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借宿

青珂浮屠 胖哈 260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许令奇听过一些风声, 说这一届江东的解元许青珂有嵇康之貌, 但想想每年总有这儿那儿的人号称谁谁有嵇康之容貌, 身处邯炀, 什么般的精彩人儿没见过, 因而也只是一笑了之。可真当他见了许青珂, 在那个微凉的午后, 一杯香茗,三盘茶点,徐徐的微风, 他失神了。

  

半响,许令奇回神,垂眸却是难掩黯然, 在场没有他人, 只有江金云跟许青珂。

  

倒也是江金云真的人脉不俗,这一运作, 在许令奇到江东不到十天就搭上了路子, 但用江金云的话来说, 便是借了许青珂的脸面。

  

只是他没想到这位年轻也显得有几分清秀的新任知州竟会看呆了自家公子, 他一时心里忍不住警戒——商场跟官场一样, 多的是富豪有一些见不得人的怪癖爱好, 龙阳之好不算什么。

  

难道这许令奇也......

  

但许令奇也不说话,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不知为何, 在商场上屡屡观察人心的江金云觉得这新任知州似乎在忧思什么人, 以至于身上有莫大的悲伤。

  

这什么情况啊,这大官儿还这么感性呢?

  

他忍不住看向许青珂,却见许青珂在垂眸喝茶,哎呦我的公子,你可真够淡定的,果然这就是聪明绝顶的人才有的涵养?

  

未免显得自己太不更事儿,江金云也权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片刻后,许令奇恢复了正常,只是略有些尴尬,“让你们见笑了,委实是我想到了一位长辈,一时有些难过。”

  

这许令奇都三十多了,这长辈估计也就爹娘了,两人也都没问。

  

就是江金云心里嘀咕:公子长得绝色风华跟仙人似的,这许大人能联想到爹娘那个年纪的长辈也是让人醉醉的。

  

很快他们就谈起了正事儿,谈了许久,大多数是江金云跟许令奇在谈,许青珂偶尔插一句,但让许令奇对她观感极好。

  

“青珂,你若是去邯炀,才学必然会震惊世人。”

  

但他也隐晦告诫:“但你要留心,机遇与危险并存,如今我们蜀国朝廷.....”

  

他顿了下,终究没说全,但是意思也很明显。

  

官场无情也多龌蹉。

  

————————

  

半个月后,疆城果然有烨国军队进犯,一时才闹了饥荒的蜀国又多了一项沉重的负荷,国内人心惶惶,尤以疆城守护的那些城池最为忧心,蜀王震怒之下,朝野又是一片哀嚎,百官们心急如焚,却没有一个能提出合适建议的。

  

主战派被反驳——钱呢?钱从哪里来?粮食等军姿哪个不需要钱?

  

主和派被反驳——求和什么的必要割舍什么,赔地赔钱?还丢了战略之地,岂不更糟糕。

  

朝野内一片混乱,蜀王问太子,太子的回答很中肯——还需谨慎。

  

谨慎?都到家门口了,不打也不行了,于是蜀王问户部拿钱,户部哭穷了....顺便说下,户部是太子党的人,一查之下,户部原来已经亏空了,蜀王将户部侍郎给摘了帽子,又不轻不重得让太子回门思考几日.....

  

可根本问题没有解决——没钱。

  

就这么拖了一个月,疆城那边战事吃紧,终于缺吃少穿了,紧急公文八百里加急到了蜀王的案上,蜀王大怒,直接扫了桌案上的所有奏折。

  

直到新任江东知州许令奇上达天厅.....

  

这时候,许青珂已经在去邯炀的路上了。

  

一辆马车,一个阿青,就这么悠哉悠哉得踏着茫茫前路通向邯炀。

  

-————————

  

“公子,前面有一庄子,我们先借宿下吧。”

  

已经是即将夜幕,黄昏夕下,似乎还要下雨的模样,还好在茫茫路上除却山野溪涧之外还有一庄子。

  

这庄子远远看着便是极大极好的,且对面良田阡陌,桃林竹林不俗,很是好看,不过目前于许青珂两人而言还是借宿最为中用一些。

  

“这里是俊霖山地域,景色一向极好,气候地脉也好,听闻邯炀的贵族世家多有田地温泉庄子等私产设在此地,也有佃农被雇佣,大的庄子有数千上万的佃农,小的也上百了。”

  

许青珂撩开帘子看到这田林之地,眉眼间也有几分恬静。

  

“这个庄子好像不小,出入的人都不少,不知会不会借人留宿。”阿青这样忧虑,却也依旧架着马车过去。

  

马车到了,门口出入的男男女女多投了目光过来,不过有管事闻讯来,见到阿青便有些皱眉。

  

主要是阿青身上的气质不太一般,像是江湖人,就怕有仇怨在身,好人家是不太愿意招惹这些人的。

  

管事正要拒绝。

  

“雨将至,实在无处可去,又是前赴赶考,还请通融,给一可卧睡避雨的地方便可。”

  

这声音实在清朗优柔,比那琴音还动人,管事的下意识转头看去,那帘子拉开,俊如苍山神祗般的儿郎用那璨若星辰的眼看着他,温润而深邃,面上还有些许无奈。

  

莫说身边佃农仆役们看直了眼不晓得走路,就是管事的也晃了神,老半响才回神,急忙作揖行礼,“郎君远道而来赶考,本是天气作怪,能到我们小庄也是缘分,只是此事我还需跟主人禀报,还请郎君稍后。”

  

许青珂颔首,“劳烦阁下了。”

  

管事的忙欠身回庄内,过了一会儿,他出来了。

  

“郎君,主人允了,还让我好生招待您,请这边来....”

  

这庄子的确很是富庶,客房都十分好,许青珂跟阿青一人一间,怕是对方也猜到阿青是护着许青珂的,自然没有住得远的说法。

  

“这庄子主人也没见公子,却又这般友善,似乎有些奇怪。”

  

“没什么奇怪的,庄子做主的应是一尚未出阁的姑娘。”

  

阿青一想还真是,世家贵女未出阁,是不大可能见许青珂这种不知底细的外男的。

  

许青珂打开窗子,“贵族闺阁女子多养在邯炀,这姑娘若不是身份有碍,就是犯了什么事儿被放逐了,我们尽量别遇见她,否则闹出什么事情,于那姑娘十分不好。”

  

阿青点头。

  

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纵是许青珂也没想到当夜会发生什么事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