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三个字

青珂浮屠 胖哈 4547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燕青衣靠不住, 师宁远一贯有这样的判断。

  

为什么靠不住。

  

“他的女人失踪了。”不管是何时得到的密信, 反正师宁远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察觉到了隐患。

  

“所以你在他身边埋眼线了?可有后手?”

  

隐士高手心中一紧, 一个己方帝王若要在后面扯后腿, 可比对手真刀真剑来的厉害。

  

师宁远脸色有些淡, “当时来不及, 后来倒是安排了一些, 但未必致命,恐怕如今晋国已经出了事。”

  

他的养父母那边.....他安排的手段也只能够护住他们,维持晋国平稳, 但要举国给他资源恐怕很难。

  

“那你还!!”隐世高手震惊了,“你铺子摊这么大,也不怕把自己坑死啊!”

  

“怕什么, 有小许, 我什么都不怕。”师宁远遥望远方,情深似海。

  

隐世高手:老子怕!

  

先不说师宁远这边如何外强中干让铁友抓狂, 且说渊国在受师宁远如此霸道挑衅后也在次日给了回应。

  

这回应也是秦川在渊朝堂之上发出的。

  

高大英武的帝王起身, 本就高高在上, 此时越发强势。

  

“《江川河图》, 寡人欲得, 不是因为非它不可助寡人得天下, 只是因为它不该落在师宁远此人手中。”

  

“至于许青珂,也非寡人非她不可,而是这世间有一个叫秦川的男子非许青珂不可。”

  

“师宁远若是也非她不可, 寡人愿与他一战!”

  

秦川的话也放出去了, 师宁远隔空回应。

  

那就战吧。

  

淮水等你。

  

————————

  

《江川河图》是引动诸国的重点,但只有当事人两个大男人才知道什么是重点。

  

许青珂!

  

她是一个女人,一个让这世间都堪称顶尖的男人为之一战的女人!

  

不过话说夜璃等人在渊也待得挺久了,好几次想回国,但要么是国内有力量推阻,要么就是渊这边还不肯放人。

  

起码在许青珂的事情没有尘埃落定前,他们这些人是别想走了。

  

作为公主,夜璃得到了很好的待遇,但外面的消息还是让心情郁卒的她连连多吃了好几碗饭。

  

当男人就得如许青珂,挥斥方遒纵横权势。

  

当女人....也还得如许青珂。

  

不声不响啥也没做就让两个男人斗得跟公鸡一样。

  

——————

  

许青珂不知道两个男人约战淮水,因为她正在为了一个和尚做饭。

  

弗阮故意的,让这阁楼中的厨师尽数离开,只为了让她自己下厨做饭——必须保证她自己跟秦笙不被饿死。

  

还要确保落光不死。

  

“他是想让我不得不跟落光接触,看来落光还是没交代出他妻子的下落。”

  

许青珂可以选择无视,因终究弗阮不会让落光饿死,但弗阮也算死了许青珂的性格——对有活命之恩的落光无法残忍,何况她也想知道这个落光背后的秘密。

  

于是....

  

啪嗒,饭盒放在了桌子上,小菜跟饭端出来放在桌子上。

  

被困的落光看到她后,有些沉默,也像是死寂,只木然看着许青珂将饭菜放好。

  

饭菜来了,他吃,但其余的半点不肯多说。

  

许青珂猜想这人若非还失忆,要么就是刻意伪装。

  

但眼下也的确不是说话的时机——这地方早已被监视监听。

  

本来也只是两种猜测,肯定许青珂就确定了,因为收碗筷的时候,看到瓷碗上有些筷子沾了油渍形成的文字。

  

一般人绝不会的文字。

  

因为这是梵字。

  

翻译过来大概是——他会疯。

  

文字可以翻译,翻译过来的文字又如何理解。

  

他,会,疯。

  

许青珂只瞟了一眼,用其余碗碟盖上,收进篮子里,全程没有半点异样。

  

提着篮子在路上,揣度这三个字,他是谁?为什么会疯。

  

两个问题而已。

  

并不难解答,只是解出来的答案却很摄人。

  

弗阮会疯。

  

因为染衣已死。

  

————————

  

最近的弗阮不对劲,温和大方得不像话,起初许青珂以为是他又要出什么阴谋诡计,但后来察觉不是——只是因为他心情好而已。

  

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快找到了妻子而已。

  

就因为这个,他可以无视许青珂跟师宁远很可能勾结起来的反击,也无视秦川日益对他起的敌意。

  

他觉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染衣要回到他身边了。

  

这原本也是好事。

  

哪怕许青珂恨他,也与他有生死大仇,但衡量目前局势,她并不能摧毁对方,反而被对方扼住死穴,若无其他,她可以与之奋力一击。

  

但有秦笙,也有师宁远。

  

如今她的胸怀放开,仇恨淡化,更执着于得之不易的情爱。

  

所以她愿退一步,只求目前保全一些人。

  

若是染衣回来,让战争缓和,她愿意如此祈祷。

  

但事实很残酷,染衣已死,落光知道弗阮终有一天会找来,为了不让他知道这个消息进而疯狂报复,所以他选择掩盖一切,也一直避着他。

  

但现在快瞒不住了。

  

疯掉的弗阮会把所有人都拖进地狱里陪葬。

  

