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碧月湖心阁

青珂浮屠 胖哈 3507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鱼儿在地上蹦跶, 有捕快及时弄了一个脸盆装水, 这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 看起来也有几分闲趣, 但那人头却十分恐怖。

  

其实是对普通人而言恐怖, 却让冯刀头跟师爷大喜。

  

“这人头面容还未腐烂!显然刚死没多久。”

  

这人头面容没有腐烂, 也就是可以辨认的?

  

最重要的是师爷指着长发后面缠着的一条绸带。

  

“这好像是......”

  

众人下意识看向旁边府学学子长发上束的绸带。

  

一模一样。

  

“是我府学学子?”院士一惊, 且认真辨认后沉下来了脸。

  

“是李阔!”

  

“竟然是李阔!他不是回乡探亲了吗?他的人头怎么会忽然在荷花池里。”

  

府学的人惊疑不已,衙门的人也的确在脑袋里面找到了塞进血管跟肉中的鱼食。

  

那场面其实很血腥,学子跟考生们其实已经被请到另一侧被隔开了。

  

许青珂跟谢临云也是在被请范围的。

  

虽然知府大人看出两人都不是寻常人, 颇有缜密心思跟观察力,但毕竟是还没有功名的考生,让他们直接参加案子也不好, 显得他们府衙多无能似的——除非两人主动要求。

  

不过这两人都显得冷淡, 仿佛对此再没什么兴趣,这倒让林院士有些惊讶, 他跟知府对视一眼。

  

这谢临云还好说, 谢氏子弟, 便是他们也要客气对待的, 但这许青珂总透着几分奇异。

  

——————

  

出府学的路上, 原本对许青珂爱理不理的诸多考生都十分热情, 多是向她表达敬佩心理,也有询问她怎么想到的,许青珂回应了几句, 倒也把话头给了李申等人。

  

这让李申等人十分惊讶, 尤其是韩坤。

  

他看了看许青珂,却是十分冷淡,只提前管自己走了。

  

倒是跟许青珂有过间隙的李申谈笑风生,跟之前在定远县城的样子截然不同。

  

许青珂觉得区别就在于一个是先后遭过两次挫折而不得不弯腰,一个是一直站在云端而不懂得低头。

  

被保护得太好了。

  

但也因人而异,那谢临云就挺懂得接近人间——体察民情?

  

许青珂若有所思,瞥过走向韩枫的韩坤,想起自己之前偶然看到这韩枫看人头的表情。

  

似乎.....有点深沉。

  

“后日便是画圣任平生的画作展览,江大善人定在碧月湖心阁,请帖千金难求,若是我们能得以请帖就好了。”有人谈及此时,许青珂便当自己没听到,不然不好应。

  

倒是应成安看了看她,暗道这人跟江金云有交情,应该已经拿到请帖了吧。

  

————————

  

江金云跟他的幕僚们一致分析这幕后的人如果真的要动手,也只有当时展示的时候有机会偷盗。

  

因为在此之前,除了江金云之外,谁也不知道那画放在哪里。

  

“自从我得到那幅画开始,当时我便将它藏了起来,当时谁也没说,而后也从未再去看过,因为不会有人知道它的所在。”

  

“既是如此,又有谁知道你有这画且将它传播出去?”

  

“我想了想,只有当时跟我一起去那黑市淘货的朱德文最有可能。我买的时候,这厮就在我身边,我不知他那时是不是已经认出这画作所属还是任平生,但后来任平生名声大噪,他仔细一想肯定能分辨出来,若是因此嫉妒而故意害我....也未尝不可能。”

  

朱德文也是致定府里面数得上的大富豪,虽比不得江金云,但家中财富也是闻名的。

  

只是这人名声极不好,阴鸷歹毒为人诟病,也难怪江金云怀疑他。

  

“若是他,他必定会雇人来偷盗我的画,到时候也得全程在意他身边的人,还有伺机混进来的.....”

  

江金云事无巨细安排妥当,倒是不避讳许青珂。

  

许青珂却很少发言,因为江金云手底下这些人能力很不错,能做的基本上都做了,她也没什么好插话的。

  

——————

  

画作展览那一天,许青珂不早不晚到了碧月湖心阁楼,此时已经是宾客云集。

  

儒家学者还是名流画家等等都不少见,还有一些才学远扬的学子。

  

许青珂见到韩枫兄弟,后者显然很惊讶,但韩枫还是带着韩坤过来了。

  

“许兄今日也来看画?”

