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知己

青珂浮屠 胖哈 4000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祭祀一波三折, 但好歹也结束了, 合算起来, 算是利大于弊, 至少肃清了朝野, 神话了图腾, 也树立了王权独尊的威严。

  

秦川本该欢喜, 可师宁远此人让他如鲠在喉,在宫中,他侧头看向紫华楼之处, 那里有许多华美阁楼。

  

其中一栋住着许青珂,还有一栋住着一个狗贼。

  

“为什么君上要把我的住所移到这么远!房子还这么差!挨着茅房!”

  

北琛朝师宁远抱怨。

  

师宁远淡然:“你本来就不聪明,还不能心静如水, 以后可怎么办?”

  

北琛更炸了:“你少来!还不是因为你!你看吧, 现在该如何?他们中午都不送饭来了,肯定是渊王暗地里下令.....”

  

师宁远:“那又如何?反正我又不住这。”

  

嗯?你啥意思?

  

师宁远起身, 弹了下衣服上并不存在的尘埃, 风华如仙:“饿了半天了, 看我的脸, 应该虚弱了吧, 正好找小许去让她心疼心疼!不过这里还真有点臭....但你不许走, 记得安排人伪装成我迷惑外面那群蠢货,你得配合。”

  

然后就管自己走了。

  

北琛:“.....”我就冷眼看你将来死在许哥手里!贱人!

  

但他没想到师宁远很快就有了报应。

  

许青珂不在。

  

——————

  

景萱被景霄带回去,她在路上很沉默, 景霄看了她一眼, 淡淡道:“她能耐得很,连君王都折腰了,还有谁能伤她?”

  

景萱冷漠:“难道这不是最大的凶险?”

  

景霄默了下,说:“渊和蜀迟早开战,拿下了渊的君主,才是她最大的仪仗,而最大的凶险是——她不愿意。”

  

一国君主,于这天下间多少女人是华美的梦境。

  

可终究是有许多女人都不愿的。

  

他这一生也的确见过许多这样的女人。

  

“先回去吧,待我找找时机,让你跟她见一面。”

  

顿了下,他补充:“只有你们两个,我不会凑上去碍眼。”

  

景霄说完看到景萱的惊讶跟欢喜....

  

他想了下,偏头去,阴鸷略有缓解。

  

这就是女儿?好像找到一点为人父的感觉了。

  

只是许青珂那个人....从前不知道还好,如今知道她是白星河的孩子,心里总不自在。

  

对了,也不只是是白星河的孩子。

  

他瞟了压不住欢喜的景萱一眼,暗暗道:还是个女儿身。

  

————————

  

渊的地宫之中,原齐被吊在邢架上,浑身血肉模糊,这是一个封闭的巨大暗室,邢官行刑的时候,邢架后面墙壁后面上方却另有一个暗室。

  

这个暗室里,开窗小口可看到下面的一切,下面的人却看不到他们分毫。

  

秦川就站在许青珂身边。

  

“他嘴硬,我想替你问的事儿,如今也未能如愿。”

  

秦川声音低沉,许青珂回:“君上自己想知道而已,恐怕跟我没什么关系。”

  

“秦笙也不是你的事儿?”

  

“秦笙不过他的手,问他没什么用。”

  

“看来你心知肚明。”

  

许青珂静默了下,说:“君上应该知道,我到这里跟你私下会面,跟此人并无干系。”

  

一个必死又没有套问价值的人,没必要放在心上。

  

因为不会有人来救他,就算有,也没能力突破到渊最强的刑宫强行救人而出。

  

“你是想跟我联手,对付他。”秦川缓缓道。

  

“是”许青珂一点也没有遮掩。

  

“你以什么身份让我跟你联手?蜀国的相爷?而他却是相助我登基成就大业的肱骨之人,反观你呢?”

  

秦川也在商言商的模样,他可被这人糊弄太多次了。

  

对于秦川此时的冷漠戒备,许青珂并不紧张,浅声说:“我只知道君上不愿当人傀儡,这世上的敌人总因生存而成为朋友,而朋友总因利益而变成敌人,我不在乎利益,但在乎生存跟仇恨。”

  

“而君上你自己应该清楚,原齐是如何崛起的,又依附于谁的手下。”

  

“这世上被人拉下马的君王也不是只有霍万一个人。”

  

许青珂提起霍万,也算是给秦川提个醒。

  

既是告诫她自己不善,也是告诫他的处境不善。

  

生存?秦川想,大概这世上也只有许青珂认为他堂堂渊的君主会有生存之危。

  

“你是在担心我安危?”

  

许青珂一窒,难道她不是在正经谈论时局吗?

