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祸水东引

青珂浮屠 胖哈 3460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谢临云不退不避, “也是惭愧, 半年前在下母亲有缘跟当代绣艺大家文锦先生, 十分稀罕她的刺绣, 且也跟她十分投契, 因文锦先生是上江人, 但离乡许久, 并无居住之地,于是母亲邀她在青樽庄子居住,不过文锦先生前些日子苦念自己年事已高, 一手技艺无人传承,母亲才嘱咐我邀约诸位上江闺秀前来学习,以便让文锦先生选弟子。”

  

顿了下, 谢临云又看向三皇子, “如此巧合,若是冲撞了三皇子, 真是莫大的罪过。”

  

首先, 他说自己是邀请江东闺秀们前来学刺绣的, 还是自己母亲的提议, 无关风月, 只有母命, 且闺阁小姐学刺绣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很光明正大。

  

其次,三皇子霍允彻是意外来到青樽的。

  

一个意外, 一个有意, 本就对应不到一起,那就不是什么阴谋了,三方面子上都过得去。

  

的确是很好的解释,霍允彻看着谢临云良久,众人屏息一会才听到他说:“女修刺绣,男从文学,十分之风雅,江东上江风气如此好,本皇子很欣慰。”

  

这个局解了!蒋信皱眉,竟解了,轻描淡写?这谢临云好运气,青樽庄上竟真有名满蜀国的刺绣大家文锦先生,否则他今日还不一定能过这关。

  

谢临云颔首作揖,朝方子衡道:“子衡兄,令妹应该也在船上,还请你代为安抚,免得冲撞了殿下。”

  

这算是祸水东引还是分摊注意力?方子衡目光凝了凝,笑了颔首,又朝霍允彻告罪了下,便是走向那停靠下来的闺秀船只。

  

霍允彻本就不该也不会在意这些江东闺秀,下船后看到章启风等人也给了皇子应有的姿态——尊贵,冷静,优雅,又又礼贤下士的风度。

  

这样的三皇子也难怪能逐渐逼迫太子一日日变得狼狈。

  

谢临云也并不独领风光,将在场一些名头不俗的文人学子跟霍允彻介绍了一番,其中第一个竟然是章启风,倒不是说章启风不够资格,只是这两人不久前才有了冲突,谢临云能抛弃前嫌,哪怕不是真心实意的大度,那也是颇有大局观的风度,折让不少人更加佩服。

  

霍允彻何等人物,在朝廷见过多少勾心斗角,目光一扫就察觉出了谢临云跟章启风之间的隐约龌蹉,也料想不久前两人也肯定发生过口角,不过这些事情并不放在他心上——朝官们的冲突争斗可比这个厉害多了。

  

一番交谈后,谢临云正要领着霍允彻进厅,却见方子衡那边领了闺秀们过来了,他本就是有两种选择的,一是让这些闺秀回避霍允彻,二是不回避。

  

既然谢临云已经将局势坦然解开,哪怕不回避也是没事的,坦坦荡荡也好。

  

所以方子衡真的带着这些闺秀过来了。

  

竟真的带过来了。

  

谢临云眯起眼,心中冷笑,如果没有方子婧,那么方子衡此举就是坦荡,也符合他的风度。可有了方子婧,方子衡此举反而暴露了他并不如何重视自己妹妹的闺名跟前程,反而在意自己。

  

这样的人,他以前竟然还与之同席。

  

诸位闺秀不管官家还是富家都十分拘谨得朝霍允彻行礼,这么拘谨?怕是还有几分惧怕。

  

有人提醒她们了?霍允彻目光一扫,在不得不打头阵的方子婧跟陈素华,这两人各自出身江东区域知州之外两个高官,自不可小看。

  

但霍允彻也只是瞥了一眼而已,本来并不在意,却陡然留意到其中一人也就是方子婧目光的游离。

  

呵,比起其他人,这个女子倒是十分稳重冷静了,怕就是她提醒其他人的吧,倒有几分阅历,只是....此刻竟在走神。

  

在他霍允彻面前走神?而且还脸红了,他顺着方子婧发怔的目光转头看去。

  

云云宽衣锦袍的文人学子之中自有面若冠玉的俊雅人才,如谢临云,也有蒋信那样傲气少爷,但他们都是男人,霍允彻岂会在意一个男人长得好坏。

  

但那是以前,那厅前也是人后默默站立的人啊,她那样安静静默,背后不远处却又一株十分高大的海棠花树。

  

这海棠花树是并不多见的垂丝海棠,花梗细弱下垂,有稀疏柔毛,花色或紫或粉,或许是这样的双色魔障才蛊惑了人。

  

以为粉,便是浪漫而妖娆,若是紫,便是神秘而慑人,它垂丝累累,满树的花色,满眼的刹那美艳。

  

那花前的人并不美艳,反而眉目是清俊到远山轮廓都不能比拟的分明,神色也寡淡的很,但就有一种清风拂面、花自满襟的风华。

  

或许是因为那双眼太过剔透璇玑,反压了那一树人间海棠的艳光?

