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故人

青珂浮屠 胖哈 4197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霍允延脸上冷酷, 手也似乎准备好了动作, 下面就是瀑布山涧, 摔下去的话不死也残了。

  

许青珂瞟了一眼山涧底部, 转头看向霍允延:“自己都没试过, 反而来问我, 不觉得亏心吗?”

  

霍允延皱眉, 他不觉得亏心,就是塞心。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在开玩笑?许青珂,你不会真把我当成一个孩子了吧!”

  

“嗯?”许青珂默了下, “你本来就还只是个孩子。”

  

霍允延二话不说就扑向许青珂,要将她按在山壁上....

  

“殿下,有人看着。”许青珂神色淡淡的, 霍允延手迅速收回, 抬头看去,阶梯往上一端, 一个人笑眯眯着看着他们, 身高腿长, 一袭黑玄劲装, 这样的姿态, 这样的气质, 还有哪怕笑着也让人不寒而栗——姜信。

  

也只有这个人了。

  

许青珂侧头看向姜信,眼底有些流淌而过的暗色,但风轻云淡的, 五皇子没伤到她半根汗毛, 虽在外人看来似乎是——蛮横刁钻顽劣的五皇子丧心病狂,竟要对柔弱风雅的探花郎霸王硬上弓.....

  

反正姜信看起来就是这样的,所以他笑眯眯的,“五皇子殿下,下官需要调查刺杀案,不知你合适有空,还是说,下官需要再等你一小会儿。”

  

一小会儿,这四个字眼尤有韵味。

  

男人对男人之间的意味深长也只有他们懂,而后面那个男人不久前才被许青珂认定为“孩子”。

  

四目相对,霍允延呵得笑了下,瞟了许青珂一眼,“老早就听说姜大人跟许哥儿关系甚好,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似乎在冷嘲许青珂跟姜信关系不纯,至于是在哪方面不纯就见仁见智了。

  

姜信:“听说?是谁说的?下官定要去好好谢谢,这年头,这种好人不多了。”

  

霍允延:“姜大人不知道廷狱之人不得跟朝廷命官交往过密吗?”

  

姜信:“还在试图努力让许大人愿意跟下官交往中,还未成功。不过殿下应该也知道皇子之尊也不宜跟朝廷命官接触过密,毕竟目前能打破这个规矩的人也就太子跟五皇子,你觉得呢?”

  

这人仿佛已经看穿了五皇子也参与夺权了。

  

这蜀国不缺聪明人,但多是心思诡诈之人,如她,也如这两个人。

  

许青珂心中轻嘲,撇过脸,便是越过霍允延,要上去。

  

霍允延忽探手扯住许青珂的袖子,“你走哪儿去?去他那儿?许青珂,别忘了我救过你的命!”

  

许青珂也没想到堂堂皇子会扯她袖子,眉头一皱,回头看她的时候,上头姜信微笑:“许青珂,别忘我也救过你的命。”

  

真是够了。

  

许青珂默了下,扯出自己的袖子,声音清冽如山泉。

  

“爬了半天,饭还没吃,非要我在这里吃水吗。”

  

言外之意是——你们两个闲的慌?小孩子么?

  

而两人一看许青珂,的确被那水汽淋了一身,脸上还有湿润的水汽,那回瞥的眸光尤其清冽。

  

霍允延莫名有些悻悻,收回手,但亦步亦趋跟着许青珂踏着台阶上去。

  

这一幕落入姜信眼底,一个心机拨测的年轻皇子竟能允许一个下臣走在他前面?

  

这霍允延往日也不是这作风。

  

姜信早知这五皇子是朝廷中隐藏最深的人,却也惊讶于他现在此举。

  

脸上不显露分毫,只在许青珂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将旁边石桌上的厚巾递给许青珂。

  

仿佛早知道他们会走这条路,又仿佛早知道这这条路一定会被水汽淋湿。

  

然后这一厚巾递给了许青珂。

  

许青珂一怔,看了看他,接过了,姜信笑了,笑容又僵了。

  

因为许青珂将厚巾递给了五皇子,还说:“殿下,姜大人准备妥当,请用。”

  

五皇子咧嘴笑,挑衅得瞧着霍允延,哪怕矮了一些,也并不妨碍他此时的趾高气扬。

  

姜信呵呵了:心机再深,也只是个小屁孩——从身体上来说。

  

霍允延擦干了脸,却见到许青珂正看着那栋清雅楼阁,眉头微蹙。

  

这里是小山寺中最清幽雅致的地方,一瀑布一楼阁,一青松一桃树,一石桌四石凳。

  

听说那秦家的姑娘身份贵重,父母皆是出自豪族,但身体羸弱,素来静养。

  

这楼阁便是她这几年的居住地,而霍允延也是为她而来。

  

的确,秦家是何等强大的助力,而婚姻也是皇子们最大的一个手段。

  

外戚给力,便是夺权的最大助力。

  

显然,霍允延也不打算漏过这个手段,秦家嫡女就是他的目标。

  

再想中立不愿牵扯皇子,也已经到这个份上了,他亲自来,倒要看看那秦笙如何再躲藏。

  

五皇子来了,探花郎来了,连廷狱的姜信来了,一个个都不是善茬,但幸好不是只有五皇子一个人。

  

秦夫人是不知道的,因霍允延故意挑了那偏僻难走的瀑布山道,哪怕知道,现在赶来也来不及。

  

此时,那楼阁之中就是秦笙。

  

并未让霍允延久等,走廊上出现了一个人,那女子走出,垂眸看向三人,只须臾目光一扫。

  

霍允延是私自来的,不带排场也不显身份,她也就没必要对对方毕恭毕敬,因而此时是淡然而又冷漠得看着他们的。

  

姜信,传闻阴险歹毒,此时看起来倒显得闲散内敛。

  

五皇子,刁钻任性,风流蛮横,此时看起来竟有几分孩子气。

  

许青珂.....

