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无妄之灾

青珂浮屠 胖哈 405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一掌拍得不轻不重, 仿佛只是朋友之间正常的肢体动作, 但许青珂是一女子, 固然没有一般女子的扭捏婉约, 却也知道自己身体跟男人是不一样的。

  

这一掌让她心里颤了下, 面色却是冷漠, 只转头看了姜信一眼, 把他手掌扫开。

  

似乎嫌弃,毫无遮掩的嫌弃。

  

姜信却也不以为意,若是许青珂任由他拍腿却没反应, 那他反而会怀疑。

  

毕竟这人性情冷淡,尤不喜跟人肢体接触,又怎么会让他拍腿呢。

  

不过指尖似乎还残留隔着布料的柔软触感。

  

这小子还真是男生女相, 腿那么细, 肉比女人的还软,若是再扭捏几分, 就全然跟女人无异了。

  

他跟许青珂有一搭没一搭聊天, 一个热情一个冷淡, 完全是本色出演, 自然让人看不出猫腻来, 而船家此时也将船开出了码头, 悠哉悠哉行驶在浩浩江河上。

  

对面男子三人一直寡言,为首的冷峻男子显眼,另外两人一个高个壮硕, 姑且叫老二吧。另一个老三却显得瘦一些, 似乎地位也最低,这点从神色跟肢体动作可以看出来。

  

许青珂不可能一直不看他们,偶尔自然扫过三人的时候,留意到冷峻男子带着一个包裹,就放在腿上。老二老三也有包裹,但老三包裹最多,最大,仿佛充当苦力。

  

除此之外,三人衣袍比较宽大,其余再没有什么特异的了。

  

许青珂侧靠着乌篷船的撑棚杆子,闭着眼休憩,脑子里却闪过好几条思绪。

  

姜信明摆着有备而来,也自有能力击杀这三人,却不急着动手,为的不是人,是物!

  

是什么物还不好说,但肯定在这三人身上。

  

既然人在,为什么不抓了搜身或者拷问呢?何必一定要上船?除非他怕会拿不到这物件,或者怕这物件被三人狗急跳墙毁了。

  

所以,这物件很可能在三人身上,但三人若是情急之下很容易毁坏这物件。

  

什么物件那么重要,又很容易被损坏。

  

玉类物品,还是信?

  

许青珂更偏向于后者,因为只有密信这种机要之物才能让这三人在传递信件的时候又做好了毁件的准备。

  

再思索,若是密信这类物什的话,姜信怕对方狗急跳墙撕毁密信也不奇怪——尤其是他没第一时间控制对人的话,就会给对方这个时间跟机会。

  

但这信到底在三人谁身上呢?

  

1,老大身上的包裹是障眼法,若是装着密信,就该背负在背上,而不是放在腿上正对其他人,由此可见他并不看重这个包裹。但也有可能放在身上,不过这种可能性很低,因为若是动手,他肯定是会被早早对付了。

  

2,老二的包裹倒是看重了,一直紧紧护着,但这么明显,是做给别人看的,因而应该不是在他身上。

  

3,老三包裹忒多,神色也最为自然,亦步亦趋很听话,这样一个人是作为小喽啰存在的,但藏东西在他身上却很稳妥,不容易被人怀疑。不过这人神色包裹多,而且大,里面似乎装了绵软衣物,若是藏了密信,要直接损坏并不容易。

  

那到底藏在谁身上呢?又藏在哪里呢?

  

许青珂念头一转,最终确定在老三身上,而且是很直接得藏在他衣襟或者袖口内——方便取出。

  

只是这样一来,许青珂便也能确定这个老三也是一个擅长演戏的人,竟能如此自然,这也意味着姜信要一口气以一对三拿下这老三夺到密信,很难!

  

尤其是已经在水上。

  

许青珂不关心姜信能不能完成任务,只想着全身而退,便是时刻关注着周遭情况。

  

忽然,她目光顿在了一处,眸色里流转了微光。

  

原来如此,好一个姜信!

  

水波幽幽。

  

“小许,你饿吗?”

  

眼前多了一块糕点。

  

许青珂转头看向从包裹中取出糕点面带笑意的姜信。

  

这糕点显然精致,一打开那食坊精致的糕点盒子就散了香气,这让船上的人都侧目看来。

  

香气扑鼻,许青珂看着糕点,忽然脸色微微一变。

  

她感觉到脑袋的眩晕跟身体的疲软。

  

姜信!

  

在许青珂有所反应之前,其余几人也显然察觉到了。

  

“有毒!”老大手掌瞬息朝姜信天灵盖狠狠拍来....

  

砰!此人手掌被姜信单手格挡,老二扑袭...

  

银光一闪,一条红线绽放在他的脖颈。

  

老大骇人,情急之下便是抓向刚刚冲到船尾的许青珂。

  

按理说他应该抓小童,可许青珂知道对方不会,因为姜信他们这种自带任务心狠手辣的人是不会为了平民孩童妥协的,抓她这个“朋友”反而更有价值。

  

于是他抓来了,许青珂站在船尾,在这儿抓来的时候身体疲倦且摇晃....

