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再内奸,再背锅

青珂浮屠 胖哈 4173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在宫中有探子, 这是一个蜀国权臣最基本的保命手段, 毕竟宫中动向经常影响许多人的生死。

  

许青珂在宫中有一个聪明的内应, 她知道姜信也有, 那个人是严松。

  

“严松这个人是廷狱的头儿, 论手段论心机是不可小瞧的, 如果他要混入宫廷, 旁人很难察觉,也许他现在已经待在蜀王身边。”

  

许青珂知道这个人在那一夜的月灵宫肯定知道了一些秘密,她倒是想找到他查个清楚, 但对方跟姜信结盟,后者又是晋国那边的,平常有共同目的利益的时候可以顺水推舟, 但真正的联盟并没有什么必要。

  

她不是神, 摊不开那么大的铺子,而且晋国那边也未必乐意。

  

势力越多, 朝局越乱, 蜀国就是前车之鉴。

  

“那不查严松?”

  

许青珂的手放在一摞案宗上, “不用查, 看看皇后从凤座上掉下来的时候, 有谁从她身边到了蜀王身边。”

  

院子里, 秦夜的剑将郑青城的刀打飞,刀刃插入墙壁中,后者苦笑, “将军的减法是越来越厉害了。”

  

“不是我厉害, 而是你心太急躁了,不专心。”

  

“不能专心啊。”郑青城本身就是一个糙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捞了茶壶喝了一大口,说:“那姓许的有麻烦了,大麻烦!怕是要死了。”

  

“这又跟你有什么干系?你不是看她不舒坦的吗?时常背地里骂她狗官。”

  

秦夜将长剑甩出,插入那兵器架子上的剑鞘之中,他走过来也拿了茶壶喝,郑青城有些不太好意思,嘟囔:“这人虽然奸诈,可也不算是一个顶坏的人,至少没在饷银物资上苛待咱们,我问过了,户部那些狗玩意儿都是被她收拾过后才没动手脚的...”

  

秦夜当然知道,只是许青珂素来不宣扬这种事情,两年前一战,固然他已经知道结果如何,却也惊讶于户部送来的军资一样不少,数量上完全匹配那一战可能遇到的凶险,他后来查了查便知道了。

  

同样知道结果的许青珂竟没有扣压物资。

  

他看不懂这个人。

  

但今日之事,他大概是懂的。

  

“你既知道她是一大奸臣,也知道她弄权取宠,就不该小瞧她。”

  

秦夜放下茶壶,不咸不淡道:“这事儿,她大概已经安然出宫门了。”

  

郑青城:“啊?”

  

————————

  

皇后被监禁虽然突兀,可到底也是有根基的,皇后第一时间让身边的人传递消息给太子。

  

太子很震惊,险些压不住火气,可到底是多年的浮沉,强压了怒意,在身边幕僚的劝告下要将一些首尾处理干净,然而来得太快了。

  

大门口被禁军封住的时候,太子咬咬牙,“许青珂...景霄!”

  

太子的罪到底有多大?

  

南城的事儿是许青珂着手的,私挖铁矿,私养军队,这于任何一个朝代都是谋反的大罪!

  

当然了,是不是私养军队也真正打了铁家堡才知道。

  

不容耽搁,许青珂才回御史台,宫中的旨意就分别下来了,让她带着郑青城去临城剿灭乱党。

  

许青珂这才回邯炀就要走,不过她回头看了一眼上高空乌云诡谲的宫廷,挑眉笑了下。

  

大军出宫门,郑青城还有些云里雾里,因为太急了,蜀王在旨意里面也没明说,只让他听许青珂的话。

  

“操蛋啊,为啥让我听一个文官的话!”前时还担心许青珂,后不过多久又对许青珂恼怒得很,横眉竖眼的,让跟在许青珂身边照顾的赵娘子很是不喜欢,既然对方以下犯上,她也不介意以下犯上,于是白了他一眼,“因为你笨!”

  

郑青城:“你再说一遍!”

  

赵娘子:“笨!”

  

郑青城:“.....”

  

郑青城这人虽然嘴巴臭,可办事十分牢靠,许青珂一路上跟他说了其中重要性,他就懂了。

  

——太子要造反,要去剿乱党。

  

“早说不就行了,而且不就一个铁家堡吗,我自己就可以。”

  

许青珂并不恼怒郑青城的无礼,只对他温声解释:“这些乱党杀了也就杀了,可事关太子,你处理不好,案宗不写好,没准先死的是你或者跟随你的那些不下,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个道理秦夜没跟你说过么?听说你所有奏章都是军师或者副将代写的?”

  

旁边的军师跟副将脸红了。

  

作弊被抓到,好尴尬啊。

  

郑青城也很尴尬,面红耳赤,冷哼:“我不跟你说了!”

  

然后就快马往前,恨不得离许青珂远远的。

  

不过大军开拔也有坏处——速度慢。

  

远比不得小队前行来得速度。

  

道路之上一二十人小队快马疾奔,前往临城,快了许青珂他们一天到达。

  

天上乌云压过,已是深夜。

  

“侯爷,此事无需您亲自前来,我等就可以解决。”

  

黑暗中,景霄淡淡道:“在城中也困了许久了,不出来溜达下身子骨不舒坦,不过事儿已经安排好了?”

