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把脉

青珂浮屠 胖哈 424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能让许青珂眼熟的衣服太多太多了, 毕竟她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可这件衣服于她算是有些特殊。

  

事实上, 于蜀国所有国民还是贵族抑或官员都很熟。

  

因为这一类人与他们有天差地别的区别。

  

宦官。

  

宦官么, 后天残者, 这一生都是没有指望的, 也只能在宫廷之中伏低做小, 就算是位居高位,到底也是人生不得意的,世人于他也多有鄙视。

  

许青珂现在看到的就是宦官服。

  

在瓮里泡得浮肿的死者是一宦官?若是这样简单, 就不会这么劳师动众了,哪怕这里是禁地月灵宫也是如此。

  

许青珂并不看旁边脸色阴沉的蜀王,只观察着瓮里的尸体。

  

过了一会, 蜀王问她了, 她道:“男子,约四十多许, 常年习武, 体格健硕, 死因是中毒而死, 而且是熟人动手。”

  

旁边的人奇了, 但一想到面前人是许青珂, 也不敢质疑,但蜀王好像有些好奇。

  

“寡人听说断案需先验尸,许爱卿还未验尸就知这些?”

  

纵然知道许青珂断案神能, 可蜀王往日又不会去看那些案宗, 因此也不太了解,也就觉得这不太可能。

  

以他看,也就年纪跟性别能看出大概来,其余的....

  

“尸体因在水下,腐肿得很是严重,很难以验尸看出什么,不过微臣听闻月灵宫防卫一向严密,此人不管在白天黑夜既能进入宫中又不出声息,自然常年习武武功不俗。至于他的死因是中毒,是因为瓮中水清澈,几乎没有血出,但有死蝇。蝇闻臭食腐肉,中毒者死后腐肉含毒,但一般死后多日的腐肉毒性会减弱,也不会太强烈,能把蝇毒死,那必然是十分厉害的剧毒,而且转瞬致命,让死者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既是一个高手,又在这样封闭已久的宫殿中,总不会有招待喝茶吃食的下毒机会,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这个人正在与一熟人会面,措不及防下被对方忽然施以毒器,进而毙命。”

  

许青珂缓缓道来,可让人听得肠胃十分不舒坦,蜀王眉头皱了又皱,最后说:“许爱卿果然能力出色,聪明绝顶,也胆量颇大,寡人瞧着这些所谓精干的禁军都比不得你厉害。”

  

他斜瞥旁边两个守卫,这高高大大的两人已经被尸体恶心得不行,跟体格消瘦的许青珂简直是鲜明对比。

  

“君上恕罪....”

  

守卫本就怕蜀王降罪,忽然看蜀王发难,他们自然恐惧。

  

蜀王却是冷笑,许青珂也懒得替这些从贵族里面挑出的禁军守卫说话,她在看周遭环境......

  

看完后,她对蜀王说:“君上,您这后宫恐怕已经不安全了,还请加强防卫,护卫您的安全。”

  

“许爱卿其实是在暗示寡人的后宫已经被人潜入埋伏吧。”蜀王脸色其实也不太好看,毕竟谁都不放心自己身边的某个宦官是哪个刺客假扮的。

  

“后宫人多,宫妃、皇子跟君上出入,本就是我们蜀国命脉极重的地方,对方若是有所图,自然有所用心。”

  

“你不问寡人为什么是月灵宫?”蜀王似有深意。

  

许青珂垂眸:“君上若是想说,也是微臣能知道的,必然会说,既是不说,就自有君上的道理。”

  

这对于一个君王来讲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回答。

  

蜀王若有所思,但很快偏开话题:“那你觉得这人会是谁?”

  

为什么不认为是一个强大的刺客呢,倒像是他们都认识的一个人。

  

你觉得这人是谁?这问题本身就是在暗示:你觉得这人是我们身边的谁?你我都认识的那些人里面....其中一个!

  

许青珂看了蜀王一眼,似乎想了有一会,才幽幽说:“严松严大人。”

  

蜀王转头看她,声音薄冷,又几分探究:“何以见得?”

  

“此人的手掌虽然浮肿腐烂,但手背皮肤上有一伤疤,微臣跟严大人有过几面之缘,但因为对习武者的忌惮,素来有观察对方伸手强弱的习惯,其中就留意到严大人的手。”

  

蜀王颔首,倒也不怀疑,“寡人也是跟他认识这么多年才能一眼认出,但许爱卿是真的洞察惊人,不过其实寡人也有些不敢相信。”

  

是啊,怎么能相信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最狠爪牙竟背着他隐藏埋伏到了他的后宫里呢,而且入了禁地。

  

这让一个君王深感不安。

  

许青珂知道蜀王不止是怀疑或者联想,他应该是有所察觉的。

  

那么为什么让她来调查这个事儿呢?