许青珂在走廊上远远看到秦笙在院子里浇花的模样,忽想到她在厨房温暖烛火下洗手作羹汤的模样。

  

大概是像她母亲年轻时候的样子。

  

从前她母亲也说过,自己女儿将来不像她,但笙笙很像。

  

尤是提起某个郎君含羞带怯的模样,美好得不像话。

  

许青珂忽觉得眼眶发热,她不能让另一个白星河死去。

  

必须让她离开这里。

  

——————

  

堰都城中,张青等人正在密谋,但并不是跟着远在敦煌的赵娘子等人。

  

他们的联系必须分割开,因为如此远距离的传信被截胡信件的可能性太高了,还不如分开各自谋划。

  

张青等人接应的是宫中的内应,也自得到了许青珂之前送出宫的密信。

  

他们的公子让他们不要盯着戒备森严且人多眼杂的宫里,而是盯着宫外的一个人。

  

只要盯住这个人,最终会找到她的去处。

  

她终要去那个地方的,秦川初期肯定挡不住弗阮。

  

这棋是越下越精细,一步步都得算准,算错一步,下面的棋子就无路可走。

  

“已经确定秦夜去的地方是国师弗阮的地盘,在郊区,表面上无防卫,但暗地里肯定有碧海潮生的死士,我让最擅潜伏的小海去刺探,他说也只能察应到少部分,更多的高手无法洞悉。”

  

简而言之——那不大不小的郊区庄园是相当可怕难以攻克下来的堡垒。

  

于是,如何救人就成了难题,哪怕在场的人都有浴血一战的绝心,却也得小心翼翼。

  

鹰眼很冷静,他看向张青,“你跟在公子身边最久,如今公子受困在那庄子里,你觉得我们该如何?”

  

传递消息太过艰难,难以得到公子的指挥,他们很多时候必须灵活行事。

  

张青看着窗外,脸色深沉,“以我们目前在堰都的人马,实力不够。”

  

这是自然,不然老早硬闯了。

  

“但我们时间更不够,不管是秦川还是蜀国那边,公子在这边待越久,局势就越难掌控,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行动.....”

  

张青说着,看向鹰眼,“我们需要借人马。”

  

借人马?

  

什么意思?跟谁借?如今还有哪个势力值得信任又可以借他们人马的?

  

鹰眼忽然挑眉,却也迟疑,“你确定他们肯?总不能是与虎谋皮。”

  

秦川跟弗阮若是选其一,自然是秦川更好一些,毕竟后者跟主子的仇怨太大。

  

但秦川也等于另一个牢笼。

  

“秦川不肯,但另一个姓秦的肯。”

  

“她就在外面。”

  

鹰眼往外一看,穿着便衣隐入百姓中的秦兮正在对面买糖葫芦。

  

“哝,好了,不许跟你的娘亲哭闹了。”

  

秦兮把糖葫芦给了边上的小孩,得了妇人道谢,抬眼却看到张青在对街看着她。

  

少许,两人进了酒楼。

  

抛开立场,被救之人跟恩人吃一顿饭喝几杯酒并不过分。

  

但酒还没开始喝,秦兮就开门见山了。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在外人面前,张青素来一板一眼,“是殿下来找我。”

  

秦兮可不是一般女子,也并不害羞,明艳大气的脸上爽朗得很,“谁说的,我就是来逛街散心的,倒是你,如果无意找我,那吃完饭就走呗。”

  

说完,她又似笑非笑,“你就不想问问你家公子如何了?”

  

张青垂眸,冷漠说:“公子会照顾好自己。”

  

秦兮心中顿时嘀咕,那可未必,你家公子可差点被我家哥哥给欺负了。

  

当时那春色动人的模样可把她一个女人都差点看得起了歪念头。

  

不过这话可不能说,不然保管眼前人拔刀杀向宫门。

  

“看来我奈何不了你这个木头。”秦兮撇嘴,顾自喝酒。

  

张青不擅跟女人打交道,但为了计划,沉吟了下,还是开口:“我想求殿下相助救我家公子。”

  

秦兮顿时皱眉,“你们知道她在哪?”

  

目前也就她哥哥的私密内卫知道国师住处,其余人一概不知。

  

“知道。”

  

“那你应该也知道那人是国师。”

  

没有撕破脸的时候,不可能出兵.....

  

“不需要出兵,只是借人,借你们的人变成我们的人。”

  

秦兮懂了,明面上他们不能跟国师撕破脸,暗地里却能出手,把锅推给张青他们便可。

  

事实上,国师不也掳走了她吗?

  

来而不往非礼也。

  

何况她哥哥肯定也很想救许青珂回来。

  

这手段可行!

  

“但若是如此,你应该找我哥,现在迂回来找我,总不会因为觉得跟我比较熟吧。”秦兮不知为何自己要说这样的话,且说完后,还挺期待对方的回答。

  

张青:“跟殿下你并不熟。”

  

秦兮:“.....”

  

是不熟,的确不熟。

  

秦兮喝了酒,变得冷淡,“此事我会跟哥哥说,你等消息吧。”

  

她起身要走。

  

“还有一些话是要单独跟殿下你说的,不必跟你哥哥说。”

  

嗯?秦兮回头看他。

  

“殿下....或许还有你们渊的很多人,应该都不愿我家公子入你们渊,难道你们就不想阻止?”

  

此话一出,秦兮脸色微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