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冠发

青珂浮屠 胖哈 446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也是这一夜, 景霄看到景萱坐在屋子里, 好像在绣着什么, 他知道她来了这地方后, 不哭不闹, 好像很安定, 唯一的要求就是给她选一些针线用具跟花草。

  

她竟有这样的爱好, 他是不知道的。

  

哪怕知道她是他的女儿后,他费心派人去查她的过去,却发现她入邯炀前, 在那小庄子安安静静待着,管着那些田地,待人温柔, 但甚少在外人面前表现什么, 仿佛没什么擅长的,是怕被人算计吧, 这点跟他年轻时很像, 也在刀尖上遮掩自己。

  

后来她入了景府, 唯一显露的也只有在算计中的几次自保之术。

  

再后来, 她去了佛寺。

  

竟是与世隔绝了。

  

从前不在意, 如今景家人都死绝了, 她喜欢什么,他都没法知道。

  

她也不会说。

  

景霄无奈,又不知是愧疚还是其他感觉, 但就在刚刚一侧看, 他竟恍惚想起了她的母亲。

  

温柔清雅的女子,如兰一般。

  

他站在原地好一会,等回神了才走过去。

  

“夜深了。”

  

景萱抬头,按下针线,看向高大阴戾的男子,这个人是战场上的杀神,自小的时候,整个府里的人都怕他,整个蜀国的人也怕他。

  

哪怕如今寄人篱下,他也一如既往有一身邪意跟锋利。

  

只是此时看她的时候,有几分温柔。

  

大概还有点良知。

  

只是晚了。

  

景萱起身,开始收针线,算是答应了,却不跟他说话。

  

景霄也习惯了,瞥了那丝帕一眼,微皱眉:“你喜欢她?”

  

手指顿了顿,景萱侧头看他,景霄以为她会恼怒,可她没有,反而回答了。

  

“你不也是吗?”

  

景霄如鲠在喉。

  

景萱垂眸,继续收拾,但在景霄转身欲走的时候,她忍不住问:“你对我母亲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

  

景霄背对她,没有走,却也没有转身。

  

“我后悔过”

  

景萱一怔,景霄已经走了,一个人走在黑夜中。

  

渐渐不见踪影。

  

——————————

  

凌晨晨曦微光流转在明堂的屋中,流淌在红木案上,攀爬上翡翠珠帘,琳琅瓷瓶上光泽动人,师宁远醒来的时候,金元宝睡得正好。

  

浑身金毛软塌塌的,显得很温顺的样子。

  

师宁远毕竟是人,不是神,刚睡醒的时候总有些迷糊,但很快,这种迷糊就跟潮水一样退去,他看到了珠帘后面一张床,那床被阳光洒满,白茫茫一片又带着金光的光晕。

  

那人睡相极好,宁静安好。

  

甚少有人连睡觉都给人一种全世界都寂静的感觉。

  

可除了她,她睡着的时候,整个世界都陪着她一起睡着了。

  

柔软的阳光流转在那一头放下来的青丝上面,侧卧暴露了她的身体曲线,轮廓美好,可让人起不了邪念,只觉得美好到能净化心里所有阴霾。

  

许青珂被阳光照耀醒来,睁开眼,看到落地窗外落拓明朗的院落景色,她伸手抚了下眉眼,掀开被子起身,抬手捋一头青丝的时候,动作顿了顿。

  

因一个人倚着屏风看她。

  

仿佛看了许久。

  

许青珂手指曲了下,转身站在大铜镜前捋了发,且淡淡道:“过会赵娘子就会来替我束发穿衣,你走吧。”

  

但这话说完,某个人不仅没走,还是走到了她身后,腿长,高了她一个头,手长,伸手就打开梳妆盒子,拿了梳子。

  

然后握住她的手,“放下,我来。”

  

“师宁远,你....”

  

他的手指已经落在她脖颈,指尖从颈部侧边勾过来,将她的一头青丝捋着,梳子温柔梳下。

  

指腹触碰过她脖颈细嫩皮肤的时候,两人或许都感觉到了那种亲密。

  

但都没说话。

  

许青珂可以在镜子里看到站在身后的人一脸认真,仿佛在对待绝世的珍宝。

  

这个人,若是不在她面前耍流氓且认真起来的时候,的确不负世人对他的评价——清华如玉,卓越上师。

  

她闭上眼。

  

等她再睁开眼,人已经走了,梳子规规整整放着,赵娘子惊讶,但也以为是许青珂早起,还感慨自家公子什么都会。

  

“这头梳得真好,比我平时梳的都好看呢。”

  

是吗?

  

许青珂看了看铜镜里的自己,没发觉太大的差别,但又觉得哪里不太一样。

  

心里不一样。

  

终究,她偏头,清浅一笑。

  

————————

  

渊的祭天大典,也是渊吞了烨后最霸道的宣告——这一天,烨会正式宣告并入渊,成为渊的一部分,这是一个里程碑。

  

不过渊国来观礼的百姓们感觉多数是自豪的,因为他们渊国是最强的,也是最独特的——细数数百年来,有哪一个国家能成功吞并另一个国家?