  

怎忽然跳到这个话题。

  

她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她也不可能承认是。

  

那问题便来了。

  

“你始终不曾愿与我站在一起,哪怕联手,也迟早会因为其他原因跟我倒戈相向,就好像待你的时候,我一直是我,而你却一直唤我君上。”

  

秦川隐隐要摊牌,许青珂知道这种摊牌绝对不利于她,所以果断掐断他的话,且提出一个问题。

  

“草原上两匹狼遇上猎人,联手之前,其中一匹狼还妄图要挟另一匹狼出卖血肉以达成合作,君上觉得合理?”

  

秦川却回:“那匹狼已经中了猎人的陷阱,另一匹狼却是完好的,可以离开,你觉得两者处境等同?”

  

许青珂早知秦川不是好说服的,但她也知道最终对方会答应。

  

但——他也想乘机得到一些好处。

  

“君上还想让我离开蜀来到渊辅佐你?”许青珂冒险而来,已有准备,正要开口。

  

秦川忽说:“祭祀之前如此,祭祀之后,我反而觉得这个不是很重要。”

  

那什么重要?

  

许青珂脑海里滑过一念,暗叫不好,正要扼住对方话头。

  

秦川却猛然逼进一步,“比如你跟那师宁远到底是什么关系?”

  

老生常谈的问题,在祭祀阁楼已经差不多问过,只不过现在对方明显明确了师宁远身份。

  

许青珂心脏跳了下,平静下:“知己好友。”

  

“知己好友可以搂你的腰,亲你的唇,抚摸你上上下下?”

  

“若是如此,那你也不妨跟寡人做一做知己好友!”

  

秦川压着这些时日积攒下的火气,最大尽力伪装自己不让她起疑,哄着她来了这里。

  

可不是为了拉拢她。

  

辅佐?什么江山社稷,他只要想到这个人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整个人就要炸了!

  

这种爆发的情绪让许青珂察觉到了危险,正要避开,却被这人直接按在墙上,对方的大手也直接按在了她的腰带上。

  

许青珂脸色微微一变。

  

秦川吻下来的时候,却吻到了手背,也看到许青珂冷静的眉眼。

  

“君上可知道自己是谁?你是秦川,是渊的君王。”

  

“而我是许青珂,一个男人,蜀国的相爷。”

  

“这样的丑闻若是传出去,于整个渊都是巨大的灾难,会酿成什么样的后果?你可曾想过?”

  

秦川不说话,只盯着她好一会,把人盯得毛骨悚然。

  

冷笑声十分清晰,“你还晓得自己是男人,你跟那师宁远做得,跟寡人就做不得?”

  

做....做什么?

  

许青珂偏过脸,淡淡道:“是盟友知己,而非淫乐伙伴,君上身处后宫,恐拿了后宫贵族之中的事儿来揣度他人,这样不好。”

  

从前素来不至于去哄骗他人,因鲜少有人逼她到不得不撒谎的地步。

  

然自从秦川对她起了那样的心思,她就不得不一再撒谎。

  

这还是他的错了?秦川怒极反笑,“ 许青珂,你可知道,就算寡人后宫妃子与侍卫通奸也不会让寡人这般愤怒。”

  

许青珂沉默了下,才流出一句话:“嗯?君上节哀。”

  

安慰的语气倒是挺真诚的。

  

秦川表情顿时变了,气笑了,又咬牙切齿:“寡人是假设!你真以为寡人被戴绿帽了?许青珂,你真是胆大妄为,是以为把寡人完全拿捏在手心?不过也对,按照你的性子,既敢来,就一定确保自己能化险为夷,不仅说服寡人与你合作,且还不会损你分毫,让你全身而退.....但你就真不怕寡人在这小隔间里把你办了?”

  

许青珂皱眉,在秦川落在她腰带上的手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忽开口:“君上可知我为什么屡屡愿意冒你的险?”

  

“因为你跟其他的君王并不一样。”

  

“这世上的君王多以为自己至高无上,从不克制自己的欲望,但你不会,江湖上的秦川不会做的事情,渊的君主秦川也不会做。”

  

许青珂这番话不论真假,至少秦川当时是愣松了。

  

他本以为这个人心里全然把他当成了一个可利用或者一味戒备的对象。

  

原来她也将他看得这么高?

  

最可怕的是,他内心竟起了无限的欢喜。

  

这样哄他的好话,他也信的?

  

“江湖传言你也信的?”他依旧有几分不想放过这个人。

  

暗室有些昏暗,反是下面那个刑房灯火通明,光火照进小洞,让她的眉眼变得分明。

  

他早已堕入那个梦境,无法自拔。

  

多想拥有她。

  

“我信我自己的判断。”

  

“你跟霍万不一样。”

  

许青珂淡凉如水。

  

只最后这一句话,秦川所有邪念都褪去了。

  

仿佛想到当初他知道霍万意图对她不轨时,内心对他的鄙夷跟杀意。

  

他秦川岂能跟霍万等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