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刺客

青珂浮屠 胖哈 3879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签上有什么, 又是什么签文, 许青珂是一贯不在意的, 但霍允延这个浑人非要过去解签, 还不许其他人跟过去看。

  

也是, 皇子的命格签文岂是他们这下臣子可以看的, 于是后院的解签室只有她跟霍允延两人。

  

阿青想跟着, 却是名不正言不顺,没见保护霍允延的大内高手也只能站在门口么?

  

室内清朗,大开的窗子, 敞开的门,光明朗,壁上挂着许多解签的签文。

  

“你的第三十七, 我的第九十九, 我们还挺有缘分的。”

  

霍允延笑眯眯的,似乎待她这个“兄长”极好, 就是嘴里满口胡扯, 三十七跟九十九有什么牵连吗?

  

“有啊, 都比十大, 比一百小, 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霍允延俊俏的脸上也是少年粲然纯净的笑意。

  

皇族的少年再年少也是不单纯的。

  

演戏而已。

  

许青珂扫了他一眼, 走到后院门口,略有惊讶,只因门外后院里竟种了许多的大花天竺葵, 那花瓣的颜色并不纯净, 白渲染的粉,粉沉淀了紫,紫浓郁了黑,一丛一丛蒲在地上,又一丛丛落在那架子上,还有一丛一丛落在墙头。

  

这是布置好又让它任性生长的大花天竺葵,绚烂又充满了红尘中迷惑的瑰丽,像是魔障。

  

许青珂站在门槛后面看了片刻,身后有人靠近,她收回心神,却见眼前是一条签文。

  

解签的签文。

  

“许青珂,你也太敷衍了,好歹也是我亲自为你摇的签,你连看都不看?”

  

不看签,也不解签?

  

霍允延一副纯纯心意,许青珂接过,却依旧不看。

  

霍允延察觉到了,似恼意,也不说话,只冷冷盯着她。

  

是了,这才是真正的五皇子,乖张蛮横,谁能让他不舒坦?

  

许青珂也不能。

  

“第三十七签,上上签,仕途丰顺,春风得意,一生锦绣如花。”

  

霍允延刚刚已经看过签文,的确是这样的意思。

  

“你没看怎知道,莫不是你还背过佛门签文不成?”

  

许青珂靠着门,颔首。

  

霍允延哑口无言,却见这人指尖把玩着那根三十七签。

  

“殿下的九十九签也是上上签吧,人中龙子,闲中贵人,一生肆意平安。”

  

霍允延笑,“是啊”

  

“殿下对佛门不太信仰,怕是知道您抽的签文大抵不会超出这个范围吧。”

  

许青珂的眼睛太好看,侧头看他时候,那阳光洒落,侧脸侧眸,顾盼生辉。

  

霍允延双手负背,似笑非笑:“都说是来玩了,许哥不像我这样贪玩,但也不是很认真,何苦揭破这佛家的面纱呢。”

  

佛?真是可笑,佛还不是人供着的。

  

“只是无法配合殿下,力不能及,还不如说白了些。”

  

许青珂淡淡一笑,纤细修长的指尖停止了转动了签,正要出门,却被霍允延唤住。

  

“你似乎对佛门签很了解,要么信,要么不信,但前提是你肯定求过,是什么签?”

  

许青珂是背对霍允延的,但却正对了正中央画壁上的佛祖。

  

“绝父母,病缠身,毁人伦,断情缘,沉浮恩怨,挣扎于人间,魔珂在地狱。”

  

“最坏的下下签”

  

霍允延想,自己对这个许青珂的调查是派上用场了,她父母双亡,身体也的确不好,人家族那边的所有人关系都不好,而且还隐有些仇怨,至于情缘还不好说,但看她那副冷清禁欲的样子,似乎真的无心情事,再有什么恩怨,便是言士郎的案子,一目了然。

  

真准。

  

所以她的后半生也必然会挣扎于人间,魔珂在地狱吗?

  

瞧着许青珂仰头看佛像的单薄背影,霍允延嘴唇动了动。

  

“所以啊许青珂,你不考虑讨好我吗?我是皇族龙子,自有贵气庇护,可以护你周全的。”

  

这话是单纯的借题发挥,还是?

  

许青珂转身看他,却眉头一皱,只因窗外忽射入两根箭矢.....

  

——————

  

被箭射中肯定会痛,但痛的人不是许青珂,而是霍允延。

  

这个人避开了射向他的那一箭,却也挡了许青珂那一箭。

  

他扑过来的时候,许青珂扶住他的臂膀,声音冷凝:“有刺客!”

  

但外面也同时性传来护卫们的叫喊。

  

有刺客!

  

阿青跟其他高手破门而入,看到眼前一幕,前者放心,后者却是脸色大变。

  

“许大人,刺客来人甚多,我们怕是需要抵抗一阵,还请照顾好殿下!”