  

她且还是偏头看着别处的,低眉顺眼。

  

似乎是在看那空中蹁跹向海棠的两只蝴蝶,那一幕仿佛画师巨匠一生绝笔的墨色。

  

霍允彻察觉到自己晃神的时候已经是清醒了,只是留意到谢临云在身前领路,正好挡了那花树前的人。

  

霍允彻看了谢临云一眼,淡淡一笑:“这一株海棠开得极好,江东的风水不俗。”

  

“是,春来时,花开极美。”谢临云也笑着应对,其余学子顿时又以花开了话题。

  

霍允彻垂眸,眼底薄光,也不止是花吧。

  

——————

  

嵇康之美可能一枝梨花压海棠?

  

方子婧等人被送到别院去学刺绣的时候,陈素华等人也难掩面上春色。

  

可能有人窃窃私语三皇子霍允彻,但又有多少人压着内心的悸动绝口不提那姿色压海棠的翩翩儿郎呢?

  

许青珂,方子婧暗想那样的儿郎怕是皇子也比不过的呢,也是有可能接触到的吧。

  

众人被管事领进阁中,见到了面容慈祥的夫人,她朝她们微微一笑,竟让人有一种江南锦绣风华全在那一笑之中的恍惚感。

  

风吹了下,幕帘薄纱飘动着。

  

——————

  

文人学子们继续入席,许青珂也坐下了,却听蒋信凑过来低声:“你完了,刚刚三皇子.....”

  

“你想说什么?”

  

“他可能看上你了。”蒋信不怀好意冷笑,但也压着声音,试图惹怒许青珂。

  

“是吗?”许青珂神色淡淡,语气很轻,也就蒋信能听见,“皇子怎么看都行,可你不是,难道也能怎么说都可以?”

  

蒋信脸色微微一变,再看许青珂手指捻了一颗俗称小朱果的赤红果子放入嘴中,似咀嚼,又似勾了唇角,状似不经意:“你叔父最近还好吗?”

  

奥,问候他家叔父啊,蒋信心肝一颤,恍然想起自己来这里聚会之前,自己父亲跟叔父会面,两人在书房待了很久。

  

他才想起来他叔父正好在江东码头官驿担任驿官,三皇子要查内奸的话,他首当其冲!

  

蒋信一下子坐立不安了,仿佛觉得刚刚三皇子似乎多看了他几眼。

  

也是此时,坐在上位的霍允彻忽然瞟来,“我听说江东这一届解试有一位十分年轻的秀才,才十七许,仿若是叫.....”

  

众人齐齐看向蒋信,有人主动报出蒋信的名字。

  

蒋信心里一沉,怎么也没想到前一秒他还在恶意讥讽许青珂,转头就轮到自己被三皇子盯上了。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叔父姓蒋,他也姓蒋,恐怕今日....他心里发寒,手掌心也满是汗水,却也抬头看向霍允彻,低头行礼,“殿下”

  

霍允彻冷峻的脸上含着淡淡的笑,“看起来的确年轻,这次解试觉得如何?”

  

这是威胁我不成?还是暗示什么?

  

蒋信脑子里混乱一片,却忽然想到霍允彻之前看许青珂的眼神明明不对,为何此刻却看都没看她一眼!

  

“回殿下,恐怕是不如青珂公子的。”他脑子一浑就甩出了这一句。

  

祸水东引!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许青珂的身上。

  

谢临云眉头紧锁,方子衡端了酒杯。

  

而此时厅外的阿青目光扫过厅内井然在座的所有人,暗道恐怕这里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家公子是故意诱蒋信惊惶,以他的性格,煌煌之下肯定会点出公子。

  

至于为何要点出公子....

  

许青珂指尖微勾,在众人目光落聚她身上的时候抬眼对上霍允彻的目光。

  

这人是刻意来的,她却不能故意凑上去。

  

偶然才最让上位者放心。

  

但这霍允彻比她想象中似乎更谨慎一些,怕是因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