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太子

青珂浮屠 胖哈 379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许青珂瞥过傅太何, 她极擅长看人脸上表情猜出对方心思, 暗道这堂堂太尉恐怕脑子里都是一团污糟的臆想跟吐槽, 但这人脸上却是委屈。

  

“君上, 微臣绝没有这样的想法, 真真是冤枉死了。”

  

说着就跪下了, 两只手趴着地, 好像哭丧一样。

  

许青珂当时就皱眉了:她挖他祖坟了吗?

  

显然蜀王也受不了这个人的嚎丧,不耐烦得一拍桌子,“行了, 寡人又没说你什么!”

  

然后许青珂就看到堂堂太尉直起身子,谄媚着脸:“君无戏言,君上等下可不能再怪微臣了~~~”

  

这完全是伶人式的宠臣。

  

蜀王也是哭笑不得, “你啊你, 不过许青珂年纪小,你也不能老欺负他, 该办的案子还是自己办。”

  

被这人一哭丧, 蜀王的情绪显然好了一些, 但很快又沉了脸, “把你跟寡人汇报的事情跟她再说一下吧, 你脑子不如她聪明, 没准是差错了。”

  

这话就差说傅太何人蠢了,一般人都会生气,可这人腆着脸笑哈哈点头, “君上目光如炬, 一眼就看穿了许大人比小的聪明得多。”

  

许青珂能怎么说呢,也只能静静站在一旁,等着这真正的君王宠臣谈正事。

  

傅太何很快就正经了,甚至是一脸哀凄,“许大人,你可知我从那您破案抓到的龟~倌知道了什么?”

  

许青珂神色淡淡,“招供了?”

  

“是的,他说....”傅太何小心翼翼看了眼蜀王沉下来的脸色,“他说在幕后指使他暗杀张太傅的人是...是...”他欲言又止,蜀王直接扔出一本奏折砸在他身上,“没用的东西!

  

不就是供出了太子!”

  

蜀王这些年时常情绪阴晴不定,笑怒都很随性,眼下便是真的又怒了,那奏折砸在傅太何身上,后者狼狈得很,却不敢躲。

  

许青珂却镇定许多,“太子?只凭他一人口头?自古被抓后谎言污蔑人的事情不少,不能只听他一人之眼,且从动机上讲,太子就没有杀害张端濡的必要。”

  

他在这里用的张端濡,事实上,之前也多直呼其名,俨然并不尊重。

  

蜀王察觉到了,目光一闪,“许青珂说的也有道理,但已经从那贱民的屋中搜出了跟太子往来的书信,而且更查出花月坊背后就是太子在经营。”

  

这才是最致命的,在君王看来是如何也撇不清关系的铁证。

  

若不是太子真的此案,就是背后的人算计太深。

  

傅太何跟许青珂都有些沉默,蜀王脸色越来越沉,终于,傅太何有些悻悻又求助式得朝许青珂询问:“许大人可有什么见解?”

  

“暗查”许青珂就给了两个字的回答。

  

还真是简单,但蕴意很深——查,是一定要查的,但不能摆在明面上,因为涉案的是太子,如果是冤枉的还好,如果不是,那就看蜀王有没有心废掉太子,如果无心,却把这个案子摆在明面上,那么最危难的就是君上了。

  

显然,许青珂这个回答满分,蜀王很满意,他最讨厌那种秉着什么公正公平等诸多原则来胁迫他的老臣,显然这个他亲手扶持起来的探花郎最为体贴他这个君王。

  

“自然要暗查,许大人聪明绝顶,不如这个案子就交.....”

  

许青珂:“恐怕不行了。”

  

为何不行!傅太何下意识就要来告状许青珂此人为君分忧的心不够真诚,但听许青珂反问,“大人能确保今日参与此案的刑部之人不会对外言传已经破案?也不会有朝堂之外的人查到刑部已经抓到了案犯便是花月访的龟~倌如果不能确保,那么一个外传已经破案的案子忽然转交到我手上,该有多少人会去费心调查,若是有人查出花月坊背后是太子.....”

  

傅太何当时表情就变了,在蜀王要骂他之前又噗通跪下。

  

蜀王已经懒得骂他蠢了,只淡淡道:“那此案就交给刑部办,但私底下傅太何你一定要跟许青珂多请教请教,不能自以为是。”

  

让一个太尉请教御史中丞?蜀王果然是一如既往得不拘小节啊。

  

傅太何喜滋滋得答应了,但蜀王让他先退下,只留下许青珂,傅太何走了,殿内只剩下两个人,连侍官都被退下了。

  

蜀王此时表情十分讳莫如深,“许青珂,关于此案你到底有什么想法?给寡人道来,不许如在傅太何那蠢货面前一样遮掩。”

  

许青珂果然没有遮掩,道:“君上,此案以现在查出的结果,目前指向太子的是三点,一,杀手供词,从他杀人的手段跟精心设计来说,是相当冷酷且聪明的,而且也不止他一人所为,背后必有旁人相助,比如那两个护卫,这样的杀手,为何入狱当天就轻易交代了太子是幕后主使,难道太子会蠢到派出一个完全不在掌握的杀手来行刺一个太傅?”

