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投诚

青珂浮屠 胖哈 4335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谢临云下了轿, 拒了随从的搀扶, 他只拉了下衣袖, 整了下衣袍, 再看带来的案宗是否有错, 然后才通禀进楼。

  

夜深, 朝臣们刚拖着疲惫跟忧虑的心要出雍章楼。

  

两相见面, 臣子们作揖都显得疲惫,但看谢临云平整干净的状态,不免感慨年轻就是好, 不怪许青珂提拔了这么多年轻官员,大有要将朝堂整肃年轻之风。

  

谢临云进退有度,朝臣们也不敢得罪这个风云最盛也最得许青珂扶持的新锐, 客客气气回应。

  

分开的时候, 礼部郑晟回头看他背影,忍不住嘀咕:“这人还真是从始至终都未变过啊。”

  

不管是从前许青珂没得势, 还是如今绝顶于蜀国山河。

  

“你怎知他变没变, 变了还能让你知道?”

  

许青珂带出来的人, 岂会被人看透。

  

楼中议事厅灯盏光火尤通明, 谢临云看到灯盏里面的火烛似是刚换的一根, 不免皱眉, 步履略大了些,撩开帘子。

  

帘子微动,正俯首处事的许青珂并未抬头, 等她处理完手里辖下几个州城的暗动秘卷, 阖上,放下,旁侧站着的随从将暗卷封起,快步走出,屋外似有暗卫接应,无声无息离开。

  

谢临云仿佛什么也没看到,许青珂抬头看向他了,他才将自己今天处理掉的钟家王后傅家等党羽案宗呈递上。

  

许青珂过目不忘,看得也快,已经斩首的人不必说,逃亡的人必是带着一些机密离开的,留着也是祸患。

  

“要么去狡兔三窟中的其他窝里窝着,要么去投靠人以求庇护或者东山再起,谁不在名单上,谁更能领头,又会选择谁投靠,从他们的性格跟从前作风查起,蛛丝马迹总有脉络.....”

  

许青珂给了提点,谢临云知道对方是要让他放手去做,也是一种磨砺。

  

她不会事事躬亲。

  

而这些丧家之犬也不至于让她如此。

  

“下官知道,大人放心。”谢临云的心是稳的。

  

因为她在。

  

“还有事?”许青珂看他还不走,就多看了他一眼,但她的手已经落在了下一封要处理的秘宗上。

  

谢临云不敢多看她的脸,只低头,修长手指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物件来。

  

许青珂只稍垂眼瞥一下,就知道这物件是什么。

  

“谢家掌宗秘钥?”

  

这是一个家族执掌者的信物。

  

“昨夜,祖父将它传与我,从那时起,我便是谢家家主,现在我想把它给予大人。”

  

许青珂愣了下,捏着秘宗的手指稍稍紧了下,眼里有些思绪似婉转。

  

这人知不知道这番举动意味着什么?

  

她没说话,可她的眼睛会说话。

  

不冷,但疏离,还有几分惊讶.....

  

谢临云忽感觉到了自己的孟浪,脸一红,忙垂首作揖,有些惊慌道:“下官并非那个的意思,也不敢唐突大人。”

  

他这话反而让气氛更尴尬了。

  

许青珂是他上官,是男的,又是权臣,此情此景,照理说两人都不该有什么异样心思,可谢临云自己心虚,反让许青珂察觉到他的几分心思。

  

一时静默。

  

“那就说你真正的心思。”

  

许青珂冷静,谢临云也猛然清醒,他刚刚竟真的生出几分妄想来。

  

“大人,下官只是想用我谢家作保,予大人忠诚。”

  

许青珂虽知道谢临云所想定不是那什么儿女情长,但这番所求还真是....

  

“登高而望远才知自己所在高处乃是悬崖绝顶,你此时予我忠诚,来日就有可能予你自己跟你家族灭顶之灾。”

  

许青珂说得冷漠,谢临云却很慎重,“大人说的对,可您也知道官海浮沉,想安生立世本就不现实,下官只是想得大人庇护。”

  

“除了几个特殊的人,我从不予任何人庇护,将你扶持起来,也不是为了庇护你,你在官场也不是毛头小子,今日幼稚了。”

  

这话更加冷酷。

  

若是一般人早吓退了,可谢临云不愿放弃,“那大人就当下官是想借大人的势贪婪权位吧,下官取名临云,自不甘只当一判官。”

  

他把自己放低到这个程度。

  

是说自己不甘只当断案的御史命官?有显得极有野心的样子。

  

许青珂一时静默,稍许,谢临云郑重将那谢家秘钥再次递过来。

  

“大人,有所求,必得有付出,这是您往日说的,今日下官有所求,便愿付出所有。”

  

上位者,为人投靠也不奇怪,想上位者,付出所有去求得扶持,这也不奇怪。

  

待谢临云,许青珂一向是以许大人的身份,如今也不该有什么变化。

  

这个人,也不会与其他人有太大的不同,充其量,她对他也有几分寻常的欣赏。

  

仅此而已。

  

所以她伸手拿起了那秘钥,秘钥乃是玉制的,触手温润,到了掌心,指尖接触温度开始擢升。

  

这是玉的特征,触手温凉,很快变成了温润,那种触感像是.....

  

其实不像,可它形态有点像,虽是小了许多,但....

