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马贼

青珂浮屠 胖哈 408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赵娘子跟阿青都沉默了, 这是金元宝?

  

许青珂看了金元宝一眼。

  

“狗官?我身边的确养了一条狗, 这般喊我倒也没错。”

  

她这么说, 反让人觉得她的平和之中藏着深不见底的冷冽。

  

果然, 那清越勾人的眸子在漆黑之中的煌煌火光之下有淡淡的微光。

  

“但我不太喜欢刺杀我的人将自己置于高处, 拿钱杀人还要得美名, 这世上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这番话让屋中的男女神色微动, 竟是被收买的杀手?

  

这些人不是武林人?还是他们判断错误了。

  

下面的武林人果然大怒,“许青珂,你休得胡说, 你这等贪官,天下有志之士人人得而诛之。”

  

许青珂身体拢在袍子里,听到这话似乎觉得有些可笑, 但她又不会张扬肆意得取笑, 只是用那平静的言语将人打入深渊,“这么有志气, 怎就没想过你们以武林人的身份来刺杀我, 不管是否成功, 都会殃及池鱼, 到时候武林多数人要因为你们而死。如果这就是你们的道义, 于我看来也不过是谎话说多了, 自己都信以为真了。”

  

那些武林人顿时大怒,怒骂着,却也想着突围,

  

卫队与之周旋, 雨夜之下显得嘈杂,屋中男女看着对面冷眼相看的许青珂,却觉得这反而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直到....雨夜之中有狂暴急促的马蹄声践踏而来。

  

众人大惊!尤其是那些旅人,有人住在二楼的开窗看去,顿然看到月色漆黑之下有一队骑兵汹汹而来。

  

“难道是隘口那边的守军?”

  

“不可能啊,隘口守军距离这里不远,连夜怎会赶来....不好!那不是守军,是马贼!”

  

马贼是一些荒凉平原上的贼寇,一般占地为王,以压榨当地原住民跟劫掠商旅为生,等积攒了一定实力就招兵买马,十分凶悍。

  

白马栈道早已败落,但这草原上的原住民还有一些,如今也有不少商旅不得不经过此地,有羊羔的地方就有猎人。

  

于是马贼今夜到来,顿时让所有人都惊慌恐惧了。

  

武林人大笑,大骂许青珂这下不能得意了。

  

但也只有他们笑得出来了。

  

“是马贼,恐怕不会来得这么巧。”晋国男女也要他们的敏感,一看那马贼前来就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劲,再看对面许青珂。

  

这些人有人有马有兵器,要逃其实是不难的,虽然人数不如马贼,但何必这样坐以待毙。

  

除非是.......

  

马贼已经到了跟前,人数众多,足足有百多匹马,且都有兵器。

  

好一庞大厉害的马贼。

  

杀意凛然,血洗白马栈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马贼嘛。

  

许青珂没说什么,只是手轻轻一挥,转身进屋了。

  

那一挥手,阿青跳下楼,脚下一点掠出墙头,掠中,剑出鞘!

  

刷....银光伶俐,直接一剑断头。

  

马贼们大惊,众人也是大惊。

  

“不可能,你不是中毒了!”

  

武林人里面有人惊呼。

  

从之前开始阿青就站在许青珂身后,但一直没出手,因为按照计划,这个阿青是他们第一个铲除的目标,硬来肯定不行,所以就下毒。

  

本来也已经得手,这个阿青的确羸弱不出手,傍晚后就没再出面,刚刚出现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是许青珂虚张声势。

  

没想到.....

  

“她早有准备,快走!”

  

有人惊呼......但来不及了。

  

草原草原,草丛高处可比人高,若是其中埋伏一些人。

  

比如弓箭手。

  

那湖边芦苇丛中起了不下百人的弓箭手,箭矢齐发,隔着那样利于弓箭射击的距离,射人射马无一不准。

  

惨叫声叠起。

  

凶悍的马队如羔羊一般被眨眼宰杀。

  

那些武林人见状大惊失色,急想逃走,可才逃出几米远就被金元宝一个接一个咬死,缺胳膊断腿的,血腥的很。

  

外面的人要么心悸无声,要么屠杀哀嚎。

  

许青珂进屋,赵娘子低头:“给马贼传信的老板已经被拿下了,公子要先睡了么?等下的事儿便交给我们去办吧。”

  

“不必,隘口这边的守军有几分意思......”

  

小半个时辰后,许青珂见到了脚踏泥泞鲜血的隘口守军郑青城。

  

这位将领有点茹毛饮血的粗犷,对许青珂似乎并无好感,但他仍旧压着脾气。

  

“将军于我也无好感,毕竟本朝文武相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不过你今日来了,说明你我的交易终究是可以达成的。”

  

郑青城看了她一眼,看到这人细白柔嫩的,一看就是邯炀城里金窝里养出来的人,可他们这些当兵的天天在外喝西北风,这浑身上下一张皮都没有半点水分,怎么可能会有好感,便是闷声闷气回应:“你既然差人给我送信,让我来救你,但允诺会向朝廷征集军资派发下来,我当然要来,不然明天又得饿肚子,可不像你们这些官儿,天天.....”

