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相见,等待

青珂浮屠 胖哈 4110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蜀国, 秦夫人得了信, 自然是喜不自禁, “安稳就好, 都安稳就好....”

  

不过当她看到信件后面提及的...脸色微微一变, 去了她父亲那儿?

  

也不知这一路是谁护送的?可是珂珂安排的?

  

那就放心了。

  

——————

  

西川, 边疆重锤之地, 因为如今烨跟靖开战,而渊兵马隐隐动弹,边疆自是凶险之地, 不过秦爵并不知道自己女儿要来。

  

秦笙没让他知道。

  

“消息往来总要经手人,就算自己人可信,也难免不会被有心人窥伺截下消息, 也就瞒着了。”

  

秦笙这话是对彧掠说的, 因如今一路护送她的人除却许青珂的人之外,主管的反而是彧掠。

  

师宁远跟许青珂都信他, 大概也因为...青珂知道她信他。

  

信他么?

  

秦笙瞧着他, 打量中, 神色就多了几分深思, 但她很快也瞧出了他的紧张。

  

一个在父兄压制下不得不内敛锋芒苟且十数年的人, 怎会这么容易紧张。

  

他越紧张, 她就越能感觉到他对她的心思浓得很。

  

她自然也....越发不好意思。

  

于是撇开脸,却听他说了话,“快到西川了, 因我的身份缘故, 应该不大方便到秦将军跟前,届时就需要你联系你父亲的亲信了。”

  

秦笙:“我父亲的人认得青珂的人,他们之间有联络。”

  

她说完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果然,彧掠垂眸,淡淡道:“我该想到的,你跟许相的关系如此深厚....”

  

这男人真是....秦笙也没料到这么一个野性霸道的男人竟这么小心眼,竟盯着她跟珂珂的关系不放了。

  

也不知哪来的醋劲这么大。

  

按理说吃醋这事儿不是女纸多为的么。

  

秦笙心头无奈,但不觉得不喜,反而觉得这男人这般....挺好玩的。

  

“但你跟她不同,她是女子,而你是男子。”

  

或许觉得这句话有点露骨跟暧昧,秦笙仿佛能看到这人会因此灼灼盯着她的模样,眸色婉转中,便是补充:“所以从前才能喊你为兄长。”

  

兄长.....彧掠刚刚的确起了欣喜,但此时这团欣喜就跟掐灭的烟花一样。

  

轻而易举就没了。

  

“还不如当她是你心上人。”彧掠忽来一句,秦笙一怔,然后就看到此人再次灼灼盯着他。

  

“这样你还能晓得我因你对她的亲近信赖而嫉妒她,而非顶着兄长头衔被挂在墙头,什么都做不了。”

  

这话便是严重了。

  

秦笙脸色微红,单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轻轻道:“可我也并非不信任你啊。”

  

她很信他啊,真的信的,否则....

  

“否则你为何要我只把你送到外面就好,不让我见你父亲一面。”彧掠嘴唇抿得直直的,眼眸垂着,冷肃得很。

  

端是故意要让人看出他生气了似的。

  

秦笙也是懵了下,忍不住提醒他:“刚刚仿佛是你自己提出不宜跟我父亲见面。”

  

彧掠皱眉:“我只是故意试探,但你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秦笙:“.....”

  

这人是不是跟师宁远待久了,这种刁钻路数也会了。

  

“这话....也是跟上师阁下学的?端有三分流氓跟七分无理取闹。”眉眼有嗔意,言语带亲近,彧掠心头的窒闷一扫而空,但依旧难以让视线割舍了她。

  

看着看着,她刚刚自如的眉眼便有了几分羞怯跟躲闪。

  

“没有,他的身心都在许相身上,没时间教我,我也不屑去学。”彧掠一板一眼回答这个问题,又正正经经坦诚:“我只是努力去让你没办法避开我。”

  

秦笙回头瞧他,眼里仿佛淬了光,“你已经同我坐了同一辆马车,我自是没法避开你的。”

  

她在想.....我若是不愿,有的是法子避开你的,也不知你这木头懂不懂。

  

彧掠闻言默了下,说:“我只是为了守护你的安危,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

  

秦笙:“.....”

  

只是,只是,活像你很委屈似的?

  

木头之所以为木头,是因为他就是木头。

  

秦笙扶额,哭笑不得,只能看向窗外,马车顿时沉闷起来。

  

彧掠暗想自己大概又说错话了,还是她本就对他无心,如此陪他搭话,大概也是良好教养跟对他的感恩吧。

  

心中黯然,但他也不打算就此离开,因到了西川.....他怕是就没有借口再跟她接近了。

  

已是分离之前。

  

彧掠拳头稍稍攥紧,目光从她美好温柔的侧脸落在她垂放在腿上的手。

  

他昨夜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牵着她的手漫步在浩瀚辽阔的草原之上,沐浴微风跟阳光,带着她阅览山河......

