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登顶,落下

青珂浮屠 胖哈 451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妖灵等少数擅权术的人对于秦川的帝王权术心惊, 更多敏感的人却逆转了对许青珂的揣度——原来这一切是君上主导, 想来是他跟蜀国许相早已默契好, 要拿下原齐, 是以, 许青珂果然跟君上关系匪浅, 且也亲近相助他们渊。

  

看吧, 跟景修一个想法的人太多了,这也是秦川想让人看到的——把许青珂逼到他们渊来。

  

但这是他的私心,此举也未必只是逼迫她, 起码也将渊人对她的敌视扭转了。

  

一善一恶,让人挑不出错。

  

这就是渊的君主。

  

他灼灼看着她,带着莫大的强势, 许青珂却偏开脸, 淡漠以对。

  

不过还好秦川也不至于在这里针对许青珂逼她什么,他心理也晓得在那祭祀阁楼院子里对她的一次强势已让他起了些微邪念。

  

邪念已生, 若还纵容, 那局势就难以控制了。

  

秦川将目光从许青珂身上挪开, 看向大藏寺的惠仁等人。

  

“天选渊, 杀奸臣, 寡人该顺从天意吧。”

  

惠仁等人躬身, “这是天的旨意。”

  

秦川笑了下,却起身,“甚好, 那就拿他祭天吧!”

  

惠仁等人猛抬头, 祭天?

  

秦川走下来,也一步步,非君王莅临民间,而是君王带着杀心降临。

  

他走到原齐面前,也弯下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渊的主人是谁都弄不清。”

  

“寡人高看你了。”

  

原齐瞳孔缩放,忽明白了一件事:从始至终,要杀他的都不只是许青珂一人。

  

——————

  

三足金乌炉鼎所在的祭祀顶是君王才能攀登的地方,除此之外就是君王授予摄政权的亲王或者双相。

  

当然,也有可能是.....

  

秦川塌上阶梯的时候,忽甩袖,低喝:“来人,将原齐给寡人带过来。”

  

他大步走向那祭台,随身的内卫面无表情得走来,两个人提着奄奄一息的原齐过去。

  

到了秦川眼前,君王伸出大手,捏着原齐的衣领,轻而易举将他提了起来,且回头。

  

“许青珂,你过来。”

  

众人意外,许青珂也意外,却没动,只皱着眉看着秦川。

  

“你是上天授予意志的渊,帮寡人平了奸臣,寡人自要带你一同祭天。”

  

许青珂会答应?不答应的话,此时她跟秦川的“合作”关系就有了裂痕。

  

秦笙是不在他手里,但那个人....她需要秦川的帮助。

  

至少让秦川不至于相助那人。

  

只权衡利弊,许青珂便淡淡道:“渊鸿一体,我与颜姝姑娘该一起。”

  

其实刚刚君王的要求虽然让人惊讶,但也不是很突兀,至少原齐已经落马,双相空一位,而怎么看,这许青珂都是当世可辅助朝阙的无双相才。

  

古有君王屈身三顾而求人才,如今君上所为也不过分。

  

但.....许青珂拉上了颜姝。

  

于颜家而言,这是莫大的荣耀,因那台子非一般人能登顶,何况跟着君王一起。

  

何况颜姝是女子。

  

女子与君王?颜姝看了秦川一眼,又看向许青珂,她不懂这两人之间有什么博弈,但她知道许青珂不甘愿独身陪着君王登顶。

  

故意拉上她?莫非以为她想攀上君王进了那宫阙吗?

  

颜姝却是很快打消这种心思,因她能察觉到之前许青珂配合她祭祀舞的时候,十分尊重她。

  

既尊重她,就不会有这样的无谓之举,以她的心智,大概也不屑利用一个女人为自己脱身。

  

颜姝思虑了下,忽恍然,难道她晓得自己的愿望?

  

“颜姝一介凡女,不敢承担如此殊荣。”

  

颜姝此言一出,颜卿松了一口气,而秦川来回扫了颜姝跟许青珂一眼,心中计较,忽笑着赞赏:“颜氏嫡女颜姝,才华绝顶,品德尊贵,且今日祭祀为我渊祭了天地,当为我渊女子表率。”

  

顿了下,众人的心也提了下,颜姝的脸色更是略苍白几分,直到.....

  

“恰好她与公主秦兮姐妹情深,寡人便赐予她公主之尊。”

  

前头夸得太盛,众人都以为君上终于要立后了,结果后面君上语风一转。

  

认妹妹了!

  

众人错愕。

  

颜姝的脸色阴转晴,却下意识看向许青珂,目光相对,对方淡然如水,她却知道自己欠了对方一个巨大的人情。

  

这人情迟早要还的。

  

许青珂为何特别要了她一个人情?难道她认定自己有一天需要她帮助?

  

这种疑问无解。

  

但得了公主之尊的颜姝婉拒了登祭祀顶,许青珂答应了一起上去。

  

秦川满意了,只是他忽略了自己为何满意的原因,也无视了心里旁生的念想。

  

他需要这个人,需要这个才华绝世的奇才。

  

许青珂踏上阶梯,跟在秦川后面一步缓缓登顶。

  

“小姝,刚刚那是?”颜云到颜姝身边询问,脸上有疑惑。

  

颜姝确定边上无人才轻声回答:“我原以为这世上只有父亲母亲跟哥哥才晓得我不愿困在宫阙中,没想到还有第四个人.....”

