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嫁娶

青珂浮屠 胖哈 392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姜信虽一来就找了霍允延跟许青珂查问刺客的事情, 但其实就是过个场子。

  

许青珂觉得这个人应该已经知晓霍允延是贼喊抓贼, 但谁也奈何不了霍允延。

  

没有证据。

  

这个少年皇子手段很狠辣, 首尾处理十分干净, 所以他不怕许青珂知道, 不是因为信任许青珂, 而是知道许青珂哪怕想告发他也没有证据。

  

一个臣子告发蜀王最重要的皇子, 手头且没证据,那本身就是找死。

  

而且他肯定也知道许青珂心性凉薄,绝不会搭理这件事——除非触及到她的利益。

  

于是....许青珂知道了, 那现在姜信也是一个道理?

  

“这个姜信不简单。”霍允延送走了姜信,却知道现在开始,他这个五皇子的权力还不如姜信大。

  

“他不是来调查刺客的, 而是来接管那艘船的。”霍允延撇着嘴, 指尖逗着鸟笼里的那只鸟儿。

  

“我的太子哥跟三哥哥终归是不太放心的呢....”

  

俊秀到不行的乌眉上挑,“不过中途摘桃子也没那么容易, 也不看看这姜信是不是那么好拉拢的。”

  

姜信来这里, 是太子跟三皇子角逐的结果, 但也是严松默认的。

  

他到底会查出什么呢?

  

许青珂跟霍允延两个人都不知道, 姜信这个人太不露声色了, 早出晚归, 一骑廷狱恶狼乌压压而出,又乌压压回来。

  

三日后,姜信问霍允延, 身体修养好了吗?船修好了吗?人安排好了吗?可以回去了, 我的五皇子殿下。

  

于是船队重新起航。

  

走之前,于情于理得跟秦府说下,但霍允延非要上小山寺山顶跟秦笙告别。

  

许青珂随同。

  

秦夫人满腔气恼,可也无处发泄,只能端着端庄的姿态与霍允延周旋。

  

霍允延死活要见秦笙,那不要脸的模样把人都看醉了。

  

以前只知道五皇子刁钻任性,却不知道还这么不要脸。

  

场面尤是尴尬,秦府的人好涵养也要被崩断了神经。

  

还好,许青珂说:“殿下诚心感谢,但男女有别,未必一定要见面,不若以亲写的佛经谢礼赠予秦府,聊表谢意就是了。”

  

这绝对是一精妙的台阶,两个人都可以下。

  

秦夫人松了一口气,但霍允延表情僵了下,有些郁郁:“许哥,你莫不是不知道我手臂受伤了。”

  

许青珂:“如此才更显殿下你有诚意,写得越疼,越诚心,最好流出血来。”

  

对啊,你不是心仪我家姑娘吗?说的那么好听,有本事你做啊,这佛经你抄啊,这血你流啊。

  

说真的,许青珂一副下官拳拳为你殿下您追妻而出谋划策的姿态,没有任何瑕疵,霍允延愣是找不到可以骂对方的地方。

  

可她分明是故意的。

  

霍允延微微一笑:“佛经滴血是不敬,而且我字本来就不好看,手疼起来,那字就更没法看了。”

  

许青珂沉吟了下,“是不太好看。”

  

你倒是实诚!

  

霍允延一屁股坐下,翘了腿儿,“不过你的字好看,那就你代我写吧,反正你我是兄弟,许哥乐意代劳的吧。”

  

他也是在试探许青珂,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对秦笙上心,如果是.....

  

“好”许青珂竟然答应了,那秦夫人皱眉,有些狐疑得看了看许青珂,暗道莫不是自家闺女被霍允延这小霸王看上后,还被清雅如仙的许大人看上了?

  

其实在秦家看来,与其嫁给五皇子跟皇家牵扯上,还不如许青珂这等年轻有为的寒门子弟....

  

霍允延察觉到秦夫人看许青珂的眼神再发亮后,表情又沉了沉。

  

磨墨,提笔,落笔,许青珂的手腕纤细,但站着写字的模样分外清俊如竹,外面凉风来,一个个俊雅入神骨的鎏金小字在纸上铭刻,入骨三分。

  

秦夫人看字看呆了,霍允延看人看愣了。

  

一篇《魔珂阿婀》全篇长一千两百字,一气呵成写完。

  

许青珂收了笔,将毛笔放下,那轻微的声音让霍允延回神,他看到许青珂神色有些苍白,不由皱眉,起身,道:“秦夫人,这份佛经还请一定转交给秦姑娘。”

  

说完,他看了许青珂一眼,似乎不善,又似乎阴沉,转身出去了。

  

没礼貌得很。

  

许青珂朝秦夫人作揖,也离去了。

  

秦夫人若有所思,等两人身影在山道拐角不见才转身回去,拿起那份抄写的佛经沉默许久,终究还是拿给了秦笙。

  

秦笙看完这一篇佛经,良久以后,她说:“这字的确好。”

  

