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绿王八

青珂浮屠 胖哈 4140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太子晏一向知道师宁远看起来清风明月, 其实是相当凉薄无情无法无天的人物, 这点晋王曾当面告诉他, 当时是这样说的。

  

“上师此人天资妖孽, 随心所欲, 但他于皇位无心, 又因为我们晋国对他有恩, 所以他会庇护晋国,因此可信。”

  

一个对皇位无心的人才可信,甚至比王府父子可信。

  

这大概是晋王的本意, 太子宴在蜀国从小生活于微末,就算后来在府学当琴师也不算是了不得的人物,对于权贵的傲慢, 他感受太深太深了, 何况此人更临驾于权贵。

  

所以他不恼对方的锋芒,只知对方的锋芒插得太精准。

  

左右思虑之后, 忽想到许青珂, 他在想, 许青珂从微末崛起, 一步步把握权势, 后期也无人可欺她, 自己如今比她更具优势,是不是也能到那一步——无人可欺辱他,无人可威胁他, 更无人可以威胁到他心爱的女人。

  

“你会帮我?”他问师宁远, 后者懒散回答。

  

“只有太子晏能帮燕青衣。”

  

太子晏走后,北琛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还是你有办法,能让他觉醒,否则还....但可惜了,本来他可以自由自在跟心爱的女人平安度日的。”

  

他这话惹来师宁远嘲笑。

  

“生于乱世,卑弱之人还想安生度日?就凭着他们两夫妻的样貌就会被人欺辱,这年头,长得好看不够强也是很倒霉的.....”

  

北琛深以为然。

  

比如许大人,长得跟天仙似的,这般强大,那蜀王还不是猪油蒙心?咸猪手都伸出去了。

  

不过这人知不知道这件事?

  

“你知不知道.......”

  

“夜深,我要睡了,你可以走了。”

  

“.....”

  

“冷酷无情,畜生不如!活该你追不上许天仙,哼!”

  

北琛愤怒离去。

  

——————

  

次日,蜀国朝野民间都炸开锅。

  

蜀王大寿哦,其余不多说,听说昨夜许青珂许大人被蜀王独留屋中,出来的时候衣不蔽体。

  

人云亦云,人人都给予传言施加点缀,最后变成了.....

  

“外面都在传言许大人昨夜被君上侵犯,后愤怒离宫,多人言辞凿凿,流言蜚语已成鼎沸之势,大人,如今该如何是好?”

  

“那些混账东西,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物,胡编乱造,竟有人还说大人早跟君上有龌蹉往来,简直该死!”

  

御史台的人气炸了,先不论这流言真假,单想到自家大人那等清冷绝世之人被一些卑贱蛮人挂在口头肆意轻贱。

  

可他们再愤怒也不敢拿这件事到许青珂面前说,因此一个个都找上了谢临云商量对策。

  

谢临云何尝不怒,今早在家里听到流言的时候怒极,直接杖毙了两个嘴巴把不住门的小厮,把他母亲都吓到了。

  

作风纯良的谢临云也有这样愤怒不通仁慈的时候?

  

有!只要一想到昨夜十有八九许青珂真的被蜀王动了手,他就想拔刀!

  

“不能动!我们一动,幕后之人恐怕就会大肆传言我们御史台拥护许大人,已有反心,君上本就多疑....”

  

谢临云这话无意是冷静的,但其余人因此越发难受。

  

“难道就这么算了?大人平时挑灯解疑案,平了多少冤枉,不贪名,不贪功,所得权位都是她应得的,这些人非要编排这种肮脏事儿....我....我这心里不平!”

  

“说是君上皇恩,可咱们这君上.....”

  

众人要么是从底层提拔起来的,要么就是被蜀国的腐败官道压得庸碌无为,这几年许青珂上位,一个个都能施展抱负,又有了极好的待遇,物质精神上都得到了满足,人也是长脑子的,谁更值得忠诚,他们心明眼亮,再细算蜀王这些年的荒唐事儿.....

  

诶!

  

沉沉叹气压于胸口,意难平!

  

“也只能忍!”谢临云咬牙切齿。

  

忍到那昏君活不过他们!

  

然,就在众人萎靡难受的时候,忽来了消息.....

  

一个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消息。

  

宫里出事了。

  

不,准确得说,是宫里跟宗祠那边都出事了。

  

——————

  

霍允延匆匆赶到宗祠那边,看到祖祠大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大半的宗祠骨干,这些人都是皇家人,虽说他的父王上位后杀了不少同族,可多是兄弟,其他人是不敢动的,否则宗族人人自危,倾覆起来便是他自己也要被撸下皇位,于是这些人一向以安抚拉拢为主。

  

可现在拉不住了。

  

霍允延看到一面壁上数百个祖宗牌位的时候,差点昏过去。

  

入目满眼绿油油啊绿油油。

  

几百只绿王八。

  

——————

  

有哪个朝代哪个皇族宗祠几百个祖宗牌位被画了绿王八的么?

  

没有啊!

