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探花

青珂浮屠 胖哈 3015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宫廷大殿之外禁军肃穆, 大殿之内寂静十分。

  

蜀王眯起眼瞧着下面站在学子群众却因为乱贼之后而显得有几分形单孤影。

  

这样羸弱纤细的人, 竟在蜀王质问之后娓娓道来, 最后也不求饶求情, 亦不愤怒质问, 而是平淡阐述, 最后才一作揖, 求君王皆不信。

  

是啊,皆不信便可公正看待,公正调查。

  

只是这个许青珂恐怕要失望了。

  

言士郎垂眼, 眼里有冷嘲。

  

霍允彻嘴角偏扯了下,暗道这许青珂终究还是年轻了,不过能做到这个程度也是不差的, 可惜.....没有以后。

  

太子皇子们代表贵族体系, 言士郎代表朝臣,这双方都觉得许青珂已经是个死人, 哪怕她之前的临场反应实在精彩, 哪怕他们之前的确情绪略有松动。

  

可她不知道蜀王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要死了, 一个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就在大殿静默, 而言敬棋等学子已经准备好了会元夭折而他们坐享最大利益......

  

蜀王已经将手中的试卷放在了桌子上, “通知廷狱的人, 查!”

  

全场皆惊,就是言士郎也猛然抬头,看着君王, 脸上难掩惊色。

  

蜀王自然看到了几乎所有人都一瞬出现的惊疑表情, 尤是那些肱骨大臣或者他的儿子......

  

“这次科举,状元言敬棋,榜眼谢临云,探花许青珂。”

  

蜀王不等翰林院跟礼部的人宣布,就直接拍板了结果,但这个结果并不让翰林院跟礼部的人抗拒。

  

只是纳闷——他们还未见过后面几份试卷,君上竟自己拍板了?

  

虽然说历朝历代也素来是君上一人钦定,可不过他们的手,这也太罕见了。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今日的君上如此与往日不同。

  

不等大殿上的聪明人们猜测出其中原因,蜀王就不动神色得看着许青珂,“许青珂,寡人不是偏听偏信的昏君,也没人能自以为将寡人看透并且利用掌控于手中,但也不偏袒于你,通州动乱的事情自会调查,但你现在毕竟嫌疑在身,是以我不许你状元之名。”

  

本来言士郎一党的人还是满意的,毕竟言敬棋上去了,得了状元之名。

  

可蜀王这话一说......

  

退朝后,探花许青珂一举从本该是第一的会元之位掉到了第三,但也在三甲之内,就该是为人恭贺的。

  

可愣是没有一个人去找她,她一个人孤孤单单一个人走了。

  

跟她不同,新出炉的状元郎言敬棋被不少人包围,甚至有许多朝中大员,可他们都感觉到这种恭贺中总有一点尴尬。

  

——这个位置本该是许青珂的,蜀王亲口说的。

  

这岂止是一点尴尬啊,简直是尴尬到死。

  

谢临云反而像是最大的赢家,他得了榜眼,不比许青珂的失去,言敬棋的尴尬,他是真正属于得到的那个人。

  

他出了宫门,上了马车,马车缓缓而行,最后到了一清雅庄园之中。

  

这庄园并不大,但错落精致典雅,有点儿古韵风行的韵味。

  

他进了厅子,脱鞋上席,跪拜那位看书的老者。

  

老者很久以后才转头看他,白发苍苍,面上皱纹沟壑纵横。。

  

谢临云也才开始叙述今日殿试发生的事情,老者本是波澜不惊的眸子在听到许青珂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才眸光动了下,粗大又皮包骨头的手掌轻摩挲了下书页页面。

  

“问吧”

  

“我想知道许青珂到底做了什么,让君上性格大变。”

  

“性格?在你眼里,君上是什么性格?”

  

自大狂傲又有几分无视他人痛苦的无情.....谢临云不敢说,却听到老者缓缓道:“不敢说了?其实应该是不能说,君王如何,可以为天下子民评说,却不能被臣子说,敢说君上如何如何的臣子都已经死了,敢自以为君上如何如何的臣子最终也会死,就仿若今日朝堂上君上便是感觉到了自己统治的一些蝼蚁自以为看透了他,他愤怒了,于是言敬棋被毁了。”

  

是,言敬棋被毁了。

  

状元之名得来滑稽,天下人如何嗤笑,儒家最重名声,他的道会抛弃他,哪怕他有一个非凡的哥哥。

  

谢临云想起刚刚一瞥而过,瞥到言敬棋笑容下的勉强,这人以前恐怕是伪装的,但今日的确难掩惨淡。

  

“那么,君上是恼怒了言士郎?许青珂做了什么?”

  

谢临云显得有几分迫切,老者却是笑了,“看来你很在意那许青珂。”

  

谢临云一愣,平复了下心情,垂眸,“老师,您没见过她,不知道那是一个让人不得不在意的人,不管是朋友,还是对手。”

  

老者:“你不是她对手。”

  

还真直接,谢临云虽惊讶,却也失笑,“老师睿智,我的确不是对手,几番接触争斗下来....她从未视我为对手。”

  

那是一种对对手不以为意的强大。

  

“我非神仙,不能知晓一切,不管是言士郎做了什么,让君上恼怒,且不惜牺牲言敬棋来警告他,也不管许青珂做了什么提醒了君上。”

  

“但一定跟你们的考卷有关。”

  

“饥荒....这考题有点意思。”

  

谢临云很快离开,因已经感觉到他的这位老师手中还握着那本书。

  

他想看书。

  

作为学生自然不能叨扰,于是他走了。

  

谢临云却不知道他刚走,那阁楼幕帘后面就走出了一个人。

  

“周兄收的这个徒弟倒是不错,只是在那许青珂面前怯了些。”

  

白发老者看向那人,“当朝阁老都因那许青珂来找我,也不怪年轻人怯弱几分了。”

  

早已当朝阁老十多年的钟元闻言一笑,综衣长袍曳地,他坐在了白发老者面前,煮茶喝茶。

  

“根源在那试卷上,她必然写了什么,关乎通州动乱,而这动乱恐怕跟言士郎有关。”

  

白衣老者放下了手中那本书,眼底晦深:“言士郎....那可真是一匹恶狼啊,更可怕的是一开始几乎所有人都将他当成了一条狗。”

  

一匹恶狼是不在乎他人性命的,若是通州动乱是他一手炮制.....

  

“即便如此,君上也不会对他如何的,毕竟无关根本利益,动他就是动了朝局,除非....言士郎触犯了君上的某个禁忌。”

  

“这也许只有那个许青珂跟君上知道了,不过也许言士郎也很快会猜到,毕竟他一向心机深沉。”

  

钟元显然也有些忌惮钟元,哪怕钟元小了他二十岁。

  

两人都喝了半杯茶,白衣老者才淡淡道:“那小孩儿真是通州动乱中的生还者?”

  

“嗯,我看着不像有假,但她也确有目的是瞄准言士郎的,她似乎也没有遮掩,才华横溢,聪明绝顶,而且必然深知君上的性格,且把握得极其隐晦又精准,让人忌惮,也是一个很奇怪的后辈.....”

  

“奇怪?”周元有些惊讶,却看到钟元有些恍惚的眼神跟表情。

  

“那许青珂身上有股气儿,让我一时有些恍惚,还以为见到了当年的那些人。”

  

那些人.....其实是两个人。

  

一对夫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