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相携互助?

青珂浮屠 胖哈 3555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许青珂应了应成安的邀约便是一同出去了, 郑怀云抓了赌徒, 自觉手头也有点点小功绩有利于定远县建设, 心情自然舒展, 瞧着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 竟起了几分好奇。

  

“这少年郎是姓许?许青珂?看起来倒是出色。”

  

旁边有师爷应是。

  

“倒是少见的翩翩少年郎, 我看去年加今年两届学子都无一人有她这般出色。”

  

师爷闻言笑了, “此子的确面若丹朱,美词气,有风仪, 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 天质自然, 真乃嵇康也。”

  

嵇康是三国时的美郎君,闻名古今, 这师爷看来的确对许青珂颇有赞赏, 这形容本就是用在嵇康身上的, 套用到许青珂身上, 已经超凡了。

  

但也许是以为县爷看重许青珂, 故意拍马屁的。

  

郑怀云看了师爷一眼, 脸上笑意淡了些,“本县说的是她的字不俗,至于表面皮囊.....若非入进士见君王, 此等容颜也不过是负罪而已。”

  

负罪?师爷顿时战兢, 不敢再说。

  

————————————

  

牛庆是在外等许青珂的,得知许青珂要跟同期考生一起去喝茶,他本来不太乐意一起去的。

  

无非是因为牛庆做不来喝茶这种温雅事儿,除非是一口闷,还有便是他也谈不来书生的“闲谈”。

  

不过许青珂说有好吃的,于是他答应了。

  

定远县不算小,但茶楼也不是很多,应成安邀约许青珂去的便是他选的茶楼。

  

最大的茶楼,自然也是最贵的,选的还是包厢,反正牛庆一上楼就束手束脚不敢多说话。

  

“这茶楼的甜点小食还不错,可以试试。”

  

应成安点了茶牌上的一些甜点,对许青珂十分体贴。

  

点都点了,许青珂也就随便吃了点,应成安比她吃得更少,且吃东西的举止似乎很是优雅。

  

倒是牛庆吃了不少,应成安看了牛庆好几眼。

  

“许兄五年前便已是案首,这等才学让安十分钦佩,料想这次考试也必然会独占鳌头吧。”

  

应成安笑容满面得说着,许青珂喝着茶,闻言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回答,应成安却觉得这是许青珂默认了。

  

“算起来,你我皆是出身寒门,在读书一途上,比之那些富家公子哥儿更困难许多,何况那些人一向强势,经常瞧不起我等寒门学子,往日还望你我相携互助......”

  

许青珂此刻正看着窗外,窗外人来人往,行人、商贩等等诸多,但她偶然瞥到一马队,目光在这些人顿了顿,这些马队停下了,似乎要在对面的饭馆吃饭。

  

许青珂看到这些人取下了马匹上的包裹背负背上,昂首阔步进门,但有三人留下看顾那马车,并未进店吃饭。

  

许青珂眉梢浅扬,转过头看向应成安,嘴上却说了一句话:“你说的相携相助,包括分摊你在定远县被人排挤的压力吗?”

  

她这话轻飘飘的,却让应成安脸色一变,而往嘴里塞糕点的牛庆也一下子堵在那里。

  

“许兄,这话什么意思,真是让安摸不着头脑啊。”

  

应成安很快镇定了,只是面上有苦色跟委屈之感。

  

牛庆都看着不忍心了,暗道青哥儿是不是误会这个大大方方请他们吃东西的书生了。

  

“定远县这一届有名有姓的考生不出五指,你是其中之一,你的名字我还是听说的。”

  

许青珂指尖敲着桌面,“刚刚你说对了,你我都出自寒门,寒门寒门,不外乎穷,既然如此穷,何必选这最好最贵的茶楼,且毫不迟疑,不外乎两种原因:一,你十分看中我,想竭力结交,不惜花这一笔钱,但说来也好笑,五年这么长的时间,我自认还不够优秀到让人听闻一下就钦佩得五体投地,所以你必有所图。这所图就是第二种原因。”

  

顿了下,许青珂指尖指着对面墙壁。

  

“这包厢隔音不太好吧,你刚刚嗓门不轻,若是隔壁包厢那些人听到我许青珂大言不惭要当榜首,还仇恨富家子弟,而且又没有什么依仗,必然不喜,群起而攻之,日后我在这定远县必然举步维艰。”

  

牛庆听到这里已经明白过来了,大怒,但应成安依旧不慌,只是盯着许青珂淡淡道:“可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呢,如果我真要害你,应该在考试之前....”