  

眼看着就要坠下船。

  

噗!灵蛇游转般的剑刃从老大胸膛穿过。

  

姜信如蛇一般将老大抛回船来,一边拉向许青珂。

  

许青珂手腕被抓住。

  

一拉一转,就要往他怀里扑去。

  

不过船忽然摇摆了下,反让许青珂身体一歪,拽着姜信往水下落去。

  

不,应该说她抓住了杆子,因而还在船上,但救人的姜信落水了。

  

水中,姜信如鱼儿畅游,冒出头来,朝她笑,“我救你,你反害我,圣人倡导的仁义道德在你十年苦读中全没学到半点?”

  

许青珂疲软了身体,扶着杆子,语气清弱:“你不是故意掉下去的吗?我还能阻拦你?”

  

姜信眯起眼,脚下一点,从水中跳跃而出,落在船板。

  

“可我为了你耽误了公事。”

  

“没耽误吧,你的下属很厉害。”

  

许青珂说这话的时候,船舱内那个船夫已经折断了老三的双臂,从他怀里取出了一封信笺。

  

多厉害啊,算准了这三人会走水路,早早安排了自己人假装船夫。

  

一家三口早已噤若寒蝉,一句话也不敢吭声。

  

而此刻,船夫在那头,姜信在这头,周边是滔滔江水。

  

许青珂察觉到了一件事——她跟这一家三口都成了待宰的羔羊。

  

“你知道我是来执行任务的,那又知不知道这个任务太过机密,半点泄露不得,所以......”

  

那头的船夫已经拿出了利刃,而姜信手中也在把玩一把纤薄游转的银蛇短刃,那蛇身吞吐寒芒,冷光凌厉。

  

许青珂阖眼,“杀人灭口。”

  

“对的,灭口。”姜信凑近她,蛇刃落在她脖子上。

  

“不过你实在聪明,是个难得的人才,我爱惜你呐。”

  

许青珂眉头紧锁,手指微微收紧,“所以呢?”

  

“跟着我吧,权势,力量,比你考什么试来得有趣多了。”

  

“就没有第二种选择?一种让我不觉得辱没读书人风骨的选择。”

  

“有啊。”姜信笑了笑,指着那一家三口。

  

“要么他们死,要么你死。”

  

妇人捂着孩子的嘴巴,眼眶含泪,浑身瑟瑟发抖,而丈夫更是脸色发青,似乎吓坏了。

  

许青珂定定看了他们一眼,转头朝姜信说:“你要杀你自己的下属,哪轮得到我心疼,这个选择有些莫名其妙。”

  

那头船夫有些错愕,一家三口也是错愕。

  

倒是姜信笑了,说:“你哪里发现的破绽?”

  

许青珂:“没发现破绽,就是心血来潮诈一诈而已。”

  

一家三口脸色难看,船夫也是惊疑不定。

  

“阿,你果然十分聪明,不怪我心血来潮要试一试你。”

  

顿了下,姜信低下头,正对着许青珂,“原本安排好好的,你竟恰好凑上来挤走了我的一个下属位置,我还生怕你有危险,因而特意以身犯险舍命相救,如此,还不够让你感激我的知遇之恩么?我已经是第二次拉拢你了,事不过三哦。”

  

蛇刃游转在她的脖颈上,冰凉凉得抚摸过她的皮肤。

  

像是毒蛇吞吐蛇信。

  

“但凡是人总有一种劣根性,容易得到的不会珍惜,姜兄不妨多点耐心,咱们来日方长。”

  

许青珂面上淡淡含笑,这种苍白羸弱下的淡笑有点儿风轻云淡,却也有一种风情。

  

姜信瞧着她,似笑非笑。

  

船夫跟那一家三口已然准备好格杀许青珂了。

  

直到.....

  

姜信忽然凑到许青珂耳畔,低低说:“就凭你小许这般姿容美色,我便可送你一缕春风入了那些邯炀贵人公主千金们的帷帐,让你享尽面首的荣华,日日享春宵,如此价值可观,的确可以来日方长。”

  

他直起身子,笑声幽幽,带着玩弄人心的欢愉,继而,许青珂也看到了船只已经到了芦苇丛群中,那芦苇丛后行出好几艘船。

  

姜信等人跳上船,走了。

  

留下许青珂一个人。

  

哦,让她一个人撑船到致定府?

  

许青珂站在船头看着这些船只渐行渐远。

  

而在姜信眼里,她也在缓缓变小。

  

“大人,此子倒是......”

  

“聪明得过分了,疑似有鬼?”

  

船夫低头,“只是有些怀疑。”

  

姜信指尖把玩着那封密信,漫不经心得说:“永远不要害怕一个人太过聪明,怕就怕她无所惧。”

  

幸好,这个许青珂是有所惧的。

  

——————

  

许青珂看着船只消失眼中才摊开手,看着手掌心露出的指甲掐痕,有淡淡的血迹。

  

害怕么?

  

不枉她故意弄出这样的痕迹“不凑巧”得给姜信看到。

  

不过.....

  

“还真是无妄之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