秦夫人看她神情平静,俨然对两人都无意的样子,这才心里一松。

  

她走后,秦笙再翻开佛经,字好,但佛经其实抄错了,有四个字变了,变了的字合起来是——我回来了。

  

秦笙想起儿时的时候,她随父母去了邯炀那边的祖地,但因身体羸弱,不知为何爆发了隐疾,一度濒死,后被送上邯炀的寒山寺求佛续命,在那里,她遇上了一个小女孩儿,她族里缺女孩,加上身体跟家庭等诸多原因,她身边少有玩伴。

  

那个姑娘跟她不一样,她精灵一般,灵动聪慧,学什么都快,什么都学,但并不顽劣,也像是没见过民间疾苦,干净昭然如骄阳。

  

她必然也听说过她的事情,她不可怜,也不同情,就是拉着她到了佛前,从佛经架上抽出一本佛经。

  

“阿笙阿笙,佛说魔珂有地狱,人间有阿婀,阿婀是一出生就蒙受苦难的人,她在地狱里挣扎,但从未放弃,不做鬼,不轮回,只在阎王殿前刻人间记事,一点点好的,她都记着,她为之而活,也活在地狱,最终那些刻下的字成了佛字,她一念生灵台,得了解脱,得了永生。”

  

多少人死在人间,又有多少人活在地狱。

  

她本该懵懂,却触动。

  

她开始有了玩伴,看书弹琴作画,看星星看月亮,绕在父母膝下贪欢。

  

不计较那为数不多的岁月,珍惜眼前,铭刻美好。

  

那是最单纯也最畅快的日子。

  

但后来,她要随父母回家族,而她也要随父母回霖州,于是分别。

  

那一别就是十数年。

  

分别后再一年,她听说那个佛前捧着《魔珂阿婀》的女孩儿无声无息死在人间。

  

怎么能那样死呢,竟是死在她们一起玩闹过的寒山寺。

  

那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烧毁了所有的楼阁佛殿,也烧死了所有人。

  

那一日起,她知道自己后面一辈子都得活在地狱了。

  

一个孤独而迷惘的地狱。

  

————————

  

“许青珂,你真喜欢秦笙?你不知道么,我是想娶她的。”霍允延等在前头,等许青珂过来了才问她。

  

“什么是喜欢?殿下。”许青珂问霍允延。

  

霍允延皱眉。

  

“您喜欢她的权势,因而争夺,我喜欢她的才情,因为触动,但都无关感情。”

  

也就是不喜欢了,可她的确很看重那秦笙,似乎也无意在他面前遮掩。

  

“你同情她,想帮她?可你知不知道,秦府的秦笙不可能嫁给皇族之外的人,军权不外露,除非夺权。而我哪怕再不好,起码有一点比太子跟三哥好,那就是护短,秦笙嫁给我,我不会亏待她。你一向懂我父王心思,否则也不会青云直上,怎的这次这么僭越。”

  

许青珂对上霍允延锐利的眸子,声音很淡:“殿下既然如此高看我,认为我懂君上心思,那我不妨说一下我对君上的看法。”

  

“的确,秦家秦笙的确不能外嫁给皇家以外的人...但也决不能是已经成年或者即将成年的皇子,您隐藏多年,是要一朝全部暴露吗?诚然是要一搏秦家的军权,可您忘了,可以娶秦笙的人也未必只有你们三个。”

  

三个呼吸,霍允延面无表情开口:“你是说....父王会选秦笙入宫?”

  

许青珂垂眸,“秦姑娘已经十九了,殿下,若真有心,早该许配皇子或者其他显贵平衡朝廷权势,可她一直没能嫁出去....是因为三年选秀。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了。”

  

霍允延转身走了,脸色很难看,似乎也很难堪,是羞愧,还是恼怒?

  

反正他不愿意被这个许青珂以冷漠嘲弄的语气说出这样一个事实。

  

在秦家这个事情上,他一直在做无用功,他的父王,他的父亲正准备娶一个本该许给年轻才俊的姑娘。

  

但这个姑娘已经外传要嫁给他的儿子了,该怎么办呢?

  

何妨,他的这个儿子一向顽劣,他盛宠之,总该让他也牺牲一些什么。

  

霍允延知道,他的父亲打算开始冷落他了,因为他快十八了。

  

呵~~

  

——————

  

霍允延是心思狡诈的人,可或许是对自己的父王还有一点点的濡慕之心,凡事还算不到极致。

  

可许青珂不一样,她冷眼看着霍允延远去的背影。

  

秦笙是她唯一的朋友,也是她母亲十分喜欢的义女,她这一生除了复仇,已经没有其他指望了,可她希望她的母亲还有一个女儿能安生活在人间。

  

霍家,霍家...老的小的都不行。

  

许青珂垂眸阖眼,忽听到树叶掠声,她抬眼的时候,手腕已经被捏住了,力道很轻,内力输入,温热滚烫。

  

她酸痛发红的手腕一下子舒缓了痛感。

  

她看到了姜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