  

许青珂猛然就想起了昨天在昏黄烛火下自己这只手被迫握住的那物件。

  

原本只能算是温润的触感,一下子就滚烫了的似的,若非强大的克制力,她恐怕直接将它扔了出去。

  

但她也只是松一松,将它放在了桌子上,手指曲起,仿佛还能感觉到双手十指的酸跟麻。

  

这种感觉...许青珂忽觉得整个人如火烧,便伸手去拿手边的一杯茶,可能是失神,一时恍惚,竟将才上了不久的茶壶碰翻了,桌子上顿时流了水。

  

许青珂皱眉,正要收拾卷宗,却有人比她更快,倾身上来飞快将那些卷宗一并拿开,但看那茶水沿着桌子往下流的时候,直接用袖子裹了手掌按在了桌边,堵住了那茶水,袖子乃布,布吸水。

  

“水很烫。”许青珂眉头更深,还有错愕。

  

可她这么一说,谢临云反抬眼看向她的手,刚刚许青珂碰翻茶水的时候,她的手背.....

  

“大人,您受伤了?”谢临云紧张无比,本能就抓了许青珂的手看。

  

果看到皓白细嫩的手背有些红。

  

他顿时心颤。

  

但....许青珂直接抽回手,谢临云一怔,继而脸色微微一变,低头用袖子将桌子上的水擦了干净,那低头固执的样子.....

  

许青珂心中稍沉,直接起身甩袖,唤了侍从进来处理。

  

“谢大人,您的袖子.....”随从一看谢临云的袖子就要安排给他换衣。

  

“夜深了,左右也无事,回去换吧。”

  

许青珂不看谢临云袖子下面的手掌,只移开眼看向窗外,很是淡凉的模样。

  

随从们领命,但也看向谢临云。

  

谢临云垂眸:“大人还没给下官答复。”

  

随从们见状不敢多听,快速处理完便是退下也关上门。

  

许青珂站在窗边,闻言,她转身看他。

  

目光很深,谢临云很紧张。

  

“收回去吧。”

  

“大人....”

  

谢临云脸色微微惨白了些,“可是刚刚下官...”

  

他以为是自己暴露了什么让许青珂察觉到进而不喜。

  

“官场上下级,好听点是扶持关系,凭白来说乃是合作,你能干,于我用之也有益处,既是合作,双方得益,你用不着为我付出什么,也不该掺杂其他.....”

  

许青珂的目光清冷得让谢临云心颤。

  

这是敲打他。

  

他知道她无心,怎么可能有心,不说她非好龙阳,单以她那样的风华,这世上的人能让她侧目又动心的能有几个?(上师:我,我,我我我!)

  

“下官心里也没有其他,只是想跟随大人您的脚步,掌握权势。”

  

许青珂淡淡看了他一眼,偏过脸,说:“你若是不怕累,自有的你忙的。”

  

谢临云这才走了,出了雍章楼,他才低头看藏在袖子里面的手,手掌通红,隐隐灼痛,可他不后悔。

  

只是.....

  

权势吗?

  

他转头看向雍章楼一侧阁楼中,仿佛还能看到夜间的那一扇窗子,窗子后面也许还站着那个人。

  

迎风而立,侧颜似夜寂静,却如星辰璀璨。

  

他将手藏进袖子里,上了马车。

  

他想要的权势,便是增强她的权位,分摊她的劳累。

  

那桌子上的累累卷宗.....

  

许青珂此时也的确站在窗子边上,看着那辆马车缓缓离开视线,指尖一弹,原狼放了一个人进来。

  

那个人着夜行衣,手掌按了按脖子上,“许大人手底下能人诸多,倒是我自大了,不过如此夜色,能见到许大人这样的绝世人物,倒也不虚此行。”

  

夜璃这番言语,竟有几分调戏的意味。

  

不怪她如此,只因夜色下站在窗前的许大人确实美到让人心悸,又有几分让人想打破的疏远。

  

她是靖的公主,本就该有此胆色。

  

“夜璃殿下深夜到来,不只是来玩儿的吧。”

  

许青珂不喜欢跟人调情,何况是在夜里,除非对方是她能容忍的。

  

夜璃还谈不上特殊。

  

“许大人知道我来的目的。”

  

许青珂默了下,不用等对方详细说明来结盟的细节,便淡淡回了一句。

  

“这是你父王的本意,还是你那太子哥哥的目的?”

  

夜璃美丽的眸子有了些微异色。“我父王跟我哥自是希望能与蜀国交好——尤其是眼前是许大人你主掌蜀国。”

  

“这可未必。”许青珂瞧着她,目光清凉。

  

“商弥没有告诉你,他在路上替殿下默默解决了好几拨刺杀者?而那些刺杀者背后的主子跟你一个姓....”

  

“一个能在背后暗杀自己的妹妹的太子,并不值得联盟,而在太子与你取舍之间,你的父王也未必会坚定立场——假如靖的太子更趋向于跟渊合谋侵吞蜀跟晋。”

  

“回去吧,等心情平复有了决断后再来找我。”

  

许青珂瞥过对方煞白却坚忍着没有露出狼狈的脸,微扬了眉梢,转身走向桌子。

  

跟夜璃擦肩而过的时候,后者已经压下了心中的惊涛骇浪,转身欲出窗,忽门外传来急步声。

  

“公子,秦家来人!”

  

许青珂刚拿起的秘宗被重重扔在了桌子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