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天然居(明天我要学着弄防盗装置了,这里通知下哦,因为盗文的太多了。)

青珂浮屠 胖哈 3950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人这么多, 什么痕迹也被踩没了, 也就尸身没动, 地上三排过去的尸体被放在空地上, 因为被泡了好些时候, 看起来都有些浮肿, 但也不是十分恐怖。

  

不恐怖, 这是对于他们这些在战场上茹毛饮血的人而言,秦夜尤记得蜀国那些脑满肠肥之乎者也只会之上纸上谈兵的文官见到几句尸体就连腿好几步且面无土色,缓过来后还文绉绉来一句:蛮者辱斯文也。

  

那这位外表看起来斯文又见斯文的许大人又如何呢?

  

她拿了一根树枝, 挑了一些人的手看,也用树枝移动死者的头颅翻看,过了一会, 扔掉树枝。

  

“好了, 走吧。”

  

秦夜还打算等着看许大人“虚弱”的样子,却不想她这么敷衍, 刚来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要走了。

  

他真想告诉蜀王谁才是不忠的刁臣。

  

“许大人这就要走, 可是不习惯这些尸体了。”秦夜淡淡问道, 许青珂回头看他, “谁家的人会习惯尸体, 又非盗墓或者卖棺材的。”

  

还真是出人意料又分外犀利的反击, 秦夜皱眉,十分冷淡说:“还有我们这些远在边疆的军人。”

  

“嗯,秦将军很厉害, 所以我才放心让你来这里镇场子。”许青珂这话也很随便, 仿佛就等着他卖力似的。

  

还是很敷衍的样子。

  

秦夜单手握了腰上的刀,身板挺直,“许大人是把我当劳工了?”

  

许青珂:“劳工是需要薪资的,秦大人并没有。”

  

你并没有!分外直接。

  

明明皮囊优雅精致的人,偏偏言辞要如此粗暴。

  

秦夜竟无话可说。

  

但真的很意外她是真的要走了,一点都不开玩笑的样子,他当时也是无语了。

  

“许大人,你是真的奉君上之命来办案的?还是出来游玩....”

  

“秦大人见过谁出来游玩还特意看尸体的?”

  

“那许大人可看出了什么?”

  

“没有”

  

“之前听闻许大人观察入微,断案如神。”

  

秦夜待许青珂总有几分不满,从刚刚就屡屡挑刺,旁边的阿青都有些不满了,但许青珂都习惯了,也不太在意,但也不会次次容忍,所以.....

  

“这种事情,要么是别人骗你,是你自己偏听偏信犯蠢。要么是我骗你,我既骗你,就是真的有所发现,你这样的话也是可笑。”

  

既说她断案如神,就该知道她的推理逻辑如何厉害,轻描淡写就他秦夜推入了两难的境地。

  

秦夜眉头皱了皱,“是在下见识浅薄,不知许大人厉害。”

  

他送许青珂上了马车,却见这人上了马车,回头看他一眼。

  

“秦将军。”

  

秦夜抬头看她。

  

“过犹不及。”许青珂只给他留了这样四个字便是放下了帘子,他站在原地看着马车缓缓而行、

  

过犹不及?什么意思?

  

是看出了自己是故意为难她给别人看的?

  

因为为难太过了,容易引人怀疑,比如多疑的蜀王跟景霄。

  

过犹不及.....还真是可怕的许大人。

  

——————

  

邯炀城繁华,居住人也多,街道交叉,但道路一贯还算宽阔,只除了少数一些街道,但也不意味着这些街道是冷清的,反而还算繁华,道路两旁有摊贩摆摊,各种卖品都有,只是卖品较为廉价,并不高昂,因此来往的多数市井小民。

  

但近日的热闹注定是不同的,当十几匹高头骏马疾驰而过,马蹄铿锵,马上公子哥们挥舞着长鞭,笑闹扬长而过,但后面被惊吓到的百姓一片混乱,只因不得不避让,匆匆避让总有倒地的,小贩们惊吓恐慌不已。

  

但总有没法避让的,比如抱着小孩正走在街道中间的老妇。

  

马上的人看到了,没有选择退让,而是选择扬起鞭子,“滚开,老东西!”

  

那鞭子朝着老妇过去。

  

但他这鞭子鞭开了老妇又如何,前头不还有马车挡道吗?或许认为那马车也肯定会给他让道,但.....

  

那鞭子被一个人抓在手中,一拉一拽,那马上的人被拉下马,人如□□一样趴飞而下,看到马前不知可是飞跃下来的青年抬起脚,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砰!锦衣玉食的公子哥被一脚踹趴在了地上,大声痛呼叫,他的那匹马狂乱中却是被那人拉住缰绳驾驭住了。

  

“赵旭!”混乱停下,但那些公子哥既吃惊又恼怒。

  

“哪里来的狗奴才!”