  

不单单是堰都的百姓用来观礼,也有渊各州城的达官显贵纷纷前来。

  

这是一个举世盛会,超过了以往诸国任何一次典礼。

  

这一日,隶属渊宫的临渊台完全开放,虽重兵把守,但以秦川对百姓的看重,自然开放给他们观礼,甚至没有往日君王对百姓高高在上的姿态,也没有特地将官家权贵们跟百姓划分开来,虽说这样会带来一点风险,但权贵们各自带着护卫,好像看起来也还好。

  

“护卫不带都可以。”商弥这么说,倒是让夜璃惊讶了,他们是刚到的,看到临渊台这边的部署,心里诧异,但夜璃仔细观察了下现场,便了然:“这里部署十分严谨,而且各个死角都布置了人手监视观察人群,我想前些时日,他们应该也变遍查过堰都,加上控制城门出入....堰都的强大远超过任何一个国家。”

  

堰都也代表渊国。

  

夜璃心中沉重,却看到前头太子轩跟渊的礼官相谈甚好。

  

本来觉得太子戾不如何,可如今看来,至少那厮比自己的哥哥有几分骨气。

  

不,也只能说这也是她父亲的隐意。

  

“若不是归顺,那就是想同渊合作了。”夜璃走在身后,察觉到许多渊国权贵对自己的打量,还有那些百姓的欢呼,内心十分不痛快。

  

如商品。

  

最让她不悦的是身边专门倒卖商品的人一点反应也没有。

  

她看了他一眼,不等他察觉就偏过脸,眼里黯淡。

  

靖姿态取决于太子轩,太子轩姿态到位,渊的官员自晓得如何对待,因此十分热情,敬重适度,但不减强势。

  

太子轩从容微笑,并不强求,但看到不远处的北琛被冷遇,他挑眉。

  

晋的处境并不好。

  

一个半路杀出来的野路子软弱太子?还不如东山王继承晋。

  

不过....蜀国有点奇怪。

  

太子轩目光一扫,却没见到蜀国的人来,倒是烨的人来了不少。

  

当日觐见君王的人就那么几个,真正使团里面的人可不少,也不全是护卫。

  

当太子轩看到其中一些姿容上乘气度高雅或是美艳的大美人,眯起眼,不经意朝旁边自己的妹妹瞟了一眼。

  

有谁会比自己准备的礼物更有诚意呢?

  

老百姓的眼睛也是雪亮的,今天他们也不单单是看祭天等热闹,还是来看本国权贵跟他国权贵们的热闹。

  

“诶,那是靖太子吧,真英俊啊,他旁边的是公主夜璃?”

  

“是的,真乃天姿国色,不过烨国那边好像也好有多贵女啊。”

  

今日出席的贵女太多太多了,毕竟是渊国这些年来最大的盛典,不管是出于政治态度跟其他目的,家中子女带出来是没错的,不过多数带嫡女嫡子,除非家族强悍,庶出也水涨船高.....

  

人很多,临渊台边上庞大的席位几乎坐满,但最尊贵的都在前排。

  

太子公主世子郡王,他国的,本国的,这是权贵出身。

  

论地位,又得看实权官位,比如双相跟朝堂三品以上文武大臣。

  

不过比起引起喧闹躁动,可能都敌不过第一公子的到来。

  

一袭礼部官服出现的蔺明堂让全场贵女们都越发矜持稳重了起来,但平民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不少女子挥舞着扇子叫喊着蔺郎君....

  

渊国贵女们有不少人不满,“都是一群平民,不知身份,蔺郎君岂是他们能肖想的。”

  

“蔺郎君可不仅仅是左相公子,他....”

  

北琛被冷遇,最近心情也不佳,大概是因为自己的伯父去世了,耳边传来一些人讨论蔺明堂的事儿,也只懒懒抬了眼,却忽然眼睛一亮。

  

正讨论的人也禁了声音,好像不知不觉就停了话头。

  

右侧阁楼中,被几个护卫看着的一个女子捂着面纱,她站在窗边,看着蔺明堂到来,也看到他身后领着一列卫队刚到的卫队。

  

马车下来的人跟在他身后,缓缓而来,走过百姓面前,也走过百官面前。

  

纵然已经见识过两三次,可牧子隐依旧觉得这个人委实.....皮囊太甚。

  

她每走一步,都像是践踏过每个人的心脏。

  

景霄坐在武官席位中,颇有些放荡不羁,但他看到许青珂一脸淡漠走来,仿佛他人对她的关注都如云烟。

  

非刻意冷淡,而是她本来就如此。

  

在蜀国.....她哪一次不是如此。

  

但这次好像有些不一样。

  

许青珂要走向自己的席位的时候,目光随意一瞟,目光微顿,但很快收回,淡凉薄冷。

  

但是在路过一株大梧桐树的时候,肩头有梧桐垂落的花絮扫过她肩头,她才适度一稍侧身,在花絮花瓣滚落她肩头的时候,她侧身,微抬了下巴,朝上看去。

  

仿佛在看那棵梧桐树,恼了吗?还是觉得它开得甚好?

  

大概是.....后者。

  

因她笑了。

  

她笑的时候,那梧桐树在没有此时此刻更让人们觉得它开得极美的时候。

  

而贵女们皆是捂住嘴巴,眼神发直。

  

何至于他们,连蔺明堂都愣住了,他愣在那里,反让脸上挂着一缕浅笑的许青珂走过身边。

  

衣摆轻摇,她转过脸,笑渐渐淡去,可像是一笔浓墨渲染在水中。

  

阁楼中,半张脸蒙着面纱的女子握紧了手中的香囊,抿紧唇,眼中有些泪光。

  

她总这样,总那样照顾人。

  

明明可以冷淡路过的,可她借着那一梧桐树自然而然得朝她一笑。

  

那一笑,是安抚。

  

景萱想,她这样温柔,将来也不知是什么样的人能陪伴她。

  

她愿用毕生去祈佛祖庇护她安好。

  

愿刚刚的笑颜,永永久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