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最好局面

青珂浮屠 胖哈 554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人生苦的地方太多, 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

  

许青珂尝了一大半的苦, 竟多数集中于生死离别的多。

  

且都是至亲。

  

景萱非她至亲, 却痛苦更甚, 因为至亲之爱恨有缘由, 若是一人对你无缘由的爱, 对你舍弃生死, 那么,一旦她死离别,那么于你愧疚难舍之痛就更甚。

  

尤是许青珂这种竭力淡薄却入骨深情的人。

  

她的人生已经足够惨淡, 余下的光辉只在寥寥数人身上。

  

然而但凡死一人,人生光辉便足以暗了大半。

  

许青珂并不是一个外露痛苦的人,可她的眼太灵动, 若非刻意遮掩, 爱恨苦痛都十分鲜明。

  

此时,她大概是痛到极致了。

  

秦川看到了, 心脏剧烈收缩, 一时竟也痛到了。

  

抬手!渊这边的人齐齐停手.....

  

北琛整个人都懵了。

  

景霄也痛到极致了, 一刀劈退秦夜, 疯狂跑来。

  

没人能拦他。

  

他冲进了院子, 却又猛然缓了步子。

  

景萱垂死, 有些话,她很想说.....却看到抱着她的人那样痛苦。

  

她知道她痛苦,因她是这样温柔的一个人。

  

“公子.....我好开心....遇上你....那晚上.....遇上你...我不后悔的...”

  

她艰难得抬起手, 她想安抚这个人, 却发现手上此时满是血,于是停住了,她不想用自己的血来玷污这个人。

  

纤细脆弱的手要收回来的时候,许青珂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

  

“我知道....对不起....”

  

她痴心错付,她心中愧疚,因始终不曾告诉她自己是女儿身。

  

她大半生都在遮遮掩掩,想信的人不能信,想厚待的人,却只能避着远着,恨极的人,却用了漫长的岁月去与之虚与委蛇。

  

她心中早已疲倦之极,但都不极怀里姑娘的轻轻一句不后悔。

  

不后悔么?

  

“我....我也知道....”景萱忽如此说,许青珂一震,却看到她另一只手....手中颤颤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物件。

  

一个香囊。

  

“做好很久....不敢...给你....”她脸上有羞涩,有释然。

  

许青珂观察力超凡,一眼就看出这香囊是景萱一针一线细心缝制出来的,上面的花色却是女子所用。

  

原来,她早已知道。

  

许青珂看着她,看到她眼中余光逐渐闪烁,却竭力维持,她也是不舍的吧。

  

却还想安抚她。

  

人死别离,大概是悲伤的。

  

屋子里的颜姝等人看到景萱替许青珂挡下一箭的时候,大概就惋惜了。

  

但当她们看到许青珂捏住了香囊,却伸手扯下了束发的绸带。

  

男子冠发,若是不冠发呢?

  

当一头青丝垂落肩头,如丝滑墨水,如绸带缓缓散开。

  

一根根一缕缕,从后背纠缠,那纤细的轮廓,那清华的姿态.....何尝不精细明丽。

  

她的单薄,她的美貌,她的一切都染上了女子的柔色似的,脑海里终有一根弦崩断了。

  

全场的人都惊呆了。

  

颜姝也怔了,千算万算,千念万念,没想到这是一个......女人。

  

她们还好,是背对许青珂的,可秦夜等人却是正面的。

  

青丝垂肩的许相爷美得不似人间人,可她不曾看其他人,只低头看着景萱。

  

无言,却都懂。

  

景萱笑了,手指抚摸着她的脸,指尖有血,她的脸上也有血。

  

果然是极好看得。

  

她心里藏着的那位许公子不管是男还是女。

  

都好看极了。

  

“别哭.....”景萱艰难又轻微吐出这句话,瞳孔却是顷刻暗淡,笑容凝滞,手掌松滑下来,许青珂惊慌去握住,但鲜血滑腻,纤细的手腕手掌便从她手中滑落。

  

落而无声。

  

手停顿那里,保留着虚握的姿势,许青珂垂眸,两滴泪落下。

  

寂静。

  

心太苦了。

  

铿!剑光切过,师宁远后退一步,浑身浴血,浑身的痛却来不及看她落泪。

  

弗阮冷眼看着,却微微皱眉,他是惊讶的,因这个人在他手底下隐忍多年,哪怕养父母死的时候也不曾哭过,仿佛把恨跟爱都藏到了骨子里。

  

他以为这人是最肖似自己的。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把她看做可以一斗的人物。

  

然而.....原来她也会哭。

  

弗阮略一失神,让师宁远乘机脱身,他已重伤,用了为数不多的力气过去,但秦川已经挥手大喝:“御医呢?让御医全部给寡人过来!”

