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狩猎

青珂浮屠 胖哈 2848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许青珂听到姜信跟自己道歉, 她虽惊讶, 但对此并未有多少动容, 只因对这个人忌惮太深, 也甚为不喜刚刚的事情, 只是还未等她给出什么反应, 忽听外面动静。

  

“许青珂呢?我今日便是来找她的!什么江东第一才子, 来了邯炀却是半个帖子都不敢接,也不敢于我等斗才艺,如此人必是浪得虚名之辈, 她在哪?还不出来!”

  

外面吵吵嚷嚷,姜信却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要不要我出去....”

  

许青珂看都没看他,弯腰捡起那本书, 放入书架中走了出去。

  

嗯哼, 素来是廷狱的人无视别人,没想到今日被一个半点官衔都没有的白衣给无视了。

  

姜信冷峻又略带邪气的脸上有些悻悻, 摸了下鼻子, 转身.....

  

“我在这里”许青珂走到众人面前, 也不多说, 只扫了几个人一样, 目光在四人身上落了落。

  

“各自擅琴棋书画吧, 一起吧。”

  

众人错愕,到来赶场子搞事儿的诸多才子也目瞪口呆,至于那四个出自蜀国各地近些时日混迹一起的才子更是脸都气得憋红了。

  

一起?!

  

“许青珂, 你简直太放肆了, 当真是......”

  

许青珂不等他说完就淡淡开口:“一比一车轮战跟一起有什么区别吗?既是来找麻烦的,总不能凡事都随着你们喜欢,我说一起就一起,要么比,要么走!”

  

她越说,眉宇间的冷意就越重,那俊彦清冷全然化作了让人心惊的冷漠。

  

气质强盛才成气势。

  

盛传温润如玉的青珂公子也有她的气势,一段话便扼住了这群来势汹汹的才子。

  

也不等他们继续废话,她阖眼,在垂落袖口中的指尖摩挲了下,“我若输了,退出科考。”

  

何等吓人的赌注,简直是不给这四个人退路——她都这样下注了,他们退了岂不是自甘怯弱。

  

“那若是你赢了呢?他们应该付出什么代价?”人群中不知是谁幽幽来了一句。

  

许青珂靠着书架,双手环胸,目光清浅掠过那四人。

  

“他们身上没有什么值得我图谋的。”

  

四人:“.....”

  

还没比,就已经感觉到遭受了莫大的耻辱,于是只能比!

  

琴棋书画一起!

  

弹琴的弹琴,下棋的下棋,作诗的作诗,画画的画画。

  

一刻钟不到,许青珂将毛笔收尾,画跟字已经好了,指尖一弹,那毛笔飞出,插点在琴弦上,墨水喷溅,琴音乍然而断。

  

却余音绕梁许久许久。

  

书坊馆主笑了,“我判皆胜,可有人异议?”

  

那四个才子都已是蒙圈,却也不敢再丢人现眼,至于其他人......

  

“琴棋书画惊才艳艳,实乃让人钦佩,不知这位青珂公子可愿随小侯前去兽林涉猎....”

  

侯爷?几日前才在街道上见过那两个侯府公子大打出手,如今又冒出一个?

  

不过小侯?怕是已经承爵了的,身份自是不一般。

  

许青珂转头看到那锦衣华服的青年,不算特别俊俏,但眉宇自有侯府家的贵气,但有几分傲慢,眼底还有挑衅。

  

想来这四个才子是他请来的。

  

也不知她哪里得罪了对方,去了,必有埋伏,不去,对方也肯定不会罢休。

  

许青珂看了对方一眼,点头:“可以”

  

这小侯爷得偿所愿,心中欢喜,但也知许青珂的确才学惊人,不能表露太多,于是吆喝着身后的一群人准备出发去兽林。

  

然而也是此时。

  

“原来是赵小侯爷,打猎这种彰显男人风范的事儿怎么不叫上我呢。”

  

许青珂抬眼看到从二楼下来的姜信,眉头不自觉一皱。

  

阴魂不散。

  

——————————

  

姜信虽然没出身,官阶也不高,可如今君上重用,手头权柄也大,就是这些公子哥府中的亲爹亲爷爷也得忌惮着,因此他要跟着,那就肯定没人不让他跟着。

  

许青珂上马前,姜信似笑非笑到了她身边,低低一句:“你这弱鸡般的身子,可得小心疼着,莫要让这畜生伤了....”

  

许青珂没说话,直接一蹬上马。

  

漂亮!姜信吹了一声口哨,惹得那些公子哥纷纷惊讶。

  

“赵哥,这姓许的跟那姜信有关系?若是有,这次咱们恐怕......”

  

赵泓皱眉,道:“姜信是廷狱出身,压根没什么私交,也不敢跟他有什么私交,我听我祖父说这姜信素来阴晴不定,越跟人好,却证明他想害那个人.....先看着吧,咱们也没做什么啊,不是吗?”

  

几个贵公子心照不宣,一群人扬鞭而去。

  

-——————————

  

邯炀是奢靡之地,世族官僚们能玩儿的东西多了去了,打猎就是其中一大比重,而兽林就是这些整日无所事事的世家子弟最常去玩乐的地方。

  

外加护卫少说也有三四十匹马纵情而去,半个时辰后到了兽林,林子外本有人为这些公子哥提供打猎用具的,防具弓箭都有,可这些人哪里会用这里提供的,几乎每人都有小厮带着的一套用具。

  

那赵泓给许青珂推荐了一把弓,许青珂婉拒:“我怕是连弓都拉不开,若是诸位猎了还未死绝的小兽,我用这弓敲打几下倒是可以。”

  

众人闻言皆笑,不过看许青珂这样的身板,的确不是能拉弓的人物,不过笑中又有几分轻蔑还有几分戏谑玩味。

  

还真像女人。

  

————————

  

狩猎开始,这些人纷纷起码进入林中,许青珂本就不是为狩猎而来 ,其余人也不要求她狩猎。只是赵泓十分体贴,还亲自带着她,一路介绍那些地方是那些鸟兽常出没的地方,如数家珍。

  

“小侯爷不去狩猎吗?”

  

“狩猎啊,常玩儿,但许公子这样的才子可不多见。”

  

“过奖,但我想这小侯爷出身南陵侯府,行伍出身,一身傲骨,竟还对我这么一个白衣如此客气,果然外人的传言也是不可信的。”

  

赵泓闻言眉宇拧了拧,“那些人的传言?又说我不学无术,继承不了家业?哼!可我现在就是侯爷!轻轻松松就可以拿到军位,那些人羡慕而已,不过你还算有点眼光,知道分辨真假。”

  

许青珂淡淡一笑。

  

她当然能分辨真假,一个并不是很聪明且骨子傲慢的贵公子能耐着性子来招待她,必有一个权位远比他重的人给他出了法子,自然,也是有好处的。

  

谁呢?

  

姜信已经不在这里了,他来,应该也不是为了她。

  

一个能让姜信怀有目的的人.......

  

是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