  

“是,得手后,将痕迹布置成许青珂所为....”

  

“那就动手吧。”

  

————————

  

许青珂他们到的时候,铁家堡已经一片狼藉了。

  

在几日之前,斥候是事先探查过大仓规模人出入人量的,比对了敌我的数量,虽然稳赢,但也少不得要有些伤亡,然而结果却是.....

  

这样的?

  

“已经有人抢先我们动手了,就是昨夜的事情。”

  

郑青城第一反应是消息泄露了,不自觉看向许青珂。

  

遍地死尸,许青珂站在边上,神色漠然,察觉到郑青城怀疑的目光,她淡淡道:“你可以仔细看看附近,肯定留有可以指证我的东西,可我许青珂手底下会留这么蠢的人?我若要做坏事,还容得得人发现么....”

  

好像也有道理,许青珂是公认蜀国最聪明的人,她还是从事刑侦的,这事儿不太靠谱。

  

“盯着这里的斥候呢?刚刚没看到他。”

  

“大人,尸身找到了。”

  

许青珂看了一眼,淡淡道:“下手快很准,还能腾出手来安排让我背锅,倒是很能耐。”

  

好吧,细算起来,许大人刚卸下太子的锅,现在又要背上另一个人按的锅?

  

“那现在该怎么办?”郑青城打战可以,其余的可就.....

  

“我不背。”

  

“.....”

  

铁家堡被血洗,只能从尸体上调查,但尸体还没查,许青珂就让郑青城别浪费时间了。

  

“所有尸体身上都没有兵器,大仓跟铁家堡内部也没有,他们被杀的原因就是对方要劫走东西,这里靠近水泽,前几天还下过雨,地上泥土松软,查车辙印!”

  

“好,我马上去追!”

  

郑青城其实表情很精彩。

  

这是黑吃黑啊?太子被坑得够惨的啊....似乎许大人也要被坑了。

  

不过到底是谁这么狠啊。

  

————————

  

太子得到消息的时候,愣了好久,原本皇后传来消息的时候,他来不及处理其他,但第一时间安排人出去前往临城,让人带兵器撤退,哪怕来不及清除痕迹,也一定要带兵器撤退。

  

可显然,他的消息被截留了。

  

许青珂跟郑青城直接端了铁家堡。

  

是谁?

  

他忽然看向手掌,这只手曾过了很多张纸条,一张张纸条都写着对他的教导跟安排。

  

“太子,恐怕您的那位浮屠有问题,皇后娘娘之前就觉得不太妥帖,毕竟此人一直不愿于您见面,又对您跟娘娘大多底牌知之甚详,这个人很可能不是来帮忙的,而是.....”

  

“你是说,他对我们知之甚详....”太子喃喃自语,那个人低下头,“皇后素来谨慎,在安排对付许青珂之前,也在私底下调查这个人,只是对方身手太好,每次都来无影去无踪。”

  

也就是说的确没查到什么。

  

可知之甚详,身手好,这两点已经给了太子无穷的遐想。

  

“黑吃黑....这一切都太像一个人了。”

  

“三皇子倒霉之前,身边曾有一碧海潮生的强大幕僚,三皇子府的人交代其名妖灵妖灵者,内奸也,而且后来是五皇子跟许青珂受益最多,可得罪许大人的杨云在昨日被拿下,景侯视若无睹....”

  

许青珂景霄联手了,扶持霍允延,好大一个局。

  

真正被骗入彀中的是他!

  

太子捏紧手掌,“景霄!他就是浮屠!”

  

————————

  

临城的消息传回邯炀,蜀王当然不会觉得这是许青珂做的,因为许青珂依旧用强大的侦查能力把对方的陷害给破解了,不过蜀王盛怒之下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这个宠臣是蛮倒霉的。

  

人人都要害他。

  

“拟旨,告诉许青珂,寡人信他,是那些狗贼居心不良,妄图陷害忠良,意图谋反,想颠覆我蜀国,寡人不会中计!让她在临城调查彻底,寡人要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还有太子.....所犯之罪全部罗列清楚,上下不可隐瞒,否则连坐!”

  

蜀王在朝堂之上连连下令,钟元负责彻查皇后跟太子,傅太何辅助。

  

蜀王都这么说了,当臣子的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不过或许是考虑到傅太何的怂,只让他当后手辅助。

  

出殿门,几个老阁臣情绪有些低落。

  

“太子如斯,国家该如何啊。”

  

“还未调查出结果,也许是.....”

  

这人其实也说不出口。

  

“不过钟老,许大人摆脱嫌疑,你可以不用辞官了。”

  

几个人知道钟元刚正不阿,之前被蜀王所逼去调查许青珂,也没什么所以然,从周阙那儿回来后,跟他们私底下袒露过想暂别朝阙的想法。

  

“调查太子,可不比调查许大人来得让人省心啊,诸位。”钟元似乎很疲倦,朝众人作揖了下,便是走了。

  

留下几个老臣叹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