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踏雪寻梅

青珂浮屠 胖哈 450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靖公主夜璃撩开了帘子, 也懒得搭理身边随从声势贵重, 只双手负背, 瞥眸看太子戾。

  

“在我们靖, 明玉商郎君都不用与他人比, 那么出了靖, 也自没有人还能跟他比。”

  

好大的气魄, 好强的护短,端是把整个靖都当了商狝的后盾。

  

这商狝可只是一商户,无官位, 无权爵!

  

然而靖的经济独霸海内外,甚至让渊侧目,其余诸国有谁能比?

  

商狝是最大的功臣, 由此可见靖国跟其他国家的施政方针是不同的。

  

商狝面上无奈, 嘴角却也含笑,“殿下, 可记得昨日在下跟您说的, 有些话, 切莫说得太早, 万一您看到了更好的呢?”

  

这话也极有意思, 这个商狝跟殿下极有意思。

  

太子戾目光淡淡扫过商狝, 再瞥过哪怕男装也看出娇媚高贵的夜璃。

  

曾经....烨国对靖有联姻的意向,不过结果不了了之,不外乎这位最受宠的公主殿下不愿意。

  

不愿意?不愿做他太子戾的妃子, 却对一个商贾青睐有加。

  

呵!太子戾面上不显, 心中却是杀意凛然。

  

夜璃显然也看到了太子戾,凭着昨日亲眼见到的那一番动静,那刺客若是跟太子戾无关,说明他好色无度,若是跟他有关,也足可见此人手段歹毒阴鸷。

  

所以她讨厌他总归是没错的。

  

公主太子目光相触,却无照面招呼,只彼此冷淡,旁人听说过两国的事情,心照不宣。

  

钟元带领几个阁老跟太子公主分别行礼,太子戾高傲轻慢,同样以高傲闻名的夜璃却显得平和许多,大概是不想跟太子戾一般路数。

  

“你们蜀国的梅花不错。”夜璃这话不是单纯的外交赞誉,而是蜀梅本就是举世闻名,而蜀国是诸国之中最古老的国家,宫门两边有好几百株梅树,连了宫墙蔓延过去,皆是百年老梅,根种高大而枝干繁茂,指头挂坠粉黛,或是嫣红,抑或赤红,在苍山巍峨红瓦宫墙飞白雪之中,放眼望去该有多美?

  

夜璃偏头看,面上含笑。

  

钟元笑道:“公主殿下若喜欢,改日让人去殿下府邸植上一些。”

  

“倒不必。”夜璃穿着男装,挑眉笑的时候别有几分风流恣意,“雪山白莲,苍山青松,该开在哪儿才别有美意,挪一个地方就未必,反正我往日挪了商狝府里那些花花草草是从来都养不活的。”

  

钟元真觉得这话不好接,蜀国众臣也觉得这位靖国的殿上明珠是真真与天下女子不同啊。

  

也就君王极宠才能养出这样的恣意明珠。

  

不过这位明珠也忽皱眉,因为看到了商狝目光示意。

  

来了......

  

顺着商狝目光看去,其实不管蜀国的人,还是靖跟烨,都得在意一个国家。

  

渊。

  

渊的左相明森来了。

  

太子戾跟夜璃是年轻人,左相明森不是,大概四十多许,也就比钟元年轻几岁而已,容貌儒雅,气质端和,但那种气派那种威严,是前面两者不可比的。

  

渊的卫队也不可比。

  

靖的卫队奢华,烨的卫队嚣张,独独渊,强大而内敛,内敛而深沉,那纯黑铠甲跟锐利目光端是摄人。

  

将军这边,郑青城忍不住嘀咕:“将军,您觉得我们这边跟渊的一战,能有几分胜算?”

  

他这话题落入旁边几个同僚将军耳中,心中是苦涩的。

  

这问题有意思?

  

秦夜垂眸,淡淡道:“单打独斗我不惧,若是带上你们群斗,必输。”

  

哎呦这话真真是....伤肺啊!

  

郑青城翻了个大白眼,不过大白眼翻完,忽看到了另一骠骑前来,看旗帜.....

  

“丫,晋国的终于来了!”

  

相比其余国昨日才来,晋国颇有些慢吞吞,但秦夜等少数人目光锐利,只看出晋这卫队的人身上似乎有些.....血气。

  

戎甲兵器上有血气。

  

动过武了?看来那位太子晏的确是搅动了晋国的风云啊。

  

“竟被逼到蜀国来....看来晋王的身体的确不行了,而晋后的意志也不可小觑。”

  

否则明知这一路如此凶险,晋王怎舍得目前唯一的儿子太子晏前来蜀国。

  

不过是政治上的无奈而已。

  

世子北琛先下了马,此人倒有几分类似夜璃,那骨子恣意是十分明显的,下了马后就恭迎太子晏。

  

太子晏一露面,众人只觉得耳目一新,这位半路杀出的晋国太子身姿修长,姿态清俊,玉竹葱葱,颇有几分士族风雅的气度,但并不具备太子威严,倒像是舞风弄月的雅致之人。

  

他似乎也并不甘愿如此,眉宇间有冷漠,抬眸中看到前端有诸多权贵跟各国政要打量他,他没有怯意,还有不喜,但他没有退路。

  

钟元上前来过一下外交,这位太子晏初掌太子位,似乎并不擅此道,反而是世子北琛在其中爽朗插话,倒也让场面不至于太冷清。

  

“也不过如此。”太子戾对太子晏的评价不高,他身后的人也是如此,只低声道:“太子此行来,只需在意渊左相跟蜀的五皇子便可,至于许青珂,还得由我先.....”