  

从封建王朝开始就没听说过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儿。

  

蜀王吐血了!

  

宫中大乱了!

  

民间又得到消息了,老百姓们懵逼了。

  

嗯....还能这样搞?

  

一个老者坐在大树底下吃着葱油饼,咬一口,咀嚼了下,悠悠感慨:“哎呀,这皇家的祖宗牌位也跟咱的没啥不一样的嘛.....”

  

还是可以画画的。

  

画什么都可以,绿王八最好。

  

民间传言再次鼎沸,邯炀的百姓们觉得今天可以吃两碗饭——下饭啊。

  

“也是长见识了,这霍家得有多不得民心啊。”夜璃起初震惊于霍家祖祠绿王八的戏份惊人,中途震惊于邯炀百姓们对霍家皇族的冷嘲热讽,后期......

  

“是许青珂干的?以这个消息压过今早的....”

  

商狝:“不是,许青珂不是一个愿意在意名声的人,否则关于她奸臣的名头也不至于这么盛,所以这种事儿断不是她干的。”

  

那是谁这么丧心病狂?

  

蜀国的?渊国的?晋国的?还是烨国?

  

蜀国的人不太可能,谁会这么冒犯本国的君主皇族,唯一有可能的许青珂又被排除的了。

  

渊倒是有可能,毕竟渊最强,哪个国家的皇族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将来的败者,明森那厮也十分深沉,无所不用其极,只是这种手段总觉得透着几分妖气,妖力妖气的,又不像是是这老狐狸往常用的手段。

  

晋国?北琛那厮跳脱,可骨子里比较传统,不至于这么疯狂。

  

烨?

  

“太子戾有可能,那厮本就怀有戾气,手段也经常见不得人。”夜璃对太子戾没好感,将他代入也很顺利。

  

这次商狝倒没有否认,只是若有所思,仿佛觉得有待商榷。

  

“那太子戾身边有一个人,有几分来头,你可知碧海潮生阁?”

  

夜璃神色顿时慎重,“知道,父王曾说过碧海潮生阁是这世上最可怕的组织,我们永远不知道自己身边到底有谁是他们的人,朝臣如此,君王也如此。”

  

“我费了不少的力气才查到碧海潮生阁四人之一的伏尸在太子戾身边,假设伏尸有谋划在蜀国,哪怕四人里面必还有另一人也谋划在蜀国.....”

  

商狝的设想,夜璃是认同的,“传说碧海潮生阁的四人一直都是竞争关系,至少两两相斗,除非其中一个远强于对方,导致对方不能察觉到他所在。”

  

商狝眯起眼,“我这边一直有传言.....说浮屠在蜀。”

  

夜璃惊疑不定,浮屠?传说最强的那个浮屠.....

  

莫非因此在蜀国跟许青珂相斗的就是浮屠?

  

————————

  

“绿王八.....”许青珂得到消息比任何人都快,但她的反应似乎比任何人都慢,好像沉默了很久很久.....

  

手底下的毛笔却在纸上画出了一只王八。

  

赵娘子眼睛尖,瞥了下。

  

“奥,公子画的王八可比那些人画的好看多了,瞧这□□,瞧这绿豆眼....”

  

赵娘子夸得旁边的金元宝都翻白眼了。

  

太夸张了。

  

许青珂扔了毛笔,坐在椅子上,闲散问:“那些人?”

  

“是啊,几百个牌位,可不得好些人才能画出来,不然一个人不得累死.....对了,这是那拓印下来的绿王八模样,公子您瞧瞧,看看是哪位主儿下的手,看似跟咱们是友非敌啊。”

  

可不是,针对大早上的流言蜚语他们还打算出手呢,解雇几百只绿王八把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而且还凶残恶心了蜀王那老王八。

  

所有人内心欢喜只能如此形容——嘿嘿嘿!

  

许青珂瞟过这些人的笑脸,仿佛一个个都把那个人当知心好友一般。

  

“是么。”许青珂不咸不淡的反应让赵娘子等人摸不着头脑,难道那人是敌人?

  

金元宝:就我知道知道知道,可宝宝不说!

  

“公子,您认得那些人?”

  

“不是一些人,是一个人。”

  

咦?众人惊疑,若是如此,那人也忒变态了,一晚上窝在无人的祖祠里给牌位画绿王八?也不怕人家祖宗显灵啊!

  

“那些牌位上的绿王八是不是都一模一样?”许青珂问。

  

赵娘子想了下,点头,“还真是,那探子当时也说放眼看去就是一群一模一样的绿王八。”

  

这话听着特别喜感,王朴很不客气得笑了。

  

许青珂也有几分哭笑不得,按了下太阳穴,淡淡道:“木制模子雕刻一个,用不着一个时辰就全印好了,何须一夜,那人也是一个懒人。”

  

众人:“......”

  

为什么听出了几分吐槽的意味。

  

话说,公子您跟他真的很熟么?

  

“不熟,不认识。”许青珂回得特别风轻云淡。

  

金元宝:依旧只有宝宝看穿了,可宝宝还是不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