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修罗场

青珂浮屠 胖哈 4393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刷!

  

血牙高手尽数朝许青珂奔来。

  

杀意凛然, 刃光锋芒.....

  

师宁远扭了下手腕, 金元宝抓了抓地低吼, 嗯, 终于到了可以光明正大动手的时候。

  

一人一狗很快憋闷了死了。

  

刷刷刷!

  

箭矢破空而来, 抛射!穿射!

  

朝许青珂所在奔来的血牙高手眨眼被杀了好几个, 虽然身法厉害闪避开来, 但后头曹墨等人杀来,又刺死好几个。

  

谢临云抬头看,看到沁园周遭高一些的三栋宫殿走廊上已然出了弓箭手。

  

且外面.....

  

哗啦哗啦, 戎甲兵器碰撞铿锵整齐声传来。

  

步履整齐,摄人以行军声。

  

秦夜闭上眼。

  

呵,许青珂啊.....算计无双啊。

  

——————

  

曾凯拔刀砍下一血牙刺杀头颅, 朝许青珂喊:“许大人, 禁军已到,弓箭手就位, 请大人示下!”

  

许青珂目光一瞥那些被包围起来的血牙逆党。

  

眸色微转, 淡淡道:“降者不杀!”

  

曾凯领命, 跳上墙头, 举刀大喊:“降者不杀!”

  

沁园之外, 大军齐喝:“降者不杀!”

  

惊天动地, 让那些血牙逆党的气势顿时衰了一大半,一时有些迟疑,也是这一迟疑, 让曹墨等人围拢了过来。

  

但这种迟疑也就持续那么一小会, 所谓血牙的恐怖就在于他们的极端。

  

对别人狠,或者对自己狠。

  

真正忠诚于钟元的那部分是不为所动的,也不怕死,因此在对上钟元目光的时候,顿时坚定了信念。

  

杀!

  

他们开杀,曹墨跟曾凯等人怎可能不杀。

  

“杀!”

  

“杀,杀,杀!”

  

一人夺刀想都不想就挑接着破门而入。

  

难道不管在场权贵们的死活?太子戾几乎想发作了,可一看又发现那些血牙逆党完全被曹墨等人跟曾凯等内部宫卫封死了。

  

何况弓箭手远攻!

  

完全在掌控范围内,杀之又如何!

  

太子戾脸色有些苍白,看向伏尸,后者却不说话。

  

屠杀时,权贵们混乱避让到另一边,混乱中,师宁远看到钟元动了。

  

钟元是老臣,也是文臣,很多人其实还不习惯接受他是血牙统领的事实,也就更不能接受他夺刀掠出.....

  

杀许青珂?

  

许青珂身后的那个随从已经是极端高手了,刚要出去保护许青珂,忽发现有人抢先了。

  

他仔细一看,又是这人!

  

许青珂看到眼前师宁远挡在前面,她惊讶于自己的不意外,好像这个人....总在危险的时候在她身边。

  

她已经习惯了似的。

  

本来心中满是戾气,但许是这人带给她的记忆总是有趣鲜活的,他忽然出现,这股子戾气好像就淡了一些。

  

许青珂阖了眼,却也看到那钟元根本没有往她冲来。

  

他的目标一开始就不是她。

  

这人猜到师宁远在护着她了,若是之前,或许还能给他们带来一点麻烦,但现在不能。

  

——哪怕他扣住了霍万的脖子。

  

钟元忽然抓了霍万为人质,这让很多人意外,霍万的王位已经虚了,抓他有什么用?

  

许青珂还能在意霍万的性命?

  

“许青珂,我知道你不会让他死的,毕竟当日寒山寺上......演戏总不如真正的生动详细,不是吗?”

  

许青珂本来想忘,却总能记起。

  

霍万残害她父母的模样,钟元斯文微笑的模样。

  

一辈子的梦魇。

  

淡了的戾气再生,她说:“但要放过你也不太可能。”

  

“外面恐怕还藏着你的人,我逃不走的,我只是想借着这一点时间告诉你一些事情。”

  

钟元扣着蜀王的脖子,师宁远一听他说这话眼中就闪过阴冷,目光扫过钟元跟霍万的身体细节,他在找一个最好的角度。

  

钟元不能死,霍万也不能死,这才是最麻烦的。

  

不然他可以直接击毙对方。

  

不过....师宁远也察觉到秦夜蠢蠢欲动,这人恐怕也想动手。

  

你也想跟我抢功劳?呸!

  

师宁远现在看男人女人小孩跟狗都是自己的情敌,浑身处于战斗状态。

  

但他有顾虑,秦夜没有!

  

秦夜拔刀而出,刀芒极快,人也眨眼到了钟元前面。

  

钟元感觉到了这一刀的杀意,冷笑,掐着霍万的脖子将他挡在身前....

  

但他不知秦夜的来头,更不知秦夜的目的不仅是杀他,也是杀霍万!

  

蜀国这一局也该收网了,假如许青珂的权压不住,那就只能快速收局,在最短时间内掌握蜀国兵权。

  

这样一来,霍万跟钟元就必须死!

