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寂罗

青珂浮屠 胖哈 4437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深夜奔马, 许青珂的确冒着严寒风雪, 但马上另一个人是内力超凡超越限度的高手, 风雪仿佛被阻隔, 她竟缓缓有了昏倦之感。

  

大概是药效上来了, 每次泡完药后, 她都很是深眠, 这对身体是有益处的,只是现在不合时宜。

  

所以她索性撑着精神,直到她恍惚看到了茫茫冰原中的一栋木屋, 木屋不大不小,是那种精致红木屋,像是被能工巧匠精雕细琢的, 这样的建筑在王都并不少见, 但在如此开阔且远离人群居住地的渺茫冰原中,它显得如此绰约妖异。

  

进了屋子, 已是一片温暖, 壁炉中的火烧得正旺。

  

许青珂脚踏在红木板上, 听到身后关门上, 弗阮走上前来, 脱了外袍, 优雅得将它放在屏风上,转眸看向她。

  

“怕了?”

  

“不过是开口说几句话的事儿,非要搞得跟生死离别似的....”

  

弗阮似觉得她十分幼稚天真无理取闹。

  

许青珂疲惫, 对他这话也不予回应, 只看了下这宽敞明丽的客厅,瞥到屋中摆设并没有中原的习惯。

  

而且喜好趋于女性。

  

这人仿佛在迫不及待得等着自己的妻子归来。

  

“她在寂罗山”

  

冰原辽阔深远,有许多高耸可怕的冰山,其中一座名寂罗。

  

弗阮没料到许青珂会这么快就告诉他,但他好像也不是很激动,只是盯着她。

  

才刚坐下,又起身了。

  

走过来....到她跟前,居高临下得俯视她。

  

一双眼对视,仿佛能看穿所有。

  

他的眼里藏着疯戾阴狠的魔,也藏着强大无双的神。

  

许青珂的眼里却只有外面的辽阔风雪。

  

片刻,他才信了她。

  

“寂罗....”眼中光芒顿一闪,轻轻呢喃了它的名字,仿佛含了缱绻。

  

终于知道了,她在哪里。

  

“很高的山,终年风雪,她必是冷极了吧....”

  

活人可以住吗?

  

他的眼里越来越冷,仿佛已经要放出那个魔。

  

但又有强大的希望支撑他。

  

她怎么会死呢?她比落光更得天眷顾,该长生不死的。

  

许青珂应该说服他,打消他这样可怕的状态,但她只是偏过脸,仿佛不太想看这个人。

  

“她的事情,这世间也只有你能去度量,他人说什么都是错。”

  

“但我今夜既已说了....可以去睡了?”

  

她如此冷淡,不卑不亢,弗阮反而笑了,手稍稍抬起,几乎靠近她咽喉。

  

“我既已经知道....你不怕死?”

  

过河拆桥是好习惯,一了百了,免留后患。

  

“你越珍惜她,越小心翼翼,我越安全,除非百分百确定,否则你不会拿我的命开玩笑。”

  

许青珂说完,弗阮的手落下了,手指点了下她身上的黑袍。

  

“脱下它,去睡吧。”

  

温和得很。

  

许青珂睨了他一眼,脱下它放在了旁边椅子扶手上,转身进了屋,自寻了一间客房。

  

看着她袅袅消失的背影,弗阮坐在椅子上,目光深沉不见底,但很快,他走到窗边,看着外面风雪中隐隐偌现的几座雪山,其中一座.....

  

“染衣.....”

  

我就快寻到你了。

  

——————

  

许青珂不知为何到了这个关头她反睡了一个好觉,次日凌晨起来的时候,精神颇好。

  

只是弗阮的速度也是极快,前往寂罗的队伍已经准备好了。

  

庞大而强大。

  

许青珂倚着门看着外面黑袍冷肃的暗部高手,这些高手也自看到了她。

  

许青珂他们是认得的,但这个人.....

  

他们很快齐刷刷低头。

  

弗阮踱步出来的时候,脸上带着清隽干净的笑,且瞧到了她一袭素裙,目光便深了几分。

  

“他让你穿的?为君着卿装,倒是乖巧....”

  

这话颇有几分玩味,也有几分冷削。

  

但一向在言辞上不落任何人下风,如今也鲜少会朝他低头的好徒儿此时却只是.....

  

“嗯”

  

她没有反对。

  

弗阮当时便眯起了眼,暗部的人最恐惧这位主子,也深知他的不悦会带来血气。

  

但....他忽笑了下,“那这一路也便这么穿就是了,就是外面多裹几件,怕你冷。”

  

竟不发作。

  

许青珂也只能感慨这个人对染衣的情深,不过这寂罗山甚远,加上风雪强大,怕是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到吧。

  

——————

  

或许是老天相助弗阮,风雪在第二日停了,以至于许青珂以为十天半月才能到的寂罗山却是六天就到了。

  

但到了山脚的这日,又开始下了漫天飞雪,且茫茫浓烈得很。

  

直接上去?

  

山脚扎营的时候,弗阮看着眼前高耸巍峨的冰山,目光很远,却忽然说:“你想跟我一起上去吗?”

  

许青珂垂眸,任由风雪落在帽檐,但也有些许落在脸上,冰冷得很。

  

“我并不想死。”

  

“我也不希望你死。”弗阮莫名其妙来一句,许青珂心头一顿,看向他。

  

他是否察觉到什么了?

