,有可能是那个人的人。

  

许青珂目光一闪, “那就劳烦大师了。”

  

两人走进了殿内, 身影逐渐消失不见。

  

惠仁给许青珂介绍了殿内的一些法相,还有许多壁画典故。

  

许青珂虽有心刺探对方, 却也不着急, 只观察这座大藏寺的大雄宝殿, 走了好一会, 到了内殿, 这内殿显得空幽, 细节也更显精致。

  

“这里未被安排吗?”许青珂看这里没被布置过似的。

  

惠仁:“并未,佛法辩论也是在前殿,相爷可要求上一签, 不是自吹, 我们大藏寺的签还是挺准的,相爷不妨求一求。”

  

不说准不准,就是准了,许青珂也素来不把自己的前程命运注定于一根签文上。

  

不过这个惠仁有猫腻,让她求签,或许另有用意?

  

真正聪明的人,要么选择完美避让危机,要么迎难而上,见招拆招。

  

于是许青珂答应了。

  

拿了那签筒,许青珂跪在蒲团上,低头的时候,目光瞥了下筒里的签。

  

没什么问题。

  

摇签需要诚信,听说需要在心里默默祈求佛祖。

  

然而许青珂并无敬畏之心,只摇了一会,却愣是不出签。

  

是佛祖知道她心不诚?

  

她也不强求,“大概是无缘。”说着,许青珂放下签筒,然就是这一放,力道根本不重,毕竟许青珂半身气力小,这签筒底下且仿佛震了一震,突兀弹出了一枚签来。

  

落地清脆。

  

惠仁眼睛不错,看到那签上赫然是第九十九签。

  

他的表情有些奇怪。

  

许青珂睨了他一眼,捡起这根签,正反都看了下,淡淡道:“没有第九十九签?”

  

惠仁惊疑,暗道自己所思竟被对方看破了?

  

于是双手合十,又来一句阿弥陀佛。

  

佛家就是好,但凡不想说或者不能说的,就阿弥陀佛四个字就堵了人的嘴。

  

问不得?

  

许青珂面色冷清,淡淡道:“既是无中生有的,那就弃了吧。”

  

她当下要折断这签,却被惠仁拦下了,“相爷,这也是天注定,不可弃,既存在,必有道理,我看您还是去解签吧。”

  

“你不能解?”许青珂似笑非笑。

  

惠仁低眸浅笑:“平常的签贫僧可以解,但这支签,贫僧解不了。”

  

“看来得换人。”许青珂指尖勾着红木签,目光清冷幽深得让惠仁都觉得有些难以承受。

  

看来还是道行不够啊,他心中喟叹。

  

“相爷请这边来。”

  

上了楼,楼梯十分干净,二楼也空旷无比,许青珂知道二楼一般是用来放止大雄殿迦叶等佛祖佛经的地方,以佛经经帖震妖邪,也是能给佛祖法身加佛意的。

  

但....许青珂看到了帘子。

  

很薄,但风吹来却是只缓缓飘动,有莎莎声。

  

她能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人。

  

帘子切割了一张茶案,案上各有茶具。

  

里面也有一个人。

  

“先生,人已经带到了。”

  

先生?惠仁走后,许青珂踱步过去,坐下了。

  

“能让大藏寺的得道高僧尊称先生,不知阁下是佛门高僧,还是红尘中的弄权者。”

  

里面的人似乎不为许青珂的单刀直入而动容,他的手动了,煮茶么?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是相爷你想要找一个人。”

  

“不找,我在等他找我。”

  

“那相爷觉得他来找你了?还是你已经找到了他。”

  

谁找谁,这也是一种博弈?

  

谁先找谁,谁就输了一筹?

  

许青珂知道自己更被动,算起来,她是吃亏的。

  

“这两个问题都可以否认,也都可以承认,似是而非,佛家不也觉得世事无绝对?”

  

里面的茶香已经很盛。

  

他回:“你好像又回到第一个问题了,还真是狡猾啊,相爷。”

  

这声音略沙哑从容,波澜不惊。

  

听着不像是阁主。

  

许青珂指尖摩挲了下,心中并不能确定对方身份。

  

所以她拿出了那支签,“惠仁大师让我来给先生解签。”

  

他没动签,却说:“不请我喝一杯茶?”