  

他看着木讷,这发起牢骚来可是没有半点眼力见儿的,也不知眼前这人如今有多大的危险性。

  

身后的副官脸都绿了,忙扯他袖子。

  

哎呦我的将军,少说两句吧,咱们是来要钱的,不是来扯嘴皮子诉苦的。

  

要钱啊。

  

许青珂当然知道朝廷不是缺钱,只是钱都在一些官爷们的口袋里。

  

“我没钱”许青珂淡淡一句,郑青城顿时脸色变了,就要大骂许青珂无情无义不要脸骗他....

  

“但这笔钱自有人会给你。”

  

“啥玩意?谁啊?”一听有钱,郑青城又不骂了,只是有些懵。

  

“这些马贼的窝里不是有钱?找到他们的窝就是了,就算找不到窝,或者没钱,你就以马贼伏击我,被你打败....记上我的名字,你的上峰会往上呈递的。”

  

郑青城有些半信半疑,“你的面子这么大?救了你就这么有用?”

  

许青珂觉得此人一直窝在这荒凉地儿苦守隘口也不是没道理的,朝中不都说此人——蠢笨如牛。

  

她笑了下,说:“大概还是有点用的。”

  

这一笑不得了,郑青城看傻眼了,后面的副官回神后又着急了,又扯他衣角,我的将军呦!这可是四品上官,将来还要当御史大夫的,快快别看了!

  

“诶诶,你老扯我衣服干嘛,我就这一件了,扯坏了你赔啊!”郑青城生气了,怒瞪副官,又朝许青珂嘟囔:“行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怕你会不要脸骗我....”

  

许青珂瞥眸,“看样子还是怕的。”

  

郑青城:“......”

  

所以不喜欢跟文官打交道,心眼真坏。

  

“反正这些马贼我带走了,不过大人你身边这位婆娘眼睛不太好,从我到这儿,她已经翻了好几次白眼了,这是病,得治!需要的话我给你介绍军医,医术可好哩,不过你得付钱.....”郑青城龙行虎步,走了。

  

赵娘子在旁边气得不行,“这什么人啊,身上味儿那么重,牛圈里爬出来的吧,跟个傻子似的。”

  

还她眼睛有病....白眼翻的就是你!

  

“此人确有几分意思,你可知道当年动乱,除却秦夜一人独当一面愣是长驱而入取敌军将帅首级,后头便是这郑青城带人苦守城门半个月而不破,天下间有秦夜之锋芒的人凤毛麟角,可有郑青城这般韧劲的也是极少。”

  

赵娘子有些惊讶,但也说:“瞧着也是个能吃苦的,我瞧他军衣内的衣服都起了好些边角毛球.....公子好像对此人很欣赏。”

  

许青珂默了下,道:“这天下间很多人都可以死,无碍于山河,无碍于苍生,但这种人死一个就少一个。”

  

她偏头看着窗外,语气有些飘忽。

  

“多年以后,这偌大河山皑皑白骨,总得留着一些人拾骨烧尸。”

  

当然不会是她这种人。

  

早晨起,血气还在,荒原上的野狼嗷嗷叫了一夜,但都不敢靠近来舔血腥,只因金元宝坐镇。

  

“哎呀元宝又立功了,来,这是赏你的。”

  

店老板去了哪儿,那些幸存的马贼,那些幸存的武林人,他们的去向有人疑惑,但一夜过去,很多东西也处理好了。

  

机密就是机密,多数旅人战战兢兢,乘着白雾蒙蒙就赶紧走了。

  

此时的白马栈道人烟稀少得很。

  

赵娘子拿着一大盆剁好的羊肉喂金元宝,接过许青珂来了,金元宝猛然跃起,抢着咬住了盆就跑到了许青珂的前面,后脚用力,直起身子,将肉盆递送给许青珂。

  

意思很明显。

  

赵娘子:“好一头狼心狗肺的狗崽子!就图着公子长得好看?”

  

金元宝回头:汪汪汪汪!

  

对的对的!

  

————————

  

许青珂刚起,吃过早饭,有些懒散,看金元宝昨夜也的确立功,迟疑了下,拿过盆给它喂血肉。

  

不知为何,那血肉血腥,金元宝也魁梧骇人,可许青珂皮囊太过绝色,晨光暖暖,雨后空明,竟让这一幕显得有几分化世静好的感觉。

  

佛家里面好像也有这样的一幕。

  

“古佛迦叶路遇狼王,狼王正屠杀完部落,吞咬血肉,还有一孩童幸存,狼王欲赶尽杀绝,迦叶阻止,并未说其他,只是拿刀割去手臂血肉,曰:狼食人,人杀狼,天之轮回,自然之则,但食肉总有温饱,我予之血肉,换他之性命,一路相随而行,我便是你的食物。狼王同意了,便随迦叶一路西行,日夜吃他血肉,最终到达西天,放下了杀戮,皈依仁慈。”

  

晋国的男子说完这些,看向许青珂。

  

“许大人觉得自己是狼王,还是迦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