  

“考试之前谁会这么闲来喝茶吃饭,你肯,他们也不肯。”

  

应成安脸色有些阴沉下来。

  

许青珂似笑非笑:“考生五人,只有你一人出身最差,一向受人排挤,要改善这种情况并不难,只要拉上一个人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就行了,比如我就很合适。”

  

应成安沉默良久,才轻笑了下,“你可真聪明,可未必能知道一切。”

  

许青珂瞧了他一眼,顾自起身,牛庆也跟着起来,只是瞪了瞪应成安。

  

两人推门出去了,应成安转头看着,却发觉到许青珂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转身去了隔壁,敲门。

  

里面有些会躁动,但过了一会,门打开,许青珂看着在座的好几个富家子弟,也都是同届的考生。

  

年纪大大小小嘛,都在二十上下。

  

这是一个最血气方刚也心性不定的年纪。

  

“李申。”许青珂瞧着在座的李申,后者本来还算镇定,但听到许青珂陡然喊他,终究还是难掩心虚——他总觉得许青珂好像早知他在这里一样。

  

“下次要雇人耍这种把戏,别定在茶楼这种地方,甜点虽精,但并不充饥,大中午的,不是谁都如我这般有耐心陪你玩儿的。”

  

的确,大中午的饭点,约人在茶楼喝茶吃甜点,文雅是文雅了,就是有点做作。

  

许青珂是闲得慌才陪玩,但也仅此而已。

  

其余富家子来回看看李申,再看看许青珂,怎会不知道自己被李申设计了。

  

总归心里有些不舒服,因此看李申的眼神也有些不善了。

  

李申闻言先是被看破伎俩后心虚,但马上恼怒,冷哼:“平常都说我李申傲慢自大,我看许青珂你也差不了哪里去。”

  

许青珂瞥了他一眼,“当然不比你差,你是想想而已,而我的确是要当案首的。”

  

她说完就好心拉上门,啪嗒,关上了包厢内包括李申在内所有人惊愕的脸。

  

这人,这人简直是......

  

许青珂说完就转身了,带着同样一脸震惊表情的牛庆往楼下走,此时应成安也从包厢出来,看着许青珂的眼神十分复杂。

  

这个人竟猜到是李申设计?那是不是也看穿了自己拿了李申的钱财配合?

  

是不是也知道.....

  

啪嗒,另一隔壁的包厢门也打开,一个青年站在门口,看着许青珂走过来。

  

他眯起眼,看着许青珂.....从他身边走过。

  

头也不回。

  

很显然,她知道。

  

————————

  

“青哥儿,刚刚那人是韩坤吧,那个韩家三郎,他怎么也在!”牛庆下楼后还惦记着刚刚看到的人。

  

“他如果不在,李申的戏就没法唱了。”

  

“啊,啥意思?”

  

许青珂淡淡一笑,“李申怕是不自信了,想要拉上韩坤,韩坤是定远县公认最有可能拿案首的人,有他跟我作对,李申就可以坐山观虎斗,占尽便宜。”

  

牛庆明白了,所以是李申故意拉拢了应成安安排这一出,既让许青珂得罪那些富家考生,又得罪韩坤,若是成功了,许青珂日后自然会很麻烦。

  

还好许青珂没等对方诓她说啥就直接把对方摁死了。

  

“诶,这李申太坏了,怎么这么多心眼,不是说读书人都只顾读书的吗?这么折腾有什么用啊!”牛庆挠着头,有些抱怨。

  

许青柯刚走出茶馆,瞧了对面的饭馆一眼,说:“读书人不光读书,还会吃饭,且有些人喜欢吃干饭,有些人喜欢吃软饭,有些人专盯着别人家的饭,都不过是想让自己吃得更好些而已,无所为,因欲而已,不稀奇。”

  

这话浅显,牛庆懂了明面上的,也无需懂暗面的,只想了下,问:“那青哥儿喜欢吃什么饭?”

  

许青珂偏头一笑,“我喜欢吃菜。”

  

饭有什么好吃的,比得上菜好吃么?

  

青天白日的,这人一笑,愣是让周遭车水人龙都变成了尘埃似的,艳阳高照,霞光潋滟。

  

牛庆愣在那里,忽哈哈大笑,一拍手:“哈哈,就是!我也喜欢吃菜!”

  

而二楼,韩坤刚回到包厢就看到了自己哥哥的友人正站走廊上。

  

似乎在看着下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