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刺杀又见刺杀

青珂浮屠 胖哈 4139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箭矢发出的时候, 景霄其实盯着的是许青珂的眼睛, 对方是能看见他手中弓箭的, 那双眼里也有倒影, 箭射出的时候, 她眸光都没变颤一下, 寡淡宁静得像是一滩死水。

  

这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人呢。

  

有的, 那种经历过割肉心之痛不惧死亡的人,或者成竹在胸无所忌惮的人。

  

她大概是前者,也是后者。

  

刷!箭矢出, 瞬息就见了血,也只有微弱的闷哼。

  

许青珂髻边垂落的发丝因为箭过而有些微飘动,但她偏头去看, 后面的随军将领已经起码过去将远处草丛中躲藏着的小鹿拿了过来。

  

箭矢是穿了头的。

  

一击毙命。

  

这么远的距离, 他便是随手拿弓上箭就射死了。

  

最重要的是之前还跟她口舌心机之争。

  

下面随从一片钦佩恐惧,唯独许青珂淡定, 景霄不紧不慢得把弓挂在了马鞍边上, 听到许青珂说了一句话。

  

“侯爷神勇如斯, 为何蜀国军部孱弱那般呢?”

  

景霄似笑非笑:“你是在怪我没把蜀国军部带好?”

  

许青珂:“只是在夸你, 侯爷过虑了。”

  

景霄既然现在无杀她之心, 就犯不着为她这话生气, 他捏住了马缰,笑了一下,说了一句。

  

“蜀国的生死, 与我何干!”

  

“许大人与其关心这所谓江山苍生, 还不如想想自己怎么活下来吧!”

  

马缰拉起,他朝许青珂扔了一样东西,然后直接御马而去,头也不回。

  

他的狠辣跟野性大概第一句话就能道个彻底了。

  

至于第二句话.....

  

嗯,所有人都走了,独独留许青珂一个人。

  

还有一匹马,当然也有一只被射死的鹿。

  

许青珂抱着砸到胸口的鹿,胸口有些闷痛,将鹿挂在马上,吐出一口气,这景霄怕是要去狩猎了。

  

狩的是谁,猎的是谁,最后死的又是谁.....

  

许青珂指尖摩挲,嘴角勾了下,眉眼没有半点之前的平和淡然,只有冷厉,但她环顾周遭,暗道兽原在每次狩猎前的季节总被豢养好了不少禽~兽,否则君王权贵们找遍地方猎不到东西,负责看管此地的人就得赴死了,禽~兽多,自然虎狼也多。

  

这景侯是要让她死在虎狼嘴下么?

  

还是想试探她到底还有何等底牌......

  

许青珂不置可否,正要从袖口里面拿出一根哨子吹响,让天上的巡鹰找到自己,指引阿青前来。

  

然而......她忽觉得来不及了。

  

狼来了。

  

她是真真没料到自己这么倒霉,大堆马队才过,这恶狼就敢来。

  

而且是恶狼,也是饿狼,因为饿,所以恶。

  

这么多的猎物,为何为饿。

  

因为是被困养了好一段时间后放出来的,现在只看到一只,但料想附近肯定有好几只在,因是被豢养的,并不是一族群,也不会一起狩猎,然分散开了于她也不安全,因在这个区域她不管去哪儿都会有饿狼袭击。

  

许青珂看了一眼景霄离去的方向,指尖缩了缩。

  

她对他的判断有误,此人并非桀骜于心的枭雄式人物,可能更趋向一个疯子。

  

他并不计较局势的走向跟底牌运转,反而更在乎自己对棋子角色的戏弄折磨。

  

许青珂眉头皱了下,手指一摸,也摸到了这匹马上不知何时配备的剑。

  

该是景霄对她的施舍。

  

一把剑,一只鹿,一匹马,这么多饿狼。

  

许青珂拔出剑来,将鹿咽喉割断血流出,血腥味浓,她将血鹿扔了出去。

  

然后立刻拉了缰绳离开。

  

血腥味重,那些分散周遭的饿狼才会追踪血鹿,一起争抢。

  

夺个时机逃生而已。

  

——————

  

许青珂追踪景霄等人方向前往狩猎大队所在。

  

而此时狩猎大队之外数百米隔着老远就能闻到血腥味。

  

人跟野兽的血腥味很难区分,但尸体很明显。

  

这场袭击刚刚结束。

  

袭击者被杀了大半,被俘的俘,眼前惨淡,局势也有些莫名。

  

蜀王太子两个最重要的人物也没死,国之命脉没断。

  

死的人不重要,活的人才重要,活下来的蜀王被救了,被景霄救的。

  

众目睽睽之下被赶回来的景霄救了。

  

救驾之功大于天,位于臣子想要的功劳第一。

  

谁不行,偏偏是景霄。

  

蜀王脸色变幻了好几下,才说:“多亏景侯来得及时。”

  

是来得及时还是他设计的?蜀王眼底有阴霾,可脸上又挤出笑。

  

景霄踩着尸体到了蜀王面前,道:“幸好许大人洞察先机,提醒微臣,微臣才一路紧赶而来,及时赶到。”

  

许青珂?是许青珂蜀王心中半信半疑,却苦于刚刚被救无法发作,但凡有半点痕迹,他也想让景霄背锅,可景霄歹毒,又扯出了许青珂,要将局势变得更复杂。

  

但许青珂在哪里?