  

咯噔,马车忽然摇晃震动下,秦笙身体摇晃中歪过去,右臂顿被宽大有力的大手握住,但她歪过去的时候,也径直扑在了他的怀里,左手也按在了对方腿上固定平稳。

  

平稳了,的确稳住了。

  

但秦笙很快察觉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很尴尬。

  

秦笙脸色微红,彧掠也脸红了,嗓子有些哑跟迟钝,“你还好么?是否伤...伤到。”

  

“没,没有,你呢?”

  

“我.....”

  

然后两人都下意识看向那只手跟大腿。

  

她的手按住的大腿位置太上面了。

  

秦笙猛地收回手,偏开脸,俏脸红如晚霞,眸色如滴水似的,盈盈一团。

  

彧掠盯了盯她,深吸一口气:“我出去看看。”

  

有难民。

  

难民衍生的动乱导致马被惊动,恰好车轱辘落在凸石上,这才震动。

  

彧掠撩开帘子,刚好看到那些难民扑过来讨要吃的,只一眼,彧掠伸手拔刀,一刀斩断一个难民的手臂,再一甩手割喉。。

  

这等凶残吓坏了人,就是秦笙也脸色一变,但很快她就知道为何彧掠为何要杀此人,因为这人断臂飞出去的时候,袖口也飞出了一把匕首。

  

刺客!

  

杀戮自然起!这些乔装成乱民的刺客被屠杀的时候,城中道上出了一列强大骑兵,骑兵到的时候,杀戮结束,于是变成了骑兵跟彧掠等人的对峙。

  

骑在马上的男子冷峻,有军人的英挺,只是对彧掠颇有忌惮,但仍旧下马。

  

“小姐,尉迟受将军之令来接您,这是将军的守信。”

  

他递上手信,但信被彧掠拿了,两人目光对视过,彧掠把信给了秦笙。

  

秦笙看了,吐口气,说了一句让两个男人都很不悦的话。

  

“阿珂果然都安排妥当了。”

  

————————

  

冰原乃冰雪飞霜之地,漫天飞雪,人烟自然极为稀少,而且要进冰原之前,必然都要备好物资准备妥当,否则....

  

“否则就是找死!”

  

杂货店里高声跟一些渺渺往来行商兜售商品且奉劝对方再买些的老板浑身上下裹满了兽皮,双目只在对方买下物资的时候才会放光。

  

但也有例外——比如看到一些一看就很有钱的人之时。

  

这一伙人自然有钱,看那一匹匹耐寒的高头大马就知道了。

  

再看看其中一些人穿着的衣物,一件件都是御寒且防御厉害的珍品,就是那披风斗篷也都是上等丝绸卷着上等绒毛....

  

其中一人拉下帽檐的时候,才真真让店老板眼睛发直。

  

愣神了。

  

许青珂眸色温转,落在这店老板身上的时候,并不走过去,只是瞧着他,眼里静的像是冰原中千年不见火色的荒野。

  

店老板满心的打算跟腹稿都被掐死了,他不晓得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只隐隐有冷汗。

  

店内也一片寂静,那些行商都不敢说话,因为进来的黑袍人都拔出了腰上的刀剑。

  

刀剑都是上品,杀人之利器。

  

这伙人恐怕来头大得没边。

  

许青珂很快收回了目光,只是解下了披风带子,旁边的女郎接过了披风,递上了暖炉,她握着暖炉坐下了。

  

姿态神艳似神祇,眉眼比那画卷还不真实,竟让人一时忘记了刀剑锋芒的孤冷。

  

鹰眼抱着猫上前,“寒野坡的当家?”

  

店老板刚要谦虚,对方轻笑,“按道上规矩包下你这家店,上点吃不死人也下得了口的饭菜,大半夜的不会有人刺门暗袭,安安生生让我们住上几日,道上价格大概一千两,我们翻三倍给你,若是买卖不成,你跟你的伙计们出的撑死了也就是一条命,这买卖你不亏吧,可愿做?”

  

店老板顿时脸色发绿,抖着嘴唇点头,“自然自然,诸位爷是有大来头的人,我们这小地方不敢放肆,请坐请坐,佳肴马上就到!”

  

菜肴自要准备,客房也一并全清了。

  

整家店一时安静了,只有炉火烧着旺,外面的雪飘得苍茫。

  

许青珂望着四扇门敞开后撕裂开的雪幕,终于开了口。

  

“这样的雪,进不去了,等他来找就是了。”

  

赵娘子等人颔首,热茶暖身,一群人也不再言语。

  

只是许青珂清冷中瞧到鹰眼怀里的猫儿,不知为何,就多了几分疲色,“你竟也舍得?”

  

鹰眼笑:“公子不知,第一次不舍得,后来它来找我,狼狈得很,后来再多几次也就不舍得了。”

  

他补充,“机灵,跟的紧。”

  

不舍得它跟来送死,却也不舍得它在茫然天地间寻找自己主人因此狼狈受苦。

  

还不如留在怀里抱着取暖。

  

赵娘子忽想到了元宝,小心去看许青珂,后者神色淡漠,并未有多少动容,但她的心,又有几个人能看穿。

  

而现在,她在等自己毕生最恨的人来找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