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认错人了?

青珂浮屠 胖哈 3217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霍允彻显然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物, 很快就跟自己的心腹密聊去了, 怕是要在这里就将命令下了, 免得耽误时间。

  

这次他没有当着许青珂两人的面, 也让谢临云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年头不怕不知道事儿, 就怕知道太多。

  

不过他跟许青珂面对面喝茶, 又有几分无风不动的安静。

  

这种安静让他心头却越发波澜起伏, 生生压不下去。

  

“你不怕?还是已得偿所愿。”

  

许青珂将目光从屋外风景收回来,“谢郎君好像很喜欢揣度我的心思。”

  

这话浅淡凉薄,却让谢临云有种别看透了心思的难堪, 仿若之前她淡淡一句龙阳之好什么的,他就无所遁形狼狈而逃。

  

“你想太多了。”谢临云面无表情。

  

许青珂指尖转着茶杯,淡淡一笑, “你瞧, 又是你的猜测了,你怎知我想什么?”

  

谢临云:“.....”

  

左右都是说不过你的, 行了吧!

  

霍允彻回来了, 看到谢临云的脸色, 挑了下眉, 似乎缓了步子, 突兀道:“你们可知这世上有碧海潮生阁?”

  

这话实在突兀, 许青珂两人对视一眼,接着齐齐看向霍允彻。

  

谢临云沉吟了下,说:“传闻不知存在于何地, 不知崛起于何时, 但笼络了这天下五国最顶尖人才的碧海潮生阁,神秘莫测,强大无比,都说能得一碧海潮生阁一脉四人的其中一人才便可挥斥方遒于天下。”

  

他说四人,没有任何头衔,就只是四人。

  

的确,偌大的碧海潮生阁,似乎也只有这四人能代表碧海潮生阁。

  

其余皆是下属。

  

霍允彻是要问鼎君王的人,自是对这样的人才有渴求之心,是以面上有坚毅,也有势在必得的决心,“历代碧海潮生阁一脉都有浮屠,魁生,妖灵,伏尸四人,这是代号,无人能知他们真正的出身背景,甚至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真正面容跟身份,只知四人皆是碧海潮生阁笼络天下精英培养且重重选□□的顶级人才,谋攻,军伐,治世皆是上乘,若是得一......”

  

他说这话的时候,却看着许青珂,谢临云也反应过来了,脸色一变,便是直勾勾听着许青珂。

  

难道这人是那四人之一?所以霍允彻特意前来,志在夺她到自己麾下?

  

也是他爷爷为什么从来青樽,意思便是霍允彻来江东必会来青樽,莫不是爷爷也猜到许青珂是四人之一?

  

谢临云忽然觉得自己的道行远远不够。

  

而霍允彻却是看着许青珂,神色凝重,似乎在求贤若渴。

  

气氛有些安静跟凝重。

  

许青珂终究是放下了茶杯,回:“殿下是觉得我是四人之一?”

  

霍允彻:“难道不是?”

  

许青珂:“不是”

  

否认,她竟否认?若真的是碧海潮生阁四人之一,何须拒绝,谁不知道碧海潮生阁是最骄傲的,这天下间只有他们择明主的份,绝没有明主择他们的事儿——当然,除了渊国的那位君主。

  

所以她如果否认,就两个可能。

  

一,是她在有意拒绝霍允彻?二,她的确不是碧海潮生阁的人。

  

霍允彻眉头拧了起来,盯着许青珂的目光也有些打量跟暗沉汹涌。

  

杀意?怀疑?

  

他不是蠢人,如果许青珂真的是碧海潮生阁的人,哪怕拒绝了他,他也是不能对他出手的,因为人家有背景,他虽是皇子,却也忌惮碧海潮生阁的高深莫测,所以绝不会做此蠢事。

  

所以绝不是第一种,那便是第二种了——他认错人了。

  

竟认错人了?谢临云都替霍允彻尴尬,他也尴尬,只觉得自己又在许青珂面前丢脸了。

  

但这样一来,霍允彻很可能会恼羞成怒,杀了毫无根基的许青珂。

  

谢临云绷直了背脊,正要开口......

