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海盗,船,粮?

青珂浮屠 胖哈 342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那你可有什么法子可以有效解决海盗?”

  

霍允彻这一问连谢临云都觉得滑稽。

  

解决海盗难道还有什么捷径不成?

  

所以许青珂也颇有些惊讶得看着霍允彻, 幽幽说:“难道不是打就行了吗?”

  

堪称所有学子里面最单纯的回答, 单纯得不像是传说聪明绝顶的青珂公子会提出的建议。

  

霍允彻皱眉, 似乎有些失望, 但有有些深沉:“这是你的真正想法?来之前, 我可听说你断案十分厉害, 分析也是....”

  

他没说全, 但显然是在暗示许青珂是故意掩饰能力,或者名不副实。

  

不管是哪一种都意味着她得罪他了。

  

然而却不见许青珂有任何惊慌,只听她慢条斯理说:“打是肯定要打的, 但主要是找到粮食。”

  

霍允彻眼睛一闪,盯着她,半响, 开口:“拿地图来!”

  

身后的护卫迅速拿出并摆上一张海域地图。

  

显然有备而来!

  

——————

  

谢临云在一旁看着霍允彻摊出地图, 他知道,若是许青珂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霍允彻不会饶了他。

  

但他也知道许青珂不是平凡之辈, 他低下头喝茶, 却看到自己指尖有些苍白。

  

“粮船从这边来, 从上江驿口出, 会经过三个地方, 小杨弯、芦苇荡跟州云岛,小杨弯跟芦苇荡藏不住船,州云岛倒是可以藏人.....”

  

“你的意思是那海盗还蜗居在州云岛?但若是停泊船只会很显眼, 而且他们为何不可以扬长而去?”霍允彻目光锐利, 仿佛许青珂的话很是滑稽。

  

“粮船是一大目标,行于水路上很容易被发现,毕竟州云岛往下是海上商运的航线,左通下江口,那是海运接口之地,商船往来很密集,右连江东水域驻军,并未有人通传发现过粮船过航线。”

  

“他们可以夜行,夜晚很难被发现。”谢临云说。

  

霍允彻却淡淡道:“不是夜行,从被劫位置正常航行出江东水域驻军用不到一天,早上被劫,在白天就能航出这片区域,用不着入夜。除非他们等着入夜后偷偷航出去,但在当时江东水域驻军就已经得到消息,驻军将领也派出船队从下往上包抄搜寻,却是一无所获,甚至连船都没能发现,就好像凭空消失似的。”

  

顿了下,他看向许青珂跟谢临云,“这才是最让父王震怒的地方,仿若被对方玩弄于鼓掌之上。”

  

小小海盗竟大白天劫走了那么多的粮船,明明处于关卡封锁的水域,反应也不算慢,却愣是连皮毛都没找到,连人带船一起消失。

  

奇耻大辱。

  

之所以封城,只是不想消息走漏,否则简直让朝廷颜面大失。

  

不过他现在透露给许青珂跟谢临云两个人知道,是什么用意?

  

引以为自己人,还是打算封口?

  

“消失的不仅是粮船,还有海盗的船吧。”许青珂忽然一问,让谢临云一愣。

  

霍允彻皱眉,深深看着许青珂,“你怎知道?”

  

许青珂:“官府告知的。”

  

不可能!官府根本没有什么反应!不对,就是因为没有什么反应才.....

  

谢临云又喝了一口茶。

  

江东官府连同江东水域驻军一无所获的消息哪怕不漏风,被捂严实了,可从知州那边的反应就可以猜测出来——若是有所发现,怕是早已炫耀给人知了,以减轻自己的罪责,默默无声,便是没有任何发现,只如待宰的羔羊。

  

“呵”霍允彻轻呵了下,似乎冷笑,又似嘲讽,“所以啊,也只有你们江东的知州大人觉得别人都是傻子呢,特意安排了那些官家女子来抹黑我,好让父王对我失望,再让太子的人过来跟他好商量。”

  

这话可没人能应,毕竟是帝王家的事情。

  

霍允彻也不期待两人给什么回应,只淡淡道:“消失的还有海盗的船,但重点依旧是原来那个——海盗,船,粮食都在哪里?”