  

许青珂颔首,回礼:“韩兄已是进学之人,我还是后辈,不敢担如此称呼。”

  

此刻又仿若优雅知礼,可有时候真叫锋芒毕露。

  

韩坤冷笑,没有什么好脸色,反而是韩枫从容温和:“许兄当日跟谢郎君表现出来的能力十分叫人钦佩,当得起的。“

  

许青珂:“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当得起吧。”

  

这人还真是.....韩坤睁大眼,忍不住要训斥许青珂,却被韩枫拦下了,后者微微一笑,“许兄十分不拘小节,与众不同。”

  

许青珂一摆手,“那边有贵客在等两位了,请!”

  

韩枫作揖,带着韩坤从容离开,许青珂瞥过韩枫转身时腰上略摇动的香囊,这是女子做的,而且是一个年轻女子。

  

以这两人的身份,自然是有人带着才能进来的。

  

那位带着他们两人进场的人,那男子瘦高,面容颇为阴鸷,衣袍上乘,腰上垂着金玉腰牌。

  

显然是一个很有身份的人,有许多人跟他打招呼,不过此人有些高傲,大多数只是微颔首,惹得一些儒家学师不屑。

  

“看来江金云已经怀疑上了朱德文,因而特地让你留心?”许青珂耳边忽传来声音。

  

她转头,看到谢临云。

  

另一头,韩坤看到谢临云走向许青珂忍不住皱眉。

  

“此人真是好运,一次次得人庇护.....”他这话落入韩枫耳中,他看了韩坤一眼,淡淡道:“能那般轻而易举就破了毫无头绪的杀人命案,不怪别人高看她。”

  

“也不过是看出那人头被塞了鱼饵而已,又不是破案。”

  

韩坤说道,却听韩枫回:“我说的是无头案,而不是现在这人头案。”

  

韩坤一惊:“大哥你怎么知道.....”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会有人去查的,如今知府大人知道,林院士知道,那些学子考生都会知道,你可知道什么叫竖子成名!”

  

韩坤沉默,是的,许青珂不仅夺了案首,如今还快了一步竖子成名,关是这一点,她就比十之八九的考生都赢了许多。

  

“可最终也都是看放榜排名而已,破案这些小聪明也不过是左道,何况她没有功名,没有官职,也不过是哗众取宠而已。”

  

韩坤这样辩解,韩枫却是不置可否,“暂且先看看吧,日后你别明摆着给人脸色就好了。”

  

韩坤顿时尴尬,却也不改初衷——难不成让他跟许青珂低头?

  

“你们说的那个人是叫许青珂吧。”冷不丁出现的朱德文声音有些阴柔纤细,韩枫两人便是行礼。

  

朱德文虽是商家,但出身其实是有一些官方背景的,这也是他在致定府吃得开的主要原因。

  

“许青珂,一个毛头小子,江金云不过是抛出她来当诱饵转移注意力而已,也就你们这些小辈书生会在意。”

  

他嗤笑了下,不以为意,却在看到许青珂身边的谢临云之时微微皱眉。

  

那人是.....

  

“算是吧,我如今的身份跟能耐也只能勉强充当斥候了。”许青珂淡然以对。

  

谢临云:“你这样自谦,却不代表所有人都会如你愿轻视于你。”

  

许青珂:“所以谢郎君对我另眼相看了?就凭定远县那小小的无头命案?”

  

谢临云:“先是好奇,接着是认同,或许还有几分钦佩,我若说我想与你结交,你会如何?”

  

谢临云姿容清玉,姿态清贵,何人敢无视?且论身份,这里也无人能望其项背。可他面对的那个清俊书生却仿若有奇异的魅力,竟那一时于他不落下风。

  

或许也只有谢临云听到她的回应。

  

“你说这话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你的内心之高傲,再算上你的身份之尊贵,若是我一点头,低你的可不止一个头。”

  

顿了下,许青珂稍稍抬眼看着谢临云:“你想趁我羽翼未丰之前招揽我,若是不成,抹杀我?”

  

谢临云脸色终于微微一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