  

“临云,茶也喝了,却还未见过你这庄子其余景色,不如走走?”

  

霍允彻忽然笑了,他似乎从之前开始就自称我了,而不是本皇子,这像是一个暗号。

  

不是许青珂,那到底是谁?他这青樽庄子难道藏着碧海潮生阁四人之一?可惜他爷爷就是不明说,恐怕也是想磨砺他。

  

心中不断起伏的谢临云起身,恭敬而克制:“是我失礼了,殿下请。”

  

他领着霍允彻走在前头,许青珂就没跟着了,仿佛霍允彻对她已有厌恶之心——可不是,认错人了,好生尴尬的。

  

她也犯不着跟上去惹人嫌。

  

但那些心腹就没跟着了,因一部分被他安排出去办事儿了,还有一部分便是刚刚看到了皇子殿下的丢脸而被留下。

  

许青珂看了一眼他身边跟着的几个护卫,奥,下船的时候那么多人,现在就剩下了这么几个?

  

这厅子变得空荡荡了,被“冷落”的许青珂站在亭台之上,看着谢临云等人渐行渐远,隐隐朝着那头方子婧等人所在的地方去。

  

“公子,这三皇子恐怕会对您怀有恶感。”阿青寻常不管事儿,但涉及到许青珂的安危,他很是谨慎。

  

且他的确看不太懂许青珂的一些用意——比如她今日为什么要来,比如她为什么要在霍允彻面前显露自己的能力,再比如又为什么明知霍允彻找的不是她,却仍旧要.....

  

“皇子么,对任何不为自己所用的人都怀有恶感的。”许青珂不置可否,“皇族血脉一贯如此。”

  

这话让阿青瞳孔一缩,确定周遭没人才放下心。

  

“那您这是?”

  

许青珂转身,侧靠着勾栏,腰肢纤细,侧头看着谢临云等人那边,嘴角噙着笑,“你可知为什么他刚刚支走的那些人里面有谁?”

  

自然是不知的了。

  

“此番出行,他的船上必然有三种人,一是他自己的人,二是太子的人,三是蜀王的人。到青樽庄子的时候,太子的人被他留在了船上,但蜀王的人是跟着的。”

  

“也就是说,蜀王必然会知道三皇子来了青樽庄,而且拉拢谢临云,且在寻谋士,难道三皇子就不怕蜀王恼怒?”

  

“有什么可恼怒的,皇子寻谋士图谋大业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他这样才算是正常的,符合蜀王对他的了解,若是无懈可击,全然不在掌控,就该是蜀王出手料理他的时候了。”

  

顿了下,许青珂垂眼,“怀疑心跟掌控欲是君王的通病,也本就是必备的能力。”

  

阿青沉思了下,点头,“的确如此,那么也是因为三皇子知道有君王的人在场,所以才不会对公子出手?为什么?”

  

“太子跋扈张狂,无容人之心,蜀王不可能不知的,若是他表现也跟他一般,试想本就更疼爱太子的蜀王凭什么会选择他?他必须表现得跟太子不一样,但又不能威胁到蜀王的掌控,所以他不会杀我,何况你以为他刚刚是真的恼怒了?”

  

许青珂轻笑,“不过是表现给君王的人看而已,表现完了,他才借着处理海盗的事情跟厌恶我让他丢脸的理由,带了脾气顺理成章两度支开君王的人,只留谢临云跟几个护卫跟在身边,等这些都做完,确保无人泄密,他才去寻自己真正要找的人。”

  

碧海潮生阁的四人之一。

  

也不知是哪一位,竟藏在青樽庄。

  

心里本该这样想的阿青却盯着许青珂发呆,许青珂:“怎么,为何这般看我?”

  

“公子厉害,是我愚钝了。”一向冷酷的阿青难得有几分涩然。

  

“不是我厉害,而是你入了江湖,有一颗江湖的心。而我是入了这阴谋诡计的江河,欲谋其事必擅其器,擅心机,你不怕我就好。”许青珂笑,那样美好,阿青看着看着,低了头。

  

都是没有选择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