  

“严大人应是有所目的,但他既已死,如今要彻查的便是杀他的人,此人依旧在宫中,也不知是否会对君上造成危险。”

  

许青珂一再强调蜀王宫中有危险,虽这是多数臣子都会说的场面话,但蜀王就是觉得自己亲自选的这个臣子不喜欢说这种谄媚之言。

  

她既说出口,那就肯定是言之有物的。

  

——毕竟天下间有几个人才能高绝如他的许爱卿。

  

“寡人心里有数,爱卿不必忧虑,不过相比彻查宫中这些肖小,寡人更希望你能替寡人惩办青海等州中那些蛀虫。”

  

这是让许青珂不用管月灵宫这个案子了,许青珂脸上好像有些忧虑,但还是应下了。

  

蜀王看到了她的忧虑,眼里暗暗满意,跟许青珂一起走了,末了还留她宫中用饭。

  

这可是莫大的恩典。

  

许青珂应了,却遇上了来问安的四公主跟九皇子。

  

四公主一向是傲慢但富有几分娇俏的金玉之人,一看到许青珂就挑眉了。

  

“原来是许探花,我道朝堂之中有哪位官员能让父王留下用餐。”

  

既是最得宠的公主,蜀王当然宽容几分,对她这样的直接言语也不在意,反而哈哈一笑,一边拢了行礼的胖乎乎九皇子,“小四,你也认得许探花?看来许爱卿美名传扬甚广,寡人的眼光不错,不过小九你怎又胖了一些。”

  

九皇子平日里就讨厌别人说他胖,尤其是此时还有许青珂在身边,顿时皱了脸,要哭了。

  

蜀王可不会哄孩子,旁边的宫人也着急了,却忽然见许青珂手中筷子落下,众人一惊,许青珂脸色苍白,俨然是身体寒毒发作似的.....

  

“快,传王朴来!”

  

蜀王传令,如今在太医院彻底站稳脚跟的王朴很快前来,给许青珂把脉看病,两人目光并不对视,可背对蜀王的王朴低头看懂了许青珂的手指动弹意思。

  

他目光闪了一闪,悠长吐出一口气,道:“许大人这次并不是寒毒发作。”

  

众人松了一口气,“但许大人身体羸弱,最好少食刺激之物,多养生,这身体安泰几年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蜀王想到刚刚许青珂的确多喝了一点酒,却是他赐酒才喝的,顿时有些尴尬,道:“是寡人思虑不够稳妥,白白让许爱卿遭罪,王朴,你必要用最好的灵药,不管雪莲人参都从药库中提用.....”

  

王朴颔首,又说:“微臣自当竭尽全力,许大人身体的最大一个问题便是寒毒,每次一发作必会痛不欲生,而寒毒发作有两个原因,一是身体受寒,二是心病所致,心中纠结,乏累,都会提前引发寒毒,越频繁就越.....”

  

他越说越惹人难受,四公主脸色都不太好看了,恨不得堵住这个太医的嘴,倒是九皇子更直接一些。

  

“你别说了!仙女哥哥不会有事的!”他冲过来就凑到了许青珂的身边,胖手握住许青珂的手腕。

  

“仙女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王朴被他推开了手,一时也是尴尬,返回去摸住了九皇子的手,道:“哎呦,殿下,您是孩童,本身身体也羸弱,可千万别砰许大人的身体,别过了寒气。”

  

这话说得虽是在理,可听着就有些让人有些不舒坦,四公主飞快看了神色寡淡的许青珂一眼,瞧她面上古井无波,心中便是心疼几分。

  

这么好看的人怎么能这么受罪呢。

  

“王太医,你瞎说什么呢,我可没听说过寒毒还会过人的.....”

  

蜀王也知道这王朴是瞎说,其实就是太医们的通病,最不想接触皇子们,因每次皇子出事或者夭折,最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太医。

  

——不管皇子是自然病死还是.....被人害死。

  

蜀王转头看向许青珂,瞧到她并不为此恼怒,倒是看着九皇子....眉眼有几分温和。

  

他愣了下,眼底暗了几分,说:“王朴你这话的确不对,小九虽是寡人亲子,但许爱卿也是寡人倚重的重臣,性命甚重,没有高低之分,罚你一月亲随许爱卿,替她医治寒毒,若无进展,寡人拿你是问!”

  

王朴就像是一个祸从口出倒霉催的太医一样无奈下跪磕头求饶又跪恩。

  

但君上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委委屈屈跟着许青珂走了。

  

私底下么,蜀王肯定也是让他关注许青珂以后一个月调查青海等地的事情....

  

——明面上是关心许青珂的身体。

  

马车上,王朴替许青珂捏了手上脉穴,道:“传召的时候,我可吓死了,还以为公子您真的又发作寒毒了,哪知道您是假装的。”

  

年纪老了不经吓,也不知公子能不能懂。

  

但这种话他又不敢说。

  

毕竟他这个老头的身体都比许青珂来得健康。

  

“也是真的不太想喝那酒了....反胃,所以故意脱身而已。”

  

许青珂淡淡道。

  

也不知说的是酒,还是面对的人。

  

王朴不说话了,默了一会,说:“您是觉得九殿下的身体不太正常才让属下把脉,刚刚属下也的确看了....”

  

许青珂神色平静,似乎并不在意。“如何?”

  

“九殿下恐怕被下药好多年了,那痴障并不是天生。”

  

许青珂颔首,“这个我看出来了。”

  

第一眼就有所怀疑了。

  

“现在呢?他似乎.....胖得有些不合常理。”

  

嫌弃一个小孩儿胖么?

  

许青珂自然不会是那么刻薄的人。

  

“有些补药吃多了,自然就胖了,可吃多了补药,可不只是胖了这么简单。”王朴压低了声音,低低道:“恐是有人要杀九殿下了。”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