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出身

青珂浮屠 胖哈 3888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关于霍允延的出身, 赵娘子点到即止, 因许青珂既然猜到霍允延才是妖灵的正主, 那么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背景, 所以她不班门弄斧。

  

“只是原来有一个太子, 一个三皇子也就罢了, 如今还多一个喜欢明枪暗箭的五皇子, 咱们蜀国的夺位之争就很复杂了。”赵娘子如此感慨,许青珂却说:“关于夺位,不能忽视最重要的一个角色, 谁忽视了,谁必死无疑。”

  

谁?

  

赵娘子跟阿青对视一眼。

  

忽然明悟——蜀王。

  

————————

  

明面上最张牙舞爪的五皇子其实是埋伏最深的恶狼,他这一遇刺也不知盯上了谁。

  

而在五皇子遇刺后, 护卫队闻讯, 分了一部分紧急调配到小山寺守护五皇子,毕竟在银两跟五皇子性命之间, 他们都不敢有闪失, 也只能先分一部分过去, 但这也导致了护卫银两的卫队人数空缺了一些, 便是受到了突袭。

  

但许青珂及时安排的官军支援赶到了, 一翻恶战后守住了, 否则恐怕整艘船都会被对方夺了去。

  

“对方这么大的势力,竟能抗衡两百人卫队?”

  

“不是,对方人数没这么多, 但一个个武功很厉害, 以一敌十,而且我们这边的人似乎中毒了,当时有好些人昏厥不醒。”

  

“中毒?谁下的毒!”

  

“恐怕是船上的人,在厨房下的.....只因守护在码头的人日常用食都是从附近的菜市买来在船上做饭做菜,可能就是这么被钻了空子。”

  

“查!”

  

霍允延跟那些护卫长商议船只遇袭的时候,许青珂显得很安静,毕竟护送银两是霍允延的事情,司职上她不能干预,但霍允延既让她参会了,她就听听吧。

  

但显得很安静。

  

“许大人有什么见解?听闻你断案如神,想必有法子找到埋伏在船上的下毒之人。”

  

许青珂抬眼看向霍允延一本正经的脸,“殿下是在怀疑我吗?因为厨房的厨娘是我这边的人。”

  

“当然不是,那位赵厨娘早已跟着你上了岸,后来再没回去过,自然不是她,我只是需要你的帮助。”

  

刺客是这个故作诚心的五皇子殿下安排的,突袭船只的人衔接如此好,也必然是他的人,可他这么一副无辜又真诚的样子......

  

是笃定了她不会把他供出来?

  

“那几天我身体不适,无心留意船上的事情,也不知何人有嫌疑,如今若是再查也是无用了,对方早已抹平了痕迹,或者消失无踪,与其浪费精力去查这个,不如从抓到的刺客身上调查,哪怕是死尸,也总有痕迹的。”许青珂不插手这个案子,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

  

以前她断的案子多数是民间的命案,最大的一个也不过是徐世德那个断头案,但当时明面上并不牵扯政治,而且当时她是一介白衣,干干净净的,插手了也没人想太多,但现在不一样,她已经上位,进入这官场之中,若是再贸然冒头,那头被谁掐断就很难说了。

  

勇而上位,急流勇退,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可不,她果然退了。

  

把这事儿交给最擅长处理这类事件的人来处理。

  

“诶,那看来我要在这霖州多待几天了,等廷狱的人前来调查,正好也养伤....”霍允延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等其余人走后,霍允延才看向许青珂,似笑非笑的,“许哥看起来正义凛然,但隐瞒不说,不是明哲保身,就是对我于心不忍吧,看起来也挺有情义的。”

  

许青珂起身,微微一笑,“我从来不喜欢欺负小孩子。”

  

霍允延一窒,还颇有些少年人俊俏跟青涩的脸上有了别扭的表情。

  

小孩子?

  

比她小两岁而已......

  

哪来的大尾巴狼!

  

“那你是要站在我这边了?”霍允延在许青珂身后幽幽问道。

  

阳光透过窗子,光芒倾斜,纤细而分离,在他的脸上流转,些微阴暗,些微光明。

  

“殿下,我只忠于君王。”

  

霍允延受伤待在小山寺,小山寺全方面戒严,自然,霖州也是人心惶惶,但也有一种传闻起——秦家救了五皇子,加上本就有联姻传闻,便是好事将近?

  

许青珂此时却是被护送下山到了码头,她得看下那些被关押的官员。

  

“死了几个?”

  

“死了三人,而且这三人都是...”