  

颜姝入宫且为后执掌东宫,这是整个渊国都默认且朝堂也期待的将来。

  

但她不愿。

  

因她只喜欢跳舞,而入宫之后....这些都必须舍弃。

  

她只能从了那后宫的端庄或者诡争,把自己的一生无限耗费在一个男人跟其余女人身上。

  

她不愿。

  

她的父母跟哥哥是疼她的,所以纵容她,不愿她心不甘。

  

只是家族其他人乃至祖辈都强迫着,还有其他世族带来的压力,都让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直到刚刚君王表态,既给了她庇护族群的荣耀,也给了她自由。

  

“那刚刚就是她....”颜云震惊,是巧合吗?脸色恢复后,他脸色凝重,“我们一家欠她一个人情。”

  

但他心中也狐疑,许青珂为何只简单一句话就让君上给了这么大的好处?

  

颜姝心里有猜测,却不敢说,只能幽幽叹气,转头看去,刚好看到君王已经到了顶端。

  

而许青珂在下面一步。

  

啪嗒,原齐被放下,秦川拔出腰上长刀的时候,原齐忽喘息着说了一句话。

  

“大抵这世间总是不公平的,有些人总是得天独厚,属下忠诚,无数人宠爱,因此肆无忌惮,比如许青珂你。”

  

“但许青珂,我原齐也非无人相助。”

  

原齐狞笑,那笑看得秦川碍眼,刀正要落下,忽然,他脸色大变,刀锋一转,朝着许青珂的头....

  

一侧!

  

铿!一刀斩断射来的箭矢。

  

“不好!”

  

“有刺客!!”

  

“有弓箭手刺客!”

  

如此戒严的场地,竟还有弓箭手刺客埋伏在四周?

  

只有原齐这个右相才能办到!

  

“罗慎也是他的人!该死!”明森脸色大变,忙动员将军们去救君王。

  

场地一片混乱,祭祀台高高在上,本该远离危险,但对于弓箭手而言却是最鲜明的靶子。

  

——原齐的确了得,他也是有后路的,难道也料到许青珂要上这台?但不上也无妨,杀了秦川,渊还有何人会护着许青珂?无主的朝阙群臣第一时间会把有莫大威胁的许青珂给撕了!

  

这是他最后的杀招么?但的确厉害,许青珂预感的要出事,也终于出了。

  

从三面阁楼还有人群中隐匿的杀手用□□瞄准许青珂跟秦川,□□比弓箭还快还狠,秦川刚刚替许青珂斩断一根,却还有许多!

  

只一刹那,秦川拉过许青珂臂膀,将她护在朝海的一面,自己孤身面临飞梭而来的众箭。

  

无需喝骂,他的将军们自会杀上来,但他目光一扫,却看到这些人里面,没有一个比秦夜英勇。

  

秦夜直接锁定了一个刺客,扑过去悍杀!

  

但他也察觉到有一个人更凶更狠。

  

他从楼阁跃下,身形残影,极快,跳跃,掠射,甩出腰上的长剑,剑如箭,噗嗤一下就穿透了一个人的胸口。

  

他跑来的时候,率先拔过了几个人腰上的刀剑,拔出,甩出!

  

一刀一剑杀一人!

  

到了那第一个杀的人跟前,那人胸口的血还在喷溅,即将倒下,他右手拔出自己的剑,左手解下他腕上的□□。

  

梭梭几下就杀了几个远处的远攻杀手。

  

一人可杀一军的强大。

  

此人是谁?

  

秦川看到这人第一是惊疑,第二却无欣喜,脑中只有抽痛,还有心中生出的暴戾——他刚好看到了许青珂看到此人时脸上来不及掩饰的表情。

  

她认识他,而且很熟!

  

燕子楼,拐角,墙壁,红肿的唇,衣衫不整....

  

暴戾已生,秦川当时就要伸出手去搂住许青珂的腰肢。

  

她是他的!

  

也只能是他的!

  

然而,那手还没能碰到许青珂的腰肢,有一个被他忽略的人猛然爬起,用了最大的力气....

  

推到了许青珂后背。

  

只一瞬,许青珂就从高耸的台上落下。

  

不!北琛吓得脸都白了。

  

秦夜飞奔过去,但他知道来不及,更骇然的是,他的君王竟跟着跳下了。

  

秦川几乎没有迟疑,只在惊恐中本能跳下.....他武功厉害,跳下去也自可以活命,可许青珂不行!

  

他要去抓落下的许青珂,却总差了那么一截距离。

  

就这一截距离,许青珂必死无疑!

  

他好像遇上了此生最大的险境——永远失去一个还未得到的人。

  

然而....

  

有白影如惊鸿。

  

真正的惊鸿,身法超绝,压过秦川。

  

这身法眼熟,他们毕竟一斗,也毕竟几乎不相上下。

  

可此时有了上下,他从上面落下,他在下面跃出。

  

哗!

  

许青珂被某人袖口甩出的鞭绳缠住腰肢拉过去的时候,她看到越来越近的脸。

  

半空满怀。

  

衣袍飞舞。

  

她的腰肢被他占据,身体也被他完全搂在怀里。

  

他还颤栗着,瞳孔里只有一个她。

  

那是恐惧。

  

差一点,就差一点,师宁远就要失去许青珂了。

  

许青珂只那一瞬就从千般心机定下的冰冷果决化开成了一池柔软清水,眼里有酸涩。

  

她吻他的时候,其实是在致歉,因她终究在时局中选择远离他,可他又来了。

  

从未放弃过她。

  

可她跳下悬崖的时候,连自己都放弃了许青珂。

  

独独这个人.....不一样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