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未死

青珂浮屠 胖哈 4423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与水有关, 海上却有船, 只是已经在烨边境了。

  

一个黑衣人坐在海边礁石上, 用剑挑开地上一个死人的胸膛, 剑尖一勾, 勾出一封密信。

  

密信在手中, 看完后, 他递给旁边的人。

  

“晋的人,看来那个女人对你杀心颇重。”

  

看信的人表情有些凝重,“这已经是第三波来寻你杀你的人了, 死要见尸啊。”

  

“晋?前面两拨是那女人派来的,这一波不是,不过是伪装的而已。”

  

“伪装?好吧....你还要待在烨, 找秦笙吗?”

  

“秦笙?”师宁远有些沉默, 看着天,幽幽叹气:“为她办的事儿, 必然是要办成的。”

  

“那晋该如何?你这是要为美人昏聩舍所有啊, 从前的一切都不要了?还是个男美人。”

  

显然, 这位隐士好友对他的选择并不赞成。

  

不过端着姜信皮囊的师宁远却瞥了他一眼, “弱者才二舍其一, 我要做的只是两者抉择她排第一而已。至于晋的事情, 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北琛跟我那义父自会做,不过那位太子如果自己立不起来, 我也没有当奶妈子的习惯, 诶,其实挺想杀他的,奈何我家小许许会不开心....”

  

他专心要做的事儿早在很多年前就不在晋了,反跟许青珂牵扯一起。

  

不过这种事儿,他连许青珂都没说,何况别人。

  

隐士好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么情深义重,怎么不告诉她你还活着呢?”

  

“因为她身边有刺探,消息传过去,反给她招惹麻烦。”

  

隐士自不是个蠢的,仔细一思考,忽然睁大眼,指着地上的尸体,“这一波来刺杀你的人跟她有关?”

  

碧海潮生的,有关,却不相关。

  

“左右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犯不着让她费心,反正她总归会知道我还活着。”

  

“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找?”这大海茫茫,怎么找。

  

“等”

  

等什么?

  

“等一个人给我传消息,两天内必有消息。”师宁远用手帕擦去手上的血,慢条斯理。

  

“船翻覆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厮抱住了秦笙,桀~还真会找机会。”

  

这种好事儿怎么就没落在许青珂跟他身上呢。

  

不过想想许某人那娇弱的身子,可禁不起那么大的海上风暴,还是借着给她看病多多占便宜吧。

  

师宁远暗暗想着。

  

————————

  

以许青珂的心智,跟人第一照面就能根据各种细节来判断对方的心性习惯乃至一切,但有时候,相处越久,反而越难判断对方,何况是阁主这样的人。

  

不知其名,不知其来处,只知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这样的人,却也非一成不变。

  

至少这次回来后,对师宁远跟她的事儿,他的反应并不寻常。

  

不是因为她,就是因为师宁远。

  

她的直觉是后者。

  

许青珂拿着小盒子走出阁楼,回自己所居,乍听到院子里池中有鱼儿游走水面,溅出水声。

  

站在廊中看着池子,许青珂还在揣度楼主的用意,但她也开了口。

  

“他回来了,你不在他那儿打发时间,来我这里作甚?”

  

“来叫你过去一起参加祭拜啊,三年一次,是规矩。”

  

妖灵从屋檐上翻身而落,体态轻盈婀娜,进了廊,落在许青珂面前,目光在木盒子上觑了下,有些艳羡。

  

“阁主又给你好东西拉,是什么丹药?”

  

“不知道。”

  

“.....”

  

真是冷淡敷衍啊,妖灵撇嘴,跟着许青珂进了屋,东瞧瞧,西瞧瞧,“桀,比我那儿大多了,好东西也多。”

  

许青珂懒得听她扯皮,“三年一次,历届都不要求我们四人一起,你确定其余两人敢见我?”

  

她用的是敢这个字眼。

  

因魁生跟伏尸两人的处境比她糟糕得多,起码对方的人马已经被她折了个干净,但她的底子却依旧不在对方的认知之内。

  

“不敢”妖灵扬眉,却是媚笑,“刚刚魁生去见阁主了,不过目测要吃闭门羹,你知道的,阁主从来不喜欢见败者,除非他做出什么不错的成绩,否则下一次连上岛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会有成绩的。”许青珂神色淡漠。

  

妖灵惊讶,细细思索,“他跟伏尸会联手?”

  

“伏尸不是带了一个东西上岛?”

  

“是带了,这你也知道?难道你还知道他带了什么东西?”

  

“太子戾的人头。”

  

“.....”

  

“既有人头,拿来当入渊的敲门砖,再好不过,但需有人引荐....”

  

许青珂解下外袍衣带,衣袍滑落下来,回头看了妖灵一眼,淡淡道:“联手结盟对付我,于碧海潮生的规矩也不是不可行的。”

  

妖灵本该对此说些什么,但她的关注点却非自觉得歪了。

  

“你脱衣服的样子可真好看。”

  

许青珂正将脱下的外袍放在屏风上,闻言顿了下,然后声音无比冷淡:“出去。”

  

好吧,妖灵也只能悻悻出去。

  

等许青珂换好祭拜的白袍,妖灵仍旧心猿意马得在她身上打量了好一会,但许青珂并不在意,或者说——无视。

  

入了祭楼,两人跪在蒲团上,面壁之上有许多无字牌位,都是历代碧海潮生的阁主还有做出丰功伟绩的强者,但最终都只有无字牌位。

  

鼎盛而不留其名,是碧海潮生的传统,也是它的高傲跟邪性。

  

“魁生那厮不敢见你,或者也觉得目前没必要见你,但他跟伏尸要入渊,首先就要安全回到渊,那么,就需要跟你先有交易。”

  

不交易的话,许青珂会在半路上就让他们埋尸荒野或者直接葬身大海。

  

“所以让你传话,但你废话这般多,是想要挟我,还是要挟他?”