  

都是明确要指认言士郎的,其中就有一个林远,这三人被杀,无疑是一个信号。

  

是霍允延特地送给她的信号——你不是要搞垮姓言的吗?我就送你一份大礼。

  

许青珂并不意外霍允延会行此举,但也知道这五皇子无需妖灵,本身也是一个心思诡诈的人,他把这个黑锅扔给言士郎,肯定不是单单为了示好她。

  

“言士郎表面上是中立的,霍允延无非要争夺皇位,跟他有冲突吗?”

  

许青珂心思斗转,除非这个言士郎背后关系重大,这霍允延逼的不是言士郎。

  

——————

  

霖州的事情飞鸽传书到邯炀,消息一出,朝廷不说百官震动,起码也有些喧闹。

  

这担子也太大了吧,刺杀皇子还突袭运送银两的船只,根本是不把蜀国朝廷放在眼里啊。

  

而且伤的还是蜀王最宠爱的皇子,那事儿就大了,于是当即派了廷狱铁骑前往霖州。

  

————————

  

许青珂花了几天时间处理安排好码头这边的事情,小山寺那边屡屡传来信儿——殿下急召。

  

许青珂以忙碌为由推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回了小山寺。

  

青山古刹,百花清香,霍允延如此娇贵的人,一定要坐在花园里吃饭,许青珂来的时候就看到石桌上一叠叠色香味俱全的菜,可皇子殿下不吃啊,脸色阴沉得很,把旁边的人愁的不行,看到许青珂来了就像是找到了就行。

  

“许大人,许大人,您看这....”

  

许青珂走到桌子边上,行礼后,霍允延对她还是爱理不理的,只是翘着腿儿,许青珂也不说话,霍允延就瞟她。

  

“忙啊,都不管救命恩人死活了。”

  

许青珂也不顺着他的话说,只是看了一眼桌上的菜,“是不喜欢吃素吗?”

  

“我只是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这话让旁边几个宫廷护卫表情有些尴尬——五皇子还真是见人说鬼话,谁不知道偌大的蜀国他也就跟君王跟王后等少数人吃饭,其余人是一概不理会的。

  

“你也没吃吧,来,坐下一起吃。”

  

“回殿下,下官吃过了。”

  

“那就坐下看着我吃!”

  

许青珂看了他一眼,坐下了。

  

“诶,我这手还疼着呢,不能吃饭,你喂我吧。”

  

旁边的侍从们:“.....”

  

许青珂看了看他,颔首:“好”

  

竟然答应了,她......

  

霍允延自己都不信,但许青珂的确端了碗,也勺了汤,还加了菜,很体贴,问题是——她往饭里加了汤,又放了菜,用勺子剁吧剁吧几下就递给了霍允延。

  

“吃吧,殿下。”

  

“你是在喂猪?”

  

“大夫没说过么?受伤之人最好吃流食,易于消化。”

  

当他是傻子么?他是外伤,又不是内伤!

  

可许青珂一本正经,手还端着那一碗被剁吧剁吧混合一起的菜米汤,霍允延神色变幻,旁边的人胆战心惊,最后竟真的接过去了。

  

咕噜咕噜勺了几下全吞进了肚子。

  

粗鲁,一点都没有皇家气度,可这就是五皇子。

  

“吃完了,陪我散步!”

  

霍允延强制性不让他人跟着,但其余人唯恐他再被刺杀。

  

“整个小山寺都已经被你们搜罗过不止多少遍了,若是还有刺客能来刺杀我,你们得无能到什么程度?”

  

霍允延冷厉一句,让这些护卫都不敢拦着了。

  

许青珂跟着霍允延散步在这山中清幽小道,拾阶而上,因是中午,阳刚爽朗且昭昭,倾斜于碧绿树叶之中,瀑布流泉,的确让人神清气爽。

  

“许青珂,你猜这次刺杀的事儿最后会是谁做的?”

  

“那得看殿下希望是谁做的。”

  

“我倒希望你我的两人希望最好一致,那才是皆大欢喜。”霍允延随手折断了路上的一枝杜鹃花儿,指尖把玩,回头瞥许青珂。

  

“还是说你清高自许,不愿跟他人苟同,宁愿自己报仇。”

  

霍允延笑着,“但你也知道,想凭一个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的通州贪污案,是绝对无法拉下言士郎的。”

  

“姓言此人的手段还是不错的。”

  

瀑布就在小道斜前方,落地后溅起大片的水汽,扑面清凉。

  

瀑布轰隆中,许青珂的声音不轻不重,“殿下仿佛知道他用在君上身上用来自保的手段是什么?”

  

“知道啊,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许青珂淡淡一笑,“因为你想,也会借助我去解决他。”

  

霍允延挑眉,“他不是你的仇敌吗?与我何干。”

  

“殿下的生母是谁?”

  

许青珂简简单一个问题,霍允延的脸色瞬间阴沉。

  

手掌动了动。

  

“许青珂,这个位置推你下去的话,你会摔死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