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龙阳否?

青珂浮屠 胖哈 2920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许青珂心中有数, 这赵泓心里有鬼, 但明面上倒是颇为和睦。

  

不过到一林中小道的时候, 忽有一小鹿从旁侧竹林窜出, 从许青珂等人眼前掠过, 赵泓高呼:“好一头小鹿, 跟上!”

  

说罢不问许青珂就纵马追着小鹿去了, 其余护卫纷纷跟上,须臾便把许青珂落在了后头。

  

许青珂默默看着赵泓等人跑个没影儿。

  

这没头没尾的,就如此轻视她的智商吗?还是觉得她拢总是过不了今天这一关。

  

许青珂指尖玩了下这马匹缰绳, 环顾周遭,已经空无一人了,这小道十分近, 也不知等下会有什么变数。

  

对方既然敢带她来这里, 那就铁定不会让她错过这次“安排”,怕是这附近外围都被盯牢了。

  

既然如此, 许青珂索性也不废什么心思了, 就惯着这马儿在道上慢腾腾的走着, 走着走着, 马儿就不动了, 只顾着自己吃草.....

  

“你倒是任性, 我还没吃呢,你就吃了~~”

  

许青珂也就看着它吃草,还帮忙抓了一些草给它吃。

  

小道上, 一只肥硕的獐子逃窜着, 自是有人追,它才会逃。

  

哒哒哒,马蹄声密集而来,这队伍还真不少人,且马蹄竟都是军用的,哒哒声就不一样,这群人从道上追来,弓箭早已准备好,骑装英气,身上佩剑随着运动而拍打出声响。

  

“在前面!”

  

“小畜生,还跑!”

  

这群人吆喝着,但很快一愣,只因那小畜生竟窜到了道旁,到了一匹马边上,不,准确得说是凑到了马边一个人的脚旁,仿佛是找到了救星一般。

  

而那救星一手拿着草喂马,一边低头看那凑到自己脚边用头儿噌她裤腿的獐子。

  

恩,这也是安排好的?这般匠心独具?

  

许青珂哭笑不得。

  

大队停下了,为首的人一袭戎甲锦袍,一手握着缰绳,眯起眼瞧着许青珂。

  

“喂,那谁,滚开!”其中一人喝骂,且看许青珂衣着朴素,无玉佩,似乎是白衣出身,便不大在意,弓箭上弦,直接锁定那獐子。

  

至于会不会伤了许青珂,他是不在乎的。

  

不过在那箭矢要放出的时候。

  

马缰拦在了箭矢前。

  

“殿下!”那公子哥儿惊讶,却见他的殿下竟看着前头那白衣看直了眼。

  

他下意识顺着目光看去,顿时表情一窒,最终眼神闪烁。

  

这是男人?莫不是林中女仙化身而来?

  

“你是何人?怎在此?”

  

许青珂已经作揖:“学生许青珂,江东应试考生,应赵小侯爷邀请前来看他狩猎。”

  

“赵小侯爷?谁?”那俊俏但颇有些脂粉味浓的戎甲殿下挑眉,一问,身后顿时有人回答是赵泓。

  

“赵泓?就是他啊,呵,没想到这小子倒是玩出花样来了,如此美色都让他寻到。”

  

美色?他说的轻佻,身后一群公子哥儿也笑得讥诮,许青珂明白那位幕后之人的用意了。

  

恐怕这位殿下有龙阳之癖。

  

对方是拿她来讨好这位殿下呢,还是要让她顺理成章在考前“夭折”呢。

  

在众人嬉笑鄙夷之下,许青珂竟没有半点动容,反而淡然守礼,渐渐地有人察觉到不寻常了,那位殿下也淡了笑意,但眼睛还盯着许青珂。

  

“既然遇见了,就是缘分......”这位殿下讲话不紧不慢,旁边顿时有几个公子哥会意,且看那獐子不知何时已经跑了,便是纷纷说要去追它....

  

没多许,就只剩下了许青珂跟这位殿下。

  

“许青珂?字如何?”

  

不等许青珂回答,他又笑了:“青山远幽,玉珂灵秀?”

  

这就颇有些暧昧了,许青珂手中还有一些草,喂给马匹的时候,“多谢五皇子殿下赞赏,青珂不敢当。”

  

“不敢?许多人一开始于我也是不敢的,后面被我宠着宠着自然也就敢了,只是现在不熟而已。”

  

五皇子霍允延目光扫过许青珂的身体上上下下,眼里的异色越来越重。

  

“许青珂,上马,跟本殿下走!”

  

许青珂颔首,上马跟他走了。

  

两匹马消失在小道中,几个暗影闪出,对视几眼,皆是笑了。

  

已入瓮。

  

马匹奔走了有一会儿,三岔口停了下,许青珂忽淡淡道:“殿下好龙阳吗?”

  

又这么直接!

  

霍允延一怔,但也笑了:“我原以为你这等书生都比较婉约,没想到也有你这样的明白人,想来是同道.....”

  

“君上知道吗?”

  

霍允延脸色顿然变幻,眼神有些闪烁:“许青珂,你这话什么意思,如此冒犯我,莫非以为我不会恼?”

  

“往常是君上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也不怎么相信的事儿,亦或者相信了也不怎么在意,但若是明面上将这事儿给予他撞见,殿下恐怕就会被直接厌弃了。”

  

许青珂转头看向他,“毕竟没有人比君上更在意皇家的脸面了不是么?”

  

“你的意思是父王会来这里?不可能,父王素来狩猎是去猎场,不会来兽林。”

  

“殿下觉得有胆子设计您的人有没有能耐将君上引到这里来?”

  

“你的意思是.....”霍允延神色变幻,“太子还有三皇子?不可能,我对他们没有威胁,怎么会.....”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目前殿下跟我的确是他们彀中的猎物,若是成了,自会有人受益。”

  

霍允延目光闪烁,最后却是轻笑:“我怎知道这不是你为了摆脱我故意吓我的?”

  

“我的姓名殿下已经知晓,可查可问,若是不肯甘心,不如先记着,日后再寻我也行,若是急于眼前,冒险的总归是殿下,我一介寒门白衣,大不了舍了一身性命,也没什么好失去的....”

  

霍允延沉默半响,陡然拉弓上弦,箭矢射出,朝着许青珂身后.....射穿一头兔子。

  

“本殿下会记住你的,许青珂。”

  

他带了那肥硕兔子离去,许青珂坐在马背上淡淡一笑。

  

好箭法。

  

是故意显给她看的?看来这位五皇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拍拍拍,有人拍掌,许青珂转头,看到姜信从林中走出。

  

“桀桀,小许好口才。”

  

“危难之际,总得使尽浑身解数。”

  

“但我总觉得小许对这位名声在外好龙阳的五皇子有点儿——欲擒故纵?还真是不公平,好歹我于你也一同共患难过,你难道就不能对我体贴几分?”

  

不公平?

  

许青珂拉了缰绳,“我心中是有姜大人的。”

  

嗯?姜信挑眉。

  

“所以我打算把姜大人跟五皇子凑一对,你可欢喜?”

  

她拉马缰走了,走的潇洒,马蹄扬起的灰尘洒姜大人一脸。

  

姜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