  

那样鬼魅的劫杀实在恐怖,若是让海盗再来几波劫杀,恐怕蜀国就要被其余诸国嘲笑彻底了,更甚者会有其他国家瞧到国家的短板,会大举水军来犯。

  

“一般说来,粮在哪海盗就在哪,否则他们便是无用功。”许青珂说着伸出手,手指在地图上游走,从江东水域往上滑,“这里被封死,那就当他们从未出去过。”

  

“往上走?莫不是原路返回?”霍允彻目光一闪。

  

“返回路线的粮船无异于是暴露自己,会引人注意,它们必定是一路正常航行的,若是要凭空消失让官府跟驻军都一无所获,只要利用一个搜寻队一个致命的弱点就可以了。”

  

“什么弱点?”

  

“船!”许青珂看向霍允彻,“所有人都觉得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粮食必然是要跟船只挂钩的,船在哪,人跟粮就在哪里,毕竟他们要运载粮食需要船。”

  

“的确如此,难道你觉得他们不需要船?将粮食藏匿起来了?”

  

“假设而已”许青珂垂眸,目光在地图上的几个地点游走,“假设他们烧了船,让船只消失,那么只依靠寻找船只来锁定目标的搜寻队是无法找到他们踪迹的,他们只要将粮食跟人藏起来就可以了。”

  

霍允彻挑眉,不喜不怒,“的确是一个可能,可问题是这样的话他们如何将粮食搬运走?难道又联系了其余船将他们接走?可从那一日开始,往来的船过驻军港口都需要被驻军调查...”

  

“又是一个致命点,那时候驻军调查的又是粮食了,可对?”

  

谢临云皱眉,许青珂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

  

“你的意思是他们的人跟粮食是分开的,先烧船,然后藏粮食,人也躲起来,却等了后续的船来接,接着堂而皇之得通过驻军检查逃之夭夭,可粮食怎么办?他们要等风声过了,等驻军不再严苛检查了再带走那么多藏匿起来的粮食?”

  

这是一个路子,虽然时间太长,也充满了不定性,但是目前唯一比较靠谱的解释。

  

“那他们唯一能藏匿的地方就是州云岛!只要上岛找,虽然要耗费一些人力跟时间,但......”

  

“不是州云岛”许青珂忽然反驳了谢临云跟霍允彻的推理,就好像推翻了她所有的思绪。

  

两人齐齐看向她,尤其是霍允彻,几乎以为许青珂是在耍他了,所以目光尤为锐利冷峻。

  

两人注视下,许青珂指尖在地图上点了下,“有一个更好的法子,也是最得利的法子,为何还要选这么吃力不讨好的?如果假设他们不是在出驿站之后劫杀粮船的,而是在到驿站之前就劫杀了人占船,将船上的人全部杀死抛尸,且在驿站上端就藏了粮食,再让其余海盗们伪装成船员或者军卫,将粮船开到驿站露面,制造出还未被劫船的假象,再将船开到州云岛将船烧毁,用不着藏粮食,他们有充裕的时间烧船跟藏人,甚至可以在烧船后就由已经准备好的其余船只接走,经过驻军检查后离开......”

  

她面若璇玑,眼若星辰,语气那样冷淡,却在说着一个让人大吃一惊却也是最完美的强盗行径。

  

谢临云沉默无语,霍允彻却是死死盯着许青珂,拳头握了又放开,最后眯起眼,“你有何依据?”

  

“假设而已,不需要依据,若是我万分笃定,殿下该怀疑我是强盗一伙的内应之一了。”许青珂轻描淡写,霍允彻却是轻笑了。

  

“内应?你之前提及的是一部分海盗!恐怕是在暗示真正的内应不在驿站那边,而是粮船上有军卫或者船员是海盗的人,传出消息给海盗后联合海盗劫船杀人藏粮,且因为他们是熟面孔,可以露面跟驿站的人打招呼,最后轻松将船开往州云岛。”

  

也等于是借死隐遁!看起来很简单,但就因为一上一下两个位置的错位,让这一切变得顺理成章,也成功将

  

的确是很可怕的设想,却也让人越想越有可能——在所有驻军跟官府都拼命在下面搜寻的时候,他们完全可以轻松派其余船到驿站上方将粮食带走,且不会有人盘查,多好的计划,无需让那粮食在州云岛干巴巴藏着。

  

霍允彻终于喝了茶,露出了笑。

  

而谢临云发现自己的指尖不再苍白,但又浮起一念——她这般厉害,恐怕霍允彻是不会放过她了。

  

而她今日来这里目的,难道就是为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