  

说是公子,应该就四五个,其余都是护卫,此时都下马包围住了那个青年。

  

但这个青年也只是站在了那惊恐的老妇跟孩子前面,等于老妇孩子也一并被这些拔刀相对的护卫们围住了,俨然要被乱刀砍死似的,许多摊贩百姓不忍多看。

  

乒乒乓乓一通乱斗,一群护卫都被打趴下了、

  

“你....你到底是何人!!你可知我们是谁?”公子哥们惧怕,也纷纷交代出自己的出身背景。

  

还真有些来头,家里父亲官最大的已经是二品督抚了。

  

就是那个赵旭的父亲。

  

“赵旭,休得胡闹!”

  

忽听喝声,众人抬头看去,景修刚出前头一楼阁,快步走过来,论出身,谁能比过枫阳侯府。

  

原本暴怒叫嚣着回去搬府兵的赵旭等人一下子恹了,纷纷下马行礼,却见景修走向了那辆马车,正要靠近,那个青年脚下一点就拦在了他的身前。

  

景修看着他,眯起眼。

  

“阿青”许青珂撩开帘子,阿青退开一些,景修才看到许青珂,“下官见过许大人,刚刚是几个小辈不懂事,冲撞了,还请大人海涵。”

  

赵旭等人也才知道是许青珂,但尤有不服,只是碍于景修不敢动弹。

  

许青珂看了他一眼,目光往上,瞧到了那不起眼的楼阁上挂着一垂旗,上有一排字。

  

“居然天上人,天然上人居,我道是什么地方让朝中大员们的权贵子弟云集,还让景大人也参与其中,原来是天然上人居住的天然居。”

  

许青珂面上含着笑,似乎也觉得这地方十分风雅,但态度还算温和。

  

是不当回事了?

  

也是,欲掌权臣者,枭也。她何必跟这些

  

人置气。

  

景修也笑了,“许大人今日过这里,也是缘分,天然上人想必是十分喜欢的,不若一起上去看看?”

  

他知道许青珂被君上委以重任,这几日该是十分繁忙的,怎会有空附庸风雅,所以也只是客套,却没想到她答应了。

  

“左右也需要花点时间办事,上去看看也好。”许青珂下了马车,在进屋前,看了一眼那几个一脸纷纷跟恶意的公子哥。

  

“我是办人命官司的,一般不出人命的事儿我都懒得管,刚刚倒是可惜了,没死人。不过想着你们几个如此活泼,将来不缺机会去我那儿的,我也等着你们的爹爹爷爷花功夫捞你们出去,碍着他们的官位,我至多断你们几根骨头。”

  

说完对阿青说:“恰逢其会,遇上昨夜逃出廷狱杀人占名掩藏的案犯,断他两条腿,等刑部来拿人。”

  

她说着随手一指,阿青猛虎般窜出,那个小贩面露骇然但又露凶相,竟从胸口拔出小刀来,猛然扑向旁边一妇人,想要用她挟持保命。

  

但.....肩头被抓住,剧痛中,左腿被踢断,右腿也被硬生生打断跪在地上,旁边草绳一抓一把,刷刷两下牢牢捆了双手按在地上。

  

不过是眨眼之间而已,许青珂已经进了屋。

  

景修脸色有些僵硬,但下意识看了赵旭等人一眼,这些人已经狗一样狼狈下马,身体疲软得很,脸上都是恐惧。

  

有些人,真人比传闻中的更可怕。

  

——————

  

许青珂为人称道不单单是她能力强,办事稳妥,更在于她的效率,当然,这也只是因为她不喜欢浪费时间而已,所以第一个需要去的地方去过了,也就该去第二个地方了。

  

刑部,她得去问问刑部那边是否抓到几个昨夜逃出的要犯,从他们口中得出一点信息,到时候就可以一并跟蜀王交差了。

  

但料想刑部那边肯定懒惰废材得很,约莫是抓不到什么人的,如果有抓到,那是锦上添花,没有也无妨。

  

她便是抱着这样的心态让阿青过前往刑部司府的街道,但没想到会在这条街上见到一个伪装过的案犯。

  

也是运气。

  

她的神色温和,上楼却见到好些人,静悄悄的,好像被吓到了。

  

准确说来,是怕她。

  

怕?许青珂目光一扫,发现这些人里面也有不怕她的,比如方子婧。

  

只是她看她的眼神似曾相似,昨夜灯节.....

  

许青珂眼底并无波动,但看了方子婧旁边的方子恒一眼,后者朝他行礼。

  

“见过许大人。”

  

许青珂颔首,转头看向屋中那位稍年迈的老者。

  

这位老者不着华服,但眉目儒雅,只是气质稍显沉闷,显然不是普通人。

  

“学生许青珂见过天然上人。”

  

天然上人反应很平淡,只朝许青珂略一颔首,好像并不在意,又好像并不喜欢。

  

他人见状浮想联翩,暗道也只有天然上人这种只做学问通文采的人才不在意如今如日中天的许青珂了,换做别人,比如出身豪贵的景修不也因为家族利益而对许青珂客气有加。

  

这就是现实。

  

天然上人俨然不是一个现实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