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长生岛

青珂浮屠 胖哈 4070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你这人, 不好功名权势, 往前入蜀是为复仇, 如今再入我渊, 怕也是为了复仇。”

  

“你的仇可真多。”

  

“但我愿帮你。”

  

他终到了许青珂面前, 相距不过一尺。

  

“只要你留在渊...”

  

何等强烈的蛊惑。

  

许青珂抬眼, “君上还是可以用秦姑娘的事儿来诱我吧, 这个更为有效,也不会让君上为难。”

  

为难?秦川眉头一皱,但许青珂轻描淡写提及他用秦笙威胁她.....

  

“你是在嘲讽我?”

  

“不敢。”

  

“你可以嘲讽。”秦川忽一笑, 许青珂便看到这位君王忽然近前,说:“世间有许青珂,鬼魅能耐, 不在眼前, 寡人不放心。”

  

沉声,凝重, 带着隐隐暗意。

  

从始至终都是我, 到此时才用上寡人。

  

许青珂聪明绝顶, 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拉拢她的时候, 是我, 便是暗示她若归顺, 不持君王位,可与她为友,善待之!反之, 若是她将来威胁到他跟渊, 那他就是君王。

  

君王无情。

  

“是以?”许青珂问。

  

仿佛他说的,于她也不是很重要,但她又不会失礼于人前,听得认真,问得也认真。

  

秦川想了下,道:“留宫中用膳吧....”

  

——————

  

许青珂婉拒了,出宫的时候,秦夜还在外面等着,亲自送她回紫华楼。

  

不过到了水灵廷门口,许青珂瞟了一眼隔壁。

  

秦夜不用她问就主动说:“下官就住在大人边上。”

  

许相爷就嗯了一声,然后就进屋了,袖摆曳动,清华不可方物。

  

秦夜在院子里站了下,观察到这楼阁摆设等等,愣了愣,若有所思。

  

“将军,要不,我现在带您去....”

  

“就在隔壁,有什么好带的。”秦大将军有些冷酷,管自己走了。

  

紫华楼的驿官无奈:你们家相爷给你的气,你撒我身上作甚。

  

————————

  

入夜,晚饭的当口,紫华楼自是好吃好喝招待,还办了晚宴,该是礼部大臣亲陪,不过许青珂一向不喜欢这种热闹,能让她上心的国家大事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给她需要的信息,便是没去。

  

吃食是送过来的,还带了两位访客,紫华楼的驿官恭敬之中,还有几分恍然跟了然,许青珂用眼睫毛也能看清这人的想法——盛名鼎盛如许相爷,也有青楼相好的?懂,我懂,都是男人嘛。

  

于是他飞快退了。

  

赵娘子看到到访的两个人,尤其是美不胜收妖娆性感的美艳舞娘,顿时表情扭成一团。

  

“我说赵姐姐,你这年岁本来就不小了,就别做这样的表情了,皱纹都挤一起了,怪不好看的。”

  

她矫揉造作,偏偏作得极好看,让人讨厌不起来——除了赵娘子。

  

赵娘子顿时要炸了。“妖灵姑娘,你既要到访,何必一定要以青楼女子的身份呢,如此坏我家公子清誉。

  

妖灵顿时否认:“瞎说,我分明是以青楼兔儿爷的身份进来的,哝,就是他咯....”

  

纤纤玉指一指,旁边俊秀郎君就落入了赵娘子眼中,她惊讶:这人好像有点眼熟啊。

  

许青珂眉眼一殇,瞥过她,看向这郎君,眸色倒是平静,“景公子运气不好,非要撞在她手里,辛苦了。”

  

景修有些木然,回:“是我该歇歇妖灵姑娘帮我,否则就算我面容变了一些,也未必能活着见到许大人。”

  

是景修?赵娘子恍然,难怪她觉得眼熟,原来是易容,不过这种易容怕是永久性的,而非人皮面具跟一些工具修饰。

  

这景公子果然有些门道,难怪能或者逃出幕后人的暗杀。

  

不过想必经过这么多磨难,心性也变了,气质都褪了许多,变得沉稳沧桑起来,也让人有几分不好揣度。

  

想到这里,赵娘子主动起身,借口去厨房拿东西,要离开。

  

因他肯定要与许青珂谈及那个机密。

  

就是妖灵也打算避嫌。

  

“无碍,都是自己人。”

  

一句话,赵娘子暖心,妖灵得意。

  

景修虽惊讶,但也不执着这个,只沉声说:“我跟大人您协议好的那个秘密,便是这个。”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羊皮纸来。

  

看起来有好些年头了,而且似有几分破损,俨然是被撕扯过损坏,上面还有血迹,但无碍整体。

  

他递给许青珂,其余两人也看不到是什么,但想着应该是地图类的东西。

  

许青珂果然看到的一张地图。

  

而且是海域岛路线图。

  

许青珂看了一会才抬眼看向他,景修便问:“大人可记得长生殿?”

