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坠落

青珂浮屠 胖哈 4309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反正那双眼恐怕为人难以遗忘......杀气凛凛。

  

咻!箭出的时候, 许青珂知道了:对方要先杀她!

  

但不知是马儿被这杀气给吓到了, 还是身后北琛要拉许青珂跳马躲避的动作惊动了马儿, 这骏马长嘶一声, 有些疯狂, 竟把后头的北琛一时不查给甩了出去。

  

北琛措不及防, 落地后第一反应就是去拉住马, 但来不及了。

  

那马已经疯了似的带着许青珂跑出去,是杀北琛还是追许青珂?

  

他射出一箭,北琛胸口被射中, 应声倒地,他皱眉,但转身去追许青珂。

  

北琛吐血拔出刺在胸口软猬甲上的箭矢, 但听到风声。

  

他欢喜了, 像是松树看到了松果探出脑袋。

  

“哥.....”

  

对方头也不回,直接无视了他, 倒是马蹄又扬起了碎草落在刚刚受伤的人脸上, 连草带土。

  

伸出手呼唤的北琛:“.....”

  

但后头已经是阿青等护卫追上来了。

  

他自然无碍, 被护卫拉上马, 后头是杀手。

  

一番厮杀。

  

注定追不上前头, 也就那阿青不顾一切往前狂奔。

  

三匹马一前一后在草原之上疯狂奔跑, 前者是疯马,后者是名驹塞北黑,距离一直不近不远, 但他只要追上一点, 就可以拉弓上箭。

  

箭矢瞄准许青珂后背。

  

但没能射出,因为后面有箭朝他射来。

  

刷!他在马上转身,朝后射出一箭。

  

箭对箭!

  

铿!断!

  

平手!

  

然对方第二根箭已经跟来。

  

哗啦!马上身体却灵动得很,箭矢不断交错来回,不断互相击断,若是被那些自诩军中神箭手的人看到恐怕会吓一跳,但两人的距离也在接近。

  

后面第三匹马的人正要拔出腰上的剑,却忽然脸色一变。

  

第一匹疯马上的人......已经在裂谷悬崖边上。

  

“许青珂!快跳马!!”

  

第三匹马上的人用尽自己活过这小半生最大的力气嚎出那一句,几乎失声沙哑。

  

但凡之前跳马,后面的追杀者就能在转瞬中夺她性命,可前面是什么?

  

许青珂用力拉了缰绳,在一起一纵之间,她看到了峡谷底下深不见底的沟壑,疯马长长嘶鸣,在那一瞬,她苍白的额头有冷汗。

  

脑子里难以控制得出现很多年前那一幕,还有那一声呐喊。

  

那个人叫她.....跑!!

  

刚刚那个人是叫她跳马?

  

求生的本能跟一贯的冷静让许青珂很快就回神了,直接下马,箭来了!

  

是那个刺杀者的箭。

  

原本被拉住的疯马被刺中了后腿,剧痛之下乱窜,连带着马上的许青珂一起跃出了悬崖,这危机岂是聪明绝顶可以破解的?

  

许青珂皱眉的时候,忽感觉有人拉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往上拉,腰肢被搂住,她转头看到了从上面跃出拉住她的人。

  

一张陌生的脸,但从她看到北琛后面护卫中的他,她就知道这个人来了。

  

又是这个人。

  

她的眉头没能松开,但眼里有波动,因一回眸就看到他。

  

他是跳下来救她的.....

  

但她也看到这个人直接将她搂在怀里,严严实实的,只因上面的那个冷酷追杀者在悬崖边上仍旧朝他们射出了一箭。

  

那箭是拉满弓后射出的,他的眼如鹰似狂狮,有狩猎的冷酷,也有除非至死地而不罢休的冷静。

  

哪怕他们掉下去了,也要射出那一箭。

  

箭是瞄着许青珂的,但抱着她的人挡住了。

  

许青珂只做了一件事,她用了最大的力气将身体逆反,反在这个人上面。

  

因为知道推不开他,所以只能这么做。

  

他是错愕的。

  

但那箭力道太大,能连连穿破两人的身体。

  

只是方向被躲开了,没能瞄准脑袋,只中了两人的肩头。

  

干脆利落得洞穿。

  

很快两人就坠入底下看不见影子。

  

悬崖边上的人挑了眉,转头看了下天色,不能再耽搁了,他随手将身边的疯马一掌拍死,吹了小哨子,提醒下属离开。

  

北琛未必要死,因为晋国已经有一个重要人物死了。

  

姜信.....也不知是何人物。

  

但死了就行了。

  

北琛会愤怒,晋国会愤怒。

  

他上了塞思黑,拉了缰绳的时候,不知为何转身看了一眼那悬崖,若有所思一瞬。

  

说了从刺杀开始唯一的一句话。

  

“可惜了。”

  

——————

  

落入水中的时候,许青珂是能感觉到的,

  

这么多年了,第二次有这种坠入深渊而不能自己的感觉。

  

水,许多的水,她却总记着那团火,烧不尽的火。

  

还有一个人,这是第二个在水中捞着她往上的人。

  

她被抱出水面,到了岸边被放了下来,地上是草地,有草的清香。

  

