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挑衅?

青珂浮屠 胖哈 286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不会, 是一普通人, 不像是刺客。”江同此时也算有几分把握。

  

“那问她可会做茶点跟家务, 我身边的确缺这类人。”

  

谁不知道许青珂是寒门出身, 身边没用过一个丫鬟, 却没想她青云直上后也没想过买丫鬟服侍。

  

倒是奇怪了, 所以江同忍不住问了。

  

“我也没说以后不找丫鬟~”许青珂回答得挺随意, “但年纪大一些的确会沉稳,这位妇人若是沉稳,日后让她挑一些就是了。”

  

“也是。”

  

江同领命去了, 没一会,那梳洗干净的中年妇人就到了许青珂面前。

  

屋里就阿青跟她们两人。

  

那妇人朝许青珂稍行礼,“贫妇姓赵, 见过公子”

  

许青珂微微一笑, “赵婶,您这一手秀花青暗器可是名震江湖, 嘴里一口一个贫妇, 莫不是这些年打劫的富商钱财还不够您买菜做饭么?”

  

妇人笑得憨厚, “五年前公子解了贫妇的危, 这一生都卖给公子您咯, 可不, 您让我来给您洗衣做饭,我不就屁颠屁颠来了么?不过还请下次千万别让我装乞丐妇人,那味儿差点没熏死我。”

  

“这好像是你自己的主意。”

  

“.....”

  

阿青也是哭笑不得, 不久前他跟许青珂上邯炀的路上曾经见过这人, 当时可是穿金戴银在黑道上呼风唤雨,人称赵娘子,结果转头就来给许青珂洗衣服做饭了。

  

当然,也是另有用途。

  

“如公子所料,烨国被渊国攻破了边境,此时十分动乱,烨国也远不是渊国对手,节节败退,于此时,那烨国的人果然派人联系三皇子霍允彻了。”

  

赵娘子带来的消息不是寻常百姓能知的,必是通达五国的消息网。

  

许青珂喝着茶,神色淡漠:“霍允彻能接纳跟烨国做军火生意的薛绍,是因为他本身也通了烨国那条线,江东粮船劫案就是他的手笔,太子被削弱,他如虎添翼,烨国也乘势攻了疆城,疆城乱,军部重新洗牌....双赢。”

  

“只是烨国估计也没想到渊国会忽然出手,坏了他的便宜,但并不影响霍允彻,不过烨国不会善罢甘休,若是有些合作是见不得人的,终会因为害怕暴露而不得不持续合作......”

  

“看着吧,在我去通州办案给言阁老添堵的时候,这位三皇子殿下必会为了解烨国危难而殚精竭虑,否则烨国反咬一口....他必死无疑。”

  

许青珂说的话,让赵娘子神色有了微妙的变化,谈不上是冷淡还是讽刺,亦或者也有几分悲凉——因为她也是一个蜀国的人。

  

而蜀国.....已有亡国之兆。

  

——————

  

通州,廷狱的人要么冷酷如恶狼,要么狡猾如狐。

  

被严松派到通州住持调查这个震惊蜀国贪污乱贼案的人是一头狡狐。

  

但狐狸的狡猾也伴随着歹毒,一如姜信那样的冷酷之下也伴随着狡猾。

  

许青珂在森严廷卫们的注视下站在门口,便是见到了眼前一幕。

  

清雅飘香的小院,桃花点点缀落在地,目光往内是被胁迫在一角惊惶似小鹿的女眷,被勾了衣领按在桌子上的年轻女子,还有被踢跪出血的通州知州林远。

  

都多少年了,林远也老了,此刻正双目凄厉得盯着那个被按在桌子上扯了衣领的女子。

  

“章云,你如此逼供,我必要向君上参你一本!”

  

这是很凄惨的一幕,许青珂站在门口一览无余,而那位在廷狱仅次于姜信的狡狐眯起眼,盯着门口的许青珂。

  

在他眼里,桃花粲然,门口美俊郎。

  

可那又如何。

  

许青珂依旧被拦在门口,廷狱的两个人用两把刀就硬生生把如今名声鼎沸的香饽饽探花郎拦在了门外。

  

这就是廷狱的猖狂。

  

许青珂自然看出了章云的挑衅,身后的阿青目光冷厉,他愿意出剑,哪怕不确定自己是否能以一敌数十。

  

但他知道无需出剑。

  

“章大人看来不太愿意让本官观摩廷狱办案,索性拦本官在门外,纵然本官日后可能委屈控诉,你自可辩驳是本官本性羸弱,见不得血腥.....所以来之前,我特意询问了下君上关于廷狱的司法职能,避免跟御史台相冲,章大人猜君上说了什么?”

  

章云目光冷厉,却似笑非笑,“哦~还请许大人赐教。”

  

“章大人真的想听?”

  

对上许青珂淡漠表情,章云神色一凛,该死,这小子给自己下套!

  

“君上跟大人之间乃是君臣秘谈,廷狱可查天下人,却绝不会查君上,也不会怀疑君上派许大人来协助调查的英明决断。”

  

随即手一挥,放行!

  

许青珂进门,阿青跟那些廷狱的高手目光切磋,气息也是切磋,因此每一步都显得冷凝而肃杀。

  

反而是许青珂这个普通人闲散轻松得走进了门。

  

到了屋中。

  

她的目光从那林远身上淡淡扫过,自然也看见了那个女子。

  

她似乎觉得很耻辱,尤其是在许青珂这样一个眉目清俊极致的郎君前面,因此瞳孔发红,垂头转了脸颊,背对许青珂。

  

她听到了倒茶声,很轻缓。

  

章云虽然放了许青珂进来,也看着她旁若无人得坐下。

  

却并不打算因为她改变自己的计划,甚至还想因此试探这人一二,因此越发肆无忌惮得要□□那少女,以试图逼迫林远或者其他人交代.....

  

林远痛苦得呐喊着....

  

眼看着惨淡一幕即将在仙人似的许大人面前上演,廷狱的人有心观察,却没能从这人脸上看到什么不忍不满,只有平静如水。

  

章云心里有些不舒坦,手底下停滞了下,但那姑娘的衣领还是被扯了一些下来,挂脖肚兜的红线落在一些人眼里....

  

林远大叫。

  

林家人一片凄凉。

  

章云眯起眼,冷笑:“林远,你一向知道的,只要是能帮君上查明真相,我们廷狱是不介意用一些特殊手段的,我瞧着你这女儿实在是秀美娇弱得很,恐怕禁不起我用力一两分就晕过去了.....”

  

林远大骇,怒骂....

  

铿,杯子落桌子,很清脆。

  

但所有人都下意识一惊,只听得比杯子落桌更加清凉的声音。

  

“林大人,许青珂这个名字你理应已经听到了,也该知道我于当年通州那涉案人员是有仇怨的,所以,我对你也没什么同情心。”

  

林远当然知道许青珂是什么人,端看到她站在门口那边的模样就知道那位让君上破格赐予四品官的探花郎是何许人。

  

却没想她这么直白,直白到让他心里有些发慌。

  

——不按套路?

  

“只是我这人素来好问,看见了奇怪的事情就想弄个明白,就比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