  

“记得,先帝耗费国库巨资想要造就的黄金祭殿,想以此求长生。”

  

“负责长生殿建造的,是我祖父.....后来霍万登基,祖父甚至此人心性,便立刻撤手推了这事儿,后来果然听说许多参与此事的官员都被灭了口。”

  

妖灵:“黄金殿?有够俗的,掌管人间寿命的仙神莫不是还爱财不成?所以,有背后隐情吧。”

  

“是”景修没有否认,“但真正的隐情反而在那图上。”

  

“图上的岛,乃是长生岛,长生岛是存在的,在蜀国立国之前,渺渺诸多部落氏族争夺刚刚问世的《江川河图》,一是为了得到《江川河图》问鼎天下,成就霸业,但后期,他们却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

  

饶是许青珂也有了兴致。

  

“便是创出《江川河图》的那位智者乃是从长生岛中修学了诸多古老秘学,通达学问,集合百家所长著作囊括诸多方面的巨作《江川河图》,但最后一卷的长生卷,其实并非人力所能创造,而是后人添加上去的——长生,指的是那座岛上的人。”

  

许青珂眉头一皱,“天生寿命很长?还是其他缘故?”

  

“不知,这也是当时那些势力想知道的,于是他们勾结一起——飘洋渡海,登上长生岛,或许是拷问无果,反正最后血洗了岛上的人...长生岛上的昌盛族人才覆灭。”

  

妖灵撇嘴,赵娘子皱眉,许青珂若有所思:“那位智者死了吗?”

  

“死了,那些势力忌惮这位智者,当时就用毒毒杀了他....”

  

“这些人没找到长生的秘密,但得到了完整的《江川河图》,因为它,后世陷入争霸天下的乱局,直到蜀国建立.....当时高祖联合了。”

  

景修忽然顿了下,有些小心得看向许青珂。

  

“白家。”

  

许青珂淡淡道:“联合了清河白氏,白氏拥立高祖登基,但后来白氏内部不知为何爆发恶疾邙疾,几年内诞下的孩儿皆体虚,活不过七天便夭折,白氏以为是诅咒,这才退隐。”

  

这是她母亲告诉她的。

  

也是为什么她幼年被高僧断言不寿的时候,她父母会那般尊从.....

  

诅咒?做了坏事才会害怕有诅咒。

  

跟血洗长生岛有关吗?

  

如果白氏真的那般强盛过,当年肯定也参与了。

  

妖灵内心默默想,可看许青珂淡漠的样子,暗想这人心里未必没有怀疑。

  

可她不说,谁敢问?

  

“不说了不说了,饿死我了。”妖灵叫着吃饭,再不吃都冷了。

  

景修正要起身,想退避开,毕竟他如今是阶下囚一般的身份,也求助于人,怎么能与许青珂一同用餐....

  

“你现在出去很惹人怀疑。”许青珂让他坐下了,吃个饭而已。

  

景修看妖灵也不介意,于是又坐了下来。

  

这顿饭吃得并不平静——因为妖灵话多。

  

很奇怪,这个女子对别人话十分少,若是真的说话了,多数歹毒,喜算计人,他也的确吃过很多次苦头。

  

可她对许青珂.....

  

莫不是情根深种?

  

景修低下头,一直很沉默。

  

吃着吃着,果听到她似有深意得问:“秦姑娘还没消息么?还有那个男的....也没消息?”

  

妖灵是碧海潮生四人之一,就算远不及许青珂,多少在亲近许青珂后能看透一些。

  

许青珂正吃着菜,咀嚼好了才淡淡道:“秦姑娘是没有消息,至于那个男的,若是他来了消息,就意味着魁生要倒霉了。”

  

妖灵:“......”

  

果不其然,这顿饭还没吃完,消息来了,来自晋的消息。

  

消息还挺多,一连贯的。

  

把所有人都给镇住了。

  

“晋王驾崩,遗诏以太子晏年轻不通政事特让晋后辅政,晋后当天主理晋王后事,查清晋王乃中毒而死,是东山王北雍图谋王位而主使,晋后联合朝中一党降下罪令,封东山王府,缉拿了东山王一家下狱,次日晋后亲临早朝,于文武百官面罪斥东山王北雍......”

  

到这里的时候,就应该完结了。

  

反正妖灵听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变了好几下,看向许青珂,后者平静,问:“还有呢?”

  

密探有些紧张,略提高了音量:“就在晋后要下令诛杀东山王的时候....晋王来了。”

  

噗!妖灵喷了。

  

什么鬼?不是驾崩了吗?

  

“原来晋王乃诈死,故意引晋后下毒等......最终将晋后逆党一网打尽。如今,晋后被废,关入冷宫。”

  

这都是六天前发生的事儿,那两天晋国的局势转折起伏,如虎凶猛。

  

妖灵摸着自己好看的脸,幽幽道:“我怎觉得跟唱戏似的。”

  

许青珂淡淡道:“戏多,戏精。”

  

晋国的戏怕是不止如此。

  

那个诈尸的晋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