  

“这寂罗山是落光告诉你的....落光这人,我怕是了解的,他想杀我。”

  

弗阮似笑非笑,绝顶的皮囊超凡的气度让他在风雪中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就是眼神跟言辞很可怕。

  

“你也想杀我。”

  

这话一说,附近的暗部都握住了腰上的兵刃。

  

杀意凛然。

  

许青珂:“我想杀你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坦白得很。

  

“所以啊,这山是他告诉你的,十有八九也藏了害我的路数。”

  

弗阮双手负背,语气轻慢:“可这样的路数又算死了我必然会上去,不管多危险,我都得上去。”

  

许青珂:“因为必须上去,也自知风险,但你有把握自己依旧会成为赢家——只是怕我死了,会绝了救染衣的生路,所以想留我一命?”

  

一个人深情跟无情会极端到这个地步吗?

  

为了一个人,不惜杀天下人,也为了一个人,不惜放了要杀自己的人。

  

“是啊,这也是无奈之举不是么....”弗阮的算计如此简单,既让许青珂庆幸,又觉得可怕。

  

难道今日他依旧不死?

  

转头看向那白芒的山峰,落光啊落光,你的谋划可能成?以我为诱引可能成?

  

本来这打算是有利于许青珂的,谁愿意死?至少目前的她心中有牵挂,贪恋了人间烟火。

  

若有绝境可逢生,她不想死。

  

不过就在此时,天上有鸟鸣,一转头,白头翁飞来。

  

弗阮伸手,它落在手臂上,一张小密信到弗阮手里,他看了一眼,又瞥了许青珂一眼,忽勾唇笑了。

  

“我改变主意了”

  

许青珂顿时心里一咯噔。

  

为何忽有变故,是不是.....

  

弗阮忽然改变注意,把许青珂往最凶险的绝境逼,可她没有反抗的余地,还好这样的发展也没有脱离原来的计划。

  

只是她心中的惊恐担忧衍生,看向身后的茫茫冰原。

  

山顶是最冷的,雪层厚重,许青珂就算近些年身体好了一些,也有些扛不住,只是她性子倔,始终不肯表露任何弱态,但弗阮忽然转身,伸手便捏住她的下巴,往她嘴里塞了一颗药丸。

  

“吞下去”

  

不容拒绝的命令。

  

许青珂并不愿,但喉咙被一掐就咽下了,但如火烧,疼得她牙齿发颤。

  

“过一会就好了,让你暖身的玩意儿....省得死在半道上。”

  

越接近那山峰,弗阮就越显得阴晴不定,时常会露出阴狠的姿态,许青珂便减少跟他冲突,但此时也是被迫的。

  

暖身的?

  

果然过一会就好了,竟不再惧怕这恐怖严寒,只是.....

  

“火蛊,三天后,没有我的解药吊着命就会肠穿肚烂从里面活活烧死。”

  

弗阮说完就瞧着她,似想从她伸手领教下锋芒,可她只是伸手抚了下干裂的喉咙,垂眸,什么也没说。

  

比这山中的冰雪还冷。

  

弗阮心情越发不好。

  

他恐惧见到山上的不定数,那是无法发泄的情绪,但不知为何就是想发在她身上。

  

仿佛折磨她会让他骨子里的戾气缓解几分。

  

终于到了。

  

山顶有一悬崖顶,平面开阔,连着一锥型山洞,洞口并不狭窄,甚至还有门,仿佛有人居住。

  

这山上....怎么可能呢!

  

如何不可能....是染衣吧。

  

许青珂转头看到弗阮痴痴看着它,却定足好一会,直到看向她,阴沉沉的。

  

“跟我进来”

  

许青珂抿唇,走过去了,门推开,咯吱作响,风雪灌了一些进入,仿佛怕这些风雪坏了屋内的摆设,他小心阖上门。

  

洞内一下子漆黑起来,许青珂下意识曲了手指。

  

嗖,火折点了壁灯,于是见了光。

  

桌椅,橱柜,往内走还有冰石铺成的小道。

  

很简单,却也是神话般的居所。

  

没有吃食的痕迹,又如此冰天雪地,该是仙人才能长居吧。

  

许青珂觉得自己正在接触一个奇怪的世界,心中也暗暗惊疑——她....染衣....仿佛真的还活着似的。

  

一步步,弗阮一步步很慢,不发出声音,小心翼翼得,偶尔抚摸了挂在墙壁上的画,再往内,隐隐见了书库。

  

好几大架子的书,笔墨纸砚齐全,许青珂恍惚了下。

  

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总觉得那落光好像隐瞒了她什么。

  

但一时也想不出来,直到看到后面还有一屋子,那该是她的寝室了。

  

许青珂这才紧张起来,弗阮也紧张,原地看了一会才要踱步过去。

  

但也才两步。

  

他忽顿足,猛然朝许青珂这边抓来,但也是那时,刚刚才点的壁灯却被冷风一吹。

  

熄灭了。

  

这一熄灭,许青珂听到了风,一前一后两缕,但身后一缕带着她莫名熟悉的清淡干净香气。

  

曾与她身上体香纠缠的气味。

  

是他!

  

一只手从身后搂来的时候,他仿佛触了她的灵魂,懂了她心中的悸动,于是回:“是我”

  

我来了,小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