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降罪

青珂浮屠 胖哈 3749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言士郎肯定有蜀王的把柄在手, 一个臣子能威胁到君王, 让他投鼠忌器, 哪怕通敌卖国也没法制衡他。

  

那是什么样的把柄?

  

严松似乎毫无所觉似的, 只低头:“那君上的意思是......需要让言大人俯首认罪吗?”

  

俯首认罪, 这种词儿在他跟君上之间的另一层意思就是强杀再按罪。

  

所以他是问蜀王, 需不需要抓了言士郎后让他“病死”或者“自杀”在牢狱中。

  

蜀王沉默了一会, 声音很轻。“在找到他的罪之前”

  

罪?威胁君上的把柄?敢威胁君上,那自然是罪。

  

“微臣会处理好。”严松应了后,也就是大朝快开始的时候, 他上马离开蜀宫,只是转头看向已经开始大朝的那座大殿,眼底深沉得很。

  

——————

  

大殿之上, 蜀王出现后, 许青珂站在御史台的御史群体中,她虽是四品的御史中丞, 但从未当值过, 一无实权, 二无地位, 站的位置自然靠后, 她甚至连蜀王的脸也看不到。

  

只听到前头蜀王夸太子行事稳重, 有长兄风范。

  

咦,开头就是夸太子?这是君上要重用太子的征兆?

  

五皇子呢?霍允延在众人复杂狐疑的目光下垂眸,安然不动。

  

太子主动站出来, 为霍允延跟许青珂请功, 但蜀王神情淡淡的,说:“五皇子允延第一次承事,虽无大过,但也无大功,尤是在霖州境内不修德行,胡作非为,实在没有皇子风仪,若是不改,往后难当大任。”

  

对一向盛宠的五皇子如此责难,实在不像是蜀王的风格,可钟元等老臣却是不约而同瞥了不远处的太子跟三皇子一眼。

  

或许似曾相识吧,想当年太子成年前也被宠得不像话,成年后.....三皇子亦如是。

  

他们这位君上啊,对自己的儿子似乎尤其防范,但在前期又盛宠无度,感觉有些奇怪。

  

钟元眼底晦涩,他大概知道一些,但这是以前的事情了,或许只是巧合。

  

第一次被君上苛责的霍允延当时露出惊容,也很委屈,想说些什么,却被三皇子拉扯了下,这个小动作落入别人眼底——兄弟情深啊,还是故意做给人看的。

  

但霍允延到底是霍允延,脾气不好,便是忍不住回:“父王,儿臣在霖州养伤,可未做什么,怎就不修德行了,是不是有人在别后构陷诬蔑我,父王你可一定要.....”

  

“住嘴!还不思悔改!罚你紧闭一月,好好反省!”说完蜀王就不再看霍允延了,而是目光扫过百官,最终定格在许青珂身上。

  

“许青珂,五皇子行为不端,你随同左右为何不加以劝告?”

  

蜀王骂了五皇子后又要踩下许青珂?这问题可不好回答。

  

若是帮五皇子,无疑惹怒蜀王,若是不帮五皇子,又显得凉薄无情。

  

于是......

  

顾曳走出来,作揖回话。

  

“禀君上,微臣劝了,可五皇子不听。”

  

声音特别清晰,抑扬顿挫。

  

众人官员当时就囧了,这许青珂还真够黑的啊,竟是真的踩了五皇子一脚。

  

霍允延也无语,又忍不住:“许青珂,我还救过你的命......”

  

许青珂朝霍允延露出歉意的表情,“殿下,下官也是希望您能变得更好。”

  

这语气这表情像是在说——希望您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早日出狱。

  

虽然是做戏,可霍允延还是觉得心有点梗,这许哥翻脸翻太快也太真实了。

  

不是演戏吧。

  

仿若是真的很嫌弃自己。

  

霍允延脸上的憋屈太真实了,真实到没人怀疑他的真性情,只觉得平日里作天作地的小霸王今天是真委屈了。

  

也是,明明这一差事办的挺不错,哪怕遭遇意外被刺杀也硬是安全护送了巨资回邯炀,怎么就忽然被骂了呢?

  

不修德行?霖州?

  

有些心情有些微妙了,莫不是霖州秦家?君上并未默认要让五皇子跟秦家结亲?那如何处置秦家那庞大的军权?上交给国家?

  

众人浮想联翩,五皇子委屈羞恼,太子欲言又止,三皇子若有所思。

  

但很多人都在等蜀王对许青珂的处置。

  

这许青珂如此“直白”得放弃了五皇子,亲近君权,可是能讨好君上?