  

这么说的时候,顾曳已经看到两人后面的确有许多黑衣人,数量超过在寺中的护卫,而且一个个武艺高强,出手狠毒,必然是死士出身。

  

但要照顾霍允延?身为臣子似乎也没拒绝的余地,还好霍允延也没有昏迷过去,只是箭射中了他的肩膀。

  

“人这么多,先逃!日后再做打算!”他靠在许青珂身上,一条臂膀垂下,神色冷戾。

  

倒是果决。

  

“下山的路应该已经被封住了,无法突围。”

  

“去后山!后山有一些贵人居地,有私兵驻守。”

  

霍允延深知这小山寺的事情,没想到竟想出这么一个法子。

  

皇族无情,倒也无可厚非。

  

许青珂等人便是往后山转移。

  

边打边退,还好霍允延没有一直赖着许青珂。

  

很快到了山顶的贵人居地,这里果然是霖州的权贵家眷礼佛之地,在外围就已经有官军把手,能外调官军把手的在霖州也就那么一两家,当看到霍允延等人冲杀上来的时候本来还要动刀枪的,霍允延直接拿出皇子令报出身份,然后直接借调这里是有的护卫跟官军......

  

如此一来,人马充足,镇守这阁楼之外,一时杀戮四起。

  

“殿下!”霍允延松软下来,整个人倒向许青珂,许青珂只能再次扶住他,还好阁中的人已经接到通报,知晓大概,战战兢兢中却也不敢让霍允延死在自己这地方,虽然霍允延此举是十分不厚道的,但皇族性命大过天,天子一人的性命就是举朝百官性命去换也是理所应当,皇子大概也是如此。

  

都是女眷,可也顾不得什么了,那衣着朴素的官妇雍容,还算镇定,立刻吩咐丫鬟叫来随行的医师。

  

“这箭上有毒,不过毒并不重,是昏迷之效,殿下且忍着痛,我先拔箭。”

  

这医师深知眼前之人的安危不容闪失,看出箭上有毒的时候暗道自己这条命算是要交代的,可确定是昏迷之毒就大松一口气。

  

旁边人何尝不是如此。

  

虽然外面已经是杀戮朝天,因为霍允延随行的护卫都在外面,内侍也没带,目前身边最能主持局面的就是许青珂。

  

“在下许青珂,不知贵府府上名讳?”

  

“非贵,乃霖州秦公府”

  

姓秦?还能是哪个公府啊,许青珂从这个雍容妇人的脸上看出了些微不自然。

  

因为盛传府中嫡女要跟霍允延联姻?若是巧被躲避此刻的霍允延遇上且救了他,这就是真真正正天造地设的好姻缘了。

  

可她的不自然似乎还包括了——担忧。

  

许青珂心思转了一回,面上平静,借了对方府里的人,让人去其他庄子借调人手将刺客压下,也派人下山拉救兵。

  

秦家人自然不会拒绝,一番安排后,霍允延身上的箭拔出了,再去煎药解毒就行了,只是这位皇子殿下又晕过去了,一阵兵荒马乱。

  

只能住在这里了。

  

许青珂瞥了一眼被送进内屋的霍允延,所有人都生怕他有闪失,只因他们的命都牵在他一人身上。

  

也不知多久,那些刺客终于被压下了,残余的败退,死了一地,唯独没有活口。

  

“都服毒自杀了,是死士出身,这么多人,是摆明了要拿殿下的性命啊!”

  

几个护卫浴血奋战,还牺牲了好些个,但能解决这个局面,众人也只有欣喜。

  

倒是阿青作为许青珂一个人的护卫,却杀伤力巨大,立下不少功劳,惹得其余人十分钦佩。

  

“若不是许大人的护卫阿青,我们这些人恐怕还得折损好几个才能压下这局面,今日多亏许大人了。”

  

他们在外厮杀,霍允延又受伤昏迷,若不是许青珂镇定自若得主持大局,恐怕不会这么稳妥。

  

几个内卫出身皇庭,一向傲气,如今却也不得不承许青珂的情。

  

“应该的,几位辛苦了,去疗伤休息吧。”许青珂这么说的时候,秦府的夫人过来了,是确定霍允延是失血过多昏迷,不会有大问题后才过来的。

  

这许青珂如今好歹也是四品官,虽在秦公府面前不算什么,但她背后意义不小,不能轻视。

  

“许大人一身血污,可是也受伤了?赶紧让大夫看一看。”

  

“我没受伤,是殿下的血,让大夫给其他人先看吧。”许青珂婉言谢绝,彬彬有礼,秦夫人也不强求,只安排丫鬟许青珂许洗漱换衣......

  

许青珂走了后,秦夫人在庭前站了一会,看着外面林中一地的尸身,眉头皱了皱,最后轻叹一声,转身去了一清雅小阁。

  

今日这事太巧,恐怕是没有转圜余地了。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