她仰面看着上头峡谷缝隙里的一线阳光,但更多看到的是葱翠欲滴的山林。

  

“真是走运,谁能想到深不见底的峡谷深渊是丛林湖泊,也好在在掉的地方正对着湖泊。”

  

但也很凶险,因为拦住他们的还有湖泊上方山壁上陡峭生长的树木,树叶跟树梢纵横,失去平衡的时候纵然有再高的武功也难以施展。

  

两人只能在这些树木之中险险避开。

  

准确的说,是一个人一直护着另一人。

  

救她的人脸上的面具被树枝撕裂的,索性撕裂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姜信的脸。

  

但这人是带着两层人~皮面具的。

  

两层面具护住了他的脸。

  

他蹲下身,按住了要起身的许青珂,将她按在了地上。

  

许青珂抬头看他。

  

她躺在地上,他居高临下。

  

“许青珂,你的肩膀受伤了。”

  

许青珂没法对一个救她性命的人如何冷眼相对,只能嗯了一声,“你放开吧,我身上有药。”

  

他果然听话放开了,却自顾自掏进了她的袖子,衣袍宽大,袖子也宽,他伸手进去。

  

许青珂眉梢动了动,盯着她。

  

“虚弱成这样,动一动都要你一条命似的,还是我动吧。”

  

“药在我袖子内囊内。”

  

不在我手臂上。

  

“是吗?我不小心摸错了...”

  

姜信是真的摸错了,他的手有些抖,许青珂也感觉到了。

  

“箭上有毒。”

  

姜信嗯了一声,“所以得赶紧处理伤口,不然毒血加剧,你我都得再死第二次,但箭先入进了你的血肉,你的毒更重....“

  

他说着找到了解毒丹,给她跟自己各自喂了一颗。

  

“本来我也有解毒丹,但既然你说了,那就用你的,我信你的眼光,若是效果不好,你得对我负责任....”

  

许青珂不理他,只说:“我处理我自己的,你管自己去吧,莫耽搁......”。

  

但姜信的手已经落在她衣领上,目光触上许青珂,他眯起眼。

  

“但凡你能自己动手,我可跪下来叫你爷爷,若是不能,就别逞强,是一如既往聪明还是犯蠢,你自己选择。”

  

他太相信许青珂是不择手段也要活下去的人。

  

这个注定短寿的人,比任何人都渴望活下去。

  

他懂这种眼神。

  

许青珂眸色深不见底,长长的睫毛颤了下。

  

“麻烦你了。”

  

她这身体啊....的确不能动了。

  

她思虑周全,有所割舍,没什么比性命更重要的,所以她没有扭捏。

  

于是姜信吸了一口气直接拉开了她的衣领,拉到圆润却又如刀削完美的肩头下面一寸,裹胸露出了大半边,锁骨完全袒露。

  

她躺在那儿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发丝紊乱,抿着唇,闭着眼,却有种凌乱脆弱的美。

  

她一贯是极美的。

  

但撕了衣服才是女人的美。

  

姜信却只看向那鲜血淋漓的肩头,他运转内力配合解毒丹将毒血逼出,撕下了身上的布料洗净后擦拭她的伤口。

  

正面好了将许青珂搂起将她板到背面,她被搂起来的时候,浑身柔弱无骨,身体似冰凉,呼吸就在耳边,香气萦绕。

  

呼吸很稳。

  

哪怕这番恐怖的生死变故,她却越发冷静了,冷静得让他不能多说什么来逗弄他。

  

他仿佛领会到了这个人如磐石如冰川冷酷的心境。

  

救她又如何,她依旧如此。

  

他于是不再说话,正要去擦肩膀那伤口,却忽然脸色大变。

  

“你后面受伤为何不说?”他的声音比之前高了一下,却又像是更隐忍了,其实难忍自己的过错,掉下来的时候,那些树杈诸多,他还是没能护她周全。

  

也是,他不还是让她坠入这峡谷了。

  

他手指又抖了下。

  

眼里满是乱流。

  

“你都受伤了,我受伤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何况只是外伤,不碍事。”许青珂被及时逼出了毒血,但她眉头却还放不开,倒是十分冷静。

  

“不必浪费时间,我身上的毒已经逼出,解毒丹未必能解所有的毒,后发力很大,首要是你身上的毒也必须早点解........”许青珂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本来只扯到肩头的衣服被完整拉到了腰部,后背完完全全裸露在姜信面前。

  

一片冰凉。

  

她感觉如芒刺在背,好像过去已被另一个人窥伺到。

  

姜信难以置信得看着眼前肩膀以下纤细单薄的背脊上有密密麻麻的伤口疤痕,最初最明显的一条是落下来的时候被树杈划开的,从肩头到腰部,一条斜纵横,血肉翻绽,但他想这条伤口是肯定不及她后背其余伤口的。

  

一条一条,很多年,或者近些年的。

  

有些结疤,有些已经有新肉新皮,但那浅浅的颜色终究是留在了她的身上,像是缠绕她一生的毒蛇。

  

从前占她便宜的时候,他从未想过会她身上隐着这样的.....

  

刚刚是偶然一瞥猛然察觉到才忍不住....

  

鞭刑。

  

惨无人道的鞭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