  

他推出了一杯刚刚泡好的茶。

  

他有他的礼数,到位了,她也不能失礼。

  

礼尚往来,佛家还是红尘都不能免俗。

  

许青珂沉吟了下,也动手煮茶,内外都有两个小炉子,哪怕窗子开着,凉风进来,却也温暖。

  

他煮茶,从容风雅。

  

她煮茶,冷漠随意。

  

她的茶好了,手指推着挪进了那帘子,可看到对方的手。

  

皮肤老迈,似年老。

  

许青珂恍惚想到那个人的手,比她的都不缺细致了。

  

不是他么。

  

交换了一杯茶,那只签也被抽了进去。

  

他喝着茶给她解签。

  

“第九十九么?九乃帝尊之数,自古帝王权多杀机,是以佛门跟道门都十分避讳,何况是两个九。”

  

许青珂可没被唬住,“是以?它不该存在,却凭空存在,若是天定,是否意味着这大藏寺要逆了王权,若是人为,是否意味着这个人在逗着我玩?”

  

借力打力,她也不是第一次用这种手段了。

  

她依旧对这人怀有戒心。

  

对方也没被许青珂这话吓住,回:“你求签的时候一定不诚心,但心诚佛祖可感,不心诚,佛祖一样可感,他高高在上,俯视芸芸众生,你身上最强烈的运道,也自在他掌握之中。”

  

嗯?许青珂眸色凝重,淡淡道:“什么运道?”

  

她倒是好奇对方会扯出什么玄乎事来。

  

“桃花运。”

  

帘子后的人简单说了三个字,正喝茶的许青珂指尖一顿,凝神看向帘子后的人。

  

桃花运?

  

“我现在觉得先生不是佛门中人了,兴许是云游四方的道门人吧。”

  

那就是路边摆摊的神棍了。

  

许青珂暗讽,对方不恼,说的话却让许青珂脸色微微变了。

  

“九九签,帝王燕,王庭殿上寻龙穴,山河万里定乾坤。”

  

许青珂神色很快恢复平静,淡淡道:“我于王权无心。”

  

“可王权对你有心。”这人指尖转着第九十九签。

  

许青珂心里一跳,垂眸,声音透着淡意,“敢问先生何意。”

  

“你有主后宫的凤相,不管你愿不愿,杀伐天下的君主总会为你江山为聘。”

  

“后位?男子也可?”许青珂轻笑反问。

  

“似是而非,男女亦可,相爷觉得呢?”

  

此人真当棘手。

  

许青珂转了下茶杯,忽笑,笑声清雅,“听起来有点道理,但先生非佛门之人,恐怕也忘了一件事——所谓的佛门原本是不信命运的,也素来不设签,所谓的求签也不过是摆弄了来应付香客,也不过是供需而已。香客心中有所求,信则灵,不信则无须有。”

  

这才是她对着九十九签代表什么并不在意的原因。

  

“你不信?”

  

“从不信。”

  

“其实我也不信。”

  

看来谈话无意义。

  

许青珂起身要走.....却听到里面的人说:“可别人信啊。”

  

别人?

  

许青珂回头看他,却看到这人手臂一甩,似乎将什么东西甩出了窗子。

  

且还朝她说了一句话。

  

“渊王室有一个秘辛,便是关于这九十九签的,若是不想听下面那个人揪着你给你解释这签的意思,你可得走了。”

  

下面那个人?

  

许青珂神经一紧,却也不慌,问他:“好玩?”

  

声音很轻,被风夹送分离开,像是柳絮轻柔。

  

————————

  

而外面......

  

终于脱身且摆脱了随从的秦川来找许青珂,他身法厉害,速度快,从出去的惠仁口中得知许青珂往这边走,才看到二楼上面的窗子敞开,自看不到人,但他有一种预感,他要找的人一定在里面。

  

其实也不知为什么,眼里一没了那人的身影,他就觉得浑身都不舒坦,一颗心老提吊着。

  

如景霄这些人猜测的,整个大藏寺早已被他里里外外严格布防过,他甚至亲自过问好几次,至于为什么这般谨慎,恐怕他自己最清楚。

  

然而,哪怕是这样,他也知道这里是不安全的——对她而言。

  

不过就算是安全的,她不在视线,他总会想——她去哪了?可有危险?会不会跟谁在一起?跟哪个男子?跟哪个女子?

  

焦心,心力交瘁。

  

他必须找到她!

  

他步子加快,很快靠近那院子。

  

但却看到窗子里面甩出什么东西,落在了草丛里.....秦川狐疑,也是顺手,拿了起来。

  

一支签。

  

没什么用处,秦川正要扔掉它,却也是鬼使神差,将它一面反了过来看,看到上面的第九十九....

  

顷刻间脸色变了又变,猛然抬头看去。

  

是谁的第九十九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