  

蜀王看着许青珂,这位探花郎并未露出谄媚之色,也没有故作忠诚,她只是那么安静得站在那里,平静如一池清潭。

  

若是风来,她也不动的吧。

  

忠诚于君权?是聪明人。

  

最重要的是她身后没有皇后背后的那些外戚,也没有言士郎那一大家子家族,更没有盘根错节的官场关系。

  

她刚入朝,是最适合自己用的。

  

“许青珂,你能这样做甚好,但日后不能因为皇子不听便不作为,不过这次通州之案你的确做得很好,呈上来的案宗十分清楚,过后转交三司处理,左右你最为了解这个案子,寡人便令以你主导,三司配合,将这个案子办完!”

  

殿上百官少有躁动,君上竟让许青珂独挑大梁负责通州案裁定?这可是涉及许多官位不小的通州官员的大案,她一个才刚入朝的人竟然.....

  

看来君上是真的要重用许青珂了。

  

但若是重用许青珂,也意味着那言士郎.....

  

“言士郎的罪状罄竹难书,许青珂,你报上通州案他牵扯的罪状。”

  

“是,君上”许青珂颔首,再漠然对百官道:“经羁押审问过的七位官员供诉,言大人当年在通州任职时,曾勾结下属林远等官员私吞朝廷镇灾钱款,饥荒持续两年,前后拨下三百万两白银全数私吞,且还包括了从其余州调派过来的粮食,借由乱民作乱抢夺钱粮为由将粮食扣押,后交由通州齐家抬高粮价,大肆笼络巨资,资金数量达到四百万之巨,几乎刮尽了通州区域三州二十县千万老百姓的家财,后怕灾民上访暴露实情,便是派出官军以剿杀乱贼为名追杀.....当年追杀惨死的灾民尸骸也在七处找到,一共有四千五百具,其余地域跟尸骸因为数量众多不予调查,只记录在案。而账本已经被找到,等三司会审交由三公三位大人阅览。”

  

许青珂洋洋洒洒缓缓道来如此惊天惨案,殿上百官们一片死寂,而钟元留意到蜀王脸上的冷酷,他愤怒,可是因那些惨死的灾民而愤怒?

  

愤怒根源不在此,他才阖上眼,心胸一股叹息难以发出,只能郁结于心。

  

等许青珂说完,众臣皆是愤怒,指责通州涉案官员畜生不如,而始作俑者言士郎更是猪狗不如云云。

  

“通州案,言士郎涉案,之前案宗上提及前往齐家灭口的强大死士团,是否跟暗杀五皇子的死士是一拨人?”

  

蜀王问许青珂。

  

许青珂对上蜀王隐晦阴沉的神色,嘴唇抿了抿:“下官只见过齐家被灭口的惨状,分析对方必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团,且熟知我们的官军调配,也知道调查进度,提前三个时辰将齐家灭口,而且不露半点声响。相比而言,下官后来亲身遭遇刺客暗杀,对方虽要杀殿下,其实也是冲着下官的,那两根箭矢我跟殿下分别分了一根,但有趣的是我们停靠霖州乃是因当时台风,绝不是对方能预料到的,但后者已然能在后面安排人手,且洞察我们在小山寺中的游览路线,显然也是官场中人....”

  

“当时千钧一发,试想若是我跟殿下都陨命....”

  

许青珂没明说,却处处锁定言士郎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在场的官员也认定了——这言士郎好生歹毒啊。

  

“你跟五皇子若是死了,停靠码头的船队无人领袖,霖州的官员也不敢担责,必然让船队混乱中失守,到时突袭,抢劫船队运走巨资,调派不及,多有可能让他们逃之夭夭,能有这等人脉跟决断力的人可不多。”钟元这个老阁老这一两年已经很少管事儿了,主要是蜀王之前重用言士郎,几乎要把他架空,不过如今言士郎倒霉,他倒是不介意出来踩上一脚。

  

重点是这一脚符合了蜀王的心思,百官附和,他满意这些人的表现,在朝堂定向后,他说:“言士郎罪不可恕,贪污巨款,且巨款如今也只找回一部分,其余不知所踪,且朝内定还有党羽附逆他,事关朝政机密,先关廷狱天牢,三司主管通州案,钟元,你是前辈,多带带许青珂。”

  

钟元看了许青珂一眼,颔首,“臣领命,不过言士郎非一般人,若是不早日缉拿到案,恐怕....”

  

“已经去拿了。”蜀王淡淡一句,众人倏然一惊,仿佛已经闻到廷狱出没后的血腥味。

  

既然已经去拿人,那么言士郎被褫夺官位的圣旨估计也在路上了。

  

出大殿后,许青珂被许多官员簇拥,但钟元走近后,这些官员都自觉退散。

  

钟元朝许青珂笑了下,袖摆清扬,双手负背,“许青珂,总算可以光明正大邀你去喝杯小酒了,怎么样,可愿给我这张老脸一个面子。”

  

许青珂看向这位老臣,袖摆也是一扬,玉面含笑:“乐意之至。”

  

两人相视一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