  

妖灵:“不,我只是觉得现在不是谈这个的好时机,晚上,晚上我去找你,顺便给你带一个礼物.....”

  

这人似有幺蛾子,可许青珂不置可否。

  

————————

  

入夜,烨,也不知是何地方,反正十分荒凉,可这里又是一个村子,却不见农家灯火,只觉得有些散乱败落,像是匆忙中离散了人口的荒村。

  

这天黑漆漆的,还下了雨,终于,一屋子中起了点点烛光。

  

雨水坠落拍打地面的时候,门窗已经封闭,屋中烛光隐隐,却在整个村子里十分鲜明,有两个黑影偷偷摸摸从一诡处摸出,潜伏而来,进了这院落,却正看见那有了烛光的屋子窗上隐约显了一个人的身影轮廓,似女子,正脱衣,身姿婀娜....

  

两个黑影痴了一下,对视一眼,眼中闪过诡光,急不可耐得摸过去,就要掀开窗子潜入。

  

忽然,两人察觉到墙上有一个高大黑影,笼罩了他们两人的身影,两人一惊。

  

下意识转头....

  

刚好打雷,雷光闪现,野性俊武的一张脸落入他们眼中。

  

但也仅仅于此。

  

这人抬手两个手刀,两人就如弱鸡一般噗通倒下。

  

屋子里面换衣的女子受了惊,还未说话,就听外面院子有人沉声:“两个蠢贼,你继续。”

  

正在换衣的秦笙不是胆小的人,两个蠢贼刚刚要作何恶事也不至于让她心惊胆颤,反而是那高大男子低沉的话让她觉得很是不自在。

  

你继续?

  

她看着自己脱了湿漉漉外袍后只剩下单薄肚兜的身子,一时面色不太自然。

  

“劳烦殿下了。”

  

她却不再动作,因她想到自己换衣的样子,肯定透过窗子跟烛光落入外面那人眼中。

  

好在彧掠很快抓了两人的脖子走了,自是处理他们。

  

秦笙飞快换好衣服,没过一会,她听到外面传来步履声。

  

她听声辨人,刚推门出去,却看到高高大大的男子只穿着裤子,裸了上半身,此时背对她,正要换上干的衣服。

  

门推开的声音惊动了他,他转头看了她一眼。

  

“对不起,我不知道,失礼了...”秦笙措不及防看到眼前一幕,顿时尴尬,嘴里说着,手却比手还快,忙关上了门。

  

彧掠手里拿着衣服,看着关闭的内门,神色依旧木然,只深深看了那扇门一眼,继续换衣。

  

秦笙进了内屋,定了定心神,等过了一会,外面的人说:“好了,是我进去,还是你出来?”

  

对方声音浑厚低沉,能让人安心,可有时候也挺让人不安的。

  

起码孤男寡女,秦笙不可能心中一点忌惮也没有。

  

但她只能选择后者,她拉开门,看到已经换上民间平民布衣的彧掠。

  

纵然衣着简朴,但这体格跟样貌气度依旧十分显眼。

  

不过对方看她的时候,眉头也皱了下,忽进了里屋,“你进来。”

  

秦笙:“?”她纳闷了,这人低调寡言,但做事屡屡让她觉得奇怪,比如现在。

  

但她仍旧进去了。

  

整个屋子唯一的烛火火光温暖,内屋的确比外屋好。

  

但秦笙一进屋就看到彧掠翻找这屋子原主人的衣柜,从一些破烂旧衣中拿出比较干净的一件递给她。

  

“你的头发还湿着,擦干,否则伤寒难救。”

  

如今他们也不能在烨就医,否则暴露的可能性太大。

  

秦笙掉入海中,被救出海后又连连逃亡,外加今夜冒雨行走,身体早已羸弱,此时换了干的衣服才觉得好一些,可若是头发湿一夜,必会感冒。

  

心中一暖,秦笙接过衣服,轻柔道:“多谢殿下。”

  

“换个称谓。”

  

殿下这个的确不行,更易暴露。

  

秦笙想了下,问:“阁下?”

  

俨然对他依旧十分不熟的样子,不过也确实不是很熟。

  

彧掠瞥了她一眼,“叫我三哥,对外宣称兄妹。”

  

秦笙觉得也可,颔首,从善如流,“三哥....情况特殊,失礼。”

  

失礼什么?这次轮到彧掠惊讶了,然后便看到秦笙解下发簪,将满头青丝落下肩头,依旧美貌端庄,却又添了几分湿润分明的妩媚。

  

只是她不自觉,可能觉得这样有碍观瞻,于是致歉,为了自己的身体,她也只能不拘小节失礼了。

  

却不知暖暖烛光下,青丝倾泻披肩,她偏头认真擦拭的模样有多.....

  

动人。

  

彧掠忽转身出去了。

  

秦笙:“.....”

  

又怎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