  

太子戾想了下,同意了。

  

他此行来有诸多目的,但定人不能分心,否则有可能一事无成,只能专心一两个目的。

  

另一头的左相明森目光扫过全场,转了下大拇指上的扳指,神色平静,一时让人看不出深浅,倒是跟商狝目光对上,他朝对方笑了下。

  

商狝淡然,也回以一笑。

  

“都是绝顶出色的人才啊。”官僚家眷这边有人感慨。

  

妇人知晓人间规矩,屈从男子权利,闺阁少女天真浪漫,却更羡慕夜璃的美貌跟尊贵,若是肤浅了来说,她们不知道这些人的政治意义,也不知他们宫门前短暂寒暄中又蕴含多少政治心机,只比对——谁更好看,谁才学更好,谁的官位更高。

  

最直接的就是——谁更好看。

  

无疑,商狝、太子戾、太子晏还是北琛都是长得极好看的,若再算上秦夜,那场面端是男色惑人,但也有不一样的人。

  

“诶,怎都不见姑娘了....”谢夫人很懊恼,旁边的嬷嬷惊讶:“夫人,这里姑娘们不少的....”

  

“可她们都在看别人啊,端是有些肤浅了。”谢夫人也是一个天真浪漫的人,压低声音吐槽了这么一句,让旁边的谢临云哭笑不得,且见谢夫人忽好奇问:“阿云,都说你那上峰许大人乃貌比嵇康,不知....”

  

谢临云皱眉,“大人岂是那种只有皮囊的人呢....但若真比皮囊,也绝是比这些人都好的。”

  

他实在不甘愿、也不可能认为这些人比得过他的上司。

  

皮囊....谁能与她相比?

  

谁?......

  

“许大人来了。”

  

蜀国臣子中忽有人喊,钟元察觉到太子晏表情变幻,似乎触动。

  

嗯?钟元若有所思。

  

“可算是来了。”夜璃公主轻笑了下,朝商狝甩了眼神。

  

我今日倒要看看那许青珂是何等人物。

  

“哎呀,来了。”郑青城嘀咕的时候,秦夜听到了,他挑了眉。

  

许青珂出行虽有卫队,可哪里比得太子公主相爷的,何况卫队相随多少外出州城,在邯炀内,她至多只让五六个护卫跟着而已。

  

今日也一样。

  

马车也不奢华,也依旧缓缓而来,踩着点儿。

  

蜀国的臣子也习惯了,也依旧习惯这个人下马车的时候......

  

帘子撩开,平生寂静,衣袍落地,尤入画境。

  

那是十分寂静的画境。

  

她的眉入画,勾着雪肤红唇清艳绝丽。

  

她的眼成境,翱翔飞鸟坠了沧海游鱼。

  

缓缓走来,寂了人的心,静了这天地。

  

想来此时所有初次见许探花的人心里是这样想的——早听说她好看,却不知这般好看。

  

今日无需穿官袍,因不上朝,既是常服,也是华服。

  

可她只穿着常服,靛青瓷,绣飞鸢,落地后衣摆垂落,她侧头看来。

  

掌大半朝政,必有政治负担,她该是跟这些太子公主相爷照面的,于是看了一眼,却是愣了下。

  

在太子晏那儿愣了下。

  

燕青衣。

  

但许青珂的控制能力何其强大,一愣之下,却也一偏头,指尖伸出,恰好托了一朵随风飞落的梅花。

  

仿佛她刚刚那一愣只是因为这一朵梅花,的确,若非神明,何人能懂她刚刚的一愣。

  

只有当事人跟知情人。

  

太子晏垂眸抿唇的时候,而北琛却是额头冷汗,他觉得不太妙,这许大人比上次又好看太多太多了,端是要成祸水啊。

  

果然,他看到蜀国那位十分厉害的秦将军走过去,亲自差人安排车马,且似要跟许大人一起进宫。

  

这可不行!北琛眼珠子一转就要凑过去.....

  

忽有马蹄声。

  

马蹄声来的快捷....从梅林出,军将皆是戒备,但高手可听声辨位。

  

“只有一人一马,小心高手刺客!”

  

他们是小心了,且有弓箭手远远锁定.....很快,他们看到了一黑马,那黑马高大而俊挺,如塞外野马王,如此强势,但马上的人.....

  

白袍,一个穿着白袍的男人。

  

这匹高大迅猛的马王狂奔于梅林,带了风了,卷了梅花,那么多的梅花随他而来,尤是他冲出梅林.....

  

弓箭手可准备?

  

太快,瞄不准!乱箭?来不及....大概是所有人都被慑住了。

  

人,马,梅花,冲向了一处。

  

一往无前,纵横无双的气质。

  

秦夜单手扣住腰上的刀,刀要出的时候,

  

缰绳拉了,马蹄高高拉起,在秦夜跟许青珂三米前停下....

  

马蹄落下,铿锵有力,梅花飞舞。

  

那一瞬,所有人心中忽有一种感觉——踏雪寻梅,公子无双。

  

梅花飞落许青珂身上,落在她发上,擦过她衣袍,不必等她抬头去看,马上的人已经翻身而下,他无视了即将拔刀的秦夜,只站在许青珂面前。

  

她很高了,不下于一般男子,可他比一般男子高了很多。

  

他站在她面前,低头看。

  

梅花从他身后飞向她身后,也在他们之间。

  

潇潇梅花雨,点点坠绝色。

  

许青珂眸子微潋的时候,白衣的男子笑了。

  

“都说蜀国的许青珂长得十分好看,我特地来看,果然.....”

  

“果然比我师宁远还好看。”

  

仿佛他走过千山万水,无视了诸国繁华,踏雪寻梅.....只为到她面前。

  

送她一场梅花雨,再赞她好看。

  

仅此而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