  

他命令完,忍不住走过去,语气放低,竟是低头:“是寡人的错,你别哭....”

  

他此时才知道,这世上有比金戈铁马更强大的利器,便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落下泪来的时候,他便觉得这万里河山都不甚重要了。

  

但他的话不用,她没看他,落下的泪也不会因他的低头服软而止住。

  

直到浴血的师宁远推开想要扶住他的北琛,他跪在她对面,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景萱伸手点了几下穴位,再取下腰上悬挂的玉佩,掰碎,里面竟有一颗小小的药丸。

  

“这一颗护心丹是我一个人时想拿来救命的,后来遇上你了,它就是为你准备的,它便是你的。”

  

“现在若是你愿意,便可以用来救她。”

  

大概众人也没想到师宁远还有这样的手段。

  

护心丹吗?看起来很普通,但北琛深知自己老哥是如何厉害的药师,他都如此珍惜藏着的一颗,那必然是绝无仅有能护人性命的。

  

景霄眼中渺茫荒芜的绝望重新燃起光点,但当他看到脸色苍白染血的许青珂.....

  

她的命何尝不脆弱。

  

师宁远宁舍至宝只愿为她续命,他如何能用它来救自己女儿。

  

怕是.....景萱也不愿意的。

  

一枚丹药救一个人,此时却有三个人需要它。

  

许青珂看着他,仿佛眼里没有别人。

  

“那你呢?”

  

师宁远一笑,这一笑非阴戾歹毒自私的姜信,也非意气风发绝世的上师。

  

灼灼郎君,明郎如骄阳。

  

“你活着,我便活着,你死了,我必死。”

  

“我希望你救她,因我自私,我不希望你把死去的她看得比我还重,何况。”

  

死人是争不过的。

  

他擅算计,怎会让自己陷于那样尴尬的境地,何况.....

  

“你哭起来可真让我受不了。”

  

这句话才是真真的原因,师宁远浑身上下都痛着,气脉虚弱,可他真心觉得眼前这个人一双好看的眼里挂着泪,可真叫他心如刀割。

  

他如此轻佻,又如此深情,许青珂伸手指尖取过丹药,放入景萱唇中......

  

景霄看到她此举,握紧了手中的刀,他想起了白星河,从前他惊讶于许青珂是她跟许致远的女儿,因为那两人聪明绝顶,却十分不喜心机,心思明朗绮丽,心胸开阔。

  

而那时许青珂算计死了不知道多少人,邯炀权贵灭族不知多少,就是蜀王室也死了许多。

  

这样的人....怎会是他们的女儿,又怎会是她的女儿。

  

也便是皮囊有几分相似。

  

但此时才知道.....他们终究是一家人。

  

骨子里就是善良重情的。

  

反而是他生的女儿最不像他。

  

不管景霄心中如何想,师宁远舍了护心丹,许青珂也舍了护心丹。

  

他们像是一体的。

  

秦川心头梗塞疼痛,直到他听到许青珂对师宁远轻声说:“我曾杀你一次两次,又负你一次两次,如今,恐又要有一次了....”

  

丹药入口,景萱生死还未可知,但许青珂把景萱送入师宁远怀里。

  

师宁远脸色一变,“你这是做什么?不会.....”

  

许青珂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众目睽睽之下,当着弗阮跟秦川,当着秦夜明森蔺明堂等等所有人的面。

  

她吻住了他。

  

那样悲伤的吻,眼里的泪落在他脖子上,滚烫又冰凉。

  

师宁远心中所有不愿跟愤怒都拧成了一条绳子,缠着心。

  

但有人比他心更塞,比如秦川。

  

假如从前还可以猜测她只是动心,亦或者跟他真的只是联盟,如今看她真正吻上了师宁远。

  

秦川再自欺欺人也知道许青珂心里有人了。

  

他按住了腰上的刀,面无表情。

  

君王怒了,颜姝想起自己在祭祀阁楼里惊鸿一瞥后隐隐的猜测。

  