  

秦笙定眸看了看许青珂,一瞬一刹,此子怎么这般容颜殊色。

  

而且她看着对方的眼,隐隐觉得——这个人,好像认得自己。

  

像了一个人,一个自己儿时相识,后面又.....

  

须臾,四个人一人坐了一个石凳,桌子上有几碟小厨房临时炒出来的素材,也放了一叠切开的山梨片。

  

看起来很清爽,三男一女——在外人看起来是这样,可秦笙不是一般身份,其余三人也不是,自有坐在一起的理由,也没人能知道他们曾经坐成一桌吃饭。

  

秦笙容颜极美,眉目秀美绝伦,白肤胜雪,柳眉分明且眼若翦水秋瞳,明丽雅致得很。

  

更难得的是那一种气质,空灵而避世,柔软而清幽。

  

她不可能不知道霍允延来这里是有些咄咄逼人的,可她很淡然,待人处事也很有礼。

  

聪明,大气,就是有些羸弱。

  

霍允延知道秦笙是太子跟霍允彻都想娶了然后束之高阁充当结盟意义的女人,他也是如此,但真正看到人后,他觉得恐怕他们这三个皇子被秦家拒绝也不是全然因为秦家中立。

  

更因为这个女人——她不想,或者看不上他们三人。

  

倒是一直.......

  

“秦笙,你一直看许青珂做什么?外面疯传了要跟你成婚的人可是我。”

  

又来了,这个疯子。

  

许青珂垂眸吃梨片,姜信管自己吃菜,秦笙并不羞恼或者慌张,只是静默了下,回:“既然知道是传闻,自然要避讳,以免伤了殿下的名声。”

  

“那你为什么看她而不看姜信。”

  

“许大人更好看一些。”

  

“......”

  

这个理由只能给满分。

  

霍允延也找不到话反驳,的确,许青珂确实比姜信好看,也比他好看,或者.....比秦笙都好看。

  

如果她女装的话。

  

女装?霍允延发觉自己有这种滑稽思想的时候,脸色沉了沉,看许青珂的目光也颇为不善。

  

是因为自己的未婚妻“移情别恋”的缘故?

  

秦笙知道霍允延不是蠢人,也不是真喜欢她什么,所以她随口一句,原想着不会牵累许青珂什么,可此时看许青珂的眼神——那是真懊恼。

  

这五皇子跟这许大人....

  

许青珂吃好了梨片,抬眼看向三人,一本正经装傻:“只有我一个人吃饭吗?味道不错,我可以打包走?”

  

秦笙一怔,她跟许青珂目光对视。

  

女的清幽雅致如山中仙,男的清华绝世如水中神,对视的时候,旁边两个男人就一个感觉。

  

——这俊男美女怕是要对上眼了。

  

也对,许青珂是儿郎,难道还能喜欢一男人?凭什么放着这美丽又气质脱俗的秦家嫡女不喜欢。

  

换言之,秦家嫡女饱读诗书,凭什么不喜欢才高八斗貌美如花的许探花。

  

姜某人在她眼里是屠夫吧。

  

霍殿下在她眼里是花花公子吧。

  

两个男子很有自觉,于是感觉都不太好。

  

姜信本来怀疑许青珂是女的,此刻看她跟秦笙的眼神,又动摇了.....

  

但秦笙很快回神,轻轻道:“自然可以。”

  

霍允延啪嗒放下筷子,呵呵冷笑: “我气饱了”

  

不是吃饱了,而是气饱了。

  

呵,还真直白,摆明了不让其他人好过。

  

姜信感慨:“真好,殿下能气饱,可下官还没吃饱。”

  

然后他将其余菜全部吃光了,一点都不给许青珂留——打包?你做梦!

  

许青珂三人走后,秦笙回到屋子里,正好看到秦夫人匆匆忙忙赶上来,她简单交代了一些。

  

“幸好幸好,有许青珂跟姜信在.....也不太好,这两人都不是简单货色。”秦夫人哭笑不得,敢情这三人爬山上来就吃了一顿素菜?

  

那五皇子是试探吗?

  

“不过那五皇子可是过分了?”秦夫人很担心五皇子行为无端。

  

“倒不会”其实秦笙对五皇子的评价不错。

  

刁钻蛮横?歹毒阴险?皇子多如此,就是世家里面也多得是这样戴着面具的人。

  

她不太关注这个,但.....

  

她低头看着下面前院那石桌,不久前,许青珂就坐在那里。

  

许青珂啊许青珂,我儿时那位玩伴就叫珂珂。(不是百合,跪求大家别想歪)

  

可惜,她死了好多年好多年了。

  

尸骨无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