  

蜀王心中狐疑,却也看向那活下来的刺客,“说,是谁让你来刺杀寡人?!”

  

那刺客直接咬舌自尽。

  

断了。

  

蜀王一脸深沉,众人忽然察觉到了一件事。

  

太子说:“父王,三弟不在这里,许大人跟世子也不在。”

  

蜀王脸色一变!

  

————————

  

许青珂身下骏马速度不错,也甩开了那些饿狼,但她也遇上了刺客。

  

当几个刺客将她包围,许青珂弱柳之身,必然是必死无疑的,但天上巡鹰已经盘旋。

  

刺客们见状顿时急于杀死许青珂,要知道他们可是好不容易才追踪到许青珂,此时不杀,再无机会!

  

草原之上的刺杀,最有效的自然是弓箭,当那刺客拔出箭.....

  

阿青从不远处的草丛中站起,一根箭矢出!

  

却有三根箭矢更快!一根击断箭矢,两根射死两个人,再来三根又三根,许多箭矢仆射而下,那些刺客就跟羔羊似的,被对方强有力的箭术打成了筛子,愣是连靠近许青珂十米范围的机会都没有。

  

阿青皱眉,盯着前头到来的一群人。

  

刚刚出箭的就是其中之一,一个世上顶尖的弓箭手。

  

北琛一看到许青珂就欢喜呐喊,“许大人,许大人,这儿,我在这儿。”

  

倒好像是她不远千里来找她且情深意切似的。

  

许青珂拉了缰绳,“世子脱离大队,不怕遇上不可预料之事吗?”

  

北琛清秀,不开口不笑的时候还好,贵气清雅,可一开口一笑,许青珂就能想到母鸡。

  

“嘿嘿嘿,许大人是在关心本世子吗?不过许大人都敢一人行于这危险的兽原,本世子自然不惧,而且本世子从小都特别好运,素来能逢凶化吉。”

  

许青珂不看这人无比自信的脸,也不理会对方装傻充愣,只说:“听起来倒像是世子经常遇袭似的,倒让下官有些忧虑了。”

  

“忧虑啥呀,有....有我们在,你压根不用担心,不管来多少刺客,我们都....”

  

北琛这话刚说完,有一个人开口:“有人来了。”

  

不多,但是不少。

  

这是第二波刺客,不管是许青珂跟阿青一方,还是北琛那一方对此都深为震惊。

  

这一波刺客是针对许青珂的,是谁出手,许青珂心知肚明,也在计划之中,可她没料到有第二波,是刺杀她还是刺杀北琛,又是谁出手?

  

蜀国国内的谋算已在她棋盘之上密密麻麻,可这一波人让她感觉到风向的转变。

  

——景霄,太子,三皇子,蜀王,她,北琛,在这棋局之中,他们无人各有设计,可现在......

  

第七个人出现了。

  

“走!”许青珂不想逗留,要跟阿青离开,但来不及了,对方来了。

  

连骑的马都跟他们不一样。

  

比他们的马高处了一些,体格也更庞大,浑身毛发黝黑,乃是有名的草原名驹塞北黑,只出产于峡谷之下裂血草原上的莫度部落。

  

莫度部落是位于蜀国跟晋国还有烨国交壤地之中的最强部落,素来是三国的心腹大患,但对方处于边境交壤之中,且是草原游牧部落,人数不少,骁勇善战,茹毛饮血,三国想灭,却又苦于对方特殊地理而不敢先动,若是自己动了,单兵作战,自己吃亏不说,还怕被另外两国暗害,因此只能放任对方。

  

难道他们现在的手已经伸向蜀国了?

  

不管如何,塞北黑的背上坐着好些气息可怕的高手刺杀团。

  

高手,并且蒙面。

  

许青珂仿佛从他们身上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带她走。”

  

不知是谁低声一句,北琛直接跳到了许青珂马上,不等许青珂反应就拉了缰绳。

  

“走!”

  

护卫们防护杀出!

  

风烈烈,许青珂听到了后面的惨烈厮杀声,阿青也在其中。

  

北琛在她身后。

  

“莫要担心,他很厉害的,定然将那些不知死活的东西灭了,对了,许大人,你身上好香啊....”

  

许青珂本身就不喜欢跟人亲近,不过北琛坐在她身后,倒是没有太贴近,只是嘴巴不肯闲着,嘴里不干不净的。

  

其实也不怪北琛嘴巴贱,他是真的觉得这个蜀国近些年最可怕的谋臣身上有股让人万分着迷的香气,尤其是那发丝随风飘的时候飘来的香气。

  

“世子的鼻子比眼睛好用,就是心宽了些。”

  

眼睛?心宽?北琛抬头一看,看到了前头有一匹高头大马,那马上坐着一个高大英挺的人物,戴着面具,仿佛在这里等了许久似的。

  

截杀路径扣得很准。

  

他拉了弓。

  

上了一根箭。

  

也不知瞄准的是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