还好许青珂是女人。

  

可若她是女人,也意味着君王的占有欲就越发强烈,也越名正言顺。

  

他不会忍了吧。

  

铿....刀出鞘的时候。

  

许青珂对师宁远说:“离开这里,救她。”

  

师宁远没说话,但许青珂知道他会答应,就因为如此,她心里才不好受。

  

偏开脸,他肯定会生气的。

  

怎么能不生气。

  

偏开脸的许青珂站起来,目光落在秦川跟不远处的弗阮身上。

  

一个压着愤怒,目光深沉。

  

一个深不可测,波澜不惊。

  

“秦兮我会让人放回来,而你要找的人,我也会告诉你,但我的要求,你们也清楚。”

  

“若成,你们无损失,若不成.....我满盘皆输,你们也不好过。”

  

强势优胜如君王跟国师,原来还有如此为难取舍的时候?

  

弗阮淡漠不语,仿佛不甚上心,却把话语权给了君王。

  

秦川盯着许青珂半响,开口:“寡人只能给他们三天时间,三天后,不管秦兮能不能回来,寡人都会大开杀戒。”

  

三天,比她想得要宽松一些。

  

许青珂看向弗阮。

  

弗阮淡淡一笑,“我就你一个徒儿,难道还能再把你弄哭一次?”

  

但他目光轻瞥过师宁远,“但你的这个小男人日后可要小心些了。”

  

他笑着转身,踱步走了。

  

魁生跟伏尸恭恭敬敬。

  

但.....弗阮要路过他们的时候,指尖一抖,手中的蝉剑如波浪,刷得一声,伏尸身体撕裂成两半。

  

血溅三米。

  

他踩着血跟那些烂肉缓缓离开。

  

魁生额头冷汗渗出,低着头跟在后面。

  

这就是国师弗阮,也是碧海潮生阁的阁主。

  

但另一头.....

  

师宁远抱起景萱,头也不回的走了。

  

甚至不看许青珂一眼,北琛来回看看他,又看看许青珂,忍不住说:“许哥...奥,不...嫂子..我还是叫你许哥吧,许哥,您保重,千万别人欺负去了,但最重要保重性命。”

  

他还瞪了秦川一眼,但秦川没理他,只挥手。

  

哗啦!封锁的路线打开。

  

哪怕明森等人觉得此举是放虎归山,但君王跟国师的意志不可违背。

  

左右他们渊强大无双,不怕这些人....放了就放了。

  

赵娘子跟原狼倒是不想走,可许青珂打了一个手势,他们就一言不发得跟着师宁远他们走了。

  

一群人全部撤退。

  

明森转头看向许青珂,起初他不看好君王对此人有心思,可若是此人乃女子,那就不一样了。

  

渊的君主强大英武如斯,也该有这样的女人匹配后位。

  

帝后联手,才有渊帝国鼎盛之势。

  

明森忽觉得今日这局面也不错——但前提是师宁远日后必须死。

  

——————

  

出了温泉池子,师宁远将景萱直接递给景霄,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还你,我只抱我们家小许。”

  

景霄抱住景萱,冷漠:“我女儿也不稀罕你抱。”

  

北琛:“我可以抱。”

  

然而没人理他。

  

然后北琛便是沉默了,直到他们跟接应的人汇合,也没见他出声,师宁远心情也不好,但这个时候,他还晓得关心自己的弟弟。

  

北琛被他问了,才从失神中恢复,很认真得说:“我觉得....我喜欢上景姑娘了。”

  

众人刚汇合,忽被此人一句话给弄愣了。

  

师宁远:“哦,你喜欢也没用,她喜欢我喜欢的人。”

  

原霄:“就算萱儿不喜欢青珂,你喜欢也没用,我不允许。”

  

北琛:“哦,我明白了,你们是告诉我得讨好许哥才行是么?”

  

师宁远冷笑,转身上了马车。

  

他这重伤可熬不住了,果然,师宁远一进马车就晕过去了,是心狠手辣的老哥还是默默暗恋的心上人,这般选择也是极难,但赵娘子跟景霄没让他为难,直接上了马车。

  

走!

  

从始至终,他们都不曾提留下来的许青珂会如何。

  

不能提,一提就想回头。

  

而如今这局面,已是她倾尽所有争取来的最好结果。

  

但来日的局势,还得看他们努力争取。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