  

蜀王闻言不由点头,“对,交代出了太子,他也不可能捡回一条命,更大的可能是太子雇佣他,但他必然要有底牌在太子手里,这样才不会出卖,可他既然出卖了,那他的话就很值得商榷了。”

  

“其二,其实也是一个道理,书信往来太可笑了,以太子的身份跟性情,为何要跟一个杀手亲自往来书信?岂不是自寻死路?”

  

“其三,花月坊背后有太子的手笔,但微臣听说太子从前也时常出入花月坊,以太子的作风,早年出资也不奇怪,但也需要彻查清楚,毕竟目前表面上指向太子的是证据,而微臣的推理也只是主观臆断。”

  

蜀王此时怒意缓和了很多,似乎心情舒泰,“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后陷害太子?你觉得是谁?”

  

“若是假设,恐怕这个人把太尉大人跟微臣都算进去了。”

  

“知道傅太何会推给你,你能破案,能抓到那贱民,然后那贱民指证太子,凭着明面上的证据就能让太子陷于险境,他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为了扳倒太子,寡人的三皇子最有可能,若不是....”

  

许青珂低头,“君上心中自有决断。”

  

蜀王沉吟,却突兀来了一句:“许青珂,你为何不愿接这个案子?是因为你跟张端濡有间隙?”

  

许青珂知道,这是这位多疑的蜀王怀疑她了。

  

“大概是有点原因在,但主要是最近君上给微臣办的案子太多了,名声越盛,君上专宠而冷落两司的名声也会更盛。”

  

这个理由....蜀王笑了,“你倒是第一个怕君王盛宠而不想立功的人,寡人也知道,你办的很多案子都是私底下办的,并不升堂公审,不求名声,这点极好,但你也要知道。”

  

他的脸变得严肃,还有冷笑:“寡人想用谁就能用谁,旁人管不着。”

  

许青珂垂头:“谢君上信任。”

  

出殿的时候,许青珂看到一矮个胖墩憨憨扒着柱子往这边偷看,但身后跟随者一群侍从早已暴露他。

  

只是,他看到许青珂的时候也顾不得其他,忙跑出来,“仙子哥哥,仙子哥哥,你果然在这里。”

  

许青珂看到九皇子霍允恩,藏在袖子里的拳头稍稍握了下,“见过九皇子殿下。”

  

“仙子哥哥,你怎么都不来找我玩儿,我可想你了。”

  

“殿下住在宫里,微臣是见不着的。”

  

“那你进宫就可以了啊,跟那边几个姐姐一样,她们以后都要进宫的。”

  

这话让旁边几个侍从脸色都一边,小祖宗,进宫这词儿可不能随便用。

  

尤其是在许青珂这样的少年宠臣身上。

  

还好许大人不生气,只淡淡道:“恐怕不行。”

  

九皇子被直接拒绝了,顿时难过了,扯了许青珂的衣角,“呐呐呐,那我跟你出宫可以吗?”

  

众人:“.....”

  

许青珂怔了下,巧在此时,有宫女来找,说是皇后差人来找。

  

本该就此分手的,蜀王忽然出来了,因为心情转好,竟要带着许青珂一起过去。

  

许青珂能拒绝吗?不能。

  

何况她也的确想去看看。

  

如果她没料错,秦笙也会在。

  

选秀之前,先有身份最贵重的贵女入宫被选看,这些人也不全是给君王准备的,也有一部分首先要被匹配皇子正妃侧妃。

  

但秦笙恐怕是归属最复杂的一个,今日这一场进宫其实就是一场鸿门宴。

  

推不过,可能还未选秀,她就要成为君王偌大后宫中的一位。

  

许青珂跟在后面,步履很慢,抬眼看着前头带着九皇子的蜀王,眼底冰冷极致。

  

皇后宫中,贵女有好几个,都是权贵世家的诰命主母亲自带来的。

  

亲自就显眼的就是秦笙,但也有一个差不离身份的。

  

“许念悠,此名甚好,也不知将来会配了哪家有福的儿郎。”皇后笑容满面,笑声朗朗,在场的其余嫔妃跟贵妇也都附和了笑。

  

秦笙看向对面那个年纪跟她差不离的年轻女子。

  

貌美如花,姿态妍丽,此时闻言略羞涩垂头。

  

但她猜测,这归宁侯的嫡女若不是如她一样迫不得已,便是怀着振兴归宁侯声望而来。

  

不管是哪一种,此时此刻都是战场。

  

——两个人只能有一个进宫,两个人也只能有一个不进宫。

  

可以双赢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