  

秦夜杀意凛然,但师宁远踱步而出,手一勾,剑铿锵出鞘,人很快,剑更快。

  

白影流风,剑飞白光,秦夜只知道自己的刀刃被一剑刺偏了,且还有剑影挑在了钟元的手腕上。

  

铿锵铿锵,钟元、秦夜跟师宁远在那一瞬过了刀剑光影。

  

而霍万却被踢开来,秦夜的刀也被打歪。

  

俨然完美。

  

在那短暂混战中,霍万刚觉得自己逃出生天,却忽感觉到两腿之间.....

  

巨疼!

  

有人踢了他一脚!是谁!

  

蜀王捂着下身惨叫,钟元也闪了出去,秦夜按住了自己的刀柄,抬头看向对面的师宁远。

  

好厉害的上师。

  

“上师是晋国人,相助我蜀国,多谢了。”

  

秦夜冷冷淡淡一句,似在意指对方这一出手别有居心。

  

夜璃等人其实也惊讶,这师宁远怎会突然出手?

  

钟元冷笑:“你是在帮许青珂吧。”

  

师宁远很淡然:“谁说我在帮她?”

  

他指尖摩挲了下长剑剑柄,十分严肃冷静地说:“我只是在讨好她。”

  

众人错愕,好多人齐齐看向许青珂,秦夜看到了许青珂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无奈。

  

无奈,这个人也有这样的情绪?

  

秦夜皱皱眉。

  

不过此时外面的禁军已经进来,一举将血牙逆党拿下,只剩下一个钟元。

  

钟元被包围了,一个人站在空地中央,周遭全是握兵器杀意凛然的高手。

  

钟元自知无望,但他手里还有刀,手指稍稍紧握。

  

“许青珂!”

  

许青珂看向他,似察觉到这人要说什么,打了一个手势,要让人直接拿下对方,但终究慢了一步。

  

钟元大笑得猖狂:“你可知你母亲肚子被剖开,胎儿被霍万摔死的时候,她当时还未死去,看到那一幕可难过了,在痛苦中失血力竭死去....”

  

谁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许致远也的确英勇,一人守住了你逃走上山的口子,拦下了我们很多人,只在看到你母亲惨死的时候才吐血,后被我们剁成肉泥,霍万还让我们把他的肉扔进山中喂狗....”

  

周阙按住了胸口,眼前几乎昏厥,而老侯爷双手一直在抖。

  

公主姣双目猩红含泪。

  

场面一面死寂。

  

许青珂面无表情挥手,大量高手窜出的时候,钟元将刀对准了自己胸腔,狞笑:“我不会给你杀我的机会,无处宣泄痛苦,你这一生都将在痛苦怨恨里度过,我没有输!”

  

朝天怒吼一笑,刀刺入,血喷溅而出,人倒下。

  

场面更死寂了。

  

师宁远眉头略拧着,钟元的武功不低,他要自杀,饶是他也拦不住,只恨让这畜生说了那些话。

  

他担忧地看向许青珂,但许青珂定定看着地上的钟元尸体,那种平静让人心悸,明森转了下扳指——他在等这个人的反应。

  

他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选择。

  

是痛苦怨恨而不得解脱,还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终于,许青珂走到钟元面前,弯下腰,轻轻说:“钟元,你可知那戏曲是何名?”

  

忽然问了这样一个奇怪的问题,难道此时还关风月之事?

  

无人能答,但有人知。

  

太子宴知,秦笙也知,但他们没有一个愿意说。

  

钟元奄奄一息,在他的视线里,许青珂的面容变得模糊。

  

“《修罗场》”许青珂说,“那一曲名为《修罗场》”

  

许青珂阖上眼,喃喃道:“地狱人间不解脱,满城佛陀尽修罗。”

  

她睁开眼,看着钟元淡淡一笑:“你不在意你的家人,是因为在外地留了一个聪明伶俐的私生子么?可你不知道你的老父亲就是因为这个私生子舍了你呢,原本我打算允诺,但现在不会了。”

  

钟元瞳孔放大面目扭曲,几乎想要跳起来去撕裂许青珂。

  

但不能。

  

许青珂高高在上,目光扫过地上昏死过去的霍万,也扫过钟家人。

  

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

  

外宾被护送到了住处,皇后蜀王钟家傅家等等相关全被圈禁封锁,宫门封,城门严守。

  

刚入屋子,夜璃脱下厚重的外袍,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大口压压惊,长长呼吸了一大口才看向商弥,“这蜀国.....真是太可怕了。”

  

其实不是蜀国可怕,而是蜀国的一些人可怕。

  

“人人都有滔天的手段,却少有人用心于国家,就算是许青珂那人....”商弥摇摇头。

  

那个许青珂也早已对国家无情了吧。

  

“此人都不逊色于师宁远了。”

  

夜璃脱口而出:“可我看师宁远完全已经为他折腰了啊。”

  

额....好像....的确是这样的。

  

商弥也有些尴尬了,他是真没想到师宁远那人会忽然“赖上”许青珂。

  

“也有可能是借这个名头,其实是联盟,毕竟晋国内部也有一点问题。”商弥比较讲究谋略,并不相信所谓的情爱。

  

夜璃看了看他,扯开话题:“那你说如今许青珂会如何对付那些人?”

  

谁知道呢。

  

商弥:“之前算不到她任何一步,现在又怎么敢大言不惭,但我们最需要关心的是——她到底什么时候会放我们回去。”

  

现在许青珂就是蜀国的王!

  

他们什么时候能离开,她说了算。

  

另一个楼,太子戾一拳打在桌子上,“难道她还敢不放我们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